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0、散尽家财/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陵皇城外厮杀声不断,皇城内也是一片肃杀。

皇宫里一处偏殿中,一群神色肃然的人或坐或立,但是眉宇间却都毫无意外的带着几分焦虑和忧愁。秦家家主独自一人坐在僻静的角落里不言不语。若是往常众人定然都会围着他商讨意见,不过这几年秦家着实是低调得很,极少参与这些世家的聚会,即便是参加也都很少会说什么。以至于众人都有些习惯了这样安安静静毫无存在感的秦家家主,却忘了他几年前依然还是几乎将谢家风头压下的金陵第二世家的掌舵者。

谢侯坐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同样也没有参与这些人的讨论。众人倒也不意外,毕竟谢家从不参与朝中事务是众所周知的。就算燕王真的攻破了金陵改朝换代,只要谢家自己不作死就不会有什么事。

谢家几位公子都站在谢侯身边,神色肃穆恭敬,从容若定看不出丝毫的表情。

秦家主扫了一眼在座的众人,微微叹了口气。抬头对谢侯笑道:“谢兄,不如移驾手谈一局?”

谢侯了然,含笑道:“秦家主请。”

两人起身往旁边往大殿旁边的厢房走去。虽然说是被软禁在宫中,但是毕竟是各家的家主,萧千夜也不想太得罪他们。只要他们不离开这座大殿不随便乱走,在大殿中各处却是可以随意的。两人起身离开并没有惊动太多人,只有谢家的两位公子和秦家的一位公子跟了上去。

两人来到侧翼的一个幽静的厢房坐下,几位晚辈已经上前摆好了棋盘。双方落座,却并没有急着落子。听着远处传来的厮杀声,谢侯淡淡道:“听这声音,外城只怕是守不住了。”南门被破的消息传来已经有两天多了,外城的守军能够将幽州军堵在外面两三天已经不容易了。但是,既然城门已经破了,还想将人给挡回去就更不容易了。

秦家主也叹了口气道:“谢侯说得是。”

谢侯抬眼看了秦家主一眼,挑眉笑道:“旁人便罢了,秦家主何必如此忧虑?”

别人怎么样先不说,秦家的大公子如今可是卫君陌麾下的得力之人,一旦燕王登基,秦家只有更上一层楼的份儿,哪里需要忧虑叹息?秦家主此时的叹息,若不是谢侯心胸宽大,旁人未免觉得他故作姿态。

秦家主摩挲着手中的棋子,良久方才落下了一子摇头道:“都说一朝天子一朝臣,可这…天子与天子也有不同。棋局重开,祸福谁知?”平心而论,比起燕王其实各大家族还是更喜欢萧千夜这个皇帝的。毕竟,对臣子来说压在头上的人自然是越好侍候越高兴的。萧千夜对自己的皇叔们够狠,但是对手下的臣子至少比起先帝来,算得上是心慈手软的了。而燕王,先帝众多皇子之中,最肖似先帝的便是燕王了。

可惜,萧千夜实在不是燕王的对手。若是让各大世家拼尽了全力相助萧千夜,又没有人愿意。更何况,萧千夜领不领他们的情还要两说呢。

谢侯点点头,“言之有理。”

秦家主叹气道:“所以,在下才羡慕谢侯啊。”不入局,自然也就不用担心那些风云变幻的危险。以谢家的威望和名声,只要谢家不叛国不欺君往上,不出什么荒唐的纨绔后代,谢家就能够长长久久的安享太平。可惜,秦家不可能这样做,也没有这个条件。即便是秦家有一天风头真的完全压过了谢家,比起谢家的底蕴也是万万不及的。

谢侯摇摇头,道:“秦家主想这些,不如想想你我是否还能走得出这皇宫吧。”

秦家主神色微动,抬头看着谢侯,再看看站在谢侯身后的谢家大公子和谢七公子,有些无奈地摇头笑叹道:“若是命该如此,在下又能如何?”萧千夜招他们进宫的目的他们并非不知,只是强权之下便是知道也无可奈何。

