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重聚/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阁主。”

书房里,宫驭宸正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中的玉坠,一个黑衣男子快步进来低声禀告了萧千夜召见卫鸿飞的事情。

宫驭宸挥挥手示意黑衣男子退下,挑了挑剑眉道:“卫鸿飞?有意思。”

站在他身后的宫二沉声道:“阁主,这个时候卫鸿飞突然回来,明显是有诈,咱们是不是…”宫驭宸轻哼一声道:“你若是能够在他见到萧千夜之前解决他也就罢了,如今萧千夜已经见过他了,该说的想必也说完了。现在杀了他,不过是向萧千夜证实了他所说的都是真的罢了。”

“阁主知道他跟萧千夜说了什么?”

宫驭宸淡然道:“卫君陌在这个时候将他放回来,还能说些什么?无妨,不管萧千夜是怎么想的,现在这个时候已经不重要了。除非,他愿意现在就开城门向燕王投降。”这些日子宫二也有些了解萧千夜这个人了。让他向燕王投降,是绝对不可能的。只怕比让他死还要困难。

“难道咱们就这么算了?”宫二道。

宫驭宸笑道:“你以为,卫鸿飞以后的日子会好过?无论最后谁胜谁负,卫鸿飞的日子都不会好过的。”如果萧千夜赢了,萧千夜是不会因为卫鸿飞今天的这点功劳就忘记他之前的罪过的。如果是燕王赢了,卫鸿飞更惨。就算不死,这辈子也只能半死不活的活着了。这样的人,想一想就觉得十分悲催,想一想就觉得让他活着比让他死了要有趣得多。

见阁主如此,宫二也不敢再说什么。

宫驭宸把玩着手中的玉佩问道:“各处准备的怎么样了?”

宫二沉声道:“再有几天功夫就能够准备妥当了。属下保证万无一失。”

宫驭宸点点头,轻叹道:“那就好,成败就在此一击了。”

“是,阁主。”

卫鸿飞循着内侍总管提供的地址到了金陵外城的北城胡同。这个地方卫鸿飞从前是从来没有来过的。他当年跟随先帝入京就住在金陵内城最繁华的地方,而这里,却是金陵外城最贫穷的地方。从前的靖江郡王,长平公主驸马自然不会来这样的地方。

还没走进去,就问道一股浓浓的腐臭味从里面传来。即便是坐了好几年牢房1的卫鸿飞也忍不住皱了皱眉。牢房里只是阴暗潮湿,味道自然也不好闻,但是跟这种不知道混杂了什么东西的味道比起来几乎可以算得上是空气清新了。这里的人们都是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几乎让人不敢相信这里是金陵天子脚下。这里本就是整个金陵最贫穷卑贱的人居住的地方,莫说是内城他们没有资格进去,就算是外城的人对他们也是避之唯恐不及的。

看到卫鸿飞,巷子里的居民也并没有感到诧异。因为卫鸿飞现在的形象也并不比他们好多少。一路打听着,终于在巷子最深处找到了自己的家人。站在破败的院门外面,卫鸿飞干涩的眼睛也忍不住流下了浑浊的眼泪来。这破败的摇摇欲坠的院子,肮脏狭小的就连当初靖江郡王府最低等的下人也是不屑一股的。但是现在,这个院子里却住着他们一家老小这么多人。

自从卫鸿飞兵败被俘,卫君博卫君泽兄弟俩被押解回京之后很快就被斩首。卫家一家子原本是要全部被分配边疆的,最后还是一些原本原本跟靖江郡王府有交情的老臣1求情,这才作罢。只是贬为庶民,原本靖江郡王府的家产自然也都全部没入国库了。卫老太太只得带着一家子老小离开内城到外城来安居。但是这一家子锦衣玉食许多年,哪里知道平民的日子该怎么过?不过半年时间,原本卫老太太还剩下的一点儿梯己银子也被折腾的干干净净。最后无奈只得搬到了这城中最破旧的胡同里安身。

