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9、重回金陵/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隔四五年,再一次重回金陵皇城的感觉有些微妙。上一次他们算得上是逃跑,不过却是由鄂国公亲自护送,大摇大摆的出城的。而这一次他们才是占据了上方的那一方,却又是悄无声息的暗中潜入城中。不得不说,这是一件相当奇妙的事情。

比起当初离开的时候,如今的金陵皇城显得有些寂寥。原本繁华的街道上没有多少行人,内城虽然还算平稳,却因为各大家族的家主都被招入了宫中而少有人敢方式。竟是显得比外城更加冷清,听到最多的倒是远处城门口传来的厮杀声。

“最多两天,大军应该就能进城了吧?”坐在一处隐秘的厢房中,南宫墨望着窗外空荡荡的街道低声道。

卫君陌微微点头,道:“差不多了。”只要有一处城门被攻破了,想要再守住这座城池基本上就是不可能了。南宫绪攻破了南门带给守军的不仅是战场上的打击,对全军的心理更是造成了不小的重创。

南宫墨叹了口气,微微蹙眉道:“希望能在这之前,找到夭夭。”

越早找到夭夭越好,南宫墨不希望拖到最后,因为这意味着夭夭很可能被拿来当做最后要挟他们的筹码。不说他们和燕王要如何为难,南宫墨也实在是不希望才三岁的女儿要面对这样的局面。

卫君陌抬手握住她一只手,“别担心。”

南宫墨淡淡一笑,无声地点了点头。

两人此时正坐在内城中一处极不起眼商铺二楼上。城中人少也有坏处,那就意味着他们的行踪越是容易被人察觉。两人进城之后并没有在光天化日之下四处游走,即便是做了易容,却也不能小觑水阁中人的能力。卫公子的气势太过显眼,即便是改变了容貌,或许旁人认不出来他的容貌,却能够一眼注意到他人本身。所以,卫君陌是此人是绝对不适合去做间谍一类的工作的。南宫墨将自己装扮成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她有经验,也长于各种角色扮演。只要她不开口说,即便是身边熟悉的人也很少能够看破她的身份。

“公子,郡主。”头发苍白的老掌柜颤颤巍巍地走进来朝两人行礼。

“不必多礼,紫嫣近日可有消息?”南宫墨轻声问道。

老掌柜这才直起身子,苍老的眼眸中闪过一丝锐气,恭敬地道:“回郡主,自从水阁那位动手之后,紫嫣姑娘就没有在联络过了。不过,最后她留下讯息说已经有了去处,请郡主不必替他担心。”

南宫墨点点头道:“那就好。”因为宫驭宸,紫霄殿在金陵的情报网遭受了不小的损失。若不是紫嫣见机快,先一步切断了许多联络处,只怕这件铺子也保不下来。这是内城中一家还算不错的绸缎庄,平时也打探不到什么重要消息,只是偶尔从来光顾的贵妇千金们身边收集一点消息,或者是做一做情报转递罢了。不起眼,所以身份暴露的可能也小的多。

“右侍郎府可有消息?”南宫墨问道。

朝中的侍郎不少,但是老掌柜却明白此时的南宫墨问的是哪个侍郎。恭敬地道:“因城中的人手不足,消息并不多。不过,前两日小人从同行锦绣阁得到一个消息,前些日子右侍郎府在锦绣阁买了一匹从绵州来得雪青色丝雨锦并几匹名贵的料子,还特意要最顶尖的绣娘绣上了花纹。看来绣纹应是给孩子穿的,右侍郎府确实有两个年纪差不多大的孩子,不过却都是庶子庶女。”

绵州的丝雨锦虽不及金陵贵族喜欢的云锦名气大,却因产量少,路途遥远等许多原因价格反倒是更贵。右侍郎府就算是再富有,也不会给庶子庶女用那样的名贵料子的。更不用说,锦绣阁的绣娘更是金陵皇城中第一流的。许多权贵之家都是有自己的女红上的人的,并不喜欢用外面的绣娘,却也对锦绣阁的顶尖绣娘趋之若鹜。

