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玉坠/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坏蛋!夭夭的!”夭夭不高兴地叫道。这是祖母给她带上的,祖母还说要好好保管不可以丢掉了

宫驭宸握着手中的玉坠微微眯眼,“这是你的?”

夭夭哼哼两声表示不满。宫驭宸皱眉,“好像在哪儿见过?”

“我哒!”夭夭不满地道。

宫驭宸再次唤来了黑衣女子,“这块玉坠是她身上的?”夭夭身上也有不少饰品,而且件件都是精品,不过却是水阁的人准备的。黑衣女子看了一眼点头道:“回阁主,这玉坠是一直挂在夭夭小小姐的脖子上的。小小姐不肯取下来,属下也就没有在意。”

宫驭宸点点头,拿着玉佩站起身来道:“好好照顾他,本座有事。”

“是,阁主。”

看着宫驭宸拿着玉佩要走,夭夭怒了,“大坏蛋,夭夭的玉玉!”

宫驭宸回眸一笑,扬了扬手中的玉坠道:“白吃白喝本座这么多天,这个就当是饭钱了。”人小力微,夭夭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宫驭宸拿着自己的玉坠扬长而去。

“果然、不是好蛋!”

旁边的黑衣女子一脸黑线,以阁主往常的脾气,如今对待这小姑娘的模样简直称得上是圣人了。还有,好蛋是什么蛋?

紫霄殿的人得到的消息并不准确,夭夭其实就在金陵城中。只是,夭夭所在的地方是在金陵城中一座府邸地底下的密室里。飞飞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透过厚厚的地底和重重石门以及蜿蜒的走道找到自己的小主人。

穿过一道一道的暗门,宫驭宸出现在了一个素雅的书房里。

“阁主。”书房里,早有人在等着了。

宫驭宸随手将手中的玉佩扔给他,沉声道:“去查查,这块玉佩什么来历。”

黑衣男子连忙将玉坠接在手中,仔细看了看,有些疑惑地道:“阁主,这玉坠有什么问题么?”玉佩的质量不错,雕工也不错。似乎并没有别的什么特别之处。宫驭宸皱眉道:“本座觉得这个玉坠有点眼熟,但是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

“属下明白,立刻去办。”虽然不知道阁主查一块玉坠的来历做什么,但是既然阁主吩咐了他们自然要去办到。

“尽快。”宫驭宸沉声道。

“是。”

三日后,幽州卫再下一城。金陵最后的防线被攻破,所有的守军全部退守金陵皇城。几十万幽州军与辰州军兵临城下,直指皇城。

金陵城中,权贵众臣们人心惶惶。有人誓死守城,有人暗中盘算着弃暗投明。整个皇城都笼罩在一种低沉衙役有仿佛十分浮躁的气氛之中。

春风阁

紫嫣坐在二楼的美人靠边上,低头望着楼下喧闹的大堂,唇边勾起一丝嘲讽的笑容。即便是在现在这个时候,这些王孙公子依然还不忘饮酒作乐。就算有朝一日龙椅上换了人做,他们这些世家权贵也未必就会受到影响。忠君报国?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紫嫣站起身来,漫步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房间里一个穿着春风阁中最寻常的仆役衣衫的男子正站在房间里等着她。紫嫣淡定地开口问道:“郡主有什么吩咐?”男子转过身看向紫嫣,沉声道:“水阁中人现在绝大部分应该都已经聚集在金陵城中,郡主要你千万小心。”

紫嫣点点头,含笑道:“我知道,请郡主尽管放心便是了。另外,水阁阁主现在的下落也查出来了,他应该是在礼部右侍郎府。”

男子凝眉,“这么容易就查出来了?会不会有诈?”他们之前利用阿白跟踪宫七,也只能确定对方是进了金陵城而已。跟得太紧被发现了反倒是得不偿失。却没想到紫嫣这么快就能够查清楚。

