399、忧心/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商峤睁开眼睛便看到夭夭那双水汽未干晶莹剔透的大眼睛,心中不由得一松。但是很快有警惕起来,起身一把将夭夭抱进怀里冷眼看着眼前的几个黑衣人。虽然都是一些皮外伤,但是这样的动作却也还是牵动了伤口,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却没有发出一丝的声响。

坐在一边的南宫墨看着这样的商峤,眼中不由得露出一丝赞赏之色。不过才十二三岁的小孩子,能有这样的冷静和坚韧却是十分不错了。

“阿峤哥哥。”夭夭睁着大眼睛,趴在商峤的怀里轻声叫道。

商峤轻轻拍拍她的背心,道:“夭夭别怕,阿峤哥哥在。”

夭夭点点头,摸摸他的脑门道:“阿峤哥哥别怕,夭夭在。”

即使在这样的环境下,商峤也忍不住因为她天真的话语牵动了一下唇角。

“你们想要干什么?”商峤一手搂着夭夭,一边警惕地看着距离自己最近的南宫怀。南宫怀挑了挑眉,道:“你就是商峤,南宫墨的师徒?”商峤抿着唇不说话,南宫怀自然也不需要他的回答。南宫墨收了一个小徒弟的事情并不是什么隐秘,水阁的人自然早就知道了。

“阿峤哥哥,他们是坏蛋。他们想要抓夭夭去给大坏蛋。”夭夭躲在商峤怀里小声道。只是她自己以为的小声,事实上在场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南宫怀有些意外,“哦?你怎么知道我要要抓你去给大坏蛋?”他们好像没有在夭夭面前讨论过宫驭宸的事情。而且,他也很怀疑一个三岁的孩子到底能不能听懂这些事情。

夭夭皱了皱眉小鼻子,轻哼一声骄傲地仰起头道:“我听到了,你们趁我睡觉的时候偷偷说的。要把夭夭交给...交给大坏蛋。你们都是大坏蛋的小坏蛋,等我爹爹回来揍扁你们!”

南宫怀也不生气,笑眯眯地道:“既然如此,你就当着你爹回来救你吧。在这之前...乖乖听话。不然,我就把你的阿峤哥哥丢进山里喂狼。”

“笨笨的,阿峤哥哥才不怕狼。”夭夭得意地道。阿峤哥哥很厉害,去年还打了一只老虎给夭夭做垫子,才不会怕狼呢。

南宫怀被噎了一下,冷笑一声道:“哦?你阿峤哥哥不怕一只狼,那十只,一百只他怕不怕?”

“嘎?”夭夭傻眼,十只好像很多的样子,一百只...那是多少只啊?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说不过坏蛋,夭夭不高兴的撅着小嘴趴进商峤的怀里闭上眼睛装睡去了。

南宫怀站起身来,瞥了商峤一眼道:“你也一样,老实一点,若是敢暗地里做什么手脚...你也不想这么可爱的小娃娃吃苦受罪吧?”

商峤冷着脸,瞪了南宫怀许久才吐出两个字,“畜生。”

南宫怀冷笑一声,不再理会商峤转身离开了。

几个人走到一边,为首的黑衣男子问道:“我们要带上那个小子?”

南宫怀道:“除非你有办法让那丫头别闹,那就可以杀了那小子。”

黑衣男子皱眉,显然是有些为这计划外的人物感到不高兴,“那小子是星城郡主的徒弟,商戎的义子,能够跟着咱们到这里肯定不简单。带在身边只怕会有麻烦。”南宫怀淡淡道:“看好那小丫头,顺便告诉那小子,他要做手脚最好做得隐秘一些。被我发现一次,就在那小丫头脸上划一刀。”

黑衣人神色有些怪异地瞥了南宫怀一眼。他们这些杀手心狠手辣可以理解,毕竟他们跟那小丫头可没什么关系。但是南宫怀可是那小丫头的亲外祖父,这么狠心真的没问题么?南宫怀自然没有看到他的神色,只是垂眸道:“虽然咱们现在将那小丫头抓到手了,但是想要顺利将人送到宫阁主手中,只怕没那么容易。”

