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逃跑失败,来迟一步/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鄂国公出了御书房大门,正好便遇到了迎面而来的太后和皇后。

“罪臣,见过太后娘娘,皇后娘娘。”鄂国公上前见礼。太后轻叹了一声,连忙道:“老国公不必如此,快免礼吧。”

“父亲。”皇后上前一步,伸手扶住了鄂国公。看着眼前苍老憔悴的毫无生气的鄂国公,皇后眼眶微红只觉得心中五味杂陈。父亲一把年纪了还要上战场带兵打仗,如今打了败仗回来,还不知道要被那些人怎么编排呢。

鄂国公望着女儿,心中叹了口气没有说话,拱手向太后和皇后告辞了。

如今的形势不利,万一有一天燕王真的打到了金陵,自己夫妇俩都是一把老骨头,横竖也活不了几天了。但是女儿高居皇后之位…也不知道将来会如何。想想女儿这些年无论是在越郡王府还是在宫中都是郁郁寡欢,鄂国公忍不住后悔起来当年若是拒绝了先帝的赐婚,嫁给寻常勋贵也不至于此。

命该如此,罢了。

幽静的山林里,商峤抱着夭夭一刻也不敢停顿的往前跑去。汗水湿透了他的衣衫和发丝,尚且稚嫩的小脸却绷得紧紧地,显出坚毅的神色。夭夭乖巧的伏在他的肩膀上,即便是因为商峤剧烈的奔跑被颠的有些难受,却也没有吭声。

许久之后,商峤才停了下来。回头看了看来处,微微松了口气。将夭夭放在地上,抬手摸摸她的小脸蛋,“夭夭没事吧?”夭夭摇摇头,“阿峤哥哥累么?”商峤淡淡一笑,“不累,夭夭休息一下,咱们继续赶路。”

夭夭犹豫了一下,看看四周问道:“阿峤哥哥,这是哪儿啊?”

商峤环顾四周,也有些茫然。这几天南宫怀一行人带着他们渡过了黎江一路往东而去。路上倒是被紫霄殿的人找到了两次,可惜夭夭在南宫怀手里,紫霄殿的人再怎么勇猛也没有用。一旦南宫怀拿夭夭的性命做威胁,他们就只能撤退。

不久前,紫霄殿的人再一次尝试抢人。才让商峤抓住机会伤了南宫怀带着夭夭逃走了。虽然他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儿,但是紫霄殿的人肯定就在附近。只是…就要看他们的运气好不好,到底是紫霄殿的人先找到他们还是水阁的人先找到他们了。

幽暗的山林里,只能看到对方眼中的亮光。夭夭有些害怕,紧紧地抓着商峤的衣角不放。商峤也知道她吓坏了,这么小的孩子,这些日子的经历可以说得上是惊心动魄了。俯身抱起夭夭,轻声道:“别怕,咱们很快就能出去了。咱们去吃夭夭最喜欢的芙蓉糕,好不好?”

“嗯。”夭夭乖巧地点头。

商峤抱着夭夭快步穿梭在山林里,不远处传来轻微的响动,商峤眼神一闪,有人靠近!

看了一眼周围,商峤将夭夭挡道了路边一颗大树和山坡石块的缝隙间。抬手对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夭夭眨了眨眼睛抬起小手捂住了自己的小嘴。商峤欣慰的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站起身来朝身后走去。才走了两步,果然便看到一个黑衣人朝着这边而来,很遗憾…是水阁的杀手。商峤有些遗憾地在心里叹气。

看到商峤,那黑衣人停住了脚步,“商公子好能跑啊?那小丫头呢?”

商峤耸耸肩,道:“我凭什么告诉你?”

黑衣人冷笑道:“无妨,杀了你再慢慢找就是了。”

商峤同样报以冷笑,“你觉得…你一定能杀了我?”

