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7、火烧城门/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陵南城门外,大军背后南宫墨和卫君陌跟南宫绪一起站着观看大军攻城。

南宫墨不是第一次看攻城,甚至他自己都参与过守城。但是似乎没有哪一次有这次的紧张和肃穆之感,便是她现在的只是一个局外人,都感觉没一次冲锋和每一次城楼上的守军的防守都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一旦城楼失守,就昭示着一代帝皇的终结啊。

南宫绪手中的马鞭指了指前方的城头问道:“看看,有什么建议没有?”

金陵城楼相当的牢固,又有护城河围着,先要攻城原本就不容易。更不用说城楼上的守军也不是吃素的,这些天,他们的损失远比城楼上的守军更重得多。

南宫墨侧首去看卫君陌,卫君陌望着城楼皱眉思索了一会儿,道:“城楼防御…几乎毫无破绽。”

南宫绪也不觉得失望,因为他看了好几天也没看出来有什么破绽。但是要这样对耗实力拼谁耗得过谁,实在是损失太大了。金陵是皇城,粮草物资不说充裕,支撑个三五个月是绝对不成问题的。虽然最后他们八成还是能赢,但是那也太过伤筋动骨了。若是再有什么意外可不是好事。

卫君陌挑了挑眉,道:“也不是没有办法。”

南宫绪扬眉,示意他直说。

卫君陌淡然道:“火攻。”

“……”

南宫墨和南宫绪都是一愣,两双同样茫然的眼睛看向卫公子时倒是有几分相似。见卫君陌无意解答,两人又齐刷刷地扭头看向城楼。过了许久,南宫墨终于咔擦一下将有些僵硬的脖子扭向卫公子,“你说得该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卫公子紫眸微笑,伸出手替她捏了捏脖子淡笑不语。

南宫绪侧首看他,淡定地道:“太麻烦,实施起来有点困难,而且太损了。不过…总比没有办法好。”

卫公子淡然,“用不用是你的事,我只是随口一说。”

呵呵,说得好像辰州军是我的一样。

站在他们身后的长风公子有些不悦地戳了戳南宫绪,“喂,你们说得到底是什么意思?火攻?你们打算在哪儿防火?”用火把护城河给烧干?真是个不错的主意。

南宫绪低头,平静地看着长风公子戳自己的爪子。蔺长风呵呵一笑,淡定的将手收回去抹鼻子。墨姑娘是女的,男女授受不亲。自从夭夭从眼皮子底下被抓走了,长风公子就一直有点怵卫君陌。所以也就只能戳南宫绪了。

南宫绪也不在意,道:“如果在城楼底下对上大堆的柴火一直烧,你觉得会怎么样?”

长风公子认真的想了片刻道:“城楼上会倒下来几桶水?”想在城楼下防火?城楼上的守军也不是木头做的。只怕你柴火还没有放好呢,城楼上的水就已经下来了。若是倒下来的是凉水还好说,若是倒下来都是滚烫的开水,那乐子就大了。

南宫绪叹气。

蔺长风不悦,“有话就直说。”

“没有,长风公子你说得对。”南宫绪说完,侧首吩咐身后的下属去准备大量的燃烧物。

“……”这种又被人鄙视了智商的感觉…。

南宫墨笑道:“护城河的问题,大哥想必已经解决了吧?”

南宫绪笑道:“这原本就不是问题。”护城河虽说是叫护城,但是如果打起仗来的话,用处其实并不大。金陵这个护城河算是不错了,因为他足够宽,所以还是给大军添了一些麻烦。不过这小小的麻烦开战之后不到几天基本上负责攻打四个城门的将领就都已经解决了。

南宫绪的方法最方便,辰州军有紫霄殿做后盾,奇人异士不少。南宫绪直接让人从水底打桩,在湖面铺了三座宽三四丈的浮桥。浮桥桥面上全部以铁链连接,铺上了铁板,就算城楼上的人想要破坏也无能为力。而且这个法子也并不费事,哪怕被破坏了,很快又能再搭出一座来。

