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8、说客,陵夷公主/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宫筱蝶很快就被人带下去了,失去了那张脸之后已经没有人会再关心她了。她是燕王府的侧妃,必须是建立在她拥有宫筱蝶的脸的前提下,而现在她只能是张无心。张定方的义女,曾经的天下第一美人。与燕王府没有任何关系。

不得不说,宫驭宸对宫筱蝶的利用很彻底。从头到尾,宫筱蝶其实就只是宫驭宸放在明面上一个弃子罢了。出了生了一个有着大夏皇室和北元皇室血统的孩子以外,宫驭宸没有利用她做任何重要的事情。她只是一个棋子。宫驭宸将她押在燕王身边吸引燕王的注意力,方便在暗地里布置更多的暗棋。燕王将她留在身边,让宫驭宸放心,偶尔透过她给宫驭宸一些可有可无的消息。两个男人的博弈,宫筱蝶只是一个随时可以牺牲的炮灰。

南宫墨也没有去关心宫筱蝶的去向,那是燕王的事情。但是她相信,以后只怕再也不会见到这个女人了,燕王不会让宫驭宸有机会利用宫筱蝶攻击自己的。至于萧千烁,萧千烁年纪还小,就算宫驭宸想要利用他那也是十几年后的事情了。宫驭宸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还未可知呢。

弦歌把玩着手中的面具,有些遗憾地道:“真可惜,多好的一副面具啊。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做面具的人。”南宫墨无奈,“面具不是在你手里么?”对于人皮面具这种玩意儿,南宫墨是敬谢不敏的。更何况,能让弦歌公子露出如此遗憾的表情,显然这张面具的工艺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至少南宫墨见过的人皮面具,从来就没有如此精良的效果。

弦歌白了她一眼道:“你知道什么,这玩意儿只能给一个人用。被人用过之后别人再带上去就会有破绽,毕竟每个人的脸型都是不一样的。”

南宫墨耸耸肩,也不跟他争辩。

弦歌公子看了一会儿也没研究出什么名堂也就放到一边了。毕竟这玩意儿是需要真的人皮来做的,弦歌公子虽然算不得什么良善之辈,但是却也对剥皮这种事情没多大兴趣的。这张面具能做得如此完美,还不知道祸害了多少人呢。

“宫驭宸又跑了,这次不知道又要到哪儿去找他!”蔺长风有些头痛地道。

卫君陌淡然道:“这次他不会躲太久的,很快他自己就会出来。”

蔺长风点点头,道:“希望如此,说真的…本公子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念远那厮怎么会是宫驭宸?”一个是大貌岸然的假仙和尚,一个是性格恶劣的疯子,宫驭宸那混蛋该不会是真的有病吧?

弦歌公子叹气,道:“我突然想起来,宫驭宸为什么想要杀我了。”

众人齐刷刷看向弦歌,弦歌道:“想当年…我好想确实是给宫驭宸看过病,也给念远看过病,他大概是怕我想起来拆穿他的身份。”所以这几年念远极少在他面前出现,也从来不请他看病。

蔺长风翻着白眼,“你怎么不不早说?”

弦歌公子义正词严地道:“因为本公子根本不记得,你会莫名其妙的记住一个七八年前医治过的人的脉象身形是不是跟一个虚伪的和尚一模一样?”长风公子语塞,摸摸鼻子不做声了。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念远完全不会武功是怎么装出来的?”卫君陌问道。

弦歌公子摸着下巴道:“装?念远可不是装的,他是真的把武功全废了好么。想要伪装不会武功,一会半会儿的没问题,一下子好几年却是不可能的。特别是在战场上这种随时可能会发生意外而且总是遇到高手的地方。端起的法子也不是没有,本公子就知道一种锁穴封脉之法。一旦使用可以让人三五天内武功全失。就跟没练过武一模一样。不过这种法子…会让人承受很大的痛苦。我怀疑…宫驭宸这么变态就是锁穴封脉之法用多了。”

蔺长风问道:“所以,宫驭宸现在会恢复武功?”