“试试看!”黑衣人也不废话,直接冲了过来。

商峤抿紧了唇角,举起腰间的短刀迎了上去。这是之前他趁乱捡到的,也正是这把短刀伤了南宫怀。只可惜竟然没死。

作为一个曾经被父亲抛弃母亲惨死没什么安全感的孩子,商峤对学武一向比学文更有兴趣。这两年有南宫怀和商戎教导,时不时还有卫君陌指点一二,商峤虽然才十三岁但是武功却已经不弱了。虽然比起水阁身经百战的杀手可能还差一些,但是也不是每一个杀手武功都那么厉害的。碰巧这一次商峤的对手就是一个武功并不那么厉害的人。

商峤自知一旦失手他们辛辛苦苦逃出来就等于白废了。所以从一开始就丝毫没有手下容情的打算,一招一式都是尽了自己最大的能力,下了死手的。一时轻敌,那杀手倒是被弄了个手忙脚乱。商峤趁机一刀刺进了黑衣人的心口,他个子矮一些,由下而上刺进去那黑衣人立刻便到底不起了。

看着倒在地上的杀手,商峤不听的喘息。这其实是他第一次动手杀手,再伸手揉了揉自己剧痛的肩膀,虽然不过片刻的功夫,他杀了这个黑衣人,但是这人也没让他占到多少便宜。如果不是运气,说不定最后谁死谁活呢。

深感自己的实力不济,商峤咬了咬牙抽回了短刀转身去找夭夭。夭夭被大石头挡着,并没有看到方才商峤杀人的一幕。只是外面的响动让她知道阿峤哥哥在跟人打架,此时看到商峤再一次出现在自己面前,夭夭立刻站起身来扑了过去,“阿峤哥哥。”

“没事,别哭……”

伸手摸到小姑娘脸上湿哒哒的,就知道她哭过了,商峤轻声道,“咱们快走。”既然已经有人追上来了,很快就会有更多的追兵,这儿地方不能留了。

在山里乱串的两个孩子自然不知道,此时这座山林以及附近有多么的混乱。因为走失了商峤和夭夭,附近水阁和紫霄殿的人都已经集中到了这里。一方想要抓住他们,一方想要救回他们。双方人马只要相遇便是一场不死不休的火拼。

天色微醺的时候,两人还是被南宫怀带人先一步找到了。

南宫怀伤的并不重,只是淬不及防地被商峤一刀伤了左臂,然后飞起一脚撞到了背心罢了。找了一晚上,再看到商峤和夭夭,南宫怀也是满脸的阴沉和暴戾。商峤紧紧地搂着夭夭,警惕地瞪着眼前的人。

南宫怀冷笑道:“真是厉害啊,可惜还是嫩了一点。将那小丫头给我,老夫饶你一命。”

商峤咬牙,“休想!”

“哦?那就死吧。”南宫怀冷然道。

商峤扫了一眼南宫怀身后的三个黑衣男子,心知绝对打不过对方只得转身逃跑。只是他一个半大的孩子带着一个小孩子,哪里跑得过几个大人。很快要被人追上了,就在这时另一一边几个人飞快地掠了过来。

南宫怀脸色一沉,“抓住他!”

两个黑衣男子朝着往这边来的人迎了上去,另一个黑衣男子则朝着商峤扑了过去。商峤咬牙,单手抬起手中的短刀去挡,却被人一掌击中了肩膀,身子一晃朝着后面栽了下去。黑衣男子并没有管商峤,同时一手朝着商峤怀里的夭夭抓去,却不料一直安安静静地趴在商峤怀里的夭夭突然抓着一把不知从哪儿来的匕首朝毫不犹豫地朝他手背扎了下去。

谁能料到一个三岁的孩子竟然会伤人?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夭夭就跟着商峤一起跌下了山坡几个翻滚便不见了踪影。

黑衣人一咬牙,正要跳下去找人,脑后一阵冷风袭来,连忙闪身不来了身后突来的一击。

商峤将夭夭死死的护在怀中,两人一路翻滚着跌落到了山脚下的。总算运气好没有崩到什么尖锐的石头木桩之类的东西,但是即使如此,商峤也还是觉得浑身上下痛得不行。低声痛吟了一声,商峤连忙坐起身来看怀里的夭夭。夭夭被商峤护在怀里并没有受伤,但是却被吓得说不出话来了。