最大的问题,还是眼前这座防御超强的城池。即便是南宫墨看了也只能在心中摇头叹气。这种永固防御工事,别说是这个时代,就算是有炸弹也未必能轻易炸开。而南宫小姐虽然前世今生都做过杀手,但是她不是恐怖分子,拆卸改装枪支没问题,做两颗效果一般般的地雷也还行。但是要做什么高爆炸弹之类的就太为难她了。最重要的是,还得找得到材料。

从头到尾,南宫墨都没想过拿未来的高科技欺负古人。因为…当年她的化学成绩实在是有些拿不出手。

“南宫怀。”

旁边,简秋阳沉声提醒道。众人抬头看起,果然看到南宫怀身披战袍站在城楼上似乎正在朝这边看过来。长风公子眼神不错,顿时怒了,“他在挑衅咱们是吧?”

简秋阳笑眯眯地看了一眼南宫绪道:“他应该是在挑衅南宫公子。”

南宫绪垂眸,神色淡定似乎丝毫也没有感觉到自己被挑衅了一般。蔺长风有些好奇,“我说南宫兄,你到底有没有办法?要是真的被堵在这座城墙外面了,可就丢脸了哟。”其实也不算丢脸,虽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让人赞赏。但是儿子打不过老子才是大多数人心目中理所应当的事情。

南宫绪淡然道:“到时候你就知道我有没有办法了。”

没能套出话来,长风公子怏怏不乐的走了。

之后的两天,南城楼的攻势比起别的几个城门都有些不温不火的。看得城上的守将也有些奇怪,虽然辰州军是新军,但是战力却丝毫也不弱于幽州军。这副模样,是主将脑子出问题了还是有什么阴谋诡计?

鄂国公和南宫怀并肩站在城楼上,看着城下明显就没怎么尽力的辰州军直皱眉头。鄂国公皱眉问道:“楚国公,城外领兵的是令郎?”

南宫怀脸色有些不好看,却还是点了点头。只看他的脸色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鄂国公只得在心里叹气。南宫怀虽然父子决裂,好歹长子还是个有能力的。当初南宫绪骤然发难打的南宫怀措手不及,鄂国公就觉得这小子是个厉害人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如今看来果然如此。年纪轻轻就已经能够独立领兵攻打金陵了,之前的战绩也颇为客观。反观自己那几个儿子,孝顺倒是都孝顺,但是能力总是差了那么一些,让人忍不住叹息后继无人。

“这两天南门这边的情况似乎不太对,还要小心一些。对方只怕是有什么诡计。”

南宫怀沉默地点头,“老国公放心便是,我会注意的。”

不管南宫怀有什么诡计,他都会让他竹篮打水一场空。想要攻破金陵,南宫绪那点本事还不够!

第四天早上,南门的攻势终于开始了。城楼上的守军只见城下许多辰州军一个个冲过来将柴火往城楼下堆,不由得都放声大笑了起来。南宫怀站在城楼上,冷厉的眼中也闪过一丝冷笑,“备水!”

火很快便被点燃了,并不是普通的柴火而是被加了助燃的油料的柴火。一遇到火立刻便燃烧了起来,不一会儿功夫,城楼下就燃起了熊熊火焰。城楼上的守军,一桶桶热水当头倒了下去。很快,原本燃烧的正烈的火就被扑灭的只剩下几处零星火光以及滚滚烟雾了。

大军后面,见状长风公子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指着城楼下那仅剩的几点可怜的火光道:“这就是你的火攻?真是好壮观啊。”从头到尾染了有半刻中么?想想都有些可怜啊。

南宫绪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突然,城楼上一个守军一头从城楼上栽了下来。很快就有第二个,第三个…还有的没有栽下城口的也摊到在了城楼上。见此巨变,城楼上自然是一片混乱,城下的蔺长风也没好,“你下毒?”

南宫绪不以为意,一挥手沉声道:“继续!”

