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1、傻的人是她自己/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陵城外,几十万大军兵临城下。金陵城上,守护皇城的士兵同样披甲持戈严阵以待。

仿佛连老天都知道这样君臣叔侄兵戎相见的惨剧,一团团厚重的乌云覆盖了金陵上方的天空,让人深刻的感觉到什么叫做“黑云压城城欲摧”。

南宫墨骑着马站在卫君陌身边,他们都没有站在大军的后方并没有参与攻城,只是远远的看着前方两军对垒的局面。

“攻得下来么?”南宫墨看着城楼上的守军,皱眉问道。

卫君陌淡淡道:“难。”

南宫墨点头,她也这么觉得。金陵毕竟是皇城,城池之坚固高大不是别的地方能够比拟的。当然,这也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是已经到了这个时候,城上的守军依然还军容整齐,显然萧千夜并没有惊慌失措。被逼到这个地步,若是城中的守军众志成城,拼死守城,他们想要攻下金陵城也没那么容易。

“你真的不去?”南宫墨挑眉道:“舅舅可是有些生气呢。”燕王自然是希望卫君陌能够亲自率兵夺下这个旷世功勋,但是卫君陌却显然对此并无兴趣。燕王这么希望不仅仅是因为信任宠爱外甥,更有大局上的考量。无论哪个将军率先攻入金陵,将来都必定是一等一的功臣。万一萧千炽三兄弟哪一个走狗屎运率先攻进去了,那将来另外的两兄弟就不好看了。如果是萧千炽还好,万一是萧千炜,只怕萧千炽这个世子之位是真的坐不稳了。

譬如李唐开国之时,太子李建成当真是不学无术的无能之辈么?不是。跟唐太宗相比所差的,并非才智,也不是手下无能人,只是军功而已。燕王想必也不想自己的儿子将来再弄出一个玄武门之变吧?

卫君陌摇头,“不去,先等着。”

等什么?

很快就知道等什么了。

一个穿着寻常百姓服饰的男子被侍卫带到了两人跟前。只看了一眼南宫墨便知这人不是普通人,对方显然也并不是故意想要隐瞒,十分干脆地奉上了一封信函,“见过卫公子,星城郡主。”

卫君陌冷然地扫了他一眼,“宫驭宸想说什么。”

对方一愣,很快便笑道:“卫公子果然厉害,阁主想说的事情都在信中,请两位过目。”南宫墨接过信封打开,里面的内容并不怎么新奇,两人心中多少都有些数。宫驭宸要求的自然就是南宫墨和卫君陌两人不得参与攻城之战。

南宫墨挑了挑修眉,转手将信函递给了卫君陌。卫君陌只是看了一眼便道:“知道了。”

“卫公子的意思是……”对方显然没想到两人竟然会答应的如此爽快,一时大傲世有些愣住了。卫君陌神色冷漠地看着他,“我说知道了,不想走?”男子这才回过神来,心中一跳连忙道:“多谢卫公子,在下告退。”

其实这种给敌方送信的活儿,差不多都是在冒着生命危险做的了。既然人家根本没打算对他出手,此时不走更待何时?若是卫君陌改变了主意,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南宫墨叹了口气,道:“原来你是在等这个?”

卫君陌淡淡道:“宫驭宸既然想要拖时间,怎么会什么都不做。”

南宫墨笑道:“只是不知道如果宫驭宸知道你根本不想参与这场仗,会是什么表情?”