幸好…

秦家主在心中暗暗庆幸,就算他出了什么意外,就算跟着他进宫来的几个子弟都出了什么意外,等到长子回京之后总还是可以稳住秦家的局势的。秦家也不至于因此就一败涂地。

谢侯就更不着急了,谢家有谢老夫人坐镇就不会乱。不管他在宫里出了什么事,等到将来新皇登基都会安抚加恩谢家。过些念头,谢家总还是会慢慢恢复的,甚至还可避开新皇登基之后对世家的清洗。毕竟,燕王确实是一位相当强势的王者。

两人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泰然和从容。同时,显然两人都不觉得萧千夜还能有力挽狂澜的能力。

这边的两个人淡定的对弈,另一边的偏殿里却已经吵成了一团。高义侯坐在一边同样脸色阴郁,没想到皇帝下手竟然这样快。他们确实是动了心思,只是还没来得及行动就被皇帝全部给请进宫中了。如今却是什么都做不得了,燕王那边是别想了,现在能够安然脱身就算是运气了。

“见过高义侯,贵妃娘娘有请。”门外,一个内侍走进来恭恭敬敬地道。

闻言,原本还闹哄哄的大殿里顿时一片安静。众人的目光纷纷射向高义伯,隐隐带了些敌意。他们都被关在这里哪儿也去不得,高义伯却被女儿派人带走了,谁知道他会不会对陛下说出什么不利于大家的事情。

只是再是怎么敌意,在这个地方这些权势赫然的家主跟普通人也没有什么差别,只得眼睁睁地看着高义伯被带走。

高义侯随着内侍来到朱妃的宫殿,朱妃正跪在后殿的佛堂里诵经。听到内侍的禀告才起身走了出来,淡淡笑道:“父亲。”

高义侯忧心忡忡,连忙问道:“找为父前来,可是有什么要事?”

朱妃坐了下来,淡淡微笑道:“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听陛下所父亲在宫中,便让人请父亲来聚聚。这几日,父亲可还安好?”

高义侯看着眼前神色温婉,却不失皇妃贵气的女儿,神色有些复杂。他们入宫已经有数日,朱妃自然不可能是今天才知道的。前两天不闻不问,如今却……朱妃把玩着手腕上的玉镯,一边悠悠道:“听闻…这些日子父亲和长姐颇多书信往来?”

高义侯闻言神色一变,有些讪讪道:“哪里…”朱妃身在宫中,这些消息自然不会是她自己打探出来的。

朱妃幽幽道:“我知在父亲心中我是万万比不上长姐的。但是,我皇儿也唤父亲一声外祖父。父亲当真忍心让陛下失了江山,让我儿沦为阶下囚甚至是性命不保?”

高义侯连忙道:“娘娘慎言。”

朱妃美丽的容颜上勾起一抹冷笑,“慎言?父亲难道没有联络各大世家,想要投靠燕王么?父亲莫非忘了,就算是陛下如今…这皇城里还是陛下说了算的。”

高义侯有些惊恐地睁大了眼睛,他有些不明白这个女儿为什么突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是她自己想要说得还是陛下的意思?但是眼前却绝不能承认,朱妃说得没错,就算是皇城已经危在旦夕,但是至少现在这皇城里还是萧千夜说了算的。

“娘娘误会了,为父怎么会有这样大逆不道的想法。”高义侯心中,其实并没有绝对两个谁更重要一些。如果萧千夜一直屹立不倒,他放弃的自然就是朱初瑜。但是现在明显是萧千夜不行了,朱家自然要向着嫡长女。毕竟朱初瑜还是燕王二公子的嫡妻。当然,因为朱初瑜的聪慧能干,这些年里他确实是更疼爱看重这个嫡长女一些,却也没到为了她能放弃家族利益的地步。