不说辰州附近肯定是守卫森严,就算出去了南宫墨在辰州堵不住他们自然会在他们回去的路上等着。偏偏还是个才三岁的孩子,不懂事不说还脆弱的很,一不小心病了或者怎么了他们的计划都要功亏一篑。

黑衣人淡然道:“这不就是阁主请楚国公出手的原因么?水阁的力量任由楚国公调配,只要...将这孩子平安送到阁主手中便是。”

南宫怀有些不耐烦,道:“我不明白,宫阁主要这个小丫头有什么用?要威胁南宫墨和卫君陌的话,要那个男孩儿更有用一些吧?或者是长平公主?”其实在南宫怀看来,想要威胁南宫墨和卫君陌,抓谁都没用。因为如果他是南宫墨二人的话,是绝对不可能因为一个孩子或者长平公主就任由别人摆布的。儿子女儿可以再生,母亲虽然重要,但是...能有自己重要么?

黑衣男子道:“能抓到两个孩子自然是最好,但是与其兵分两路说不定落个两头空,能有一个到手就是很不错的结果了。至于女孩儿...阁主觉得女孩儿更顺眼一些,不会让他忍不住动手捏死。”即便是抓人质,阁主显然也不想面对可能长得跟卫公子一个模样的孩子。不过之前惊鸿一瞥,这两个孩子居然长得一模一样,并不完全像南宫墨或者卫君陌,反倒像是两个人的优点融合为一体的。

“算了。”南宫怀也知道自己现在是寄人篱下,没有那么多可挑剔的余地,沉声道:“南宫墨现在肯定已经在清楚辰州境内水阁的人手了,幸好咱们提前将大部分人撤了出来。接下来,我会让人攻击辰州境内的几处总要的县城,造成混乱。”

黑衣男子皱眉道:“咱们的人手,攻击有辰州军驻守的城池?”即便是水阁的人武功比普通的辰州军好,但是人数差异在那里绝对是有去无回的事情。南宫怀不以为然,淡淡道:“想要顺利出去,自然要有牺牲的。我知道你们水阁是做什么的,但是别忘了紫霄殿的人跟你们是一样的。你们能想到的路线和行事习惯他们未必想不到。只要顺利,出其不意攻下靠近辰州的一座县城不会有多大问题。”一座县城除非是军营所在地,否则通常驻守的兵马不过数百人,最多也不过上千人罢了。出其不意想要拿下来并不是难事。他们只是想要造成混乱,又不需要驻守在那里。打不过,跑就是了。

黑衣男子凝眉沉吟了片刻,方才点了点头道:“阁主说一切听你的,就按你说的办便是。”

南宫怀满意地点头道:“你放心,到时候我会让人吸引南宫墨的注意力。而且...恰巧我知道一条别人不知道的路,从那里应该可以顺利的离开辰州。”

黑衣男子有些惊讶,为了抓人质,他们在辰州探查的事情绝对不算短了。有什么路线是他们不知道而南宫怀却知道的?

南宫墨冷笑一声道:“当年老夫领兵征战天下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哪儿呢。有些地方,你们一辈子也不会踏足的。”黑衣男子点头,看了一眼眼前形容消瘦神情阴鸷的男人,确实,他们虽然是杀手,但是除非有任务目标否则也不会没事就往深山老林钻。南宫怀当年跟随先帝征战天下,会知道一些人迹罕至的路线也不奇怪。

“那就有劳楚国公了,卫公子只怕即将返回辰州,一切还要仰仗阁下。阁主的意思,能留卫公子多久,就多久。”

南宫怀神色阴沉地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阿峤哥哥。”

一颗大树下,夭夭坐在商峤的怀里低声叫道。明亮的大眼睛里此时写满了害怕和委屈。商峤抬手轻轻揉了揉她头顶的发丝,轻声道:“夭夭怎么了?饿了么?”夭夭摇摇头,“夭夭想娘亲,想爹爹,想哥哥和祖母了。”

商峤轻拍着她的背心,“嗯,阿峤哥哥也想师父他们了。别怕,咱们很快就能够回去了。夭夭,飞飞呢?”