弦歌摇头,“不可能,现在他是真的一丝一毫的内力都不剩了。前些日子不趁机试探过他一次,他应该是三四年前就已经自费了武功。封脉之法一年之内使用超过一定的次数会全身瘫痪的,更不可能一年三百六十天连续使用。”

长风公子松了口气,“宫驭宸没有武功就很难搞了,若是恢复武功他还不上天?”

弦歌公子笑眯眯道:“他若是有办法隐藏自己武功靠近燕王又能正常发挥,燕王府的人早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看着萧千炽和萧千炜脸色僵硬的模样,弦歌公子挑眉一笑。南宫墨叹了口气,“宫驭宸费这么多心思,也不是为了杀燕王吧?”要杀燕王,当初就不必下慢性的妖花红昙,以当时念远的身份,毒死燕王绝对不是难事。

弦歌公子耸耸肩淡笑不语。

深夜的山谷路,一道人影飞快地掠过阴暗的小道朝着前方而去。突然,她身影一顿闷哼一声倒在了地上。

“唔……”

宫七狼狈地倒在地上,一只手紧紧地按住心口,浑身上下都在剧烈的颤动起来。不过片刻间,整个人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被汗水浸湿了。没有多少血色的唇角也跟着溢出了一丝血痕。

另一只手紧紧地抓着地上的一颗树苗,闭着眼睛忍耐这一波痛楚结束。

即便是从小经受了最严酷的训练,但是这样的痛楚还是让宫七觉得度日如年。浑身上下,血脉里仿佛有什么虫子在爬,仿佛有什么再噬咬她的骨头一般。就连耳边都仿佛能够听见骨头被咬得咔擦咔擦的声音。

“啊!”坚韧如水阁头号杀手,也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痛楚的惨叫。宫七有些茫然地响起了南宫墨放在她手背上的那只虫子。

半个时辰后,宫七终于松了口气。浑身狼狈的躺在地上好一会儿才慢慢爬了起来。看了看四周依然是一片漆黑,辨别了一下方向之后方才朝着前方继续前行。

“见过阁主。”

一处布置优雅地庭院里,宫七跪倒在地上恭敬地道。

座上,一个黑衣男子正握着一本书漫不经心的翻阅着。听到她的声音才抬起头来,俊美尔雅的容颜,是属于念远的脸。但是此时那张本该平和慈悲的容颜上却仿佛染上了一丝淡淡的邪气。似笑非笑的唇给人一种冷酷而多变的感觉。哪怕长着同样的面容,只怕也很难让人将他们两个联系在一起。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宫驭宸将手中的书卷放到一边,看着宫七淡淡问道。

宫七低声道:“路上有些事情耽搁了,请阁主降罪。”

“嗯?”宫驭宸挑眉,宫七虽然是女子,却是他手中最优秀的杀手,只要是他的命令她都会没有一丝含糊的去完成。

宫七将路上毒发的事情说了一遍,宫驭宸微微蹙眉,想了想沉声道:“宫八。”

“属下在。”一个黑衣男子出现在门口,恭声道。

宫驭宸抬起下巴向宫七挑了一下,“给她看看。”

“是。”

黑衣男子伸手替宫七把了一会儿脉,好一会儿才道:“启禀阁主,宫七应该是中了弦歌公子的毒。”

“嗯?不是星城郡主的那只虫子?”

黑衣男子摇了摇头道:“宫七身上并没有蛊毒,而是被下了一种很厉害的毒,属下一时半刻无法解除。属下无能,请阁主降罪。”

宫驭宸想了想,道:“本座总还是不放心星城郡主。宫七,以后你不得靠近那个小丫头在的地方,说不准,星城郡主在你身上做了什么手脚呢。”总不至于是真的只想让虫子咬宫七两口泄愤吧?