商峤连忙捏捏她的小脸,揉着她吓得冰凉的小手,低声道:“夭夭,夭夭,别怕…”

夭夭回过神来,终于忍不住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

“这是怎么了?”一个温和无害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商峤抬头就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白衣男子。再仔细一看变回发现,那白衣男子比起常人头上少了三千青丝。容貌温文俊雅,面带微笑,让人一看就觉得心生好感。

只是此时商峤却只能警惕地盯着对方,“你是什么人?”

白衣男子微笑道:“小僧念远,两位小施主可有什么需要帮助小僧帮忙?”

商峤皱眉,念远的名头他还是听过一些的,似乎很厉害而且还是燕王的人。所以,应该是自己人才对。但是…念远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这是什么地方?”

念远笑道:“小施主不知道么?此处距离金陵城只有二百里路了。倒是…此山并未有名,两位小施主怎么会在这里?”

商峤轻哼一声,“你怎么会在这里?”

念远微笑道:“或许,这边是缘分。我若不在这里,怎么会遇到两位小施主呢。”说罢,念远朝着两人走了过去。

“你别过来!”商峤沉声道。

念远挑了挑俊眉,“小僧看施主伤的不轻……”

“不用你管。”商峤起身,抱起夭夭道。

念远叹气,有些无奈地道:“这样啊,真是有些麻烦呢。”

商峤心中一沉,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觉得身后一道劲风袭来,脖子后面一痛整个人便陷入了黑暗之中。商峤倒地,夭夭便落入了一个黑衣男子的手中然后被送进了念远怀中。念远抱着怀中的小姑娘,莞尔一笑道:“真是个漂亮的小姑娘,可惜弄成了个小脏猫。”

这一晚上下来,特别是从山上滚下来夭夭身上确实是有些狼狈。原本扎好的小发髻早就散乱了,小脸因为哭过又沾了灰尘也有些脏兮兮的。还有那一身一副,比起一身白衣无尘的念远,更显得狼狈可怜了。

看着念远伸手想要捏自己的小脸,夭夭突然伸出小手抓住念远的手狠狠地一口咬了下去。

“啧……”念远皱了皱眉,也不动弹。只等到夭夭咬得腮帮发酸自己松口了,方才抬起手来看了看,一个完整的牙印带着血迹出现在修长的手上。念远挑眉笑道:“果然跟你娘一样的厉害啊。”

“主子,您的手……”黑衣男子上前低声道。

念远笑道:“无妨,回去再上药。走吧。”

夭夭没想到这人被自己狠狠地咬了一口却半点也不生气,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但是一听都他说要走,立刻就不干了。

“阿峤哥哥!阿峤哥哥…”

念远抬起受伤的手,两根指头捏住夭夭的小脸笑道:“乖孩子,不要吵哦。跟我回去,好不好?”

“不要不要!你是大坏蛋!”夭夭哭叫着。

念远大师表示,还是第一次有人说他是大坏蛋呢。挑眉笑道:“哦?我是大坏蛋?那我让人杀了你阿峤哥哥好不好?”夭夭声音一顿,充满泪水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念远。念远笑道:“这才乖。可怜的孩子,这些日子吃了不少苦头吧?若是你娘亲知道了还不知道怎么心疼呢。以后不会了。”

夭夭瘪嘴小嘴看看念远,“娘亲和爹爹会揍你的!”

念远笑得更高兴起来,“哦?你娘亲和爹爹这么厉害?”

“哼哼!”

念远捏着她的小鼻子道:“就算是这样,在你娘亲揍我之前,我也可以先揍扁你的阿峤哥哥。”

“主子,此地不宜久留。”身边,黑衣男子提醒道。念远点头,“走吧。”

抱着夭夭转身离开。

“主子,这小子怎么办?”

