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6、燕王的大舅子?/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千炽和萧千炜走过来,看着眼前闹哄哄的场景不悦地皱起了眉头。

“见过世子,见过二公子。”众人连忙见礼。

萧千炽蹙眉问道:“这是在干什么?”

侍卫连忙道:“两位公子恕罪,侧妃想要带走四公子。但是王爷吩咐过,王爷不在谁也不能带四公子离开帐子。”宫七不悦地尖声道:“什么叫侧妃想要带走四公子?侧妃只是见四公子哭得厉害心疼,想要自己照看一会儿罢了。都在一个大营中,侧妃又不如出门,能带到哪儿去?”

“这…”萧千炽皱眉,宫筱蝶毕竟是父王的侧妃,算来也是他们的长辈,自然不好太过无礼。但是既然是父王的意思,无论父王是为了什么,他们做儿子的都不能反对的,更不可能帮着宫筱蝶,“既然是父王的意思,宫侧妃便等父王回来再说吧。也不必为难下面的人了。”

侍卫和奶娘都暗暗松了口气,虽然他们是奉了王爷的命令,但是毕竟身份低下,着实得罪不起堂堂王府侧妃。

宫筱蝶咬了咬唇角,有些委屈地道:“世子,烁儿哭得厉害,这奶娘根本就无法照顾好他。我做母亲的,怎么能看着儿子如此难受?世子膝下也有一女,还望世子体谅一下我做母亲的心情。”

萧千炽凝眉,旁边萧千炜挑眉道:“既然如此,侧妃暂时留在这帐中照顾四弟便是,等到父王回来再禀告父王定夺便是了。”

“这…”宫筱蝶有些不情愿,萧千炜道:“这样既不违背父王的命令,侧妃又能照顾四弟,侧妃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么?”

沉吟了片刻,宫筱蝶也只得点头道:“如此也好,多谢二公子。”

“侧妃客气了。”萧千炜淡淡道。不管萧家三兄弟感情如何,但是至少都不会对宫筱蝶以及这个孩子有什么好感。萧千炜这么说自然也不是为了想要帮宫筱蝶,只是父王不在不想她再闹腾出什么事儿来罢了。横竖父王很快就会回来,到时候再由父王定夺便是。

“大哥,咱们走吧。”萧千炜也不再理会宫筱蝶,侧首对萧千炽道。萧千炽点点头道:“也好。”父王不在,军中大小事务就交给他们搭理。虽然没有什么大事,但是一些琐碎的小事还是不能耽误的。

傍晚时分,燕王才带着众人回来。马上就要准备进攻金陵了,金陵附近的防御也是最强的。萧千夜将金陵十三卫剩下的兵马全部摆在了金陵附近,挡住了他们的去路。今天众将领就是出去勘察实地地形,为接下来的强攻做准备的。

回到营中,便有人禀告了宫筱蝶的事情。燕王闻言,停下了正在换衣服的动作皱了皱眉转身往外面走去。旁边侍候的侍卫连忙也跟了上去。

宫筱蝶抱着萧千烁坐在帐子中有些心神不定,时不时抬头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宫七和站在帐子一角不敢说话的奶娘。宫筱蝶早就看这奶娘不顺眼想要将她赶出去,但是这奶娘却万万不敢真的出去,无论宫筱蝶如何训斥都只是躲在帐子一侧不言不语。只是在心中诧异,原本听闻这位宫侧妃温柔善良,从不训斥下人,没想到看起来柔柔弱弱,竟然也可以这般刻薄。

宫七站在一边,神色淡定。只是从她微微抿起的唇角依然能看出来,她显然并不如外表所表现的那么轻松。

“王爷。”帐外响起了侍卫的声音,很快燕王便快步从外面走了进来。

“王爷。”宫筱蝶连忙站起身来迎了上去,面带浅笑温柔婉约哪里有半点斥责奶娘时的尖酸?燕王微微皱眉,问道:“你怎么在这里?”宫筱蝶有些委屈地望着燕王道:“妾身听到烁儿在哭,所以才进来看看。难道妾身连看看自己的儿子都不可以么?王爷…王爷为何要如此对待妾身?妾做错了什么?”

燕王眸光微闪,淡然道:“这段时间外面不安生,本王如此也是为了烁儿的安危。”

宫筱蝶道:“难道王爷觉得妾身会害烁儿么?”