卫君陌道:“他还是会写这封信。”宫驭宸够聪明够厉害,论智谋绝不输给卫君陌。但是唯一不同的是他不会相信卫君陌真的对攻下皇城的偌大功劳不动心。即便是这个功劳会带来一些不好的危险,在宫驭宸眼中那也是利大于弊的。

南宫墨点点头,想来也是。只是…“现在大家都忙着,咱们就这么闲着是不是不太好?”凡是不能太过的特立独行了。卫君陌并不在意,“他们能够理解的。”南宫墨侧首朝前方的战场看了一眼,不由莞尔:少了一个人强有力的竞争者,必须能够理解啊。

“咱们现在干什么?”南宫墨问道。

卫君陌道:“找夭夭。既然宫驭宸想把赌注都压在金陵。想必…外面的势力是不想要了。那我们就替他解决调吧。”

南宫墨清丽的容颜上闪现一丝笑意,“说的不错,不过水阁的人只怕十之八九现在都在金陵。”不过这指的是有战力的例如水阁杀手侍卫之类的。但是例如那些开在各地的铺子,安插的眼线之类的,宫驭宸可没有办法一下子搬到金陵去。此战之后,无论是什么结果宫驭宸这个名字在中原以后都无法立足了。除非他再换一个名字。既然如此,不如他们动手帮他解决掉一把群的累赘?

“你们两个倒是清闲。”南宫绪策马走过来,看了看站在这边围观的两个人淡淡道。

南宫绪之前留在云都善后,倒是比大军晚了一些感到金陵。不管怎么说总算是赶上了攻打金陵的战役。南宫墨和卫君陌不需要这个功劳,但是南宫绪既然已经从军,军功自然是不可或缺的东西。

南宫墨嫣然一笑道:“大哥,你怎么有空来这儿?”

南宫绪道:“今天只是试探,燕王令我负责攻打西门。”

南宫墨点头,“是怎么安排的?”

南宫绪道:“陈将军攻打东门,薛江军打北门,萧家三位公子一起打南门,我负责西门。”

南宫墨思索了片刻,点了点头。燕王这个安排算是相当妥当了。薛陈两位将军自然是各领一路,南宫绪虽然资历略低,但是他毕竟是辰州军卫君陌以下的最高统领,而且以他的年纪,战功已经颇为不俗。萧家三位公子联手负责一处,既是因为他们年龄资历和战功相对较弱。也杜绝了三人以后互相攀比的可能。只是,南宫墨有些怀疑,之前将萧千炯从宁王那边拎回来到底对不对?说不定,让萧千炯跟着宁王要比掺和着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要好得多。

仿佛知道南宫墨在想些什么,卫君陌握住她的手淡淡道:“无瑕,这些事情与你我无关。他不可能逃避一辈子。”等到金陵城破,对许多人来说才是一个真正的开始。

南宫墨淡淡一笑,点了点头。

南宫绪听了他的话微微皱了下眉便跟着放开了,卫君陌问道:“守军如何?”

南宫绪道:“似乎刚刚调整过防御,负责守城的应该是个高手。”金陵皇城的守御,南宫绪也是研究过的,“方才东门那边试探着打了一下,守军非常厉害,被挡了回来。”

卫君陌点点头道:“现在守城的应该是鄂国公,南宫怀,还有宫驭宸。”

南宫绪一惊,他来得晚,回来的时候念远已经不在了。军中众人对这事也是一副讳莫如深的态度,南宫绪只是听长风公子闲聊的时候说了几句。因为之前的事情,他对于念远的身份倒是不怎么意外。但是也是因为之前折腾过念远,他也知道念远的能力如何。这三个人联手守城…这金陵皇城说是固若金汤也不为过。

不过,两军交锋防守的一方是不占优势的。现如今幽州军可以说已经取得了全面的胜利,区区一个金陵城,就算是磨也能给他磨下来,慢慢来吧,不着急。

南宫墨笑道:“祝大哥旗开得胜。”

南宫绪淡然一笑道:“放心。”

不必卫君陌和南宫墨开口,南宫绪都能想到为什么卫君陌不参与这场攻城之战。既然卫君陌参与不了,那么…属于辰州军应有的功劳他就必须帮着夺回来。金陵城如果由卫君陌亲自打开了,那会被所有人忌惮。但是如果是由辰州军打开的,那只会增加众人对辰州军的看重。辰州军毕竟是一支新军,必须要有足够出色的战功才能够自立。至于功高震主什么的,还远没有到那个份上。