卫家一家子女眷,除了卫君博的妻子沈氏被娘家人接回了意外,剩下的都只能跟着卫老太太过了。至于那些不入流的侍妾通房之流,早就卖的卖跑的跑走的干干净净。如今这小小的院子里就住着卫老太太和卫鸿飞的继妻冯氏。替卫鸿飞生过儿女的两个侍妾香姨娘和韩姨娘,卫君泽和卫君奕的妻子分别带着一个嫡女和一个庶子,都是嗷嗷待哺的小娃娃,以及卫家的两个姑娘卫菲和卫茜。本就是庶女,原本冯氏也不怎么操心两人的婚事,等到卫家败落了就更加嫁不出去了。以至于如今卫菲都二十二了,卫茜都二十了依然还待字闺中。

这么小的院子,挤了这么多人日子自然是过得艰难。卫鸿飞还没进门就听到卫老太太尖锐的叫骂声从里面传出来。是在骂冯氏和两个侍妾偷懒,接着又骂卫菲和卫茜是赔钱货。就连两个孙媳妇都不能幸免,骂两人克夫害死了自己的孙儿云云。

卫鸿飞听得只觉得额头一阵阵的疼痛。他是知道自己的母亲没有多少学识涵养的,别说跟谢家秦家这样的人家的老太太相比,就算是一直被他们权贵们看不上的朱家的妇人也比他娘有涵养的多。毕竟,他从小就习惯了他娘是个尖酸刻薄的乡下妇人的模样。这些年养尊处优,渐渐地也养出了几分修养和气质,再加上卫老太太很好面子,在外面面前一直端着郡王太妃高高在上的模样。可惜这几年的贫苦日子折腾下来,那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一点涵养也荡然无存了。

终于还是忍不住,卫鸿飞伸手敲了敲门。

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从里面打开了门。门里门外的人都是一愣,卫菲看着门口站着发呆的老头子皱了皱眉,有些不高兴地道:“你是什么人?想干什么?”卫鸿飞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道:“菲儿,是爹啊。”

卫菲一愣,看着眼前的卫鸿飞半晌没说话。

卫鸿飞连忙道:“我真的是你爹啊,你祖母和你母亲可还好?”

“爹?”卫菲茫然道。

身后传来卫老太太怒气匆匆的声音,“死丫头!开个门也能磨蹭大半天,信不信老娘明天就把你卖了!”

“娘!”卫鸿飞高声叫道。

卫老太太顿时愣住,怔怔的望着眼前的卫鸿飞,好半天才颤声道:“你…你是鸿飞?”卫鸿飞连连点头,跪倒在卫老太太面前,“孩儿不孝,娘…孩儿回来了。”

“你…你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你…你知不知道,博儿和泽儿都…都…”

“我知道。”卫鸿飞沉声道,对于那两个儿子,说不怨恨是假的。最开始的时候他恨不得能掐死那两个逆子,但是好几年过去心里那点怒气也慢慢的被消磨干净了。想起儿子的下场,心中剩下的也只有惆怅和遗憾。幸好…他还有一个儿子。想起还在卫君陌手中的卫君奕,卫鸿飞心中又升起一点希望。

卫鸿飞的突然归来,不仅是卫老太太又惊又喜,院子里的一众女人也都吓了一跳。只是看到卫鸿飞这副模样,原本心中升起了的那一点希望却又立刻破灭了。只看卫鸿飞的模样就知道,他这几年过得只怕也不比他们更好。只有韩姨娘忍不住扑了过来,一把抓去卫鸿飞的衣袖叫道:“老爷,奕儿呢?奕儿怎么去哪儿了?”

