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9、大坏蛋!/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想到萧千夜竟然会请陵夷公主来当说客。”南宫墨回头看向卫君陌道。

卫君陌淡然道:“病急乱投医罢了。只怕连陵夷公主自己都没有抱什么希望。”萧千夜若不是真急了,又怎么会以为一个陵夷公主能够对如今的局势有什么影响。既然幽州军已经打到这里了,只怕就是先皇再生也改不了不了什么。

南宫墨点点头,“说得也是。”

卫君陌拉着她的手,轻声道:“咱们回去吧,应该就是这两天,就要准备发兵金陵了。”眼前这个小城对幽州军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幽州军之所以在这里暂歇不过是为了暂时的休整,为攻打金陵做准备罢了。

南宫墨浅笑道:“看来你的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想法得不到实现了。”

卫君陌并不在意,“谁知道。”

陵夷公主回到金陵,还没来得及回府就被萧千夜召进宫了。御书房里,不止是萧千夜,周襄韩敏等几个重臣都在等着。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是一派肃然,陵夷公主带回的消息对他们来说至关重要。虽然其实大多数人心中都早就有数了,却还是忍不住想要期盼那一点点的可能。

萧千夜的脸色更加难看,他不想向燕王认输。但是形式比人强,他不得不认。一旦幽州军真的攻破了金陵,等待他这个皇帝的将是比所有的人更加悲剧的结局。

“启禀陛下,陵夷大长公主求见。”门外,侍卫恭声禀告。

“宣!”萧千夜沉声道。

不一会儿功夫,一声风尘仆仆的陵夷公主便从外面走了进来,“见过陛下。”

“姑母快轻起。”萧千夜连忙道。陵夷公主谢恩起身,萧千夜才道:“辛苦姑母走这一趟了,不知...燕王那里怎么说?”萧千夜一只手握紧了龙椅的扶手,面上平静地问道。陵夷公主垂眸,“本宫无能,让陛下失望了。燕王......”陵夷公主环顾了一眼周围,欲言又止。

萧千夜心中一沉,沉声道:“姑母尽管直说便是。”

陵夷公主叹了口气,道:“燕王说...他出兵之位勤王匡扶皇室。只要陛下清除身边的...奸臣,他自然会退兵。”

“荒谬!”闻言,萧千夜果然大怒。燕王以为他是三岁的孩子么?靖国难,清君侧?他想要清的是谁?不就是他身边的这些老臣忠臣,他若真的听了燕王的话杀了这些人,他萧千夜只怕也只能做个傀儡了,而且还是个短命的傀儡。

底下的韩敏等人也是又惊又怒,燕王所说的奸臣是谁?不就是他们这些支持陛下削藩的臣子么?真是...好不要脸!

萧千夜看了一眼众臣,沉声道:“各位放心,朕绝不会向燕逆屈服的!”

“陛下英明!”众人连忙齐声道。

陵夷公主站在一边,看着这一幕只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兵戎相见到了这个地步,只有你死我活,哪儿还有什么退让的可能。只是,如今的局势却显然是对这个皇帝侄子更加不利了。

陵夷公主没有想要帮着萧千夜谴责燕王的打算,不说她本身对这个侄子的一些不满以及和长平公主的交情,就是燕王和萧千夜的能力就严重不对等。无论最后坐在皇位上的是燕王还是萧千夜,都是萧家的人。到底做大长公主还是长公主,对她来说也没有多大的差别。至少她没有打算为了这差别配上自己的性命。

“若是陛下没事,本宫先行告退了。”陵夷公主沉声道。萧千夜也不留他,点了点头道:“姑母慢走。”

陵夷公主走出御书房,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方才抬步继续往外走去。终究没有将燕王身受重伤的消息告诉萧千夜。

等到陵夷公主离开,萧千夜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有些疲惫地靠进了身后的龙椅里。揉了揉没心问道:“周先生,韩先生,咱们现在该如何是好?”周襄和韩敏对视一眼,周襄沉声道:“启禀陛下,金陵城池固若金汤,只要我等君臣一心,燕逆未必便能攻破金陵。”

“先生的意思是死守?”萧千夜道。固若金汤?金陵确实是固若金汤,但是难道彭城的城池不够稳固么?时间久了,还不是一样的攻破。韩敏倒是有不同的意见,沉声道:“陛下,老臣建议...迁都。”

萧千夜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迁都...往哪儿迁?”