金陵城头上每日厮杀声不断,城中百姓纷纷躲在家里,如果没有必要的事情鲜少在街上走动。值得庆幸的是,在鄂国公和南宫怀的严防死守之下,金陵皇城依然稳固,并没有因为幽州军的声势浩大而有所动摇。金陵皇城中的文人世子更是高谈阔论议论纷纷,不过大多数都是抨击燕王谋逆的。一时间无数的诗词歌赋,文章策论横空出世,恨不得将燕王骂的狗血淋头。这些文章甚至还有不少传到了金陵城外的幽州军中。燕王看了一眼,便轻哼一声扔到一边弃之不理。

紫嫣面带轻纱,坐在一家茶楼的厢房里,一边听着从外面传来的高谈阔论,一边翻看着手里的文章。看到有趣之处不由得低笑出生。站在她身边的小丫头有些无奈,“姑娘,您怎么还笑得出来?”这些文章可都是骂燕王殿下的,其中还有不少连带着公子和郡主的。这些书生最是讨厌,就只会写几笔酸溜溜的文章,张嘴就是什么忠孝节义,也不见他们哪一个爬上城楼去帮着守军守城的。果然是百无一用是书生!

紫嫣弹了弹手中的文章放到一边道:“突然这么热闹,你觉得是这些人突然迸发了忠君爱国的心思么?”

小丫头翻着白眼道:“我当然知道不是了,定然是有人在暗中煽动。不过,这些人就不怕等到燕王殿下赢了之后他们要倒大霉么?”

紫嫣喝了口茶,淡淡道:“这些人只怕是觉得,又不是他们一个人再骂。到时候燕王总不能把所有人都给砍了吧?俗话不是说了么,法不责众。”

小丫头吐了吐舌头道:“那可不一定,我听说当年先帝在位的时候,最厉害的时候满朝文武都能杀掉一大半呢。”燕王可是性格最肖先帝的人,法不责众这种事情在他眼里根本不存在吧。最过分的是…“居然敢骂公子和郡主,回头我让人去弄死那几个嘴坏的!”

虽然他们只是紫霄殿收集和传递情报的地方,武力并不如何出众。但是要悄无声息地弄死几个酸儒还是没问题的。

紫嫣淡淡瞥了她一眼道:“休得胡闹,这短时间城中有不少水阁的人,咱们不是对手,还是低调一些的好。”

小丫头想了想,也只能无精打采的点头。最近城中突然出现了很多水阁高手,他们这些人也只得小心翼翼的夹紧了尾巴做人。公子和郡主不在,殿中的一流高手也不在,他们几个小虾米可没有本钱和水阁阁主硬碰硬。

紫嫣往窗外看了一眼,往日里金陵皇城的大街上总是人声鼎沸,如今街上虽然说不上是寂然无声,却也一眼可以看得出至少少了七八成的人。还敢在外面走的,除了确实是有事的意外也就是那些有些家世第底气的人了。幽幽叹了口气,紫嫣道:“城楼的布防咱们是接触不到了,礼部右侍郎府和皇宫那面一定要好好的盯牢了。剩下的人,都不要在轻举妄动了。”

他们也想过探查一下皇城的防御,可惜好几次都折戟而归。甚至险些暴露了自己的行踪,公子和郡主信中也说了不可勉强。紫嫣也只得放弃了。

“姑娘放心便是。”

紫嫣点点头,“也没什么新鲜好听的,咱们回去吧。”

“是,姑娘。”

紫嫣起身,走到门口刚要开门,厢房的们却被人从外面推开了。一个仆役模样的男子闪身进来低声道:“姑娘请暂且稍等。”紫嫣凝眉,“怎么了?”

