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5、废物利用/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卫鸿飞的人生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出生到少年时期,年幼丧父,日子开始过得略艰辛。但是后面有先皇后照顾,却也过得还算太平。第二阶段是与长平公主成婚之后,得封郡王,尚公主,春风得意世人羡慕。即便是后来长平公主生下卫君陌,夫妻决裂,卫鸿飞这二十多年依然过得锦衣玉食,养尊处优。而第三阶段就是卫君陌成婚之后。卫鸿飞一辈子的运气似乎一下子用光了。先是被长平公主休弃丢尽了脸面,后事连番差事失礼,在朝中身份一落千丈。更不用说最后成了卫君陌的俘虏,一关就是两三年。最后被卫君陌从牢房里提出来却也没好到哪儿去。跟着燕王的军队东奔西走,风霜雨露,吃尽了苦头。

南宫墨再一次看到卫鸿飞的时候吓了一跳。之前从辰州地牢出来的时候卫鸿飞就已经够苍老了,现在才发现之前的远远不够。毕竟之前即便是被关在地牢里,除了不见天日吃住差一点以外,卫鸿飞着实没受多少苦。但是这一次却不一样,被关在囚车里,跟着燕王的军队四处奔走,日晒雨淋更是寻常之事。如今的卫鸿飞,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年过古稀的糟老头子。只怕就算是长平公主到了跟前也未必能够认得出他来。

此时的卫鸿飞也已经没有了当初跟卫君陌叫板的气焰。被人带进帐子里来也只是沉默地看了两人一眼,没有说话。

卫君陌看看两人,跟着在心中叹了口气。到底是做了而是多年的父子,虽然这两个人可能谁也没有将谁都成过父亲儿子。一个屋檐下住了二十多年,最后走到这个地步也不知道该怪谁。不过不管是长平公主有错还是卫鸿飞的错,南宫墨倒是完全不认为卫君陌有错。不管最后的真相是什么,卫君陌才是最无辜的那一个。这么多年,卫君陌还一直留着卫鸿飞没有杀他,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

见卫君陌无意开口,南宫墨只得自己开口了,“靖江郡王,一向可好?”

卫鸿飞看了南宫墨一眼,不冷不淡地道:“托福,还活着。”

南宫墨抿唇一笑道:“这世道,能活着也不容易。您说是么?”

卫鸿飞咬了咬牙,看着南宫墨道:“有话请直说。”

南宫墨莞尔笑道:“也罢,咱们的关系好像确实是不太适合聊天。是这样的,靖江郡王可想要离开这里?”

卫鸿飞一愣,显然没有想到南宫墨会说出这种话。扫了一眼坐在旁边沉默不语的卫君陌,问道:“离开这里?去哪儿?”南宫墨笑道:“自然是回金陵去,回靖江郡王府啊。”

“靖江郡王府?”卫鸿飞冷笑,“现在,这世上还有靖江郡王府么?”卫鸿飞也不是什么天真的不知事的人,当年那样的惨败之后,萧千夜不将靖江郡王府满门抄斩就算是网开一面了。

被人揭穿了,南宫墨也不觉得尴尬,这种事情本就瞒不住人,他也没打算用这种事情骗人。只是笑道:“当年萧千夜确实是将靖江郡王府一干老小全部下狱了。另外,两位公子已经处决。不过,令堂和夫人却还活着,只是如今……”南宫墨含笑不语,卫鸿飞却知道,老母和妻子如今的日子只怕是不太好过。

见他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南宫墨悠悠道:“两位公子虽然不在了,不过,靖江郡王应该还记得,您还有另外一位公子吧?”

闻言,卫鸿飞心中一动。有些震惊地望着南宫墨,“奕儿还活着?”当初卫君奕是跟他一起被俘虏的,但是卫鸿飞确实是没有想到卫君陌和南宫墨会饶他一命。南宫墨微笑道:“这是自然。”

卫鸿飞眼神微闪,沉默了片刻问道:“你们想要我干什么?”