朱妃岂会被他三言两语糊弄,只是笑道:“父亲这么说,我便放心了。”

听了朱妃的话,高义侯心中却蓦地升起一股不详的感觉。有些警惕地看着眼前的女儿,只听朱妃笑道:“父亲愿意为陛下尽忠,我想陛下也是十分高兴的。”

高义侯干笑,“这是自然。”

朱妃点点头,“如此,我便替父亲做主了。将朱家的全部财产都用来充当军饷,以助我军守城。若是将来击退了燕王,论功行赏陛下必定不会忘了父亲的。”闻言,高义侯有些绝望了。朱家的全部财产…朱妃这是要毁了朱家么?当然,现在无论是谁也不可能拿到朱家的全部财产,因为朱家还有许多产业在金陵以外的地方。但是紧紧是朱家在金陵的产业和朱家库房的全部财产就足够让朱家一蹶不振了。

“娘娘,你不能……”

“嗯?”朱妃挑眉。

高义侯咬牙,论功行赏?萧千夜还有论功行赏的那一天么?若真是将这笔财产捐献出去,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不说,将来到了燕王面前就是个巨大的洗也洗不掉的污点。

“娘娘,若是如此,朱家,朱家只怕就撑不下去了啊。”高义侯道。

朱妃微笑道:“父亲一向深明大义,忠君报国岂不比一家一户的利益更重要?”

深明大义个屁!

“娘娘,你也要为二皇子想想啊。万一将来……”朱妃笑道:“我正是为皇儿着想,将来陛下定然会看在父亲慷慨解囊的份上,厚待皇儿的,不是么?”

高义侯哑口无言,朱妃道:“看来父亲是没有意见了。女儿代陛下谢过父亲。”

“不行!”高义侯叫道。

朱妃却仿佛没听见他的话一般,挥手吩咐身边的人拿了高义侯的印信去禀告萧千夜。高义侯独自一人哪里比得过宫中的内侍和侍卫,即便是再怎么挣扎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朱家家主的印信离自己而去。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高义侯终于从失魂落魄中回过神来,顾不得规矩愤怒地朝朱妃叫道。

朱妃勾唇浅笑,温婉如旧,“父亲当初因为长姐一句话,便将女儿送给了陛下。父命难为,女儿不敢有怨言。如今女儿既然已经做了陛下的妃子,自然要全心全意为陛下着想。就算陛下有什么不好了,女儿自然也只得陪着。但是,难道父亲如今又要为了长姐而弃女儿于不顾么?这几年…父亲因为女儿这贵妃的身份,也赚了不少罢?朱家原本不过是世家中的末流,如今却是声势浩大。若是父亲能携着朱家的财势扶持长姐,朱家必然能够更上一层楼。只是…女儿怎么能看着父亲如此无情的抛弃我和皇儿,去为长姐铺路?父亲,这不公平啊。”

没想到朱妃竟然看穿了自己的想法,高义侯一时间有些窘迫。但是却也只是瞬间的,更多的确实愤怒和难以置信。他没想到,这个一直都温婉柔顺的庶女竟然对自己对朱家有着这么多的怨怼。她是想要毁了朱家啊。

朱妃也不在意高义侯的愤怒,笑道:“这几年,我天天想,日日想,直到最近才终于想通了一些。我虽不及长姐聪慧能干高瞻远瞩,但是…却也不想让她踩着我和皇儿的肩膀往上爬呢。朱家有今天的声势,依仗的是我这个庶女。但是只要父亲先一步投靠燕王,燕王殿下感念父亲的忠心,自然会更加看重朱家,也更加看重长姐。只是…如果朱家只剩下一个空壳子了呢?而且还是为了资助陛下守城而倾家荡产的。父亲你说,燕王殿下会如何看待长姐这个儿媳?如何看待朱家?”