这几年韩姨娘心中的煎熬甚至比死了儿子的冯氏还要多一些。冯氏至少是知道了她儿子的下落,逢年过节还能给儿子上一炷香。她却是一边担心儿子成了孤魂野鬼无人忌祭奠,又不敢真的去烧纸烧香什么的。万一儿子没有死岂不是在咒他么?一边心中不停地告诉自己儿子还活着,但是好几年了无音讯,除了骗自己也没有什么用处了。

卫鸿飞看了看眼一院子形如枯槁的女人,叹了口气对韩姨娘道:“你别担心,奕儿还活着。”

“还活着?”韩姨娘顿时呆住了,即便是在心中告诉过自己一万次儿子还活着,却也没有听到卫鸿飞这一句来的震撼。

卫鸿飞点点头道:“他还活着。”只是,他不知道在哪里罢了。

韩姨娘蜡黄憔悴的脸上顿时满是泪水,“还活着…还活着就好,老天保佑……”

听了卫鸿飞的话,卫老太太也很是兴奋,“奕儿还活着?”

虽然卫君奕在的时候卫老太太并不怎么看重这个孙子,毕竟前面还有一个聪明懂事的卫君博和一个会讨人喜欢的卫君泽。但是现在,卫君奕确实卫鸿飞唯一的儿子了。虽然卫君泽还留下了一个庶子,但是那孩子自小就体弱多病,能不能养得大还要两说。

“那…那奕儿人呢?”卫老太太看看卫鸿飞身后,没有看到人影顿时有些失望起来。

卫鸿飞沉默了一下道:“他还要过些日子才会回来,母亲你不用担心,他不会有事的。”

“太好了。”卫老太太忍不住老泪纵横地道。虽然她是个尖酸刻薄的老太婆,但是对于为家族传宗接代的事情却还是跟任何一个女人一样看重的。如果卫家在儿子这里断绝了,她将来还怎么到地底下去见早死了的丈夫和公婆?原本还寄希望与儿子还能再生,但是现在看看儿子这比自己还要苍老的模样,卫老太太也忍不住掐灭了这个念头。就算儿媳妇和两个侍妾真的有人再怀孕了,谁又能保证就是个儿子,就能养大成人。如果卫君奕能或者回来自然是最好。

卫老太太和韩氏高兴,却不表示别的人也都高兴了。至少冯氏就非常的不高兴,凭什么她的儿子死了,韩氏这个贱人的儿子却还活着?这不公平!

冯氏能够将卫鸿飞的心拉拢在自己身边二十多年,自然也不是傻子。心中再怎么怨恨面上却是丝毫不露,“老爷,你终于回来了。这几年在外面,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卫鸿飞侧首看了一眼冯氏,轻声叹了口气,“你这几年也消瘦了不少,辛苦你了。”虽然卫君博和卫君泽两个逆子让他生气,但是儿子都死了这么久了还能责怪什么?看到冯氏憔悴的模样,卫鸿飞更是心软了许多。

冯氏低头,“老爷言重了,都是妾身应该做得。”半垂的眼眸,掩去了眼眸中的厌恶和嘲讽。如果说当初冯氏贪念卫鸿飞郡王的身份和英伟的身姿的话,现在的卫鸿飞就是一无是处了。即便是这几年冯氏也憔悴了不少,但是跟卫鸿飞站在一起依然像是父女而不是夫妻。自从卫府败落,卫老太太就将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到了她的身上,说都是因为博儿和泽儿才害得靖江郡王府落魄至此的。这几年,冯氏的日子并不比两个姨娘好过。

“父亲。”

两个儿媳妇,两个女儿也跟着上前见礼。卫鸿飞点了点头让人起来,虽然是一家团聚,除了卫老太太别的人却没有多少喜悦之色。卫鸿飞如此落魄,即便是回来了也不会让她们的日子好过多少,甚至有可能会更加的难过。一个老头子能够找到什么好差事,能赚什么钱?说不定还要她们养着呢。