紫嫣摇头道:“宫驭宸这次并没有掩饰,他之前以礼部右侍郎的身份进宫见过萧千夜,被我们的人看到了。”他们的人自然不会去监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礼部侍郎,但是萧千夜却是他们重点监控的对象。宫驭宸偏偏还盯着一张跟礼部右侍郎截然不同,却跟念远一模一样的脸进宫去,显然是根本没打算隐藏身份。

“这么说,礼部右侍郎是宫驭宸的人?”男子沉声道。一个江湖组织的首领,竟然可以将手升向朝廷二三品的大员,并让他们为他所用,这个水阁果然是不简单。

提起这个,紫嫣也跟着叹了口气。道:“若不是因为这个礼部右侍郎,咱们只怕还想不到去查这些。礼部右侍郎并不是被宫驭宸收买的,他本身就是水阁的人。不然以他一个寒门学子的身份,怎么可能才三十七八岁就爬上了礼部右侍郎的位置。而且有着跟他一样的身份的人并不在少数,只不过这其中,这位礼部侍郎算是最出类拔萃的罢了。”

闻言,男子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难怪公子如此忌惮这位水阁阁主,如果他们没有查到这些事情的话,就算最后公子杀了水阁阁主,他隐藏在朝中的那些棋子只怕也会造成不小的破坏,“可有详细的名单?”

紫嫣摇了摇头,“有几个怀疑的,但是还需要时间证实。”查证这些事情需要不少的时间,这才短短几天紫嫣能够筛选出几个值得怀疑的名单就已经很不错了。

“那就辛苦姑娘了,尽快。”男子道。

紫嫣浅笑道:“请郡主和卫公子放心便是。另外,这些日子金陵各大世家暗地里也小动作不断,还请郡主和卫公子千万小心。”

黑衣男子点头道:“我会转告郡主和公子的。”

紫嫣走到一边的梳妆镜前,伸手在桌上的铜镜背后拨动了几下,咔的一声轻响,梳妆镜往一边一开,露出了空荡荡的墙壁。紫嫣蹲下身在墙壁上轻轻叩了几下,墙壁被打开一个小小的空间,紫嫣从里面取出几封火漆封印的信函递给他道:“别的没什么事了,你先回去吧。”

黑衣男子看也没有看一眼,直接将信函收起点头道:“在下告辞,姑娘千万小心。”紫嫣含笑点头,“慢走不送。”

等到男子离开之后,才有一个小丫头进来禀告道:“姑娘,朱家三公子来了。”

紫嫣嫣然一笑,“朱三?高义侯府的那位?”

小丫头点点头,道:“朱三公子点名了要见姑娘。”这几年,因为楼心月的退隐,紫嫣俨然成为金陵城中新的一代名妓。虽然几年间不断有更加年轻美丽的女子冒出来,但是因为有春风阁在,而紫嫣有可以算得上是春风阁真正当家做主的人,紫嫣的名声也并没有被那些后辈压了下去。依然还是金陵城中的名门公子纨绔子弟们追捧的对象。

紫嫣勾唇一笑道:“也好,这个时候还能来春风阁,想来高义侯府也是信心满满了。请朱三公子上来吧。”

“是,姑娘。”小丫头抿唇一笑,转身而去。

御书房里,坐着一群神色各异的人。萧千夜坐在龙椅上,看着底下的众人没说话。殿中的人明显分为两边,一边是以韩敏和周襄为首的一众文官。而另一边就相对复杂了许多,为首的是前些日子刚刚打了败仗的鄂国公元春,再往后却坐着一个谁都不认识的青年男子,青年男子的下首坐着的人倒是认识,前些日子从云都临阵脱逃的南宫怀。再往后才是一些武将之类的人物。

如果不是现在情况特殊,鄂国公这些日子只怕早就被这些文官喷的无颜见人了。更不用说像此时这般还能跟他们坐在一起议事。至于南宫怀,从一开始萧千夜要将南宫怀从天牢中放出来,其实就有很多人不同意。之后南宫怀除了一开始沾了一点上方以外,根本没有任何战果,最后甚至临阵脱逃。在这些文官的眼中,更加觉得当初南宫怀被关进天牢是罪有应得,果然只是一个浪得虚名的伪君子罢了!

