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3、入宫为质/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宫里,虽然这几天守城还算顺利,但是萧千夜的心情依然不太好。他心里也清楚,被动的防守永远都不可能长久,只是看他们能够坚持到什么时候罢了。瞥了一眼坐在一边悠闲喝茶的宫驭宸,萧千夜咬牙道:“宫阁主,你手下的人不是很厉害么?难道就不能直接将燕王给……”

宫驭宸耸耸肩,“如果没有卫君陌,如果本座的武功还在的话可以试一试。”

萧千夜咬牙,这不是废话么?

“你当初为什么不直接杀了燕王!”萧千夜咬牙。宫驭宸挑眉,“杀了燕王对本座有什么好处?”萧千夜以为他蠢么?当初他若是直接杀了燕王,现在萧千夜会把他放在眼里?萧千夜之所以需要他,不就是因为燕王的存在么?

“那现在怎么办?难道咱们就这么等着金陵城破的那一天?”

宫驭宸含笑不语,金陵城破不破跟他有什么关系?这天下又不是他的。

见他如此,萧千夜心中暗恨却也不可奈何。只得换了个话题道:“听说你这几天在金陵城里到处抓人,是为了什么?”宫驭宸道:“本座仔细想了想,金陵城里那些个眼线探子什么的,还是清理干净比较好。免得到时候,陛下再在阴沟里翻船。”

“紫霄殿?”

宫驭宸托着下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本座也有些佩服陛下啊,金陵第一名妓,这样名声显赫的人物陛下竟然都不知道她的底细。你说这几年,这些人暗地里给卫君陌送了多少情报?”

萧千夜咬牙不语,脸色顿时也黑了下来,“抓住了么?”

宫驭宸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道:“不愧是星城郡主看重的人,那丫头倒是机敏,提前跑了。”半点也不觉得是自己打草惊蛇了。“原来水阁也不过如此。”萧千夜讥讽道。宫驭宸并不生气,“呵呵,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陛下倒是将她给本座找出来呀。”萧千夜轻哼一声,让人传令给应天府尹和五城兵马司。宫驭宸也不阻止,其实能不能抓到紫嫣对他来说并不是绝对的,他只是要毁掉紫霄殿在金陵的情报系统而已。偶尔几个漏网之鱼无关大局。

“本座听说,几个世家这些日子走动十分频繁呢。陛下当真不考虑一下本座的建议么?”宫驭宸旧事重提。萧千夜知道他说得是将各家家主暂时软禁在宫中的事情,微微皱眉道:“朝中的重臣倒是好说,就当留他们在宫中办公了。但是那些世家,沃恩还需要他们出钱粮。”

宫驭宸冷笑,“陛下现在还想要跟那些人打好关系?难道打好了关系城破了他们就肯跟你同生共死不投靠燕王了?只怕到时候骂你骂的最凶的就是这些人了吧?”萧千夜脸色僵硬,宫驭宸说得是事实。在这些世家大族的眼中,忠孝节义没有家族繁衍来的重要。

“至于钱粮,这个时候还不肯出钱出粮,不就是想要叛国么?这种人需要客气?”宫驭宸懒懒地道。

“这…”萧千夜低头思索着。

宫驭宸也不催他,淡定地饮着茶坐在一边。许久,才听到萧千夜的声音响起,“来人,传十大世家家主及府中嫡子进宫!朕有事相商。”

“是,陛下。”

见状,宫驭宸满意地点了点头。笑道:“这才对么,陛下,有的时候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萧千夜轻哼一声并不领情,只是盯着宫驭宸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宫驭宸把玩着手中的茶杯,微笑道:“我自然是想要帮陛下,如今咱们都是一条船上的人陛下还有什么不放心的?陛下放心,计算金陵城破了,本座也保证会让陛下看到一个满意的结局的。”

