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趁火打劫/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了燕王军中,果然十分地热闹。燕王如今身体不好,也没有精力去管他们,倒是让这些人越发的起劲了。见到南宫墨三人进来,大帐里倒是诡异的安静了一会儿。

燕王睁开原本在闭目养神的眼睛,抬眼看向卫君陌,“你们来了,坐吧。”

卫君陌牵着南宫墨的手走到一边坐下,一众将领看到南宫墨倒也没说什么,这些日子他们早就习惯了卫公子无论去哪儿都跟星城郡主一起,就连燕王传召往往都是传两个人一起。既然王爷都没有说什么,哪里轮得到他们做部下的说什么。更何况,这些军中的将领们都是尸山血海里滚过来的,即便是各自的立场有异至少都还是有些眼力的。这些日子卫公子和星城郡主的心情都不太好。特别是最近几天,总是神出鬼没,每次出现那身上的杀气和血腥味都让人怀疑到底是他俩上战场去了还是他们上战场去了。

“既然都来齐了,有什么话你们说吧。”燕王坐起身来,淡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人沉声道。

南宫怀有些怪异地看了看众人,再看看燕王微微蹙眉。

大帐里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有一个将领沉声道:“启禀王爷,如今金陵城池防御坚固,我军强行攻城损伤惨重。末将想…不知是否可以请求卫公子和星城郡主相助?”南宫墨挑了挑秀眉没说话,卫君陌侧首看他,“说来听听。”

将领道:“听闻卫公子麾下的紫霄殿高手如云,每一位都有万夫不敌之勇。如果请这些高手来的话……”

南宫墨听明白了,说白了就是要紫霄殿的高手在前面替他们趟雷。啊…说趟雷不恰当,这个时候应该是要紫霄殿的人当敢死队,先一步冲上城楼。

听了这话,不少人都隐隐有些心动。攻城,特别是金陵皇城这样的城池,完全就是那士兵的命往里面填。更多的时候,往往士兵还没度过护城河,就已经被城楼上的守军给射杀了。

“不行。”卫君陌根本没有考虑,直接拒绝。

那将领一愣,有些不高兴地道:“为何不行?末将知道卫公子爱惜属下,但是难道紫霄殿的人的命是命,普通将士的命就不是命了?”

这话说得有些重了,一个弄不好卫君陌能把在座的除了南宫绪以外的将领都得罪了。毕竟,没有那个将领愿意自己的士兵死得毫无价值。

南宫墨不动声色地伸手按住了卫君陌的手,卫君陌原本微冷的眼神渐渐缓和没有说话。南宫墨笑吟吟地道:“这位将军可知紫霄殿一共有多少人?”那将领顿了顿,粗声道:“末将不知,请郡主指教。”

南宫墨淡然道:“紫霄殿下侍卫最多也不过数百人,而能被将军称之为高手的除了君陌和长风,只有二十八人。其中九人已经从军,不再是紫霄殿的人,如今在军中最少也是千户之职。另有三人殉职,六人留在辰州保护母亲和孩子的安危,两人这两天受了重伤。也就是说,将军所谓的高手,就算君陌和本郡主亲自出马一共也不过十一人。金陵城楼每一门守卫兵马不低于三万。一旦动手可是真正的万箭齐发。将军的意思是…要我们十一个人去试试看是不是有不死之身?”

闻言,那将领脸上不由得一红,“末将并不知道……”

南宫墨抬手,淡淡笑道:“我知道将军是心疼手下的将领。若是将军所说的法子当真可行,本郡主和君陌也愿意身先士卒。但是…君陌武功虽然高强,到底也还没到金刚不坏的地步。十几个人…哪怕我们都顺利上了城楼,又能如何?”

