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3、又见议和/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无瑕,别哭。夭夭不会有事的,我保证。”轻轻抬起南宫墨埋在自己怀中的容颜,卫君陌坚定地道。看着眼前的人儿微红的眼睛和眉宇间难掩的疲惫,卫君陌只觉得心中充满了无法发泄的愤怒和杀念。他为什么要顾虑那么多?早早地将宫驭宸和南宫怀都杀了,管他会有什么后手底牌?

南宫墨点点头,其实她也是这几天绷得太紧了。无论心中多么的担心女儿的安危,她也无法在人前示弱。她不能让长平公主更加担心,更不能吓到乖巧的儿子,还不能让底下的人乱了阵脚。这会儿终于看到了能够让自己全然放心的将一切交给他去承担的人,才不由得一下子情绪失控了起来。不过一会儿功夫,南宫墨便已经冷静了下来。看着卫君陌担忧的眼眸,有些不好意思地眨了眨眼睛,“你怎么回来了?”

卫君陌轻声道:“彭城和鄂国公的事情都处理完。”

事情自然不可能都处理完了,只要天下一天没有平定就不可能有处理完了的时候。南宫墨心中明白,卫君陌是担心辰州这边才急急忙忙的回来的。

“我回来晚了。”

靠在他怀中,南宫墨微微摇了摇头。

经过一番商议,卫君陌也同意南宫墨暂时撤回外面搜寻的兵马的决定。这就是身为父母的无奈,即便是这两个人可算得上是这天下间最厉害的几个人之一,在面对自己的女儿落入敌人的手中的时候也是束手无策。他们固然有的是办法将南宫怀和水阁的人逼到绝境,但是…他们却无法百分百的保证夭夭的安全。哪怕只有一分的危险,都是他们无力承受的。

卫君陌抱着沉睡的南宫墨走出书房,就看到秦梓煦和星危站在书房门口。

“公子。”

卫君陌低头看了一眼怀中沉睡的女子,微微点头道:“各自去做事吧,等无瑕醒了再说。”

秦梓煦点点头,这几天星城郡主的煎熬他们不是没有看出来,只是看到了也不可奈何。这样的事情旁人是无法感同身受的,再怎么劝慰都是虚的。如今卫公子回来了,郡主总算能够送一口气了。

一处偏僻的小村外不远的地方,夭夭蹲在地上伸着小手戳着树下的花儿。察觉到有人在自己身边蹲下来,也只是抬眼看了一眼便又闷闷的低下了头。南宫怀低头打量着眼前小小的一个粉团子,心中莫名的觉得有些五味杂陈。这个漂亮乖巧的孩子是他的外甥女儿,但是这些天里,这个小团子最抗拒的人也是他。甚至宁愿让那些看不清面貌的水阁杀手抱也不肯让他碰一下。只要他想要伸手抱她,她就会立刻做出张牙舞爪的凶恶模样。小小的孩子做出那副模样自然不会让人觉得害怕,反倒是十分的可爱和好笑。但是看在南宫怀眼里,却又非常的不是滋味。

“你干什么?”南宫怀还没来得及说话,不远处正蹲在水边洗手的商峤站起身来,警惕地道。同时飞快地奔到两人跟前,将夭夭拉到了自己身后。

夭夭躲在商峤伸手,扑闪着大眼睛望着南宫怀。眼中没有半分的亲近和感情,仿佛是在看一个无关紧要的下人一般。不,或许在夭夭眼中,府里清扫的仆人都比眼前的南宫怀要来的可亲。

南宫怀脸色微沉,轻哼一声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外面追着咱们的兵马已经撤了。咱们很快就能够离开辰州了。”

商峤小脸微沉,冷冷的盯着南宫怀不说话。

南宫怀挑眉,有些得意地道:“你是不是以为咱们被困在辰州,早晚会被找到的?愚蠢,天真!老夫这几天不过是陪着南宫墨玩玩罢了,只要这小丫头在老夫手里,无论老夫提什么样的条件,她都只能照办。”商峤冷笑道:“你最好祈祷你有本事一辈子拿夭夭当挡箭牌!”