“行了。”燕王一挥手,沉声道:“你先回去吧。这些日子不要到处乱走免得出事。”

闻言,宫筱蝶脸色一白,不可置信地望着燕王道:“王爷…王爷你想要软禁妾身么?我做错了什么事情?”

燕王目光淡淡地从宫筱蝶身上扫过,道:“你自然没有做错什么事情,本王相信以后也不会。你是燕王府的侧妃,烁儿的母亲,这一点就永远不会改变。”宫筱蝶一怔,动了动嘴角仿佛想要说什么,却犹豫了一下停了下来。

垂首低眉顺眼的站在一边的宫七眼神微闪,只觉得燕王这话有些意味深长。

“侧妃,一下午小公子都在念叨王爷,还是让王爷抱抱小公子吧。”宫七抬起头来,平凡的小脸上带着纯然的笑容。

宫筱蝶犹豫了一下,才伸出手将手中的孩子递给了燕王,幽幽道:“王爷将烁儿一个人留在帐中,可知他的孤单害怕?”

燕王皱眉,扫了一眼宫七伸手接过了萧千烁。萧千烁这几日见到燕王的时候不少,倒也不陌生。叫了一声父王伸出小手要扑向燕王怀中。

就在此时,旁边的宫七唇边勾起一丝冷笑,掌心寒光一闪朝着燕王袭去。燕王冷哼一声,飞快地侧身让过。同时,站在门口的侍卫也朝着帐中扑了进来。

“有刺客!”

宫七冷笑一声,丝毫不将侍卫放在眼中,再一次朝着燕王扑了过去。她在水阁之中虽然排名第七,但是之论武功的话,却是排名前三的。除了前两年被宁王弄惨了的宫一和如今阁主身边最得力的宫二,就数她的武功最厉害。若论暗杀的话,她其实比宫一和宫二还要更厉害一些。只是燕王身边跟着卫君陌暗中派来的紫霄殿高手。而这两年燕王根本不怎么跟宫筱蝶私底下相处,至于她这个不起眼的丫头,就更没有机会单独接触到燕王了。

其实,如果一切按照宫驭宸的计划没有出现纰漏的话,宫七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对燕王出手的。毕竟,原本宫驭宸是希望燕王顺利拿下金陵城的,但是既然燕王怀疑他的身份必然不会再重用他了。所以宫七这个棋子自然也不能再白白摆放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燕王本身就重伤初遇,虽然能自由行走,但是想要跟人动手却还是差了一些的。被宫七的掌风扫到,顿时闷哼了一声突出了一口血来。宫七眼睛一亮,回身一掌逼退了身后的侍卫,继续一刀刺向了抱着孩子的燕王。

“啊?!”见状,宫筱蝶忍不住放声尖叫起来,“住手!你没说要……”

“闭嘴!”宫七不耐烦地道,蔺长风和弦歌公子就在军中,还有那么多的士兵和侍卫。若不速战速决,她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别想逃出生天。

嗖地一声轻响从外面袭来,宫七唇边勾起了一丝笑意,干脆利落的放弃了再一次袭击燕王的打算,伸手从燕王手中抢过了孩子。燕王虽然不愿,但是论武功他却着实不是水阁一等一的高手的宫七的对手,更何况他本身就身受重伤动不了武。转身间,宫七就带着孩子冲出了大帐。

帐外,弦歌公子和把玩着折扇的蔺长风并肩而立。蔺长风挑眉笑道:“哟,本公子竟然没想到,宫侧妃身边竟是卧虎藏龙啊。这样的高手在燕王身边好几年,竟然都没有被人发现。可惜…宫驭宸一贯的爱自作聪明,若是本公子,早就趁机直接动手了,何必浪费时间。”

宫七神色淡然,即便是此时被众人重重包围也依然面不改色。看向蔺长风道:“长风公子过奖了,为阁主效命是咱们的荣幸,何来浪费时间。”她手里抱着孩子,所以即便是被人重重围住也没有人敢立刻动手。

其实倒也不能怪没人发现宫七的底下,她本身就是顶尖杀手善于伪装不说,平时也极为低调。在燕王府的时候嫌少离开蝶园,进了军中也极少在营中走动。更是刻意避开了军中如蔺长风弦歌卫君陌等人这样的高手。更何况,也没有多少人会没事盯着一个侧妃身边毫不起眼的丫头看。