南宫墨点点头,其实她们已经能确定夭夭就在那侍郎府中了。不过听了掌柜这么说,至少知道宫驭宸没亏待了夭夭,还是忍不住松了口气。

“侍郎府里,可有咱们的人?”卫君陌沉声问道。

看了一眼卫君陌,老掌柜更加恭谨起来,“原本并没有,前段时间紫嫣姑娘开始怪异那右侍郎的时候往里面放了几个。但是那府里规矩十分森严,进去的人完全接触不到内院,所以也……”

南宫墨微微叹了口气,也不意外。那右侍郎既然是水阁的人,又能够做到侍郎之位自然不会是简单角色。

侧首去看卫君陌,卫君陌轻声道:“晚点再去看看。”

南宫墨无声的点了点头。

燕王给的地图确实是很有用。侍郎府的警戒出乎意料的森严,几乎还没有靠近侍郎府百步之外,就能感觉到阴暗出被警惕的目光盯着的感觉了。再往里走,更是能够感觉到隐藏在暗处的高手不下于上百人。外面都是如此,更不用说里面怎么样了。

若是赢闯,以南宫墨和卫君陌联手杀个来回未必不能。但是那必须是他们完全确定夭夭的位置,并且有把握一进去就能够找到的人的情况下。若是找不到人,闯进去一次就等于是打草惊蛇了。

走上面行不通,自然就只能走地下了。金陵皇城下面的地道果然发达的惊人。如果不是有燕王提供的地图,南宫墨很怀疑自己会不会转晕在下面。

走在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人行走过得阴暗地道里,南宫墨心中感叹不已。

嗖地一声轻响,一个小东西从南宫墨地腰间冲了出来。低头一看,却见挂在腰间的小玉瓶已经被打开,原本待在瓶子里的阿白已经跑到了前方不远处的地上趴着。阿白在地上转了两圈,然后便调转方向朝着地道的另一头奔去。

两人对视一眼,齐齐跟了上去。

阿白虽然跟夭夭不算熟悉,跟飞飞却是一起出生一起长大的。突然自己跑出来,阿白只怕是发现了飞飞的气息了。

两人跟在阿白身后在一条一条的地道里面转了一个多时辰,南宫墨几乎要以为阿白迷路了的时候,就看到阿白突然停了下来,然后沿着地道的墙壁往上爬,最后从上面的一个小洞转了进去。

被抛下的两个人类对视一眼,有些无语。他们总不可能变成虫子也从那个小洞里钻进去吧?

南宫墨取出地图低头看了一会儿,道:“看来夭夭确实是被藏在了地下密室。我们现在就在右侍郎府旁边的地下。现在怎么办?”

卫君陌低头沉吟了片刻,沉声道:“找人来,继续开地道。”

南宫墨蹙眉,挖地道的动静不小,一不小心就可能被发现。

卫君陌将她揽入怀中,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心低声道:“不用担心,不会被发现。”

南宫墨叹了口气,“希望如此吧。”

两人正打算要回去,阿白既然跑进去了他们也不可能找到。如果阿白找到夭夭最好,找不到它也会自己回去的倒是不用他们担心。还没转身,就见原本阿白进去的小洞口探出一个白白肉肉的小脑袋,然后吧唧一下阿白从洞口掉了下来,南宫墨连忙伸手接住。

阿白原本肉呼呼的身上被人在背上绑了一段小小的粉红色的丝带。幸好阿白的体型不小,不然被绑着这么个丝带,能不能爬回来还未可知呢。

“阿白?找到夭夭了?”南宫墨惊喜。

阿白扭了扭被绑的不舒服的甚至,翻了个滚爬进去玉瓶里。阿白跟飞飞不一样,它含有剧毒平时自然不会将它放出来到处跑。它也更喜欢待在那个含有让它喜欢的药香冰冰凉凉的玉瓶之中。

看着手中粉红色的丝带,南宫墨却忍不住红了眼睛。

“君陌……”

卫君陌眼神微动,搂着她轻声道:“相信我,很快,很快夭夭就会回来。”

“嗯。”

宫驭宸走进密室的时候夭夭正百无聊赖的趴在软榻上发呆。看到宫驭宸进来有些恹恹地抬眼看了他一眼便不再理会了。宫驭宸挑眉,含笑将她拎起来抱在怀里,笑道:“这是怎么了?无精打采的?”