南宫怀不以为然,“你以为,出了辰州以后,南宫怀还能找得到老夫么?”

天下之大何处去不得,南宫墨想要找到他无异于大海捞针。

商峤打量了他片刻,挑眉问道:“你把你外孙女卖了个什么价钱?”

南宫怀脸色一变,神色不善地盯着商峤。商峤浑不在意,扬眉道:“难道不是么?若不是那个什么宫驭宸答应了你什么条件,你会愿意亲自跑到辰州来绑架夭夭么?”

好一会儿,才听到南宫怀轻哼一声道:“这与你无关。”

商峤耸耸肩,“确实是与我无关,我就是比较好奇,那个宫驭宸会不会兑现给你的承诺罢了。我好像听说,凡是跟他合作过的人,都被他坑的不清。”

“这不需要你操心。”南宫怀冷眼看着商峤道:“还是好好担心担心你自己吧。我若是你就自己逃走了。老夫不跟你一般见识,就是不知道等到了宫阁主手里,会不会觉得你碍眼呢。”

商峤冷着小脸,淡定地道:“这话同样回送给阁下,与你无关。”

“我们该走了。”黑衣男子走过来,扫了一眼剑拔弩张的两个人,走过去抱起夭夭。夭夭不高兴地扭了扭身子,最后还是挣不过大人,只得眼巴巴地望着商峤。商峤无奈地捏捏夭夭的小手,“别怕,阿峤哥哥陪着你。”

夭夭这才消停下来,只是却依然偏过头去不看那黑衣男子。黑衣男子也不在意,侧首问南宫怀,“追兵撤了,咱们怎么走?”

南宫怀淡淡道:“之前布置下来分散对方主意的人依然如期行动,不可暂停。虽然明面上的追兵撤了,但是暗地里的只会多不会少。这一路上,最好别让这小丫头离开你的手,若是有什么异动…哼,至于路线,咱们直接去金陵。”

“去金陵?”

“燕王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在渡江了。但是彭城和云都都是幽州军和辰州军,去了对咱们也不会有利。倒不如先去等着,若是宫阁主行动快的话,说不准他们能比咱们早到金陵。”

黑衣男子沉吟了片刻,便点了点头道:“就听楚国公的吧。”

金陵皇城金銮殿上,萧千夜脸色苍白的坐在龙椅上,神色黯淡地望着底下一群同样面带惊慌的臣子们半晌无语。许久,萧千夜才开口问道:“燕逆攻破云都,如今正抢渡黎江直逼金陵,诸位以为该如何是好?”底下众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敢说话。萧千夜大怒,冷笑道:“怎么?平日里有说不完的话,现如今当真有事了,各位反倒是无话可说了?”

一个颤颤巍巍地老臣站了出来,道:“陛下,如今朝廷势弱…老臣,老臣以为,当与燕王议和。”

又是议和!

萧千夜脸色有瞬间的扭曲,看向那老臣的目光几乎带着杀气。在皇帝之中,萧千夜的性格算是温和。特别是对于那些老臣,一向都是以礼相待。这次确实毫不掩饰眼中的杀气和暴怒,让底下的人也更加胆战心惊起来。

“陛下息怒。”见状,韩敏和周襄连忙出列劝道。这个时候若是真让萧千夜杀了人,只怕朝野上下只会更乱。

萧千夜闭了闭眼,忍下了心中的怒火。看向两人道:“两位先生有何高见?”