金陵以及附近的几座大城是大夏最繁华的地方了。但是这些城池距离金陵并不远,根本不可能作为新的都城使用。再往南...除了一些不算大的城池以及几位藩王的封底,就是蛮夷之地了。虽然那些藩王已经被撤了,但是他们经营了十多年的势力却还在。真去了哪些地方莫说是东山再起,能不能立稳脚跟都是个问题。

韩敏沉默无言。连黎江天险幽州军都已经跨过了,他们能够退到哪儿去呢?

御书房里气氛一片凝重。萧千夜靠着椅背闭上了眼睛,“罢了,都退下吧。”

“臣等告退。”众臣犹豫了一下,只得起身告退。

良久,萧千夜睁开眼睛望着空荡荡的御书房,只觉得浑身上下一片寒冷刺骨,“皇祖父...孙儿该怎么办?”

“启禀陛下,礼部右侍郎求见!”门外,侍卫通报道。

“滚!”萧千夜一把抓起桌上的镇尺砸向了门口,厉声道。管理礼部的能有什么大事,这种时候他哪里还有心情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书房外面安静了片刻,就听到侍卫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启禀陛下,礼部右侍郎说有十万火急之事求见!”

萧千夜沉默了一下,方才沉声道:“让他滚进来!”

一个穿着礼部侍郎官府的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萧千夜沉着脸色抬头正要说话,却在见到来人的时候不由得楞了一下,厉声道:“你是谁!”礼部右侍郎是个三十七八岁的中年男子,眼前的男人容貌俊美,看上去不过二十来岁。倒是有几分眼熟,但是萧千夜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

“宫驭宸再见陛下。”宫驭宸含笑道。

“宫、驭、宸!”萧千夜眼神冷厉,咬牙切齿地道:“你还敢出现在朕面前!来人!”

隐藏在暗处的暗卫悄无声息地落在了大殿的四周,就等着皇帝下令随时能够将敌人一举歼灭。

“谁放你进来的?!朕要灭他九族!”萧千夜怒不可遏。

宫驭宸却并不担心自己孤身一人进入皇宫的威胁,淡淡道:“陛下何必如此生气?你我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不是么?”

萧千夜气的浑身发抖,“若不是你弄走了南宫怀......”

宫驭宸丝毫也没有愧疚之色,耸耸肩道:“南宫怀么?就算南宫怀在,云都该破还是要破,不过是多拖延几日而已。所以,如今这种情况陛下实在是怪不了我啊。更何况,虽然我抽走了南宫怀,但是结果确实十分让人满意的。”

萧千夜冷笑,显然根本不相信他的话。宫驭宸也不在意,含笑道:“如果我说,我抓了卫君陌和南宫墨的女儿,陛下还是不肯相信我的诚意么?”

“那又能说明什么?”萧千夜冷然道:“难道你想要告诉朕,就靠着一个小丫头就能让燕王撤兵?”

宫驭宸遗憾地耸肩,“只怕是做不到。”已经到了这一步,哪怕是燕王自己也早就没有退却的余地了。萧千夜冷艳看着他,宫驭宸却兀自笑得愉快,“这个小丫头虽然不能让燕王退兵。却可以牵制住南宫墨和卫君陌不是么?”

“那又如何?”

宫驭宸道:“陛下被逼到这样的地步,难道...就不想报复燕王么?在下,可以帮你哦。”

“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萧千夜还没傻到底,南宫怀这次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被宫驭宸坑了。再相信宫驭宸一次,他连死都不知道为什么死的。宫驭宸叹气,“陛下的疑心病太重了。如今燕王士气正盛,你我除了联手难道还有别的办法么?陵夷公主从幽州军回来,只怕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告诉陛下吧?”