“菲儿,茜儿,苦了你们了。”卫鸿飞轻叹,两个女儿年过而是还没能出嫁,是他这个做父亲的耽搁了他们。

卫菲和卫茜都没有说,只是默默地站在一个角落了。这几年的生活艰辛,让她们已经不再是当初靖江郡王府那两个骄纵天真的千金小姐了。

卫老太太全然没看到这种的神色,拉着儿子叨叨絮絮地问个不停,“鸿飞,这几年,你都在哪儿怎么过的啊?娘担心死了。”

卫鸿飞沉默了片刻,“让母亲担心了,我这几年…都被…卫君陌关在辰州府的地牢里。”

“卫君陌?!”卫老太太念叨了一下这个仿佛有些熟悉的名字,声音突然变得尖锐起来,“是哪个孽种!他竟然敢…竟然敢…”

“母亲!”卫鸿飞连忙扶住卫老太太,叹了口气道:“别说了。”

卫老太太却不依,“怎么能不说!他竟敢将你折磨成这个样子?简直没天理了,长平那个女人在干什么?!她会不会教儿子!”

想起离开辰州府的时候最后看到长平公主的模样,一身素衣,依然是清秀绝伦的容颜,除了眉眼间多了一点淡淡的岁月痕迹,几乎和二十年前没什么两样。再想想卫君陌和卫君博兄弟几个,卫鸿飞在心中苦笑:不是长平不会教儿子,是他不会教儿子才对。

卫老太太还在兀自怒骂不休,卫鸿飞却突然没有了劝慰和解释的兴致。原本心中一家人团聚的喜悦在看到这样破败昏暗的小院和一群面黄肌瘦的女人的时候也散去了大半。他甚至忍不住开始怀疑自己回来到底对不对,或许就这样终老甚至死在燕王的囚牢之中,也比现在回来亲眼看到自己的失败要好得多。

“母亲,你还是别骂了。”旁边,冯氏垂眸淡淡道:“辱骂大长公主的罪名,咱们家现在可吃罪不起。”即便是到已经到了如今这样的地步,萧千夜终究还是没有去罢黜长平公主的公主身份。这里面自然有太后和陵夷公主劝告的原因,但是不管怎么说长平公主依然是大夏的大长公主,并不是随便什么人能够辱骂的。若是被外人听了去,不用黄家的人早他们麻烦,应天府下随便一个衙役就能让他们好看。

卫老太太原本高亢的声音顿时卡在了喉咙里,显然这两年没有少受寻常百姓的苦楚。寻常百姓家哪里会不会官差的?真要找他们麻烦,她们也是无可奈何。原本卫老太太还会愤怒与这些原本在她眼中低贱的人竟敢踩在自己的头上。但是多了几次之后也就知道怕了。龙困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何况,她们不是龙也不是虎。

此时整个院子里,唯一笑容满脸的大约就是韩姨娘了。韩姨娘也不在意卫鸿飞的狼狈依然如往常一般殷勤地上前来,“老爷,你一路回来辛苦了。还是先去休息一会儿吧。”

卫老太太这才反应过来,连忙点头道:“韩氏说得对,飞儿你快去歇歇。晚上娘让她们做些好的,给你好好补补,看看你都瘦成什么样子了?”

卫鸿飞心中有事,也不多说什么,点了点头任由韩姨娘领着进房间休息去了。

儿子回来了,孙子也有了消息,卫老太太心情也好了许多,“看什么看!还不快去买些酒肉,给飞儿洗尘。”

冯氏抬眼,看了卫老太太一眼道:“娘,咱们手里都没有钱了,哪里能买酒买肉?咱们家里已经有半个月没吃过肉了。”

卫老太太一噎,狠狠地瞪了韩氏一眼才骂骂咧咧地进屋去了。冯氏也不在意,这两年早就习惯了。她知道卫老太太是进屋去拿自己藏着的私房钱去了。侧首看了一眼卫鸿飞进去的屋子,冯氏憔悴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动容和喜悦。回来了又如何?卫家的日子真的就会好起来吗?她的两个儿子还能死而复生吗?厌烦地看了一眼眼前脏乱拥挤的小院,冯氏的眼神变得更加的麻木不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