十几个人想要在几万大军之中制造混乱以便城下的兵马攻城,简直是痴人说梦。更何况,虽然说每个城门的守军三万左右,但是幽州城中现在的兵马至少也该有四五十万。哪怕他们杀了一万,还可以随时再替补上两万。能想出这种主意,显然是昏头了。

那将领羞愧地无地自容,抱拳道:“是末将胡思乱想,望郡主和公子恕罪。”他也是听说了卫公子的彪悍战绩,以及紫霄殿的许多小道消息才想出这么一个主意的。却没想到大名鼎鼎的紫霄殿,竟然只有这么一点人。

其实,这绝对是属于军中将领对江湖组织的误会。在这些将领的眼中二十几个高手自然是不值一提的,但是在江湖中无论那个组织门派能够一下只网罗二十多名一流高手都绝对足够名震江湖了。毕竟,那个江湖势力,杀手组织也用不着打一次架就派出上万人马吧?

南宫墨浅笑道:“将军言重了,大家都是为了正事。”

见她如此宽宏大量,那将领倒是越发的不好意思了。

在座的众人看在眼里也是神色各异。有人觉得卫公子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任由妻子开口,未免显得太过放纵妻子。也有人觉得星城郡主不愧是连燕王都看重的外甥媳妇,不仅聪慧伶俐,而且大气宽厚,不比寻常女子小家子气。

见他们说完了,燕王方才抬手叩了下桌面引来众人注意。众人连忙齐齐看向燕王,恭敬地听他训示。燕王轻哼一声道:“本王倒是不知道,这仗越大你们倒是越浮躁起来了。什么时候…打仗还必须要江湖高手做前锋了?要不,咱们先不忙着攻城,本王先让人替你们招募一批江湖高手再说?”

众人纷纷低下了头,最先提议的将领更是羞愧的满脸通红。

燕王淡淡道:“当年本王追随父王攻打北元重镇,连续八十一天不下,也没见父皇着急上火。这才几天?就算是之前在彭城,打了几天?”

众人齐声道:“王爷教训得是。”他们确实是有些浮躁了,眼看着金陵皇城就在眼前,一旦攻破了这座城池,等待他们的就是封侯拜相,锦衣玉食,封妻荫子怎么能让人不激动?

燕王微微点头,道:“都给本王定下心来,急什么?现在该急的不是咱们。”

“是,王爷。”

燕王这才神色稍缓,微微点头看向薛真和陈昱二人道:“这几天下来,你们有何看法?”

陈昱和薛真对视一眼,薛真拱手道:“回王爷,守城的是高手,城中士兵目前也是军心稳定,众志成城。不过…末将认为,假以时日不愁无法动摇军心。”

军心也是人心,只要有人的地方心是永远不会统一的。时间久了,总会有人撑不住的。

萧千炯坐在一边,一直拿眼神瞟南宫墨和卫君陌。南宫墨冲他一笑,微微点头。萧千炯这才轻咳了一声道:“父王,听说萧千夜将金陵各大世家的家主和有能力的子弟都召进宫去了。”

“哦?你听谁说得?”燕王不动声色,也不知道是猜到的还是在金陵城中另有消息来源。

萧千炯撇撇嘴,指了指南宫墨二人道:“刚刚表嫂告诉我的。”

见众人目光都设了过来,南宫墨无奈地摊手,“这是最后一条消息,宫驭宸和萧千夜刚刚对我们放在城里的细作下手了,情报线现在大概已经瘫了。”

闻言,期待的目光顿时转为了失望。

燕王似笑非笑地看着两人道:“你们这两天也没闲着啊。”宫驭宸整瘫了他们在金陵的情报网,但是这两个可是挑了水阁在金陵以外的绝大部分势力。宫驭宸这一次大概真的打算孤注一掷了,竟然对留在外面的这些水阁势力不闻不问。

南宫墨耸了耸肩,浅笑不语。

燕王也没打算管他们这些事情,凝眉问道:“本王招你们来,不是为了说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看看这个。”