夭夭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他。

宫驭宸也不生气,叹了口气道:“算算时间,你爹娘差不多也该来了吧?”

夭夭立刻眼睛一亮,竖起耳朵听却偏偏还要做出一副我不理你的模样。宫驭宸看在眼里也不在意,只能没看见一般自顾自地道:“小丫头,你说…他们能找到你么?”虽然还没有收到卫君陌和南宫墨进城的消息,但是宫驭宸凭着多年和卫君陌作对的经验和直觉,这两个人不可能真的一直等着什么都不做。不过,想要从他手里抢人,只怕也不容易。

“本座可舍不得你这小丫头被抢走了。”宫驭宸笑道,“你说是不是也舍不得我?”

夭夭给了他一个鬼脸。她才不会舍不得大坏蛋,爹爹和娘亲会来救她哒。

宫驭宸不由得乐了,伸手拉扯着她粉嫩的腮帮笑道:“真是个养不熟的小坏蛋,本座对你不好么?”

夭夭呆了呆,亮晶晶的大眼睛有些犹豫起来。大坏蛋对她还挺好的,但是…大坏蛋关着她不然她出去呀,还把她抢走了,害她见不到爹爹娘亲和哥哥。大坏蛋还抓走了阿峤哥哥。想到商峤,夭夭立刻怒瞪着宫驭宸气鼓鼓的不说话。

宫驭宸挑眉,“又在心里骂我?”

哼!夭夭撇过小脸不理他。

宫驭宸伸手摸摸她的小脸叹了口气,“再过几天一切就该结束了。到时候…本座就带你一起走,不用每天都呆在这个密室里了。这几天你要乖乖的知道么?”至于小孩子想爹娘这种事,宫驭宸根本不作考虑。才三岁的孩子,再聪明又能记到哪里去?不用两三年时间,保管她记不得自己爹娘长什么样。再过两年,说不定能连她还有个爹娘都能忘记了。

想到此处,宫驭宸就觉得心情格外的愉悦。就连这么多年的计划几乎付诸东流都没有那么烦闷了。当然,也不算完全失败,至少,还有补救的余地不是么?

每天例行的陪夭夭说一会儿话,或者单方面的对夭夭吐槽完毕,宫阁主方才心满意足的离去。果然,许多事情一个人闷在心里确实是不如说出来要舒服得多啊。所以,养个小娃娃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么。

不过,连心里的烦闷都只能对一个根本听不懂的小娃娃诉说,不得不说宫阁主的人生也孤独寂寞到了一定的程度了。

等到宫驭宸出去,夭夭才转身从被子底下抓出了卷成一团的飞飞捧在手心。对着飞飞长长的叹了口气,“其实大坏蛋也不会那么讨厌,如果他放了阿峤哥哥和夭夭就好了。飞飞,你说是不是?”

飞飞被她拨弄的不舒服,扭着身子往手腕上爬去。

应天府衙后院,何文栎一脸疲惫的走进来,挥退了身后的人随手将手中的帽子扔到了一边坐在椅子里发呆。城门口的战事越发的激烈起来,很显然这金陵城是要守不住了。这几天城内同样也是人心惶惶。普通百姓还好说,无论谁当皇帝也都是那么回事。但是权贵之家却不一样,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别说是别人,就说何文栎自己,心中何尝又能够平静?想起还关在监狱里的那个女人,何文栎更加头疼。

“何大人。”一个清越地声音在房间里响起。

“谁?!”何文栎一惊,飞快地抬头便看到房间里不知何时已经多出了两个人来。

“两位…卫公子?”看清楚来人,何文栎愣了愣方才认出那高个的男子身份,在去看那矮一些的少年,迟疑着道:“星城郡主?”

