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飞飞寻主记/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城中,宫驭宸听着一声一声沉重的撞击声挑了挑眉,“南门?”

身后,宫二点头道:“回阁主,是南门。”

“南宫绪还真的将城门给烧开了?”宫驭宸有些好笑地摸着下巴道。这几天南门火光冲天他当然也是知道的,不过是没有理会罢了。他并不在意城门会不会攻破,事实上…他倒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宫二道:“就算城门开了,想要攻入内城只怕还需要一些时候。”城门就那么大,南宫绪有本事越过守军把自己的兵马全部挤进去不成?

宫驭宸皱了皱眉,道:“这样的话…岂不是还要不少日子?”

宫二道:“也不会,陈昱和薛真都留了手。若是南门破了他们肯定也会尽全力。到时候若是四门破了三个,守军只怕是也无能为力了。”

宫驭宸点点头,“那就好…可不要让本座等久了。”

“启禀阁主,宫中召见。”门外,有人恭声禀告道。

宫驭宸有些厌烦地轻哼了一声道:“萧千夜该不会是害怕了,要请本座进宫去替他壮胆吧?”

门外的人没有搭话,宫驭宸站起身来走了出去。一边往外走,宫驭宸一边吩咐道:“一旦南门破了,城里只会更乱。让人小心府里,别让紫霄殿的人来给本座捣乱。”

“是,阁主。”

宫驭宸带着人出了右侍郎府匆匆朝着宫里的方向走去了。在他走过的街边上,一颗大树的树干上趴着一条色彩斑斓的小虫子。小虫子原本是趴在树干上睡觉。突然抬起头来扭了扭几乎看不出来的脑袋。然后飞快地蹿下了树干,靠着墙角不以言的地方以一种不同于虫子能有的速度朝着皇宫的方向爬去。

皇宫里,萧千夜焦躁地在御书房里踱来踱去。远处隐隐传来的低沉的声音每响起一下他的脸色就忍不住变得更难看一分。如果仔细看的话,还能发现他紧紧握着的手指在发抖。不过御书房里时候的宫女太监都只能低头跪伏在地上,自然没有人发现他隐藏在焦躁之下的恐惧。

“陛下,宫阁主来了。”门外,侍卫禀告道。

“快让他进来!”萧千夜道,“都出去!”

“是,陛下。”众人齐声告退,宫驭宸从外面走了进来。

“宫驭宸,现在该怎么办?!”一见到宫驭宸,萧千夜立刻就上前一步想要抓住他。宫驭宸侧首避过,淡定地道:“陛下,你急什么?”

萧千夜脸色难看地道:“我怎么能不急?城门那边……”

宫驭宸道:“城门那边一时半刻还倒不了,就算到了一时半刻敌军也还攻不进来。所以,陛下不用害怕。”

宫驭宸越是这么说,萧千夜的脸色越是难看,“一时半刻……”

宫驭宸摊手,无奈地道:“陛下自己不也知道么,到了如今这个地步,想要守住金陵是不可能的事情。咱们能做的只能是拖延时间而已。”

萧千夜脸色凝重沉默不语,宫驭宸走到一边坐下,悠然地道:“好吧,不如陛下先说说,召在下入宫所为何事?”

萧千夜有些颓然地坐回了龙椅上,闭眼道:“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么?难道…皇祖父传给朕的天下,朕真的守不住?”宫驭宸眼底掠过一丝嘲弄地笑意,脸上的神色却是万分诚恳地,“逆贼强势,也不是陛下之过,何不看开一些?”