燕王从桌案上拿起一封信函,递给了坐在最前面的薛真。薛真接过来一看顿时变了变脸色转手给了陈昱。陈昱看完脸色也不太好看,南宫墨凑到卫君陌跟前跟他合看,这才知道为什么大家脸色那么差。安静了两三年的北元人又开始不安分,在边关附近屯兵了。虽然暂时留守幽州的朱宏还没有什么压力,不过却还是要事先禀告燕王一声,免得到时候被弄得措手不及。

其实这也不意外,既然宫驭宸是北元人,那么他做的这些所有事情自然都是为了北元了。幽州军和朝廷厮杀了两三年,双方同样损失惨重。若是在这个时候北元人再横插一手,一旦朱宏抵挡不住北元人攻势,而他们有来不及回援的话,说不定北元人还真的要又一次马踏中原了。这还是因为燕王起兵导致的后院失火,到时候不管结果如何,燕王这个千古骂名是背定了。

燕王淡然道:“有什么看法?”

众人无言,纷纷以视线交换着各自的看法。

卫君陌微微蹙眉,刚要开口就听到燕王道:“你闭嘴,本王没问你。”

卫公子一脸无语地望着燕王,燕王没好气地道:“边关不缺你一个,没事就给本王好好待在金陵。”

“舅舅你想太多了。”卫公子淡定地道。夭夭还没救回来,他怎么可能跑去幽州?是什么让舅舅以为在他眼里边关比女儿重要么?

燕王殿下咬牙,“你想说什么?”

卫君陌道:“宁王在辰州,请他带泰宁卫北上协助朱将军即可。”

“老十七?”燕王微微皱眉,倒不是他信不过宁王,而是老十七那个性格,跟朱宏能处到一块儿?他可不想边关还没打仗,自己人先掐一架了。

南宫墨笑道:“宁王舅舅知道轻重,舅舅放心便是。”宁王其实只是性格看起来有些浪荡不羁罢了。一个能够统帅几十万大军坐镇一方的藩王,怎么可能真的百无禁忌不知轻重。浪荡不羁,有的时候也是一种保护色。

燕王点点头,“既然你们两个这么说,回头本王便传信给十七弟。薛真,陈昱,你们认为如何?”

陈昱笑道:“有宁王殿下出马,自然是再好不过了。”陈昱可不会小看那位年轻的宁王殿下,如果不是那样的性格,论才智能力,宁王只怕并不十分弱于卫公子。就算稍有不及,至少也远超跟他年纪差不多的一众年轻人。

薛真也笑道:“泰宁卫名动天下,有宁王殿下镇守幽州,我等自可安枕无忧。”

听了两人的话,燕王紧锁的剑眉也微微展开了一些。点头道:“很好,就这么定了。”

又聊了一些军中的事务,燕王便挥手让人退下了。只留下了卫君陌和南宫墨二人说话,看着退下去的一众将领各异的眼神,南宫墨暗暗在心中叹了口气。燕王问道:“夭夭还是没有消息?”

卫君陌微微摇头,道:“应该金陵城中,只是一时半刻找不到。”

燕王从桌案下面的抽屉里取出一卷图纸扔给了卫君陌。卫君陌打开一看,有些惊讶地挑眉,“这是?”

这是一卷金陵城中的密道地图。看到图南宫墨才知道,金陵城地底下竟然有这么多的密道。看那长图上密密麻麻犹如蜘蛛网一般的线路,如果不仔细看说不定根本看不出来这是金陵皇城的地图。

见两人神色惊讶,燕王轻哼一声道:“金陵是数朝古都,千年古城,有几条密道有什么奇怪的?这是从皇宫里弄出来的地图,上面记载了截止北元末年金陵城下所有已知的密道。当然,也可能还有几条不知道的密道。既然你们说那个虫子那么神奇,夭夭应该被人藏到地下密室了。你们看看侍郎府附近的地图,有没有用。”