萧千夜闭了闭眼睛,点了点头。即便是不信任宫驭宸,他也想要赌一把。他绝对不能接收就这么将天下皇位拱手让给燕王,从此跪倒在燕王脚下摇尾乞怜的结局。

宫驭宸笑道:“陛下相信我就好。”

看着眼前有些失魂落魄地萧千夜,宫驭宸唇边勾起了一丝愉悦地笑容。这次真的没骗你啊,这个结局一点会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

此时,金陵几大世家中确实人心惶惶。谁也想不到这个时候萧千夜竟然会下令宣他们进宫。大家都是聪明人,这个宫门进去容易,但是想要出来只怕就难了。虽然有心拒绝,但是看到门口那一群虎视眈眈地侍卫,许多人也只能无可奈何地跟着走了。

皇权最不可抵抗的地方便是无人能比的武力。即便是几乎不将皇家放在眼中的世家大族,也只能以计谋玩弄权利,而没有人敢轻易去用武力碰撞。面对这种皇帝不管不顾直接派兵来请的时候,再多的想法也是空想了。

谢府

“谢侯,几位公子,请。”

谢家身份超然,派去请人的侍卫统领也不敢怠慢,依然十分的尊重。

“父亲…”

谢佩环站在谢老夫人身边,有些担心地看着父亲和几位兄长。虽然当年林贵妃临死前说了谢佩环可以自由婚配。但是这几年局势变幻莫测,一时间竟然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等到燕王起兵打起仗来,谢家就更不急着将自家姑娘嫁出去了。谢家至少还可以保全姑娘的安危,万一未来女婿卷入了皇帝和燕王的斗争,哪怕不卷入其中也难保不会被炮灰掉。那才是倒霉了。既然原本已经做好了孤独终身的打算,如今有了婚配的自由已经是意外之喜了。凭谢家的声望,说实话也不怕姑娘嫁不出去。

谢侯对着谢老夫人微微一揖,“儿子先进宫去了,府中还要劳烦母亲和夫人。”

谢侯夫人也知道谢侯这次进宫只怕不是什么好事,不由得红了眼睛微微点头,“老爷放心。”

谢老夫人一头鹤发,精神倒是还好。显然是个能得高寿的老人家。老人家点头道:“尽管放心,有我这老太婆在,府里不会有事的。你们父子叔侄进了宫也不必担心外面,照顾好自己便是。”

“多谢母亲。”

谢侯道,起身看了侍卫一眼,沉声道:“走吧。”

“谢侯请,各位公子请。”

谢家几位公子也纷纷上前跪拜谢老夫人拜别之后,跟在谢侯身后走了出去。

“祖母,父亲和兄长他们,真的不会有事么?”谢佩环有些担忧地望着谢老夫人,忍不住问道。谢老夫人微微叹了口气,“就算有事,咱们又能如何?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啊。”只要萧千夜还坐在那个位置上一天,他就是君。他又不是要杀人,只是要谢家人进宫去而已。若是谢侯不去,那才是真的给了皇帝把柄。违抗君命,死有余辜。

闻言,谢佩环清秀的容颜也不由得白了白,谢老夫人抬手握住孙女的手背拍了拍道:“怕什么,还不到那个时候呢。去跟你娘和嫂子们说,沉住气,好好看着家里就是了。有我这个老婆子在,谢家倒不了!”

“是,祖母。”谢佩环也知道现在不是惊慌的时候,很快便冷静了下来,神色端凝地点了点头应道。

见她如此,谢老夫人这才露出一丝满意的笑意。老妇人一身经历过太多太多的事情,这样的情况还不足以让她就此乱了阵脚。只是……“陛下这样做,只怕心中对能守住皇城也没报几分希望啊。”

谢佩环点点头,秀眉微蹙道:“若是守住了皇城还好,万一城破了,父亲他们……”皇帝突然招各家家主和子弟入宫,想必是怕他们生出异心与燕王里应外合。如果皇帝败了,若是性子软一点就此向燕王投降还好说。如果性子硬气一些,说不定就要拖着金陵各大世家的家主陪葬了。这样的事情,历史上也并非没有发生过。

