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寻踪,败家子/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过郡主。”片刻后,一个黑衣侍卫走了进来,恭声行礼。

南宫墨点点头,“起来,说说看有什么线索。”

侍卫道:“回郡主,属下等奉命在西山一带搜寻小小姐的下落,在入山的路口发现了商公子随身携带的玉佩。”说着,侍卫将一块玉佩呈了上来,南宫墨接过来一看果然是商峤的玉佩。这是去年商峤生日的时候南宫墨送的,商峤很是喜欢经常随身带着。南宫墨也恍惚记得今天出门的时候看到商峤身上带着这块玉佩。

“还有什么线索。”

侍卫道:“属下等沿着发现玉佩的路一路进山,沿途又发现了商公子的荷包和衣角的布料。不过再往后...有一处地方虽然被人掩盖过,却依然发现那里曾经有不少人停留过,地上还有一些血迹。再往后就没有任何线索了。商公子不会独自一人跑到哪里去,属下猜测商公子应该是发现了小小姐的下落跟过去。可惜...他被发现了。”

南宫墨点点头,她的猜测跟他也差不多。

侍卫继续道:“其余人已经继续往山里去找了,属下奉命回来禀告。请郡主示下。”

南宫墨侧首看向秦梓煦,问道:“你怎么看?”

秦梓煦思索了片刻,道:“在下对水阁的人并无什么了解,不过按照郡主对水阁的评价以及南宫怀的行事...只怕追下去也不会有太多的收获。但是,不查只怕也不行。

南宫墨点点头,叹气道:“宁可错过,不可放过。”

秦梓煦道:“现在这个时候,任何一丝线索咱们也不能放过。”

南宫墨道:“传令下去,按照这条线继续查吧。剩下的依然不能放松。”

“是,郡主。”

门外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南宫墨微微蹙眉门外的人还没跨进来南宫墨便开口问道:“二哥,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进来的正是南宫晖,南宫晖沉声道:“刚刚收到消息,距离辰州不远的沐县县城被人攻击了。城中守军无法抵抗,派人前来求援。”

南宫墨垂眸,沉声道:“南宫怀?”

南宫晖点了点头,神色也有些沉重。这个时候在辰州,除了南宫怀没有人敢跟他们作对。而水阁那些人,有那个能力但是却未必有那个行军布阵的头脑,想要攻下一座城池,并不是武功高强就可以解决的。

南宫晖咬牙道:“我带人去驰援。”

“不可。”秦梓煦沉声道。南宫晖回头看着秦梓煦,秦梓煦道:“南宫怀的兵马绝不会多,攻占城池与他毫无益处,二公子你觉得...他为什么还要这么做?难道他不知道,无论他攻占多少做城池,只要辰州军一到他也只能自取灭亡。”

南宫晖愣了愣,道:“你是说...他想要调虎离山?”

秦梓煦沉吟道:“有可能,就算不是他也是想要扰乱我们,让咱们无法在大举的搜寻小小姐和水阁众人的踪迹。只怕你现在赶过去,也只能是铺一个空。”南宫晖道:“难道就这么不闻不问?”辰州边界现在两军对峙,虽然还没有影响到辰州百姓,但是普通百姓心中的不安是肯定存在的。如果再发生接二连三各地城池被攻击的事情,甚至南宫怀在多杀一些人。他们不闻不问对辰州的民心却是影响巨大。

南宫晖都能想到的事情秦梓煦自然不会想不到,所以秦梓煦侧首看向南宫墨,“郡主怎么看?”

南宫墨蹙眉思索了片刻,方才道:“南宫怀不会在这个时候来动辰州府的,他没这么大的胆子。”南宫怀若是能有不怕死的决心,当年就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而跟北元人勾结了。其实,说是为了乔飞嫣不如说是为了南宫怀自己,说到底只是他自己怕是而已。

“郡主的意思是?”

南宫墨道:“辰州府有我和师叔在,外面的事情就有劳二哥了。”

能帮上小妹忙,南宫晖自然是高兴的。一直以来,其实都是大哥和小妹在保护他,他这个没什么用的弟弟和二哥却什么都不能为自己的亲人做。如今能够帮上一点小忙也足以让他感到高兴了。

“小妹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辰州乱起来了的。”

南宫墨浅笑道:“二哥你千万小心才是,南宫...父亲那里万一遇到了就赶紧避开,他不会对你手下留情的。”南宫晖绝对不是南宫怀的对手。闻言,南宫晖脸色也是一黯,点了点头转身出去了。虽然知道了南宫怀做得那些事情,虽然比起南宫怀这个父亲南宫晖心中更敬重的是从小将自己教养长大的兄长。但是父亲到底是父亲,他叫了南宫怀十几年的父亲,如今却走到了父子相残的局面,南宫晖怎么能不黯然伤神?

第二天一早,南宫墨刚刚起身就接到了消息。在距离辰州百里之外的一座大山附近发现了南宫怀等人的踪迹,很显然这些人打算从穿过大山直接到达黎江僻静之处然后乘船过江。

接到这个消息,南宫墨心中也是一沉,距离太远了现在赶过去也未必来得及。而且黎江沿岸那么多地方,谁知道南宫怀到底打算从哪儿过江。

脑海里找了好几个念头,南宫墨抬头问道:“康王的兵马现在是不是在黎江上游?”