很快,干燥的柴木和火焰再一次燃气。

南宫怀气急败坏的赶过来,只看到了躺了一地的守城士兵。虽然没死,但是在战场上失去战力跟死了也没什么差别了。冷艳少了一眼远处,南宫怀冷声道:“准备沙石,灭火!”

这一次要略慢一些,等到守军准备好沙石送来灭了火的时候,城楼下的辰州军也险些就爬上城楼了。虽然最后有惊无险的守住了,却还是将南宫怀气得不轻。

看着火再一次被扑灭,长风公子侧首看向南宫绪,打算看看他还有什么花招。城楼太高了,想要用毒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如果不是城楼上的守军那几桶水下来腾起的毒雾,计算南宫绪在城楼下烧上一天也没有多大的用处。但是现在南宫怀怀了沙石不用水了,这毒显然也就拍不上用场了。

南宫绪淡定地道:“收兵。”

“……”本公子都搬好板凳准备看戏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看着长风公子扭曲的俊脸,南宫墨忍不住低头闷笑,“长风,今天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拿来那么多那么好用的毒啊。第二轮的木柴里面根本就没有毒。”能够隔着十几丈高度伤人的毒药是相当贵的,而且用火烧然后借水化为毒雾能发挥的效果不到十分之一。既浪费又不实用,还会被人防备。南宫绪哪里会真的把希望寄托在这个上面。今天这样做,说是想要攻城不如说想要气一气南宫怀罢了。

长风公子轻哼一声,翻着白眼道:“算了,本公子才懒得管南宫大公子想要怎么攻城呢。不过提醒你们一句,听说陈将军那边还有萧家三位公子那边好像已经有计划了啊。”

南宫墨笑道:“那又有什么关心?谁赢不是赢?”

“墨姑娘真是想得开。”长风公子皮笑肉不笑地道。

长风公子很快就知道南宫绪想要干什么了。城楼坚不可摧,高不可攀。但是城门可不是。金陵的城门建造的固然是十分坚固,精铁打造厚度惊人。但是…如果将城门口堵上了柴火源源不断的烧呢?

南宫绪准备的十分周全,现实拼命的让人往城门口扔柴火扔木炭,也不点燃。即便是南宫怀同样不停地往下倒水倒沙石他也不在意。直到整个城门附近几乎都成了一堆柴山。据说为了准备这个,南宫绪让人砍掉了金陵附近好好几座山上的干柴,收买了金陵附近方圆百里的所有木柴桐油等等。甚至还派人到更远的地方去收买,反正不断有木柴源源不断的送过来,不愁烧光了没得烧。

等到木柴堆积到了比城口还高几乎将大半个城墙都给遮住了的时候,南宫绪才让人疯狂的泼油放火。这个时候,当大火再烧起来的时候,南宫怀哪点水和沙就已经不怎么管用了。更何况,虽然城门口被烧着但是别的地方辰州军也没有放弃攻城啊。所以南门的守军还要继续打仗的。

大火一直烧了两天两夜。莫说是城外百步之内无人敢靠近,就是城口上也被烧的守城士兵根本无法站立,只能往两边撤退。就连负责另外两处城楼的的陈昱和薛真也问询跑过来围观了一次。陈昱将军看完之后啧啧称奇。只可惜无法在效仿了。因为别的城门只要守军一发现有人试图往下面丢柴火,人家不倒水了,直接放火先帮你少了。想要火烧城门需要的是长时间的烈火,这种小火就算烤一百年也未必能有什么坐拥。

城楼上,几个将领脸色难看地望着依然燃烧着熊熊烈火,城外的守军还在用抛石机远程投柴的南城门,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

南城门城楼上特别是城垛上现在被大火烤的滚烫,守军根本不敢站过去。一旦城下的大火熄灭,肯定就是城外的兵马攻城的时候。现在的城门只怕经受不起敌方的几次撞击就要倒了。

“混账!早知如此还不如直接杀出去跟那些王八蛋杀个痛快!”

“……”现在连出都出不去了。

“南宫绪那龟孙子真损!”