谢老夫人抬手揉了揉眉心,道:“老身早年也曾见过当今几次,优柔少决断,逼急了却易走极端。他与燕王和卫公子的恩怨折腾了这么些年,只怕是难以善了。”

谢佩环也只能在心中暗自叹息。她虽然跟萧千夜交往的并不多,但是仅仅是那几次的交往就让她没有太好的映象。萧千夜软弱寡断不说,当初皇长孙的身份却又让他多了几分自以为是。更不用说其人喜走偏门,身为帝王虽然免不了阴谋诡计,争位需要阴谋,但是主政天下却须得靠阳谋。萧千夜立身不正,难怪容易被人带偏了。先帝一世英名,却没想到竟然会在继承人的问题上犯下如此大错。

希望所有人都能够平安吧。谢佩环望着门外的天空,有些茫然地想着。不期然地响起了许久未见的友人,如果在这里的是墨儿,一定不会向自己一样的手足无措吧?

金陵城外,南宫墨看着手中的信笺,秀眉紧锁。

“怎么了?”卫君陌从伸手搂住她,轻声问道。

南宫墨抬手将信笺递给她道:“我有些担心紫嫣他们,宫驭宸对城里的人动手了。”

卫君陌看了看,倒是并不怎么担忧,“不用太担心,他们应该没事。”

“嗯?”南宫墨挑眉,卫君陌道:“就算是宫驭宸,也不是无所不能。总是有一些地方是他想不到的。”南宫墨回头看他,“你早就知道宫驭宸会动手?”

卫君陌道:“并不意外,就像宫驭宸同样知道我会对他的人动手一样。”同样算得上是被舍弃的人,不同的是宫驭宸是真的毫不留情的抛弃了那些人,而卫君陌至少会提前替他们安排好退路。所有就算有损失,也不至于全无还手之力的遭人屠戮。

听他这么说,南宫墨也松了口气,道:“那就好。宫驭宸在金陵,水阁大部分高手也在金陵,紫嫣认为夭夭很可能也在金陵城中,只是我们一时半刻早不到而已。”这也是紫嫣送出来的最后这封信上的猜测,再往后,至少在幽州军攻破金陵之前,紫嫣是无法为他们提供太多的消息了。

卫君陌微微蹙眉,“无瑕有什么想法?”

南宫墨沉默了片刻,道:“密室。只有隐藏在地底深处的密室,如果夭夭长时间被关在密室里的话,咱们的人就算进了右侍郎府也未必能找到的,而飞飞也无法靠这味道在金陵城中找到夭夭。”

卫君陌点头,“确实有可能。”

南宫墨眼睛一亮,“那咱们现在进城么?”

卫君陌摇摇头,轻声道:“宫驭宸现在肯定让人盯着咱们,冒然行动对夭夭不利。”宫驭宸不用派人一步不离的紧盯着他们,只需要他们有一天没在人前露面,宫驭宸就能够猜得出来他们的行踪和目的。若是因此对夭夭不利,他们根本无法阻止。

南宫墨愣了愣,也值得苦笑,“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卫君陌轻哼一声,抬手轻抚了一下她的娇颜,“谁是鱼肉,还不一定。”

“表哥,表嫂。在么?”帐外传来萧千炯爽朗的声音。卫君陌开口道:“进来。”

萧千炯掀起帘子走了进来,笑道:“表哥表嫂好悠闲啊。”南宫墨苦笑,她们哪里悠闲了,昨晚刚刚灭了水阁的一处据点,四更的时候才带着一身血气回来呢。

“这几天战况如何?你怎么还有功夫过来?”