萧千夜痛苦地抱着头,咬牙道:“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宫驭宸道:“就按照咱们之前的所说的不是么?在下也说过,到时候保证陛下太后和两位皇子的安全。必定会让人送几位到安全的地方,或许有朝一日,陛下还能够东山再起呢。”

“东山再起?”萧千夜一怔,有些茫然地低喃。

宫驭宸地声音仿佛带着惑人的意味,“不错,东山再起。燕王是逆贼,陛下才是皇室正统。就算暂时失去了一切,有朝一日也必定能够东山再起的。到时候…陛下若是看得起在下,在下也愿意为陛下助力。再次之前…陛下尽管放心,本座会替陛下解决掉燕王的。”

萧千夜沉默了良久,终于抬起头来神色木然地道:“如此,就听阁主的吧。”

宫驭宸俊美的脸上露出一丝满意地笑容,“必定不会让陛下失望。如此,本座还有事情要安排,先行告辞?”

萧千夜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宫驭宸起身走了出去。空荡荡的御书房里只剩下萧千夜一人,许久才响起了悲凉地笑声,“东山再起?哈哈…好一个东山再起……”

城外的军营中,卫君陌看着手中的信笺微微皱眉。南宫墨探过来轻声问道:“怎么了?”

卫君陌道:“飞飞不见了。”

飞飞被侍卫带进城中一起寻找夭夭,但是一直没有什么消息。侍卫每天都会将飞飞放出去,因为有特定的药香,每天飞飞都会自己按时回来。但是今天侍卫却发现飞飞没有回来,想要在一座城里寻找一只虫子自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特别是当这只虫子连用专用的药香都招不回来的时候只有两个原因,一是它自己不愿意回来,二是它被人抓了回不来。

南宫墨微微凝眉道:“你怎么看?”

卫君陌道:“飞飞应该是找到夭夭的线索了。”虫子自然不能指望像人一样会想到回来告诉你一声发现了什么线索。南宫墨心中一喜,抬手握住挂在眼见的另一只玉瓶道:“我们现在进城去吧。”

卫君陌点点头道:“时间差不多了。”南门已经打开了,只是守城的士兵堵在城门口还在苦战罢了。陈昱和薛真那边也加快了攻城的速度,既然已经有了一个缺口,再往后的就要容易很多了。半个月内,金陵皇城必破。

南宫墨起身笑道:“咱们快走!”

知道她挂心女儿,卫君陌没有多说什么微微点头站起了身来。

右侍郎府里,一只七彩的虫子围着整个府邸爬了一圈又一圈,终于还是累得受不了趴在墙角下的花盆后面不动了。明明小主人的味道就在这里,为什么找不到找不到?

飞飞晃了晃脑袋,实在是爬不动了只得懒懒地爬了回去。

小主人就在这里,它也要留在这里,它要香香软软的小主人。

一个黑衣女子提着一个食盒从旁边走过,飞飞头顶细小的触须动了一下。飞快地射了出去,然后整只虫子飞快地黏在了食盒底下。宫九脚下顿了一顿,总觉得方才有什么东西响动。不过一只小虫子的声音实在是太微不足道,停顿了一下发现周围并没有外人,便继续往前走去。

趴在食盒底部的一角,将自己盘起来缩成小小一团的飞飞被带着转了一圈一圈,走了好多条路。整条虫都开始兴奋了起来。它问到了小主人的味道!

宫九提着食盒走进密室,就看到夭夭正百无聊赖地趴在软榻里发呆。看到她进来,也只是幽怨地望了她一眼便撇过了脸去。宫九有些好笑,随手将食盒放在旁边的凳子上,笑道:“夭夭小姐,吃饭了。”

虽然是敌人的女儿,但是夭夭确实是个漂亮可爱的孩子。宫九又奉了宫驭宸的命令必须好好照顾她,时间久了倒是多了几分真心。她们这样的身份,都是风里来雨里去,刀光血影见多,这样软萌温情的小东西却是嫌少接触的。夭夭是个很聪明的孩子,除了刚开始几天哭闹不休,在明白了自己无论怎么哭闹都不可能见到爹娘之后也就不闹了。

夭夭爬起来端坐在软榻上望着她,宫九叹了口气微笑道:“一个人在这里是不是很无聊?别怕,过几天咱们就能离开这里了。”