高义侯指着朱妃,手指头颤抖着半晌说不出话来。

朱妃微笑着,最后悠悠道:“朱家本就是末流世家,父亲利用女儿得到了这些,便还给女儿吧。横竖…我大约也活不了多久了。”朱妃虽然身在后宫,却也知道如今的形势对萧千夜不利。身为一个有着皇子的皇妃,这样的情形对她比那些没有皇子的妃子更加不利。而她,也不想再仰仗朱初瑜的恩赐过日子了。一旦城破,以燕王的性格陛下只怕…而她的皇儿也未必能保得住。若是皇儿不在了,她还活着干什么。让她看着朱初瑜踩着自己春风得意,还不如让朱家为自己和皇儿陪葬罢。

“带高义侯下去休息吧。”朱妃看了一眼脸色一阵白一阵紫的高义侯,有些意兴阑珊的吩咐道。

“是,娘娘。”两个侍卫入内,一左一右拉着垂头丧气的高义侯走了出去。

大殿里,朱妃独自一人沉默了良久。两行泪珠静静地划落了脸庞,空荡荡的大殿中响起了寂寥的笑声,“长姐…这一次,是我赢了吧?”

御花园里,宫驭宸坐在假山上远远地看到被人拉着路过,一副无精打采模样的高义侯。挑眉道:“这是怎么了?”

正好走过来的宫七看了一眼那边了然道:“禀阁主,听说方才高义侯将朱家的所以财产都献给了皇帝。”

宫驭宸有些好笑,高义侯什么时候那么大方了?再看那失魂落魄的模样,想来也不是自愿的。思索了片刻,宫驭宸也不得不感叹,“果然是不能小觑了女人的报复心啊。”只是片刻,他便已经想明白了事情的来由。别看那朱妃无论当初在家中还是入宫都不起眼,如今这一招…宫驭宸都可以想象出朱初瑜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表情扭曲的模样了。

想了想,宫驭宸道:“既然如此,让人将咱们的财产收一收,别便宜了萧千夜。”水阁这几年暗地里跟朱家合作并不少,高义侯未必知道,但是朱初瑜却是知道的。既然朱妃将朱家卖给了萧千夜,他们自然要抽身了,总不能一起被卖了。宫驭宸暗暗有些惋惜,朱家别的本事没有,赚钱的本事倒是还不错的。

“是,阁主。”身后宫二沉声应道。

“阁主,刚刚收到消息,卫公子和星城郡主应该已经入城了。只是…咱们的人一时半刻找不到他们的行踪。”宫七继续禀告道,如果卫君陌和南宫墨隐藏在暗处可以不露踪迹,他们确实是很难找到这两个人。

闻言,宫驭宸脸色微沉,思索了片刻道:“不用去管他们了,他们必定是为了那个小丫头。现在…最要紧的是我们的计划。除此之外…别的全部放弃也无妨。”

宫七神色也是一肃,点头道:“属下明白。”

宫驭宸点点头,抬眼望着湛蓝的天空叹了口气,“很快,皇城就该破了。在中原待了这么多年,也是时候该离开了。”

宫二和宫七对视了一眼,齐声道:“属下誓死追随阁主。”

宫驭宸沉默不语,只是挥了下手示意两人起身。

宫驭宸站起身来,转身越过宫墙望向宫外的皇城,唇边勾起一抹笑意,“这么多年,本座早就有些等不及了。想必,所有人都等不及了吧?卫君陌,让本座看看,这一次你要如何破我的局?不过,这一次本座可不会再跟你多做纠缠。”仔细想想,宫驭宸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这几年实在是有些失败。他将太多的注意力放在了卫君陌和南宫墨的身上,几乎要忽略了本身的目的。事实上,卫君陌从来都不该是他的目的啊。只不过…一个强者遇到另一个强者,自然而然的不是惺惺相惜,便是不死不休罢了。

说罢,转身漫步走下了假山,朝着御书房的方向而去。

身后,宫二和宫七望着前方的不紧不慢的身影,有志一同的快步跟了上去。

么么哒。抱歉今天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