韩敏和周襄对视了一眼,心中都是暗暗叫苦。黎江距离金陵快马加鞭的话一天多就能赶到,这样的距离一旦燕王渡江他们是当真什么法子都没有了。这几年朝廷兵马耗损过度,负责拱卫金陵的金陵十三卫人数不足不说,战力也无法跟在战场上血拼出来的幽州卫相提并论。最重要的是,这一路幽州军声势浩荡,势如破竹,朝中却根本无人可用。

想到此处,周襄也是悲从中来。几年前陛下登基,他们几个老臣辅佐陛下一心也是想要让天下太平,让陛下成为一代明君。但是如今才不过几年,燕军已经兵临城下,各地藩王除了被削藩的以外,不是归附了燕王就是隔岸观火,想要他们出兵阻挡燕王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陛下,老臣愿以老迈之躯亲上战场。哪怕战死沙场也算是报答了陛下和先太子的厚恩。”周襄涕泪道。

萧千夜心中有些失望地叹息,他也知道这个时候周襄和韩敏只怕也没有什么办法了。至于让周襄上战场…那才是开玩笑的事情。周襄一介书生,年事已高莫说是上战场,连走路走急了只怕都要喘不过气来。

叹了口气,萧千夜有些无力的挥了挥手道:“罢了,都退下吧。朕想静静。”

“臣等告退。”众臣都松了一口气,齐声告退。

遣退了众臣,萧千夜起身毫无目的地朝着后宫走去。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站在了太后宫外。想起朝堂上那些糟心地事情,萧千夜摇了摇头转身要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还是不要去烦母后了。

“见过陛下。”太后宫中却出来一个宫女,微微福身见礼,“太后娘娘请陛下入宫相见。”

萧千夜叹了口气,道:“走吧。”

进了宫殿,太后正坐在大殿上抱着一个才四五岁的孩子低声说着什么。那孩子看着稍微有些消瘦,坐在太后怀里脸上带着羞怯的笑容,正是皇后元氏所出的大皇子。

“儿臣见过母后。”萧千夜道。

大皇子看到萧千夜,先是一愣很快便从太后怀中下来,恭恭敬敬地见礼,“儿臣见过父王。”虽然是个才四五岁的孩子,但是大皇子的礼数却已经相当到位了。显然皇后是费心教导了的。看着眼前的儿子,萧千夜神色稍缓,点了点头道:“平身吧。”

大皇子站起身来,看了看萧千夜没说话。萧千夜道:“父皇有事和你皇祖母说,你先回你母后那里去吧。”

大皇子闻言有些失望的眼神微黯,却还是乖巧地道:“是,父皇。儿臣告退。皇祖母,孙儿告退。”

太后笑容慈和,“好孩子,去吧。”有吩咐了身边的宫女亲自送大皇子去皇后宫中,方才回头对萧千夜道:“方才听说皇上在宫门口站了许久,可是有什么事?”萧千夜苦笑,“儿臣一时想事情入神了,打扰母后了。”

太后摇摇头,神色平静地看着他道:“可是出什么事了?”

萧千夜怔了怔,闭上眼睛半晌才道:“儿臣无能,求母后恕罪。燕王的兵马…即将度过黎江,只怕是…不日就要兵压金陵了。”

太后沉默了良久,叹了口气道:“罢了,命该如此。真到了那个时候,大不了母后陪着你便是了。”

“儿臣不肖。”萧千夜道。

太后摇摇头,“你太年轻了,当初母后和你父王对你也疏于教导,如何斗得过你燕王叔?是母后对不起你。”

萧千夜连连摇头说不出来。大殿里的气氛一时间沉重而悲伤,让人心中戚戚。

太后看着儿子沮丧无措的模样,心中暗暗叹了口气。亲手到了一杯茶放到了他的面前,道:“车到山前必有路,何必做出如此小儿女之态?”

萧千夜微微一震,伸手握住茶杯。淡淡的暖意仿佛从指尖投进了全身,原本混乱的心神也渐渐地安定了下来。低头喝了一口清茶,萧千夜点头道:“母后说得是,是儿臣错了。只要燕王一天没有打尽宫中,儿臣就一天是这大夏的皇帝。就算…就算真的被他夺了这江山,他也永远都是乱臣贼子!”