“一个是带,两个也是带,带着吧,免得着小丫头闹腾。”

“是。”黑衣男子俯身一把拎起商峤,跟上了念远的声音。

片刻之后,几个人影飞快地朝着这边而来。

“长风公子,咱们来晚了!”

天色已经渐亮,地上还留着几点血迹和一些凌乱的脚印。蔺长风站在一边,俊容冷肃,“该死的!又来晚了一步!他们往哪儿去了?”身边的男子看了看脚印,叹了口气道:“往东去了,不过…前面是条河,过了河只怕找不到脚印了。”

蔺长风冷声道:“不管,派人往东追!水阁的人,一个也不许放过!给我杀无赦!”

“是。”

蔺长风冷声一声,转身飞身而去。该死的小夭夭已经到了眼前的居然又让他们晚了一步走丢了。等南宫墨和卫君陌那对夫妻赶过来知道了还不捏死他?

一处装饰典雅的厢房里,宫驭宸心情愉悦地坐在房间里等待着。不一会儿,一个黑衣女子抱着一个小娃娃走了出来。

“阁主。”

夭夭被放在宫驭宸跟前的桌面上,已经洗的干干净净地小脸依然粉嫩嫩的精致可爱。不过这些日子的经历还是让她瘦了一些,原本圆圆的小脸蛋下巴已经有些尖了,一双明亮的眼睛也显得更大更亮了。身上穿着绣工精致的粉红色衣衫,一头柔软的发丝也被细心的挽成了两个小髻,用粉色的缎带挽成漂亮的花样,垂在粉嫩的小脸边上显得更加可爱起来。

宫驭宸满意地点点头,道:“这才像样子,果然是小墨儿的女儿。”

被人夸奖了,夭夭却半点也不领情,“坏和尚!走开!我要阿峤哥哥!”

宫驭宸一怔,一双眼眸平静地打量着桌上坐着的小姑娘,挑眉道:“什么坏和尚?”

夭夭翻着白眼,“坏和尚还想装丑鬼骗人!你的头发怎么这么快长出来拉?”

站在宫驭宸身后的黑衣女子嘴角抽了抽,总算是忍不住了。按理说有人敢对阁主如此无礼,他们做属下的必定是要将对方碎尸万段的。但是说这话的是一个才三岁的孩子,就让人有些…而且,阁主似乎也并没有生气。

宫驭宸似乎也有些好奇,“哦?你怎么看出来的?”

夭夭不耐烦,“就是看出来了啊。笨笨哒。”明明就是那个坏和尚,以为换一身黑袍子,戴个丑面具,长了一头黑头发就能骗过聪明的夭夭大人?师公把白白装成飞飞都骗不过她。

宫驭宸饶有兴致地挑起夭夭的小下巴左看右看,好奇地道:“这么厉害?难道真的是小孩子比大人的眼睛更厉害一些?”夭夭不爽,低头就要张开小嘴,却被宫驭宸眼疾手快捏住了腮帮子。

“喜欢咬人可不是好习惯。”宫驭宸笑道。

“夭夭才不喜欢咬人,你是大坏蛋。”夭夭不满地反驳,娘亲说咬人不是好孩子。

宫驭宸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你不怕我么?”

夭夭眨了眨眼睛,一脸茫然地看着他。宫驭宸笑道:“你说我是大坏蛋不是么?我听说小孩子的心肝吃了最补了。你说…我要不要试一试?”

夭夭顿时小脸煞白,飞快地转身想要往桌子另一头爬去,去被宫驭宸从身后拎住了衣领拎了回来。看着她可怜巴巴的模样,宫驭宸顿时乐了,“你乖乖的,我就考虑不吃你怎么样?”

夭夭委屈地撇着小嘴,不敢说话。

宫驭宸满意地笑道:“这才是乖孩子。以后你就跟着本座,本座会好好待你的,绝对比你爹娘更疼你怎么样?”夭夭扭过小脸不理他,宫驭宸也不在意,伸手将夭夭递给身后的黑衣女子,“好好照顾她。”

“是,阁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