“……”

众人齐刷刷回头,看着背后脸色阴郁的南宫怀。南宫绪是龟孙子,南宫怀这个当爹的是什么?说话的将领显然也知道说错了话,不过话已经出口而且自觉也没骂错,更拉不下连来赔礼道歉。只得轻哼一声匆匆走了。南宫怀如今在军中的声望早不如前,许多将领也并不怎么见他看在眼里。见状都有些尴尬,也纷纷拱手溜走了。

跟在后面过来的鄂国公也听见了最后那一句话,只是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南宫怀的肩膀。他也不齿南宫怀的人品,不过到底现在还是并肩作战的。另外,他也十分羡慕南宫怀能有这样出色的一双儿女。只可惜,南宫怀生在福中不知福,自己将自己逼到如今这个地步。

“令公子,了不得啊。”鄂国公叹息道。

南宫怀冷哼一声,道:“孽子!”

鄂国公摇摇头,叹了口气转身走了。城门既然保不住了,那么接下来就只能准备将辰州军堵在城门外面了。至于能堵住多久,尽人事,听天命罢了。

当天傍晚,城门口的大火终于开始弱了一些了。南宫绪早有准备,直接引护城河中的水大量冲向城门,快速降温。然后早就准备在一侧的士兵根本不等温度完全降下来,就已经带着装着巨大的原木的攻城车冲了过来。沉重的撞击声在金陵城外响起,几乎震动了大半个金陵。

三天两夜的烈火燃烧之下,城门许多地方都已经不及原本的牢固。再加上猛烈的撞击,城门开始摇摇欲坠起来。

两边的城楼上,守城的士兵依然在跟试图攀上城楼的敌军厮杀,但是靠近城门的地方却几乎没有人,最多也只能站在距离城垛远一些的地方往下面投掷石头。但是这样的攻击对于攻城车来说几乎没有什么影响。

咚!咚!咚!

沉重的撞击声仿佛撞在了每个人的心脏上一般。

城楼上,鄂国公叹了口气,沉声吩咐道:“一旦城门打开,全力堵住城口,绝不能让敌军冲进来。”

“是,老国公!”身边的将领一脸肃然,沉声应道。

“去吧。”

另一边的薛真军中,燕王脸色依然憔悴,但是精神却十分不错。听到远处传来的撞击声,燕王朗声笑道:“老薛,看来你们俩这次要输给年轻人了。”

薛真有些无奈笑道:“老了,这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倒是要恭喜王爷得此良将。”南宫绪不仅是良将,最重要的是年轻。跟他们这些四五十岁的半老头子不一样,南宫绪还不到三十岁,只要不出意外,随随便便还能再用三十年。

燕王摆摆手道:“本王可指使不动他们。你们两个也别跟本王偷懒,若真让年轻人抢在前面,你们好意思?”

薛真摸摸鼻子没说话,他和陈昱确实是留了点力。但是也绝没有多到可以马上就攻破金陵的地步,所以南宫绪比他们快还是事实。当然他们留劲儿也不是为了南宫绪,而是为了另外一边的萧家三位公子。如今被王爷拆穿了,但是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燕王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道:“这话也告诉陈昱,半个月内拿不下两座城门,你们俩自己看着办吧。”

“是,王爷。”薛真无奈,只得苦笑着应了。

推荐好友佳若飞雪新文:攻妻不备之夫贵难挡,喜欢的亲们可以去看看。么么哒。

她是侯门千金,身分尊贵,却被众人觊觎暗害。

他是她捡来的护卫,赐名阿贵,一根筋的以为,她就是自己这辈子的守护对象。

外祖母的为难,叔叔的贪婪,甚至还有一堆极品亲戚的惦记,安潇潇觉得,她的人生,重来一世,唯一的改变就是,身边多了一个他。

他第一时间认清自己的心,便开始步步为营,小心算计,只为了想要偷走她的一颗心。

京城的人都说他配不上她,不过一介小小的护卫,怎么配成为大渊第一美人儿的夫婿?

当他的身份揭晓,四方哗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