“什么事情?”萧千夜有些敏感地问道,身处如今的境地,萧千夜最恨的就是被人欺骗。

宫驭宸道:“燕王身受重伤,卧病在床。陛下知道么?”

“...是你做得?”萧千夜问道。

宫驭宸点头道:“不错,为了这个,我可是不惜牺牲了一个妹子,暴露了一个最得力的属下呢。陛下还有时间可以考虑,是跟在下合作呢还是等待燕王攻破金陵然后跪倒在燕王脚下求他给你一条活路。”

宫驭宸的声音仿佛带着魅惑人心的味道,“对了,还有卫君陌。陛下一心想要将卫君陌踩在脚下,可惜啊...以后陛下想要过好日子,只怕还要看卫公子的心情好不好了。您说,之前发生那么多的事情,卫公子会如何回报陛下?

御书房里再一次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听到萧千夜干涩的声音在御书房里响起,“你想要怎么做?”

一间布置的十分舒适宽大的房间里,夭夭独自一人坐在一张软榻的一角面向墙壁背对着外面。不远处,黑衣女子端着饭菜有些无奈地看着她叹气。照顾小孩子永远都是一件辛苦的事情,特别是当这个小孩子还对你不太友好的时候。如果是面对寻常人,可以讲道理,可以威胁,可以恐吓,但是面对一个三岁的孩子,很可能你说破了嘴皮子她却听不懂你再说什么。更不能打她骂她,若是弄哭了,小姑娘一哭起来,被迫必须每天跟她同在一个房间是个时辰以上的黑衣女子觉得自己很可能被那哭声弄疯。

宫驭宸推门进来就看到这一幕,挑眉道:“这是怎么了?”

“阁主。”黑衣女子转身行礼,有些无奈地看了夭夭的背影一眼,“小小姐不肯吃饭。”

宫驭宸身手接过了她手中的饭菜,挥挥手道:“你先下去吧,我来。”

黑衣女子有些怀疑地看了一眼宫驭宸,不是她想要质疑无所不能的阁主,而是...给孩子喂饭这种温情脉脉的事情,真的适合阁主么?

虽然心里吐槽着,黑衣女子还是只得恭顺地退了下去。

宫驭宸走到软榻边坐下,随手将手中的饭菜放到了身边的桌上,笑道:“小丫头,又怎么了?为什么不吃饭?”

夭夭背对着他不理不睬。

宫驭宸挑眉,伸手拎过小姑娘与自己面对面。就看到小姑娘睁着一双通红的大眼睛怒瞪着他,“啧啧,这又是怎么了?难道宫九欺负你了?这么漂亮的眼睛哭成了兔子可不好看。”

“大坏蛋!我要娘亲!”夭夭呜哇一声大哭起来。

宫驭宸皱眉,有些为难,“小丫头,你娘亲可没有你这么好抓。这个有点难办啊。”

“哇!大坏蛋!我要娘亲!娘亲!”许久没有见到娘亲,连唯一陪在自己身边的阿峤哥哥都不见了。这么多天之后,夭夭小朋友终于爆发了。宫驭宸忍不住抬手揉了揉没震得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嘘,小丫头,你可真能哭。小心哭成小哑巴。”

夭夭哪里肯理他,直接扑进宫驭宸怀里拳打脚踢。宫驭宸无奈,只得伸手握住了她的两只小手。虽然说小孩子也打不了多痛,但是万一让这两只小手在他脸上抓上两下,他可又得戴面具出门了。

夭夭见打不到坏人,更加着急起来,哭得更加伤心了。

宫驭宸抱着怀里的小娃娃连连叹气,“早知道你这小丫头这么麻烦,就该抓你哥哥才对。”

闻言,哭声窒了一窒,夭夭睁着一双水眸瞪着他。宫驭宸笑眯眯道:“好吧,不抓你哥哥,还是夭夭更可爱一点。你乖乖的,过些日子我就带你去见你爹娘怎么样?”夭夭轻哼,“大坏蛋,骗子!”

宫驭宸挑眉,“你再闹我就把你一个人关在这里,让你永远也见不了你娘了。还有你那个阿峤哥哥,他现在还没吃饭呢。”

夭夭眨了眨眼睛,“阿峤哥哥不吃饭么?”