夭夭嘟着小嘴不说话,宫九慢慢将食盒中的饭菜拿出来摆放到她跟前,一边道:“这两天阁主很忙,没空来看你。不过阁主跟我说,功课还是要按时完成,不然阁主回来了会生气的哦。”

夭夭眨眨眼睛,闷闷地点了点头。大坏蛋教的都是坏东西,她才不要学呢。

“真是个乖孩子,宫九喂你吃饭。”宫九含笑坐在榻边笑道。

“自己吃。”夭夭道。

“好吧,自己吃。”宫九将方才摆好,才提起食盒放到桌上去。一边回头跟夭夭说话的宫九没看见,一个小虫子啪嗒一下掉进了铺着绚丽地毯的地上,然后飞快地爬进了软榻底下。

吃过了饭,宫九又陪着夭夭逗着她说了一会儿话才离开。未免夭夭一个人待在密室里闷出什么问题,宫九奉命每天至少要陪着夭夭说一个时辰的话,逗她笑逗她玩儿。开始的时候可是为难坏了宫九,身为一个杀手,她哪里知道该怎么逗小孩子啊。幸好夭夭还算给面子,熟悉了之后也没有那么排斥她了。原本宫驭宸还打算抓两个小朋友来陪夭夭,可惜这个年纪的小朋友哪怕是再大几岁的小朋友都没有夭夭那么大的胆子。被抓了之后除了哭还是哭,别说陪夭夭玩儿了,不要夭夭照顾她们就算是不错了。

至于商峤,宫驭宸从头到尾救没考虑。若是将这一大一小放在一起,夭夭只怕没现在这么听话了。

看着宫九走出去,密室里又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夭夭撇撇小嘴从床上趴下来,趴在软呼呼的地毯上,将小手伸向软榻下面。不一会儿就从软榻下面拽出来几张纸,纸上还歪歪斜斜的写满了字迹。夭夭看了看,将纸扔在地上又伸出小手往里面抓,却不由得楞了一下。慢吞吞地将小手收回来看着手里软乎乎的小东西发呆。

飞飞舒服的扭了扭身子,高兴地夭夭手里转圈。不过它身子太胖,夭夭的手心太小吧嗒一下从手心里掉到了地上,顿时摔得头晕眼花。

“飞飞?”夭夭惊讶地道。不解地看了看周围,紧密的大门,封闭的房间,不知道飞飞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飞飞,你怎么来啦?”夭夭伸手见它抓回来,好奇地问道。

飞飞自然不能回答她,只是兴奋的在夭夭的手心和胳膊上爬来爬去。它终于找到香香软软的小主人了。

夭夭偏着小脑袋想了一会儿也没有想明白,点点头道:“好吧,飞飞肯定是来找夭夭地对不对?不过这里有个大坏蛋,飞飞一定要藏好哦。”

飞飞听不懂,继续高兴的爬爬爬。

夭夭却十分高兴,“我就知道飞飞最聪明了。乖乖。”小心翼翼地将飞飞放到身边的凳子上。夭夭继续往软榻下面摸。不一会儿摸出来一支炭笔。这是宫驭宸拿来给她玩儿的,不过完了两天就没兴趣了,扔到一边宫驭宸也不在意这点小玩意。

夭夭抓着纸和笔爬回软榻上,又找了个小盒子将飞飞放进去然后也放在软榻上,才心满意足地趴在软榻上开始写写画画。

小朋友自得其乐的时间过得总是特别快,等听到石门传来动静的时候,夭夭飞快的爬起来抓起床上的东西扔到了榻底。

宫驭宸进来只看到夭夭将什么东西扔进了床底下,不由得挑了挑眉。夭夭立刻缩到了一角,大眼睛圆圆的瞪着他。

宫驭宸饶有兴致地笑道:“小丫头,告诉我你刚刚把什么东西藏到床底下了?”