夭夭露出一丝泫然的表情,“柳姨中毒了,我让飞飞救柳姨去了。”

商峤叹了口气,如果有飞飞在身边,说不定师公的小白可以找到他们。现在却没有法子了,他们不知道在哪儿,以商峤现在受伤的模样,自己要逃走说不定可以,但是要带着个三岁的孩子躲过水阁的杀手逃走显然是不可能的。而让商峤丢下夭夭回去报信自然也是不行的,无论如何他也不能将一个才三岁的孩子丢在一群坏人手里。

“阿峤哥哥,爹爹和娘亲会来救我们么?”

商峤笑道,“当然会。师父和师丈可是很厉害的,很快就会来的,不怕。”

“嗯。”夭夭乖巧地点点头,慢慢的打了个呵欠靠在商峤怀里睡着了。

青云山下辰州大营里,收到南宫墨命人传来的消息蔺长风等人脸色都难看起来。宁王挑眉道:“哦?小夭夭被人抓走了?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抓那个小丫头,不怕被她烦死么?”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宁王殿下的表情却是有些不善。

蔺长风忍不住白了某人一眼,都什么时候了还有空贫嘴?站起身来,蔺长风道:“宁王殿下,属下要回一趟辰州。”

“我也去!”萧千炯朗声道。

宁王摸着下巴想了想道:“也行,这边有本王。你告诉星城郡主,有本王在,我保证水阁的一支苍蝇也别想从青云山飞过。”

“是,多谢宁王殿下。”蔺长风沉声道。

宁王摆摆手,叹了口气,“那小丫头好歹是个小美人,虽然忒烦...总是要叫本王一声舅公的。”

蔺长风正要转身出门,门外侍卫匆匆来禀告,“启禀王爷,敌军突然开始大举突围,朝山下冲来。前方抵挡不住,请王爷立刻派兵支援。”宁王一怔,“哦?这么快元春就按耐不住了?”

蔺长风冷声道:“只怕未必,这时间...未免太巧了一些。”

宁王也明白这个道理,站起身来道:“不敢这么多,既然元春等不及了,那就战吧。本王也很好奇,本王的泰宁卫跟一代名将鄂国公,到底谁更厉害!全军出击!”

“是,王爷!”很快,军营外响起了着急兵马的号声。阴沉沉的天幕和迅速集结的将士,给人一种风雨欲来的肃杀。

深夜,辰州府书房里。南宫墨垂眸坐在书案后面望着眼前的烛火出神。

知书端着一碗参茶进来,看着难得的坐着发呆的南宫墨暗暗叹了口。

“小姐。”

南宫墨抬起头来望着知书,淡淡笑道:“是你啊。”

知书将参茶放到桌上,轻声劝道:“您该休息了。”

南宫墨摇摇头,“我睡不着。”只要一想起下落不明的女儿和阿峤,想起重伤垂危的曲怜星还有此时还躺在侧院刚刚入殓的柳寒,南宫墨无论如何也是睡不着的。知书道:“小小姐是有福之人,定然不会有事的。郡主若是太过劳累伤了身体,还怎么找小小姐。”

南宫墨扯了扯唇角,抬手揉揉眉心道:“习武之人,不会这么容易累的。你放心,我没事。”

知书心中叹了口气,不再劝她。

南宫墨思索了一会儿,开口问道:“知书,鸣琴还是没找到么?”

知书眼中闪过一丝担忧,摇头道:“还没有消息。”按说,鸣琴不过是个丫头,对方连曲怜星这样郡主倚重的管事都弄得半死丢在了那里,又怎么会抓走一个丫头呢。南宫墨想了想,道:“你跟鸣琴是从小一起跟着兰嬷嬷的吧?”