这些日子,卫鸿飞也算是受到了教训了。也不敢再在卫君陌面前摆什么长辈的架子。自然也明白,这个时候卫君陌放他出来不可能只是因为一时兴趣。南宫墨笑道:“很简单,请靖江郡王给金陵那位带一些消息回去。”

卫鸿飞嗤笑,“你觉得,金陵那位陛下还会相信我这个被俘虏了好几年的人?”

南宫墨笑道:“相信自然有相信的做法,不相信自然有不相信的做法。何况,这么几年靖江郡王都没有投靠燕王府,不正是说明王爷您是大大的忠诚么?”

卫鸿飞无言,哪里是他不愿意投靠燕王府,而是燕王府根本就不会接收他的投靠。如果卫鸿飞能够选择,他心里明白自己是不会考虑给萧千夜尽忠这种事情的,实在是他当初将长平公主和燕王得罪得太死了。

“我有什么好处?”卫鸿飞问道。

南宫墨有些惊讶地挑眉,想了想道:“事成之后,从前的事情一笔勾销。”

卫鸿飞皱了皱眉,还想要说什么。南宫墨先一步打断了他的话,淡淡道:“王爷您考虑清楚,现如今幽州军已经兵临城下,最后的结局显而易见。错过了这个机会,可就没有下一次了。”

卫鸿飞犹豫了片刻,沉声道:“既然你们觉得胜券在握,又何必找我?”

南宫墨淡然道:“能少牺牲一些士兵总是好的,不是么。”

卫鸿飞咬牙道:“靖江郡王府的爵位……”

“不可能。”南宫墨一口回绝,冷然道:“卫先生,我希望你明白,这件事虽然重要,却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选。即便是没有人选,这也不是非做不可的事情。”卫鸿飞有些不甘心地看了卫君陌一眼,卫君陌显然对他没有什么兴趣。坐在南宫墨身边把玩着手中的茶杯,连个眼皮都没有抬起来看他一眼。

见状,卫鸿飞心底不由的生出几分懊悔和遗憾。如果知道卫君陌有今天,是不是当初他就不会…如果他当初没有对长平公主和卫君陌那么无情,是不是今天的情形就会大不一样?卫鸿飞摇了摇头,他知道,即便是从来一次,当初他或许还是会那样做。

许久,卫鸿飞终于叹了口气,沉声道:“你说吧,要我做什么?”

南宫墨满意地一笑,抬手将一份信笺递了过去。道:“只要你将这些消息,告诉萧千夜就可以了。”

卫鸿飞接过来看了一遍,微微皱眉。这上面的消息确实是有些惊人,不过他这段时间一直待在军中,偶尔倒也听到过一些风言风语。他也明白南宫墨为什么这么轻易的就交给他看。现在他还在他们的手里,就算最后谈不成,南宫墨也有的是办法保证他不会泄密。

“你想要离间…这个宫驭宸和萧千夜?”卫鸿飞皱眉道。

南宫墨微笑道:“算不上离间,只是不希望皇帝陛下被宫驭宸给坑死了还不知道为什么而已。就算是看在先皇的面子上?”

卫鸿飞轻哼了一声不置可否,南宫墨和卫君陌若真的能看在先皇的面子上,就不会跟着燕王谋反了。

南宫墨也不在意卫鸿飞的态度,只是笑问道:“卫先生以为如何?”

卫鸿飞问道:“难道我就这样走到金陵去,然后告诉萧千夜这些?”

南宫墨笑道:“自然不会,剩下的事情我们自会安排妥当的。”

卫鸿飞沉默了片刻,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一直被关在燕王的军中卫鸿飞不知道卫君陌留下自己是想要干什么。却能想到就算卫君陌什么也不想做等到最后燕王得到了天下自己会是什么下场。无论如何,这一次至少是个机会,至少可以博一次。

“希望郡主言而有信。”卫鸿飞道。

南宫墨含笑不语,面上的表情却已经清楚明了。她犯不着对卫鸿飞这样的一个小人物出尔反尔。

卫鸿飞答应了下来,南宫墨侧首问身边一直没有开口的卫君陌,“君陌,你有什么话要说?”卫君陌淡淡地看了卫鸿飞一眼,一抬手将一个东西扔了过去。卫鸿飞反射性的抬手接了下来,才看到手中是一个青瓷的小药瓶。

卫君陌冷然道:“吃了。”

卫鸿飞打开药瓶,里面只有一粒褐色的药丸。捏着药丸,卫鸿飞看了看卫君陌,迟疑了一下还是吞了下去,“这是什么?”