夭夭撇过小脸不理他。宫驭宸也不在意,只是捏了捏她的脸蛋道:“笨丫头,你不说本座难道不会自己看么?”说着,低头看了一眼床底,然后拽出了被夭夭扔进去纸和笔。

“哟,原来小丫头已经会写这么多字了?”宫驭宸笑道,“让本座看看你写了什么?嗯,圆圈九,好人。圈圈,大圈圈叉叉,这是什么鬼?夭夭,娘娘…还会画小人啊?还有一只…这是什么玩意?”宫驭宸看了半天,十分真诚地看着夭夭道:“小丫头,其实这玩意儿你不用藏起来。”因为根本就没有人看得懂。

“哼!”

宫驭宸一把将她拎到自己怀里,笑道:“来,你给本座解释一下,你这写的是什么?”

夭夭很有个性的将小脑袋扭到一边,宫驭宸挑眉,“好吧,让本座来猜一下。圆圈九,是宫九吧。你觉得宫九是好人?圆圈…然后大圆圈还大个叉叉是什么意思?”夭夭轻蔑的仰视他,“笨蛋,明明是蛋蛋。”

“哦?蛋蛋啊。明白了。说我是大坏蛋是吧?”宫驭宸笑道。

夭夭灵动的大眼睛转了转,不说话。

宫驭宸也不在意,继续,“这个娘什么的,大概是想念娘亲的意思?你会写娘居然不会写宫!回头给本座把宫字写一百遍,不,把本座的名字写一百遍。这个…弯弯曲曲的是什么玩意,飞飞?你想飞啊?”

夭夭翻了个白眼,大坏蛋真烦!

好几张纸写的都是这些乱七八糟不知所云的玩意,有字也有画。夭夭虽然学习方面远不如安安,却也认识不少字。不会写的字儿就用画儿代替,虽然很可能画得除了她自己别人根本就看不出来那是什么东西。

宫驭宸随手将那些东西扔到一边道:“有空写这些东西,本座布置的功课背会了没有?”

夭夭直接趴在他怀里装睡,宫驭宸无奈拎起她的小下巴看了看,道:“真是个小坏蛋,这么小就这么多心眼儿,以后长大了还得了。”

南宫墨的女儿果然是可爱又聪明,如果带回去养一定是个很不错的主意。宫驭宸摸着下巴思索着,如果这么聪明的小丫头让自己教养长大会是什么样子呢?还是娇俏天真的小姑娘,或者是骄纵邪恶的小魔女?

这么想着,宫驭宸觉得自己的心开始蠢蠢欲动起来。如果将小丫头教导成一个小魔女,呵呵…卫君陌和小墨儿脸上的表情一定会很好看吧?

“嗯,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等到本座离开的时候,你就跟着本座一起走吧。”宫驭宸心情舒畅地道。

又叨叨絮絮地跟夭夭说了好一会儿话,其实是宫驭宸单方面的唠叨。直到心满意足了宫驭宸才扯过旁边的小被子替她盖上起身走了出去。

等到宫驭宸出去好一会儿,夭夭才睁开眼睛从被子里爬了出来。皱了皱眉小脸道:“大坏蛋越来越唠叨了,比太公还吵吵。飞飞,飞飞?”

飞飞拱着色彩斑斓的身子沿着软榻的一条腿爬了上来。

夭夭松了口气,“你没事就好,要是被大坏蛋抓住了就惨了。”

飞飞蹭了蹭夭夭的软乎乎的手指头,夭夭脸上的笑容也更加甜美起来。过了一会儿又有些忧郁地叹气,“要是白白也在就好了,我们就可以要白白咬大坏蛋一口,然后逃出去。”小小的孩子自然不会考虑,白白咬完了宫驭宸之后她们到底能不能逃出去。这么复杂的事情显然还不是她能够考虑的到的。

“不过没关系,有飞飞陪着我也很不错呀。飞飞陪我谁吧,娘亲和爹爹也要来了对不对?”

飞飞继续蹭他的手指,夭夭高兴地笑道:“我就知道是这样,嗯嗯,睡个好觉就可以看到爹爹和娘亲了。”将飞飞放到枕边,夭夭打了个小小的呵欠闭上眼睛睡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