如此情况下,双方见面场面自然称不上和睦。

萧千夜看了众人一眼,沉声道:“好了,不管之前怎么样,如今燕逆兵临城下,各位该想的是如何联手抗敌,而不是计较过往的那些琐事。明白么?”犹豫了一下,周襄等人还是齐声硬是,虽然迂腐,但是他们总算也还不是完全不知道轻重不顾全大局的人。不管对这些人再怎么不满,也要等到打退了叛军再说吧。只是……

“陛下,不知到这位公子是?”韩敏盯着宫驭宸问道,总觉得宫驭宸的样貌有些眼熟,却想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这也不怪韩敏记性不好,他被先帝流放了几十年,也只有刚回来的时候见过念远一次罢了。不久之后念远就离开了金陵往北方去了。而且,两人虽然面貌相似但是神态气质差别太大了,只怕就是大光明寺的高僧们也没有几个敢一口咬定这是一个人吧。

宫驭宸含笑道:“在下,宫驭宸。”

众人都是一愣,绝大多数人根本就没有听过这个名字。毕竟,水阁再厉害也只是一个江湖组织,水阁阁主的身份更不是一般人能知道的。萧千夜韩敏等人自然知道,但是同样的,韩敏周襄也知道萧千夜被宫驭宸给坑过好几次。这样的人…能信?

两个老者都齐齐以怀疑的目光看向萧千夜。萧千夜偏了一下头避了过去。他不是不知道宫驭宸不可信,而是现在这个时候除了相信宫驭宸他也没有别的法子了。叹了口气,萧千夜道:“之前的事情一笔勾销,朕希望现下诸位能够同心协力,共度难关。”

“是,陛下。”

萧千夜满意地点了点头,继续道:“守城的事情就交给鄂国公和…楚国公了。”顿了一下,萧千夜还是选择了这样一个称呼来叫南宫怀。虽然自己也觉得膈应,但是如果真的能够打退燕王的话,就算真的再封他一个国公也没什么。

鄂国公点点头,沉声道:“老臣遵旨。”

萧千夜道:“军中的事情交给两位朕放心,只是城中的事情不知各位还有什么高见?”

宫驭宸淡淡笑道:“启禀陛下,以在下之间陛下现在最需要防备的只怕不是城外的幽州军,而是城中的一些人。”萧千夜微微眯眼,“怎么说?”萧千夜笑道:“在座的各位自然都是忠君爱国的仁义之辈。但是…却也不能否则这皇城中还有更多的墙头草吧?如今幽州军大军压境,若是有人……”

宫驭宸的话没说完,但是他的意思确实所有人都明白了的。萧千夜脸色阴沉,咬牙点头道:“宫阁主说得不错!”这一点他倒是不担心宫驭宸挑拨离间,因为他心里清楚坏着这样的想法的人如今在金陵城中只怕不是少数。

“宫阁主可有什么办法?”

宫驭宸抚掌笑道:“很简单,请陛下将各家家主以及成材的子弟招入宫中暂住一些时日便是。”

“宫阁主是想要软禁这些人?”周襄皱眉,对于宫驭宸这样的江湖中人,以及江湖中人的诡道并不十分看得上眼。宫驭宸笑道:“权宜之计而已。如果咱们能够守住皇城这这些人自然没事,但是万一咱们在城上守城,城下却有人开门请贼入门,那该如何是好?万一城门失守,还可以退守皇宫,这些人暂住在皇宫里,也免得他们死在乱军之中不是么?”

周襄沉默地不在开口,虽然不喜欢宫驭宸的做法,但是他也想不到更好的法子。一旦燕王破城,他和韩敏这样的人是必死无疑的。既然如此,与其看着那些人出卖他们谋求自己的荣华富贵,还不如到时候一起为陛下的江山陪葬!