宫驭宸轻哼一声,道:“每天都是你先出了我才会让人给他送饭。你若是少吃一顿,他就陪着你饿一顿。可怜他还受着伤呢,不知道会不会饿死......”

夭夭明亮的大眼睛有些游移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撅着小嘴委屈地道:“吃饭。”

宫驭宸挑眉,笑容可掬地看着她,“哦?以后会乖乖吃饭么?”

“吃饭。”

“以后每天都要好好吃?”

“吃饭!”夭夭怒叫。

宫驭宸点点头,摸摸她的小发髻道:“这才是乖孩子。来,咱们吃饭。”

说着就将夭夭抱进怀里,回头端起旁边的碗筷要喂饭。

黑衣女子担心的一幕并没有发生,宫驭宸给孩子喂饭的姿势虽然撑不上十分的高明却也还算标准和熟练。夭夭被他一口一口的喂着饭菜,不一会儿就吃饱了。

“阿峤哥哥,饭饭!”刚吃完,夭夭就迫不及待地催促道。

宫驭宸无奈,“真是没良心的小丫头,本座还没吃饭呢。”虽然这么说,却还是换了人进来吩咐给商峤送饭过去。进来的黑衣女子看看旁边明显已经吃了不少的饭菜,在看看坐在宫驭宸怀里怒目圆瞪的小姑娘,眼底闪过一丝诧异,恭声应了。

刚刚被人家喂完饭,夭夭也不好意思闹了。或者说...闹累了。侧首看看坐在一边也不说话不知道在想写什么的宫驭宸,夭夭有些无聊地戳了戳他。宫驭宸侧首看她,挑起了一边剑眉。

夭夭扬起小脸望着他,“大坏蛋,你别做大坏蛋了好不好?”

闻言,宫驭宸饶有兴致地低头捏了捏她的小脸道:“哦?我要怎么不做大坏蛋?”

夭夭道:“我们去找娘亲,跟娘亲说你不做大坏蛋了。娘亲和爹爹就不会揍你了。”

宫驭宸冷笑,捏着她粉嫩的小腮帮拉了拉,道:“你现在还在我手里呢,你爹揍我之前我可以先揍你。”

夭夭被捏着脸蛋呜呜哇哇连话都说不真切了,宫驭宸只好放开,夭夭大声道:“我爹爹最厉害!”

宫驭宸笑道:“不如这样,你别回去了。跟着本座去做个小坏蛋好不好?”

夭夭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给他,“夭夭是好孩子,夭夭才不是小坏蛋!”

宫驭宸道:“没关系,我不嫌弃你。等你跟着我久了,咱们就可以一起我做大坏蛋,你做小坏蛋了。”

“夭夭是好孩子!”夭夭坚定地道。

宫驭宸轻抚着她的发丝,唇边勾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真是个傻孩子,这世上...哪儿有人一开始就是大坏蛋啊。”夭夭眨了眨眼睛,有些是懂非懂,“你也做过好孩子么?”

宫驭宸笑道:“我当然也做过好孩子。”

“神马时候?”夭夭十分好奇,大坏蛋看起来就像个坏蛋。

宫驭宸伸手闭了闭她的身高,笑道:“大概就是向你这么大的时候吧。”

夭夭想了想,伸手摸摸他道:“真可怜,你怎么就长坏了了呢。我就不会长坏。”

宫驭宸冷笑,“哦?你不会长坏?那咱们试试看。从今天开始,你就跟着本座学着做小坏蛋吧。”

“才不要。”

“不要我就捏死你的阿峤哥哥。”

“坏蛋!”夭夭大怒,扑向宫驭宸,狠狠地一口咬向他的手背。担心她掉下矮榻去,宫驭宸只得伸手接住了她扑过来的小身子,一口小牙撞上了宫驭宸的手臂,人没咬着,牙撞痛了,捂着小嘴呜呜叫。

歪斜在宫驭宸怀中的夭夭,一块小巧的玉佩从夭夭脖子上滑了出来。宫驭宸眼神微闪,抬手接在了手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