南宫墨抽了抽嘴角,“吃完了再问,你不觉得晚了么?”

卫鸿飞一愣,苦笑道:“说得也是,不过…我只怕也没有不吃的权利吧。”

南宫墨笑容可掬地道:“卫先生果然是聪明人,这也是为了保证咱们双方合作愉快不是么?毕竟,咱们之前的关系可并不太和睦。”

卫鸿飞冷哼一声,“你们说了算。”

南宫墨满意地挥挥手,示意旁边的侍卫带卫鸿飞下去。

等到卫鸿飞被人带了下去,南宫墨方才有些好奇地问道:“你当初留下卫鸿飞,就是为了今天?”她怎么这么不信呢?就如他所说的,这儿计划并不是必须的,同样也不是非卫鸿飞不可的,他们未必找不到比卫鸿飞更而是的人选。

卫公子侧首,静静地望着眼前笑吟吟的女子,眼眸幽深,沉默不语。

南宫墨无奈,耸耸肩道:“好嘛,我不问。”这世上谁还没有一点难以启齿的小隐私啊。就算卫君陌说他下不了手杀卫鸿飞她也可以理解啊。当然,南宫墨觉得卫公子绝不会是因为如此无聊而没有内涵的理由才留下卫鸿飞的。倒是更像是想要折腾某人。死亡从来就不是对人最大的惩罚。当然,就算是这样她也不会觉得自家夫君心理扭曲啊,敢爱敢恨才是好男人么。

紫霄殿的行动还是很快地,不过两天功夫,卫鸿飞已经顺利的出现在了金陵皇城之中。想起这两天的经历,卫鸿飞心中五味杂陈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感觉。其实南宫墨萧千夜也并没有用什么多么高深的招数。不过是制造了一场混乱,让卫鸿飞伪装成从幽州军大营里逃出来的罢了。然后正巧被萧千夜在城外的探子给遇到了。这些日子南宫墨和卫君陌全力打击水阁的势力,却没有怎么动萧千夜在城外的探子。于是,成功地达成了萧千夜的人在城外找到了卫鸿飞,宫驭宸的人却是毫不知情的效果。

不管卫鸿飞可不可信,是不是敌人派来的奸细。卫鸿飞毕竟身份特殊,萧千夜的探子也不可能随意处置了他,只得禀告了萧千夜将人带回了皇城。

事隔三年多,再一次回到皇城卫鸿飞的神色有些恍惚。虽然如今金陵皇城已经是风雨飘摇,但是却依然繁华如昔。外城里还有些冷清,内城里的王孙贵族们的生活受到的影响却并不大。曾经,他也是这些人中的一员。而如今,虽然活着回来了,但是属于他的那些却都已经荡然无存。甚至连自己的老母妻儿在哪里都不知道。想到此处,卫鸿飞心中不由得生气一股怨愤。但是很快,这股怨愤和冲动就被腹部隐隐传来的微痛打的烟消云散,整个人顿时也萎靡了起来。

萧千夜走进御书房,看着跪在地上的人不由得愣了愣。在萧千夜的印象中,卫鸿飞虽然人品能力都让人十分的不悦,但是至少还有一张还算不错的脸。跟长平公主青梅竹马的卫鸿飞比燕王还要小上好几岁,如今虽然称不上正当盛年,却也不过才四十出头的模样。但是眼前的人,一身破败的囚衣,花白凌乱的头发纠结在一起。整个人也消瘦蜡黄,满脸皱纹,说他七十岁了只怕也没有人会怀疑。

微微眯眼,萧千夜打量着眼前的人,“卫鸿飞?”