“是,阁主。”宫七沉声道,突然响起什么,宫七皱眉道:“阁主,若是星城郡主真的…那岂不是阁主的行踪也……”

宫驭宸浑不在意,摆摆手道:“无妨,星城郡主若是觉得找到本座就能找到那小丫头只怕是要失望了。最重要的护身护,本座岂会让在那么容易让人找到的地方?至于本座的行踪,我没打算瞒他们啊。你先去休息吧,宫八尽快找到解药。当初果然不该让秀水那个女人死得太早了。”虽然秀水仙子用毒可能不如弦歌,但是总比宫八要强一些吧。

“是,阁主。”

“是,阁主。”

燕王军中,两个侍卫恭声禀告道:“启禀公子,郡主。宫七去了金陵。”

南宫墨蹙眉道:“这么说,宫驭宸在金陵。”

侍卫点点头道:“很有可能,不过…小小姐好像不在金陵。”侍卫从腰间取出一个竹筒打开,飞飞和阿白从里面爬了出来。侍卫道:“按照老先生的吩咐,妖妖小姐只要在七里之内,飞飞都能找到。但是我们到了金陵城门外之后,夭夭并无反应。倒是阿白一直想要往里面跑。”所以,宫七在里面,但是夭夭却不在。

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是听到这个消息南宫墨还是有片刻地失望。轻叹了口气道:“你们下去吧。”

侍卫将两只虫子放到南宫墨跟前的桌上,恭声告退。

帐子里只有南宫墨和卫君陌两人,南宫墨蹙眉道:“宫驭宸在金陵,他想要干什么?”

卫君陌淡淡道:“他想要大夏乱起来,越乱越好。当初极力怂恿舅舅起兵是为了这样,一边帮助舅舅攻打朝廷兵马,一边又帮着萧千夜对付舅舅同样是如此。总之,大夏内耗越厉害,他就越是满意。”

南宫墨点头,“那么这一次,他应该会挑拨萧千夜跟咱们决一死战了。”

卫君陌道:“就算他不这样做,萧千夜也不会投降的。”

南宫墨叹气道:“若不是夭夭被他抓了,我还真希望他先帮舅舅攻破金陵再说。至少能少死一些人。”好歹,宫驭宸的能力是相当让人赞许的。

卫君陌道:“就怕到时候他拉着双方同归于尽。”

“说得也是。”南宫墨耸耸肩道。

卫君陌握住她的手,轻声道:“不用担心,夭夭不会有事的。”

南宫墨面前一笑,点了点头道:“我知道,夭夭不会有事。我只是有些想她了。”

卫君陌伸手将她搂入怀中,“很快就会找到她的。”

“嗯。”

虽然燕王再一次病倒,但是却并没有影响幽州军的前进速度。毕竟冲锋陷阵的事情也用不着燕王亲自出马。不过几天功夫,幽州军就已经渐渐逼近金陵皇城,金陵十三卫步步败退,防守的范围也越来越小。随着幽州军的推进,金陵皇城里更是一片混乱,表面上虽然因为萧千夜的压制还算安宁,安定里确实暗潮汹涌,个人都在心中打着自己的算盘。

等到幽州军到了距离金陵最近的一个小城的时候,守军的抵抗也越发的激烈起来。这里已经是拱卫金陵的最后一道防线,一旦这个地方失守,就真的是兵临城下,国之将亡了。

这日,幽州军军营外来了一个意外的客人。

陵夷公主站在军营外面,望着眼前守卫森严的大营不由得在心中叹了口气。如果可以,她是不想来的,只是她却不得不来。即便是她身为大长公主,也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够随心所欲的。想起这两年金陵城中的各种事情,陵夷公主倒是忍不住羡慕起找找离开的长平公主了。

“见过陵夷姑母。”萧千炽和萧千炜从里面走出来,齐声问好。

陵夷公主淡淡一笑道:“千炽,千炜许久不见,你们父王母妃可还好?”