“鄂国公怎么看?”宫驭宸笑容可掬地侧首看着坐在自己右手边的鄂国公。

鄂国公神色默然,沉声道:“老夫没有意见。”

“鄂国公果然深明大义。”宫驭宸笑道。

鄂国公眼神有些复杂地看了宫驭宸一眼,宫驭宸坦然一笑并不在意他打量的目光。

鄂国公对于宫驭宸知道的却比萧千夜等人还要多一些。鄂国公夫人笃行佛教,以为自己的丈夫一生杀孽过重,经常去为丈夫祈福。鄂国公夫妇鹣鲽情深,陪着一起去大光明寺的时候自然也见过念远几次。

另外,宫驭宸和卫君陌之间的恩怨鄂国公也是略有耳闻的。至于友情提供的人,自然就是当初奉命护送鄂国公离开辰州的简秋阳了。再讲宫驭宸的身份联系到念远身上,鄂国公面对宫驭宸也就只剩下了满满的防备和怀疑。只是…看了一眼龙椅上双眸带着血丝,神情亢奋的萧千夜,鄂国公只得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出了御书房,宫驭宸心情愉悦地追上了鄂国公。比起心情凝重的一众臣子,宫驭宸的心情可以说得上是轻松写意了。宫驭宸深深觉得自己当初选择去燕王身边简直就是个错误的决定。若是当初没坑萧千夜,直接留在萧千夜身边帮他削藩多方便啊。萧千夜那么好忽悠,一个偌大的帝国支援可以任由他调用。哪里会向在燕王身边劳心劳力最后还半途而废?

不过这也只是想想而已,如果当初留在萧千夜身边只怕也不会太顺。朝中那些老不死根本看不起他这样来历不明的江湖中人,暗地里做个幕僚还好说,想要光明正大的站在朝堂上,除非他把那些老不死的给宰了。

“鄂国公,留步。”

鄂国公回头,淡淡地看了宫驭宸一眼道:“念远大师有何指教?”

宫驭宸俊雅的容颜上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挑眉道:“鄂国公好眼力啊。陛下说的不错,现在咱们都是一条船上的人,国公何必对在下如此防备。在下只是…有一些东西想要送给国公而已。”说着,宫驭宸取出一卷纸卷递了过去。鄂国公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还是接了过来打开一看顿时一愣。良久才道:“大师好才华。”那是一卷金陵皇城的布防图,以鄂国公的眼力自然一眼就能够看出这份图纸的价值。

宫驭宸也不隐瞒,叹气道:“这原本…是打算给燕王殿下用的呢。在下辛苦研究了两年,倒是有些可惜了…。”

鄂国公道:“善变之人必无信义,宫阁主可知?”

宫驭宸微笑,“在下相信国公是聪明人。而且,就算陛下知道了我的身份,您觉得他现在还会跟我闹翻么?”鄂国公深深地望了他一眼,拱手说了声告辞转身离去。

宫驭宸含笑看着鄂国公朝着内宫的方向而去,想必是去见皇后去了。面上露出一丝冷笑,信义?那是什么东西?

“你真的觉得金陵还能守得住?”身后,南宫怀沉声问道。

宫驭宸笑道:“楚国公何必想那么多,如今除了这金陵,天下之大哪里还有你的容身之地?只要一出金陵,你立刻就会被紫霄殿的人追杀。哦…或许在金陵城里也不太安全呢,毕竟,紫霄殿的杀手可是无孔不入啊。所以,待在军中是最安全的不是么?”

南宫怀眼底闪过一丝愤怒,我被弄得没有容身之地还不是你害得!

宫驭宸肆然一笑,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道:“别怕,只要这次你我都能或者离开金陵,我保证紫霄殿的人一辈子也找不到你。如何?”

南宫怀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他不是相信宫驭宸,而是跟萧千夜一样,除了相信宫驭宸他没有别的选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