卫鸿飞连忙俯身叩头,“罪臣…罪臣卫鸿飞,见过陛下!”

萧千夜扫了一眼卫鸿飞身后不远处的侍卫,侍卫暗暗朝萧千夜点了点头,表示已经查证过了眼前的人的身份,确实是前靖江郡王卫鸿飞。

萧千夜对卫鸿飞可没有什么好感,冷笑一声道:“好一个卫鸿飞,你还敢回来!”

卫鸿飞老泪纵横,“老臣自知罪该万死,这几年在狱中一直忍辱偷生,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活着回来,亲自向陛下请罪。”

萧千夜冷哼一声,显然没有相信卫鸿飞的话。只是打量着卫鸿飞道:“看来,你这几年苍老了许多,朕险些都没有认出来。”卫鸿飞苦笑道:“罪臣被…逆臣卫君陌所俘获,陛下也知道罪臣和那贼子的关系,岂会…能活下一条命来,也算是老天垂怜了。”

萧千夜当然知道卫鸿飞和卫君陌的关系,所以才没有在第一时间砍了卫鸿飞。他很清楚,以卫君陌的傲气就算卫鸿飞跪在地上求他卫君陌也绝不会原谅他的。不过,这并不代表卫鸿飞就是可信的。

“你是怎么回来的?”萧千夜问道。

卫鸿飞颤颤巍巍地道:“这些日子…卫君陌的女儿被宫、宫驭宸抓了,卫君陌和南宫墨根本不管幽州军的事,一直带着人到处截杀水阁的人。”

萧千夜微微点头,这个他当然知道。不过他并没有让人相助水阁。虽然宫驭宸现在是跟他们站在一起的,但是萧千夜还是觉得宫驭宸的人死得越多越好,最好是最后跟卫君陌的人同归于尽,死了赶紧。

“罪臣一直被囚禁在军中,时间久了看守的人便少了许多。前两天,水阁残余势力突然突袭军营,造成了一些动乱,罪臣就是趁着那个时候逃出来的。逃出来不久之后,就遇到了…几位宫中的大人,将罪臣带了回来。”

这些,萧千夜也已经听人禀告过了,倒是跟卫鸿飞说得没有什么差别。

萧千夜打量着卫鸿飞道:“既然你是回来领罪的,那么…你想必也知道自己是什么罪过?”

“罪臣万死!”卫鸿飞跪拜在地。

萧千夜冷然不语,卫鸿飞抬头看了他一眼,道:“罪臣…罪臣还有一个极为重要的消息想要禀告陛下,罪臣不敢求陛下恕罪,只求问心无愧。先帝对罪臣皇恩浩荡,罪臣,永世难报。”

萧千夜沉默了良久,沉声道:“说罢。”

卫鸿飞看了一眼四周,沉默不语。

萧千夜了然,挥挥手示意众人退下。

半个时辰后,卫鸿飞颤颤巍巍地从御书房里走出来。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暗暗吐了口气。

身后,跟着一个内侍总管,尖声道:“卫鸿飞,陛下圣恩允你暂且出宫与家人团聚,剩下的事情日后再行定夺。卫家的人如今住在外城北街胡同,你可自去。”卫鸿飞连忙谢恩,心中却明白萧千夜自然不可能这么好心,之所以放他出去不过是想要看看还会不会有人找他罢了。暗地里自然不会少了人跟着他。但是不管怎么说,这第一关总算是过来。最开始,他甚至有些怀疑他到底能不能从御书房里活着走出去。

“多谢陛下圣恩。”卫鸿飞跪倒在屋檐下,朝着紧闭的御书房大门磕了个头,然后才站起身来慢慢地朝着宫门外走去。沿途不少侍卫都有些好奇地看着这个衣衫褴褛的不像是能够出现在皇宫里的人,全然认不出来这位便是几年前还高高在上的金陵城中唯一的异姓王卫鸿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