秦梓煦一愣,点头道:“康王世子如今是带了一些兵马驻扎在黎江上游。不过,人马不多。”比起燕王的霸气,宁王的不羁,康王是个善于韬光养晦的人。即便是如今情势已经有些明朗了,康王也没有参与其中的意思。只是派了跟卫君陌关系还不错的世子带着一小队兵马出来,也就是一个向燕王表态的意思:我不帮着萧千夜跟你打,也不想参合你跟萧千夜的事情。事成之后你少了搞我就行了。

南宫墨道:“立刻传信给康王世子,请他带兵沿江而下。沿途任何可疑人等都不得放过。”

秦梓煦点点头,立刻转身去办事去了。

“星危。”

星危出现在门口,沉声道:“郡主。”

看到星危,南宫墨就忍不住想起了柳寒。顿了顿,轻叹了口气问道:“柳寒怎么样了?”星危道:“已经用冰封存了尸身,等找到小小姐之后再下葬。”小小姐是在柳寒手上走失的,想必柳寒也愿意看到小小姐平安归来。

南宫墨微微点头,道:“你觉得,这个消息是真的还是假的?”

星危沉思了片刻,道:“属下认为...有七成可能是假的。”

南宫墨也有些无奈地苦笑,“我也这么觉得。现在才知道...宫驭宸为什么要让南宫怀过来。”如果只是水阁那些高手,除非宫驭宸亲自过来否则他们至少也能够猜到对方七八成的打算和意图。但是多了一个南宫怀,南宫墨虽然看不起南宫怀的为人,但是却不敢小看他的能力。说实话,南宫怀的心思她连三成都猜不出来。

“各地的关卡依然没有消息?”

星危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南宫墨点点头道:“你去吧,有什么消息再来告诉我。”

“是,属下告退。”

看着星危出去,南宫墨仰头靠着身后的椅背长长的叹了口气,清丽的容颜上露出一丝疲惫和无措。不过很快,这些情绪又消失无踪了,重新睁开眼睛的南宫墨眼底只有平静和坚定。

辰州府里,南宫墨等人不好过。别的地方,南宫怀等人也不好过。辰州军的搜查非常严密,别说是一些小城小镇,就连一些小村落他们都不敢轻易靠近。一路上只能挑最僻静无人的地方走,白天甚至连生火做饭都不能,只能吃随身携带的干粮。就是这样的小心谨慎,才让他们躲过了一波又一波的辰州军的搜查。

夭夭坐在商峤的怀里,看着手中硬邦邦的干粮委屈的皱起了小眉头。商峤也很是无奈,心疼的摸摸她的小脸蛋侧首对旁边的人道:“夭夭吃不了这个。”不是夭夭挑食,三岁的孩子那口小牙哪里咬得动这种连他吃了都腮帮子隐隐发疼的东西。

坐在一边的黑衣男子挑眉,淡淡道:“没有别的东西。”谁知道绑架人还需要事先给人质准备适合的事务啊。

“不想小丫头受苦,你就最好祈祷星城郡主的封锁不要那么严格,让咱们早点出去。只要离开了辰州,小丫头想吃什么都没问题。”

商峤脸色微沉,拍拍怀里的小娃娃道:“难道你要夭夭饿肚子不成?”

黑衣男子皱了皱眉,沉死了片刻吩咐身边的属下道:“去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野果之类的东西。”

两个黑衣男子点点头,起身消失在了树林里。

商峤警惕地扫了一眼众人,南宫怀昨天下午就消失了一直都没有回来。但是现在看着他们的黑衣人依然还有十来个,每一个的武功都比他高出很多。

仿佛知道商峤在想些什么,黑衣男子淡淡道:“小子,识相一点就别耍花样,你还嫩着呢。敢闹我就打断你的四肢扔在这山里,到时候这小丫头怎么样你可就管不着了。”

商峤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低下头看着夭夭没说话。

经过了一天多的时间,夭夭也没有刚开始的时候那么精神了。窝在商峤怀里有些蔫蔫的,看的商峤心疼不已,心中更恨水阁这些人了。

等到离开的黑衣人找到几个小小的野果回来的时候,南宫怀也带着人回来了。比起离开的时候的南宫怀,此时的南宫怀确实浑身充满了血腥和杀气,显然是经过了一场血战。将野果扔进商峤怀里,黑衣男子方才问道:“楚国公,如何了?”

南宫怀冷笑一声道:“康王世子带兵封锁了黎江江面。”

“连康王都投向了燕王,看来萧千夜当真是气数已尽了。”黑衣人道,不过萧千夜怎么样跟他们无关,现在最要紧的是,“咱们现在怎么办?”南宫怀不以为然,“之前让你准备的都准备好了么?”