萧千炜含笑道:“多谢姑母挂念,父王和母妃一切安好。姑母里面请。”

陵夷公主点点头,在萧千炽两人的陪同下进了大营。

进了燕王地大帐,见到倚坐在软榻上的燕王时陵夷公主却是一愣,“三哥,你这是……”燕王这个模样可算不上是一切安好。陵夷公主记得三哥当年因为替太子挡箭,身体确实是有些问题。但是外人无论什么时候看到他却都是雍容端凝,一派豪迈之色的。现在眼前这个脸色苍白形容消瘦的男子哪里像是她想象中原本应该意气奋发的三哥?

燕王轻咳了一声,摆摆手道:“前今天受了点伤,不要紧。七妹坐下说话。”

陵夷公主点点头,在一边坐了下来。

兄妹俩并非同母所生,也并不相熟。不过陵夷公主与长平公主关系不错,所以燕王也愿意给这个异母的妹妹几分脸面。帐子里沉默了片刻,陵夷公主才有些无奈地苦笑了一声道:“三哥想来已经猜到我是为何而来?”

燕王微微点头,直截了当地问道:“萧千夜有什么话想说?”

陵夷公主叹了口气,看着燕王道:“陛下说,希望三哥能够停手,以黎江为界,双方罢兵从此与三哥双分天下。”

燕王愣了愣,突然笑出声来。

“双分天下?”燕王语带嘲讽,“陛下以为父皇传下来的江山是饼子么?可以让他随手下刀切?七妹,还请转告陛下,本王起兵只为勤王,清君侧。只要陛下诛杀了身边的逆臣,善待众位皇兄弟,本王自会退兵。”

陵夷公主苦笑,“三哥知道,陛下绝不会同意的。”燕王的话是真是假她不想知道,但是萧千夜是绝对不会同意燕王清君侧的提议的。等到把自己的亲信都杀完了,就算燕王不跟他抢皇位,他也只能当个任由燕王摆弄的傀儡了。

燕王也不在意,淡然道:“七妹既然只是来传话的,只管转告便是。”

陵夷公主叹气,望着燕王道:“三哥,当真没有商量的余地么?都是一家人,兵戎相见,父皇九泉之下只怕也难安心。”

燕王淡然道:“这是皇帝陛下逼本王的,并非本王逼他。七妹不必再说了。”

陵夷公主也知道自己劝不住燕王,从头到尾也没有抱什么希望。如果凭她一个根本不亲的妹妹就能说服燕王退兵,那她就不是陵夷公主,而是苏秦张仪了。只是萧千夜亲自请她来说,无论结果如何她都不得不走一趟罢了。

叹了口气,陵夷公主点头道:“我明白了,既然如此,我也不打扰三哥了。小妹告辞。”

燕王也不多留,淡淡点头道:“我让人送七妹出去。”

陵夷公主淡淡一笑,看看燕王道:“三哥年纪也不小了,还当保重身体才是。”

“多谢七妹关心。”

出了燕王的大帐,正好看到迎面而来的南宫墨和卫君陌。

“无瑕?君陌?”陵夷公主有些惊讶地道。几年不见,这两人倒是变化不大,依然和在金陵的时候一般形影不离。

南宫墨同样有些惊讶,“陵夷姨母?您怎么会在这里?”话刚问出口,南宫墨就明白了。看来萧千夜还是慌了。

陵夷公主无奈地一笑道:“来看看三哥,看来你们这几年过得很不错?”

南宫墨浅笑道:“劳姨母挂念,一切都好。”

“你母亲可还好?”

“母亲在辰州,一切都好。”

如今双方身份尴尬,这军中也不是闲聊的地方。寒暄了几句,南宫墨和卫君陌便亲自将陵夷公主送出了大营,看着她的马车慢慢朝金陵的方向而去。陵夷公主身份特别,如今虽然两军对峙,但是她却也能够来去自如,并不会有人为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