太后没说话,她对朝中之事懂的并不多,这几年也从未插手过朝政。如今这样的局面,谁也无法力挽狂澜。她唯一能做的,也不过是陪在儿子身边罢了。

“启禀太后娘娘,御书房侍卫来报,鄂国公回来了。”门外,内监急匆匆的禀告道。

“什么?!”母子两人都是一惊,萧千夜猛然站起身来,“鄂国公回来了?他不是在辰州么?”鄂国公被围困在辰州青云山,但是萧千夜以为他至少能坚持住一段时间。就算无法杀敌,至少能够牵制住一部分的幽州卫和泰宁卫吧?但是…鄂国公怎么会回来的?

门外的内监不敢说话,他也并不知道什么内情,只是来传话罢了。

萧千夜有些急躁地拂袖道:“鄂国公在哪儿?”

内监道:“鄂国公在御书房里,说要亲自向陛下请罪。”

闻言,萧千夜心中又是一沉,“鄂国公,是怎么回来的?”

“回陛下,鄂国公是一个人回来的。别的,奴才不知。”

不再耽搁,萧千夜朝着太后拱了拱手道:“母后,儿臣告退。”

太后也顾不得许多,连忙跟着起身道:“哀家跟你一起去。”太后也知道,鄂国公这个时候回来,只怕是结果不妙。

萧千夜胡乱地点了点头,先一步走了出去。

御书房里,元春比起前几日在辰州显得更加憔悴老朽起来。跪倒在地上低头不语,萧千夜进来显然一愣,连忙道:“鄂国公这是做什么,还不快起来。”

元春抬头,沉声道:“老臣兵败被俘,几十万大军损失殆尽,请陛下降罪。”

即便是早有心理准备,萧千夜也还是忍不住变了脸色。但是…“兵败被俘?那国公你……”鄂国公道:“是,卫公子放了老臣,老臣本该一死以谢陛下。却还是想要亲自回来向陛下请罪,请陛下赐死老臣吧。”

萧千夜半晌说不出话,鄂国公之败,对原本就已经风雨飘零的朝廷大军可说是雪上加霜。几十万大军啊…“到底是…怎么回事?”萧千夜有些艰难的道。

鄂国公将战场上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得萧千夜忍不住咬牙切齿,“又是卫君陌?!卫君陌不是在彭城么?为什么会突然跑回辰州?为什么会……”

鄂国公叹息,神色黯淡,“南宫怀从云都脱身,在辰州抓走了卫君陌的女儿。卫公子急于寻找爱女,不计损失亲上战场……”

“又是南宫怀!”萧千夜恨恨,“朕就知道他信不过!若不是他擅自跑了,云都怎么会那么容易被攻破!等等…你说,卫君陌的女儿被南宫怀抓走了?”

鄂国公点了点头,“老臣听说的消息确实是如此。”

萧千夜垂眸思索着,他自然没有指使南宫怀做这样的事情,南宫怀自己也没有绑架卫君陌的女儿的必要。那么…就是宫驭宸了!萧千夜心中暗恨自己又被宫驭宸摆了一道,为了抓一个小丫头,宫驭宸竟敢唆使南宫怀放弃云都!但是,如果南宫怀真的成功了…不,萧千夜在心中暗暗摇头,即便是南宫怀成功了,难道他能指望靠一个小丫头逼退几十万叛军?

见萧千夜沉默,鄂国公也不再说话。只是平静地等待着自己的结果。辰州一败,属于一代名将的元春就已经死去了。如今活下来的不过是一个活不了多久的糟老头子罢了。至于萧千夜要怎么责罚自己,元春也看开了。

萧千夜看了鄂国公一眼,沉声道:“鄂国公先回府去休息吧。剩下的事回头再说。”

鄂国公一愣,俯身一拜,“老臣告退。”

没有责罚并不代表事情就这么算了,只是萧千夜一时还没想到要怎么处置罢了。鄂国公也不在意,站起身来有些蹒跚的走了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