黑衣男子点头,“自然是早就事先准备好了。”

南宫怀满意地点头,“那么,就按照之前的计划行事。我倒要看看,南宫墨有多大的本事找到我们。”

黑衣男子挑眉一笑,道:“果然还是楚国公足智多谋。”南宫怀冷笑一声道:“哪里比得上你家阁主,老夫倒是想不明白了,宫驭宸要一个小丫头有什么用?难道他真的以为抓住了一个小丫头,就能够让卫君陌和南宫墨对他予取予求了?”

黑衣男子淡淡道:“可怜天下父母心。”

对此,南宫怀嗤之以鼻,“若是留在云都,哪里会让云都这么容易被破了?”

黑衣男子道:“就算楚国公留在云都,云都迟早也是要破的。早几天晚几天又有什么差别?有了这个小丫头,阁主的筹码越多,咱们才越有胜算不是么?”

“但愿如此。”南宫怀不以为然。

一天之内,辰州境内好几个地方都突然传出了南宫怀等人的踪迹。但是等到辰州军的人赶到的时候才发现,那些人确实是水阁的人不错,但是被带着那两个孩子既不是商峤也不是夭夭。不过是南宫怀故布疑阵罢了。这样的人依然还有不少在源源不断的冒出来,即便是明知道是假的,辰州军却依然无法不去查。因为,你很难猜测会不会下一个就是真的。

此时的青云山下的辰州军营里,来了一个客人。

宁王满脸不耐烦地带着人冲进打仗,“到底是谁这么没眼色?不知道本王现在正忙着......”大帐里,一身青衣身形修长挺拔的男子转过来生,俊美无俦的容颜冷若冰霜,平静地扫了宁王一眼。宁王嘴里还没说完的话顿时被瘪了回去。看看眼前的人,思索着他的心情肯定是不太美好的,于是也就难得一见的客气了起来,“是你啊,回来了怎么跑这儿来了,不会辰州去看看么?”

卫君陌道:“不用辰州有无瑕在。”

宁王殿下咂舌,你女儿被人拐走了啊。你老婆现在还不知道急的怎么花容憔悴呢,您老居然还能够老神在在。那聒噪的小丫头该不会真的是你们捡来的吧?

“你来干什么?我现在忙着呢。”从昨天开始元春就开始发疯,弄得原本应该回辰州去的蔺长风和萧千炯也走不了了。

卫君陌垂眸道:“给我五万兵马,泰宁卫。”

“咦?”卫君陌要用兵马没什么,但是怎么看辰州军也比泰宁卫顺手一些吧?

“你想干什么?”

卫君陌抬手轻轻划过挂在墙壁上的地图,轻描淡写地道:“从这里,到这里...五万骑兵设防,不间断来回巡视。擅闯者,杀无赦!”

“......”好吧,我知道了。那个聒噪的小丫头果然是你的亲生女儿。

看着卫公子一身肃杀的气息,宁王殿下抖了抖,大方的挥挥手表示准了。不就是五万骑兵么?本王财大气粗,没问题。

卫君陌点点头,侧首扫向另一边。宁王殿下这才发现蹲在一边毫无存在感的萧千炯。萧千炯被他的目光一扫,立刻一跃而起,“我知道了,表哥你烦心。我保证绝对不会让人带着夭夭跑过去。”

卫君陌这才移开了眼神,萧千炯松了口气飞快地冲了出去。

“蔺长风。”

“在。”从门外进来的蔺长风脸上也没有了往日慵懒的笑意,俊美的眉宇间带着一丝锋利的锐气。

卫君陌道:“半个月内,如果还是没有夭夭的消息。派人去杀了念远,宫筱蝶和萧千烁。”

“嗯?”

大帐里的两人都是一愣,“这三个人有什么关系么?还有...萧千烁是谁?”

卫君陌冷然不语,宁王殿下轻咳了一声道:“当本王没问。”

蔺长风倒是没多问什么,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虽然他也不能完全明白,但是既然卫君陌这个时候点出这三个人,显然这三个人跟宫驭宸都有非常重要的关系的。

宁王挑眉问道:“念远,那个和尚跟水阁有关系?”宁王对水阁其实并不陌生,当初水阁的人也暗地里跟他接触过。不过宁王殿下完全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他又不想当皇帝,他堂堂天潢贵胄一方镇边亲王,用得着跟一群江湖中人合作什么么,“你和三哥这么容忍那家伙,应该是有什么把柄落在人家手里吧?这么杀了念远真的没问题?”

卫君陌冷笑,“你以为要杀了念远很容易?”就算念远手无缚鸡之力,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杀的了他的。

“那你是......”

卫君陌淡淡道:“就算暂时不能杀他,一天派人行刺个三五次也还是可以的。”

“......”正常人这是要被逼疯的节奏啊。一天被紫霄殿的人刺杀三五次,心志稍弱一些的会忍不住自己去找根绳子上吊吧?

当然,宫驭宸不会是那个会被逼得上吊的那个。

蔺长风领命去了,宁王叹了口气问道:“接下来你打算干什么?去找小夭夭么?”

卫君陌淡然道:“先解决掉元春,你拖得太久了。“

宁王殿下青筋暴跳,我是为了什么?跟元春硬碰硬得损失多少兵马啊你个败家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