男子关上门,低声道:“外面来了一个人,可能是水阁阁主。”

闻言,紫嫣心中也是一凛,“你没看错?”

男子摇摇头,“虽然没见过水阁阁主,但是,跟在他身边的几个人都是水阁众人,不会认错的。”

紫嫣叹了口气,点点头转身做了回去。宫驭宸该不会是冲着她们来的吧?想着这些天她们做的事情,紫嫣心中略有几分不安地想着。

宫驭宸悠然地坐在窗口听着那些儒生骂娘,既不参与也不评论。那些儒生虽然说的兴致高昂却也有几分眼色,宫驭宸无论是衣着打扮还是神情气质,抑或者他身后站着的几个人都不像是好惹的模样。

宫驭宸端起茶杯眯了一口,极品的好茶让他眉宇更加放松了几分。

对于周襄韩敏这几个老头子搞出来的这些东西,宫驭宸并不怎么看好,他并不认为燕王会是一个被外界的言论所左右的人。不过也没有阻止,读书人在大夏朝廷上占据着极为重要的位置,如果这些人都跟燕王作对,就算不能对燕王有什么实质的伤害,给他添添堵也是可以的。

“阁主。”宫七从楼下上来,走到宫驭宸身边低声道。

宫驭宸挑眉,“怎么?”

宫七低声道:“朱家那边有动作。”

“哦?”宫驭宸并不意外,淡淡问道:“朱家那老头想要干什么?”

宫七低声道:“高义侯收到朱初瑜的密信之后就一直犹豫不决,如今幽州军兵临城下,想必他终于做了决定。朱家那老头听说皇帝打算招他们入宫的消息,正在暗中联络几个世家……”

宫驭宸轻哼一声,“萧千夜那个废物!一点小事都做不好。”

宫七道:“想必萧千夜还指望着这些世家出钱出粮呢。”连续打了几年败仗,如今金陵皇城中最富有的不是国库而是这些世家的私库。宫驭宸思索了片刻,淡淡道:“派人盯着他们,别的不用管。只要别让他们坏了本座的事就行了。萧千夜那里也提醒一下,连自己的老丈人都拉拢不住,活该被燕王逼到这个地步。”

“是,阁主。”宫七点头道。想了想,宫七问道:“阁主可要警告一下朱初瑜?”

对于朱初瑜,宫七这两年还是熟悉的。确实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只可惜…太过自以为聪明人。明知道阁主在金陵,还敢拆他们的台,显然是阁主这几年对朱初瑜太过宽厚了。

宫驭宸摸着下巴思索了片刻,摇头道:“朱初瑜那女人,可怜聪明一世,本座只怕她要竹篮打水一场空。”就算朱初瑜真的能帮燕王兵不血刃的拿下金陵,以燕王的性格只会对她更忌惮,绝不会对她更看重。哪怕将来燕王真的打算立萧千炜了,朱初瑜那女人也没命当上皇后。以燕王的精明可不会真的放任儿媳妇骑在自己儿子的头上。

燕王为什么看重南宫墨,无论南宫墨再怎么厉害都依然喜爱如故?因为燕王看得明白,南宫墨对卫君陌的感情是真的,南宫墨没有野心。无论南宫墨再出色耀眼,她和卫君陌的利益永远都是一致的。她永远不会为了自己的权势和野心做出对卫君陌不利的事情。朱初瑜若是一开始就能够做到这一点,未尝不能成为第二个南宫墨,可惜…那个女人的野心太大了,有偏偏觉得全世界的人都比她傻。殊不知,在真正的聪明人眼里,傻的人是她自己。

“难道就这么放过她?”宫七忍不住道。

宫驭宸挑眉笑道:“留着她比杀了她更有用,好歹也是本座养了好几年的。你好好看着,有她在,呵呵…燕王府那一家子太平不了。”

宫七想了想这几年朱初瑜的总总,这才恍然大悟,“阁主英明。”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饶。警告一下还是有必要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