知书点点头,微笑道:“奴婢跟鸣琴是同时入府的,那时候年纪小总是被人欺负,幸好遇到了兰嬷嬷才有了好日子。”南宫墨笑道:“若不是我突然回去,你们只怕还跟着兰嬷嬷在园子里过着安安稳稳的日子。这几年跟着我颠簸流离,说起来是我对不住你们。”

知书摇头,“郡主怎么这么说?若不是因为有郡主,我和鸣琴也不会被兰嬷嬷选中。若不是这些年跟着郡主,说不定一辈子也只是一个小丫头,将来配个小厮然后做个老嬷子。哪里能见这么多世面?还能选择自己想要过的日子?

说道此处,知书抬头看了一眼南宫墨。犹豫了好一会儿方才开口道:“郡主...鸣琴,您是否怀疑...这次的事情跟鸣琴有关?”

南宫墨挑眉,“哦?你怎么会这么认为?”

知书苦笑,“到这个时候,鸣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下午秦公子也有些隐晦的跟奴婢打探过一些鸣琴的事情。郡主,奴婢和鸣琴从小一起长大,就算不是每时每刻都在一起,却也差不多了。奴婢愿拿自己的性命作保,鸣琴...鸣琴绝对不会背叛郡主的。”

南宫墨叹了口气,点头道:“我也不愿相信鸣琴会背叛我。”

“是啊,鸣琴已经快要成亲了啊。”知书轻声道:“等到成了亲她也是个千户夫人了,好日子还在后头呢,她又怎么会...还望郡主明鉴。”南宫墨道:“你放心,我会让梓煦查清楚的,绝不会冤枉了鸣琴。无论她是死是活,我总会将她找回来的。”

“娘亲...”门外,传来安安的声音,一个小脑袋从门外探了进来。安安眼神沉静地望着站在门口望着南宫墨,南宫墨伸出手,“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安安靠近南宫墨怀中,轻声道:“安安睡不着。”

“担心妹妹?”将安安抱到自己的膝头上,南宫墨轻声问道。

安安点了点头,看着母亲忧郁的眼神,迟疑了一下才伸出小手抱住南宫墨,“娘亲,妹妹没事的。”

南宫墨摸摸儿子的小脑袋道:“母亲知道,妹妹不会有事的。所以,安安也不要担心,先回去休息好不好?小孩子不睡觉可是会长不高的。”

安安有些纠结地皱了皱眉眉头,道:“安安陪娘亲,一晚上不睡不会长不高,安安比妹妹高,可以等等妹妹。”

“傻孩子,你是男孩子怎么能等妹妹?若是将来你长得跟妹妹一样高,谁来保护妹妹?”南宫墨不由得被儿子逗笑了,无论是夭夭长得跟安安一样高,还是安安长得跟夭夭一样高都不是好事啊。南宫墨不想女儿有一天长得跟卫君陌一样高,更不想儿子长得跟自己一样高。

安安点头,“我保护妹妹。”想到妹妹被人抓走,安安也有些失落,“安安保护不了妹妹。”

南宫墨笑道:“现在你还小,当然是娘亲和爹爹保护你和妹妹。等你长大了,就要你来保护妹妹还有爹娘了。”

“嗯。”安安坚定地点头。

“来人。”

一个侍卫出现在门口,“郡主。”

南宫墨道:“送安安回去吧。”

安安从南宫墨膝头滑下,“安安回去了,娘亲不要担心,娘亲晚安。”

“去吧。”南宫墨含笑点头道。

看着侍卫抱起安安转身出门,南宫墨唇边的笑容才慢慢的隐去,微微叹了口气。

“郡主!”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秦梓煦出现在门外,沉声道:“郡主,刚刚下面的人禀告,有阿峤的消息。”

南宫墨心中一震,站起身来道:“将人带进来!”

“是。”

么么哒,柳寒死了很多亲们感觉太突然。还有一些期待着柳寒cp的亲们让你们失望了。这是突发事件么,水阁的人也不是废材,处心积虑这么久肯定不简单。柳寒带着夭夭,还有武功废材的曲怜星。如果她自己要逃命应该不会有人能杀了她的,但是她要保护夭夭就有些难度了。至于夭夭为什么还是会被抢走,吼吼吼…后面继续看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