萧千炯耸耸肩,有些无奈地道:“金陵守军看起来非常顽固,严防死守,一刻也不松懈。好几天了,都是徒劳而归。”

南宫墨点点头,并不意外。金陵本身城池就很坚固,城楼外面还有一条护城河,如今大夏朝廷最后的精锐力量都集中在这里了,想要短短几天时间就撬开城门是不可能的,“慢慢来,不着急。”

萧千炯点点头道:“陈将军也是这么说的,咱们都走到金陵城下了,难道还会急于一时么?”

南宫墨笑道:“你想得明白就好。”

萧千炯耸肩道:“我倒是能想明白,就怕大哥和二哥想不明白啊。这几天,他们俩都在使劲儿往金陵城里使劲呢。”不要以为只有萧千炜才有力量,身为燕王府的嫡长子,萧千炽天然的就能够得到一部分人的支持。金陵那些世间自然也是一样的。萧千夜眼看就要不行了,这些人自然也急着选定下一个靠山,有人看好萧千炜的能力,自然更有人看好萧千炽的身份。

南宫墨叹气,“只怕他们要失望了。”

萧千炯眨了眨眼睛,不解的道:“这是怎么说?”

南宫墨道:“刚刚接到消息,萧千夜打算将金陵各大世家的家主和子弟全部召进宫中。”

闻言,萧千炯半晌无语。良久才道:“萧千夜这是打算…玉石俱焚么?”

南宫墨耸肩,“如果被逼到绝路,不排除这个可能。不过现在他应该只是想要防备这些人趁机在背后给他捅刀子。”

“难得的有先见之明。”萧千炯没什么诚意的称赞道。

卫君陌挑眉,“你来干什么的?”萧千炯摸摸鼻子,跟表嫂吐槽起来忘了正是。这也不能怪他,平时太过苦闷,许多话不能跟父王讲,自然更不能跟军中的将领同袍讲了。难得有空来见表哥表嫂,就忍不住想要吐一下苦水。反正他知道,无论他说什么表哥表嫂都不会像别人一样传出去的。

其实,这明显是萧三公子太高估这两位的人品了。之所以不传闲话,是因为那些闲话传了也没用,就不浪费时间和精力了。如果哪天真的有需要的话,无论是南宫墨还是卫君陌想来都是不介意出卖一下天真的小表弟的。

萧千炯摸着脑门道:“父王请表哥表嫂过去议事。”

卫君陌微微蹙眉,刚要说话就被萧千炯给打断了,“父王说,就算你们两位不参与攻城的事情,也应该过去听一听。反正也不费什么时间不是?”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似乎这次到了金陵之后表哥对军中的事情放任了许多。即使是平常议事,除非父王开口否则表哥绝对不会多说什么的,辰州军的事务也大多托付给了南宫绪。囚响起下落不明的夭夭,萧千炯又觉得自己能够理解表哥了。

对于表哥表嫂来说,夭夭的下落和安危只怕是比整个金陵城都要重要的多吧?

卫君陌略微思索了片刻,便点了点头道:“也好。”夭夭在金陵城中的话,虽然知道不会有生命危险,却依然还是忍不住担忧。再看看无瑕这些日子一直因为夭夭而郁郁寡欢的模样,卫君陌认为金陵皇城还是早些破了的好。

南宫墨一边收拾着手中的卷宗,一边也点头笑道:“派人来说一声就是了,哪里需要你亲自来跑一趟。”

萧千炯嘿嘿一笑道:“都在父王帐子里扯皮呢,我懒得听他们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南宫墨扬眉,“现在有什么好说的?”

萧千炯也是一脸的无语,“谁知道啊,大概就是谁的兵马多,谁的兵马少,哪个门更好打。谁当先锋,谁殿后之类的吧?”当然抄的最厉害的还是他们三个兄弟的,当然不需要他们自己亲自上阵吵什么,只是各自的部属一句句你来我往含沙射影的话就足够让萧千炯头疼了。他从来都不知道,这些军中的铁血汉子竟然能比娘们更加嘴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