燕王从里面出来,冷眼看着眼前的宫七沉声道:“你的主子看起来不是想要杀本王。”

身为一个杀手,宫七刚才放弃的太干脆了。如果宫驭宸真的想要杀他,方才宫七搏命一击未必杀不死他。宫七笑道:“王爷说笑了,我家阁主怎么会杀王爷呢。王爷跟咱们阁主,好歹也算是姻亲吧?天下哪儿有大舅子要杀自己妹夫的,您说是不是?”宫七容貌平凡,但是此时说起笑话来倒是多了几分别样的明媚。在众人包围之中尚且面不改色,倒是比跟在燕王身后跌跌撞撞跑出来一脸泫然欲泣的模样的宫筱蝶要让人觉得耀眼几分。

“噗嗤。”长风公子一时没绷住,忍不住笑出声来。不过很快就忍不住了,有些歉意地看了燕王一眼。原来…搞了半天都是自家人啊?原来,宫驭宸费尽心思弄个美人儿到燕王身边竟然是先要当燕王的大舅子啊。这是想要占卫君陌的便宜么?毕竟燕王可是卫公子的舅舅呢。

燕王神色微冷,冷笑一声道:“是你认为这点事情能够威胁到本王还是宫驭宸这么认为的?”

宫七一怔,很快便笑道:“我和阁主都不敢这么认为呢。不过…阁主说,咱们小姐身份尊贵,还望王爷善待。若是王爷觉得咱们小姐的身份配不上您,阁主也可以给小姐一个更加配得上王爷的身份。定然不会让王爷失望的。”

弦歌公子挑眉一笑,“哦?不知道宫侧妃有什么身份自诩能够配得上燕王殿下?”

宫七淡笑不语,只是含笑看了弦歌一眼道:“我知道弦歌公子毒术出神入化,不过你最好还是别动手的话。不然的话,小公子和卫小小姐只怕免不了要受苦了。”

闻言,弦歌公子眼神顿时一冷。

“你在威胁本公子?”

宫七警惕地盯着弦歌,“我不想死,更不想离开这里以后才毒发身亡死得不明不白,所以,还望弦歌公子手下留情。”虽然在场这么多人,但是最让宫七忌惮的却不是武功高强的蔺长风,而是毒术无双的弦歌。

蔺长风看看左右,耸耸肩对燕王道:“王爷,现在怎么办?”

燕王凝眉不语,宫七朗声笑道:“燕王殿下不是好奇我们小姐的身份么?”

抬手一个东西抛向了燕王,站在旁边的弦歌公子抬手接住,看了一眼才递给了燕王。宫七也不在意,“在弦歌公子面前施毒,岂不是班门弄斧。”

燕王将那东西接在手里看了一眼,脸色却是微微一变。整个人身上也仿佛多了几分杀气,“原来,宫驭宸打的这个算盘。本王倒是没有想到……”宫七仿佛有些自豪地笑道:“阁主智谋无双,自然不是谁都能想得到的。”

蔺长风嗤笑,“本公子今天才知道,原来宫驭宸的智谋就是把自己的妹子送给别人睡啊。说起来,燕王殿下纳了个侧妃好像一分的聘礼都没出吧?”侧妃虽然是妾,但是却是能上皇室玉牒的妾,跟一般的侍妾截然不同。特别是宫筱蝶这种一进门就是侧妃的,按理说也是要下聘的。

不知合适赶来的萧千炽有些窘迫的暗暗伸手碰了碰笑得愉快地蔺长风,示意他适可而止。长风公子摸摸鼻子,好吧…好不容易听说宫驭宸的笑话,得意忘形了。

宫七脸色一沉,有些不善地看了蔺长风一眼。

燕王垂眸思索了一会,方才冷然瞥了宫七一眼,道:“孩子留下,放她走。”

宫七显然并不意外燕王的决定,满意地道:“很好,出了这个大营,我立刻放了小公子。”

萧千炜皱眉道:“我们凭什么相信你?”宫七笑道:“二公子,我若是真的杀了四公子,对您和大公子应该是好事才对啊。更何况,你放心。咱们阁主没有要养外甥的打算,毕竟…论起孩子来,自然还是卫家小小姐更惹人喜爱一些。”