“多谢舅舅。”南宫墨道。不管有没有用,燕王为了夭夭也算是尽心了。

燕王瞥了他一眼,道:“你们的人若是不能用了,本王在城里倒是还有几个人能用,拿去。”说罢,又将一张纸笺递了过来,上面写着寥寥几个名字。两人看了一眼记在心中,卫君陌将纸笺在手心一揉,很快便变成一堆碎屑掉落地上。

南宫墨有些惊讶,燕王安插的细作跟紫霄殿那样由春风阁收集传递消息不一样。燕王的人都是单对单,而且这些人三教九流什么身份都有。上到街头的乞丐,下到朝堂的官员,世家的公子。坏处是消息传递的传递非常麻烦,好处是这些人很难被人抓到。燕王想必也很少联络他们,所以到现在在宫驭宸和萧千夜的联手扫荡之下,这些人依然安稳无忧。

不过这个是紫霄殿做不到的,紫霄殿毕竟是江湖组织,卫君陌再厉害也不是位高权重的燕王。能给这些人的东西就会变得有限,并不是所有人都会为金钱所动,也不是所有人都会惧怕威胁,想要收服那些朝中大臣或者世家公子当细作,难于登天。

燕王看着两人叹了口气道:“自从当初长平离开了幽州,本王还没见过两个孩子呢。早些将夭夭找回来,大家也好安心。”

南宫墨点点头,轻声道:“舅舅放心,我们会尽快找到夭夭的。”

燕王这才满意,“本王估算着,一个月内金陵城必破,该准备将长平和安安接回来了。”

卫君陌微微蹙眉,道:“还是再等一等吧。”

“等?等什么?”燕王道。

卫君陌淡然道:“自然是等一些稳定。”燕王想了想,“也罢,随你。有了这次夭夭的事,本王总觉得,还是将人放在身边安心一些。对了,卫鸿飞你到底是想要用来干什么?”对此,燕王早有微词了。自从当初卫鸿飞被卫君陌带到军中,就一直被关在军营中,走到哪儿带到哪儿也是烦人,还要防止他逃跑了。

卫君陌挑眉,“没什么,找个机会把他放了。”

“嗯?”燕王不解,“有什么用?你觉得萧千夜还会相信他?”一个被关了好几年的俘虏?

卫君陌淡然道:“正是因为他被关了好几年还没有变节,所以才可信。”

燕王摇头,并不赞同他的观点,“我若是萧千夜,直接就砍了他。根本不会听他说什么。”一个败兵被俘的罪臣而已。

卫君陌道:“萧千夜并不是舅舅,就算他心里不相信卫鸿飞,却还是会忍不住想要听一听他说什么的。”萧千夜多疑的性格早已经定了,就算是知道有诈还是会忍不住听一听,而恰巧,他的心志又不算坚定,很容易被外物影响到。

“然后?”燕王问道。

卫君陌道:“萧千夜想必还不知道宫驭宸的真实身份。”

“这……”燕王有些迟疑,被个北元人给耍了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卫君陌道:“舅舅不必担心,现在跟宫驭宸合作的是萧千夜不是咱们。萧千夜不会自己把这种事情往外张扬的。至于念远的身份…那就让他永远都是念远便是。”宫筱蝶和张无心是两个人,同样的,宫驭宸和念远也是两个人。重用念远的是燕王,跟宫驭宸合作的是萧千夜。

“你想挑拨萧千夜和宫驭宸的关系?”燕王皱眉道。

卫君陌摇头道:“这两个人的关系用不着挑拨,原本就没有互相信任。只是,现在猜不到宫驭宸在城里给咱们埋了什么雷,那么,就先给他也埋一个雷吧。”

南宫墨含笑:我知道你想捅我,但是我不知道你打算什么时候从哪儿捅我。那我就先找个人找机会捅你一刀好了。能够先下手为强固然最好,就算不行大家也是两败俱伤半斤八两。“卫鸿飞可信么?”

“我会让他变得可信的。”卫公子淡定地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