南宫墨噗嗤一笑,点点头道:“何大人,许久不见,别来无恙?”

何文栎苦笑,心中暗道,现在我宁愿不见到你们。

只可惜,这两位都不是他能够招惹得起的,只得叹气道:“多谢郡主,一切都好。两位请坐。”

两人也不客气,走到何文栎对面坐了下来。

来者不是客,何文栎也懒得叫人上茶了。犹豫了一下问道:“不知两位……”

南宫墨含笑不语,侧首去看卫君陌。卫公子淡然地看着他,何文栎被他一双紫眸看的浑身不自在,只得无奈地叹气道:“我知道两位是为何而来,不过…在下只是个小小的应天府尹,算不得什么台面上的人物。”

南宫墨笑道:“正是因为何大人是应天府尹,所以我们才走这一趟啊。”

应天府尹论品级绝对算不上是什么高官。但是却个顶个的必须是皇帝的心腹,哪怕不是心腹至少也该是皇帝信任的人。至于何文栎这个应天府尹,在换了个皇帝之后居然还能够坐得稳也算是一个奇迹了。当然萧千夜也不是没想过换一个,甚至这几年见金陵已经换过了两个应天府尹。可惜天子脚下的父母官不是那么容易当的,两个加起来还没撑过一年时间就阵亡了。最后只得重新启用何文栎,至少何文栎不结党,也不是哪一方势力的扶持的人也就够了。

虽然何文栎曾经和蔺长风有些交情,但是这种事情也不是台面上的。跟卫君陌就更扯不上多少关系了,何文栎又是自己科举考上来的官员,在朝中清流之中也混得开,于是才让他一直给混到了现在。

南宫墨都这么说了,何文栎也不能敷衍了事。只得直言道:“郡主,不是在下敷衍两位。在下虽然如今还任着应天府尹之子。但是说实话,如今除了府衙这几个衙役,在下调不动金陵任何人马。”

原本应天府尹是有一小部分可以紧急调动金陵城中守卫的权利的。但是那是平时,如今这情况萧千夜更是看谁都像叛徒,哪儿还可能给他这样的权利。

卫君陌淡然道:“不必。”

“嗯?”何文栎有些惊讶地挑眉。

卫公子道:“大军入城之后,你只要负责城中的秩序即可。”一旦大军入城,城中必定大乱。五城兵马司他们未必搞的定,而且必定是萧千夜的心腹。到时候,何文栎这个应天府尹就显得格外重要了。

何文栎脸色有些发苦,无奈地道:“卫公子,这样一来,在下的名声……”背主投敌可不是什么好名声。就算做不到以身殉国,这主动和被动的差别来是有点大的。

卫君陌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这么说,何大人是打算殉国?”

何大人无语凝噎,半晌才幽幽道:“不,在下没这个打算。”他确实是没这个打算,何文栎自问做官就算不是两袖清风,却也对得起君王百姓,至于别的…以身殉主什么的,他还没有伟大到那个份儿上。

南宫墨笑吟吟地看着何文栎道:“这么说,何大人是答应了?”

何文栎叹了口气道:“在下还有拒绝的余地么?”

南宫墨道:“自然是有的,何大人和长风是朋友,我们也不愿强人所难。”

“……”这对夫妻,真是够了!

何大人咬牙切齿却不可奈何。只得暗暗翻了个白眼,转变话题道:“前些日子有个姑娘拿着蔺长风的信物来找本官,应该是卫公子和郡主的人吧?”

南宫墨笑道:“原来紫嫣在何大人这里?多谢何大人照顾了。不过还要劳烦和大人多照顾几日。”紫嫣不会武功,现在出来也不好在城中行走,倒不如待在这里安全些。

“不知,她现在在哪里?”

“大牢里。”

“……”果然是个安全的地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