萧千炜脸色有些难看,冷着脸不再说话。

蔺长风叹气,“本公子倒是不怎么在意宫驭宸要不要养外甥,但是…就这么放走了一个水阁的人好像不太好。本公子刚刚收到命令,水阁众人,杀无赦啊。”宫七脸色微变,有些无奈,“卫公子果然是不好惹。若是当真如此也是我命该绝了。”

“你放心,至少今天你不会命绝的。”一个清脆的女声骤然响起,众人回头一看便看到南宫墨和卫君陌带着一身风尘并肩而来。南宫墨形容稍微有些憔悴,往日温婉明朗的容颜上也多了几分冷意。

卫君陌伸手拍了拍南宫墨的手背,方才漫步朝着宫七走了过去。

宫七心中一惊,立刻将萧千烁挡在自己前面,警惕地盯着卫君陌道:“卫公子,别过来否则我立刻捏死这个孩子。”

卫君陌轻哼一声,只见眼前身影一闪仿佛一道青影在众人面前晃过,宫七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人捏住了脖子。但是卫君陌并没有去管她手中的那个孩子,而宫七也没有真的去捏那孩子的脖子。显然刚才的话不过是想要威胁人罢了。

卫君陌抬起另一只手,拎过宫七手中的孩子往后一抛,蔺长风连忙伸手接住了孩子。那孩子还小,原本就在睡着这会儿被人一抛醒过来了却也没有哭出声来。长风公子挑了挑眉,随手将孩子递给了萧千炽。萧千炽无奈只得苦着脸接了过去。

落到卫君陌手里,宫七也只能自认倒霉,连挣扎的力气都省了。

南宫墨走过来,看着她盈盈一笑道:“你放心,宫阁主算无遗策,你肯定能或者走出去的。”

宫七苦笑了一声没有说话,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所有的阴谋诡计都是空谈。

南宫墨淡淡道:“我也是没办法,做娘的总是担心女儿的安危。我估计,一时半刻我是找不到夭夭的下落了。所以,我至少要知道她是不是还安全的,你说是不是?”宫七谨慎地盯着她,“星城郡主想要干什么?”

南宫墨道:“夭夭是个姑娘家,从生下来我们就担心她出事。没想到竟然真的出了事了。幸好,我总算知道她还活着。只是这样实在是难以让我完全心安,所以…劳烦姑娘帮个小忙吧。”

说罢,南宫墨抓起宫七的一只手,将一只晶莹剔透的虫子放大了宫七的手背上。那虫子立刻一口咬住宫七的手背吸起血来,片刻后那原本透明的公子就变成了红色。宫七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体内的血液仿佛被飞快的往外抽出,同时又有什么东西飞快地顺着血液进入了她体内。

等到那虫子完全变成了一直血色的虫子,南宫墨才伸手将它抓了下来满意地笑道:“这只虫子是夭夭的小宠物,姑娘不必担心,它只是往你的血液里送了几只小虫子而已。夭夭身体里也有,如果这只虫子那天出了什么事,姑娘你也出了什么事,我才好知道夭夭有没有出事。你说是不是?”

宫七身为杀手,自然见多识广。南疆的蛊毒之术也略有耳闻,却没想到南宫墨竟然会。只得苦笑一声道:“落到郡主手里,是我倒霉。郡主尽管放心便是,阁主绝不会薄待了卫家小小姐的。”

“那就好。”南宫墨淡然道。

最近的进度好像让很多亲们感觉不满意,不过这个问题很难让大家都觉得满意。不管怎么样,我需要把我觉得要写的写完,可能这些在很多人眼里是拖沓是没有必要的。但是想了不写我也很难把后面的剧情接上去。所以实在是很抱歉。

ps:我木有虐虐虐!即便是夭夭被抓了事实上也没有虐啊。

pss:我不喜欢男主男配都爱我的玛丽苏剧情,也不喜欢虎躯一震天下无敌的剧情,更不喜欢刷副本打怪式的剧情。所以大概很多亲爱哒都一直在郁闷为神马那些渣还不死死死。我尽量给他们没死写好合理的理由,如果亲们觉得不合理,那是作者的智商不够木办法。

师叔现在可以杀念远,但是杀了念远很可能导致水阁暗地里残余的势力决死反扑。说到底四个字“权衡利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