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1、城破/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承安五年八月十五

又是一年中秋佳节,只是这一天金陵皇城内外的人们却没有谁有心思庆贺中秋佳节。因为这一天傍晚,尚且还没有看到中秋的满月,金陵皇城的另外三座城门也都陆续被打开了。至于南城们以南宫绪为首的辰州军更是已经先一步的杀入了城中。无奈之下,守城的将士只能放弃了外城退守内城门。只是,外城都守不住,内城又能守多久?

鄂国公站在城楼上,望着外面正在奋力攻击的辰州军和幽州军,心中只觉得一阵无可抑制的悲哀和无奈。

“国公。”南宫怀一身战甲快步走了过来,消瘦的脸上一双眼睛熬得通红。远远望去,在乱军中第一眼就能够看到坐在马背上的身形单薄却依然坐的笔直的南宫绪。南宫怀不知道自己是应该感到欣慰还是羞愧。父子敌对到如今这样的局面,只看结果的话明眼人都知道他是输了。

鄂国公回头看了一眼南宫怀,神色淡然,“楚国公啊。”

南宫怀叹了口气,与鄂国公并肩而立,站在城楼上望着下方问道:“国公觉得,咱们还有胜算么?”

鄂国公良久不语。

南宫怀也不真的是全然没心没肺无血无泪的人,即便是自私自利,但是面对如今这样的局面却也难免有几分感触。当年他们追随先帝驱逐北元人的时候是何等的豪迈气概,跟随先帝入住皇城的时候又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只可惜,先帝驾崩不过区区数年,就连金陵皇城都守不住了。

南宫怀知道他们没有胜算,他也没打算要替萧千夜死守金陵城。只是如今他只能依靠宫驭宸了,宫驭宸没说能走他也就只能继续待着。但是南宫怀知道,宫驭宸是不可能陪着萧千夜一起死的,所以他也不着急。

暗暗叹了口气,南宫怀有些后悔起当初答应宫驭宸去帮他抓夭夭了。若不是因为这个,他又怎么会被紫霄殿的人盯上?一旦离开了数万大军的包围又没有水阁的护卫,他一个人是无论如何也逃不过紫霄殿的追杀的。

“启禀国公,大事不好!”几个将领匆匆跑来,还未走进便高声叫道。鄂国公心中一沉,沉声道:“什么事?”

将领道:“城中多处地方突然起火,另外,崇华门…崇华门破了!”

其实不用那将领说话,他们也看到了远处突然冒起来的火光和烟雾。崇华门是内城九门,但是…怎么会这么快?!

南宫怀脸色也是一沉,心中却已经有了退意,沉声道:“内城中有燕王府的细作!”

鄂国公摇头,有些无力的道:“只怕…不是燕王府的细作,而是……”而是有人做内应,背叛了陛下吧。就算是有细作,又有多大的能力可以打开城门?只能是城中位高权重之人所为。

匆匆而来的将领也道:“老国公说的不错,是庆王和宜春侯带人打开了城门。此时…辰州军已经入城了。”

众人齐齐望向鄂国公,想要他拿个主意。鄂国公苍老的容颜上却只有无奈和悲伤,无力地挥挥手道:“罢了,都去吧。”

“老…国公?”

鄂国公道:“想要做什么便去吧…”内城不比外城宽阔,原本以为虽然退守内城,但是凭着城池坚固和留守外城的士兵以巷战也能阻挡一些时日。但是现在看来,只怕留在外城的将领已经都投降了吧?内城九门,一旦有一个门破了剩下的也都保不住了。更何况…早就已经知道金陵皇城守不住,又何必再让这些将士去送死呢?鄂国公苍老的容颜望着依然驻守在城楼上一张张年轻的面孔,苍老的容颜上只剩下一片苦涩。

叔侄相争,君臣相残,皇位更迭…又跟这些普通的士兵有什么干洗?够了……

鄂国公转过身离去,只留下一个颤巍巍的苍老身影和一众无措的将士们面面相觑。

“这…楚国公,咱们该如何是好?”那将领显然没想到竟会是这样的结果,只得问站在一边的南宫怀。虽然南宫怀如今的名声实在是不怎么样,但是毕竟还是追随先帝的开国功臣,鄂国公走了,这个时候也只有他还能拿的了主意了。

南宫怀看着鄂国公离去的方向,心中冷笑了一声面上却是丝毫不露。挑眉道:“老国公不是说了么?想干什么干什么去。”说完,摆摆手也转身走了。

“鄂国公!”南宫怀追上了蹒跚而行的鄂国公,开口叫道。

鄂国公回头,平静地望着南宫怀半晌不语。南宫怀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笑道:“老国公为何这般看着在下?”

鄂国公道:“楚国公现下…是陛下的人,还是宫阁主的人?”

南宫怀一惊,很快又恢复了平静笑道:“鄂国公说笑了。”

鄂国公摇摇头道:“这话老夫是白问了,楚国公若有半分效忠陛下之心,又岂会…千里迢迢的去辰州帮宫驭宸抢一个孩子。”

南宫怀沉默了片刻,只得叹气道:“果然什么事情都瞒不过鄂国公。”

鄂国公问道:“崇华门被破,与宫阁主有几分关系?”

南宫怀皱眉,犹豫了一下有些不确定地道:“大概,是有那么几分关系吧?”他虽然如今算是帮宫驭宸办事,但是他跟宫驭宸的关系可着实不怎么样。不过是互相利用而已,宫驭宸自然也不会告诉他什么机密的事情,就是这些也只是偶然听宫驭宸提起罢了。其实南宫怀也不明白宫驭宸一会儿帮着燕王对付萧千夜,一会儿帮着萧千夜杀燕王到底是想要干什么。按理说念远的身份败露,宫驭宸跟燕王可算是彻底翻脸了,但是一边帮萧千夜守城却又一边帮燕王开城门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呢?

“老国公是为了这个放弃的?”南宫怀皱眉道,方才他还在心中嘲讽鄂国公,刚看到崇华门破了就撂挑子,也不见得比他要高明几分。

鄂国公抬头望了一眼昏暗的天空,道:“老夫多次提醒陛下宫驭宸不可信,可惜陛下…既然连陛下自己都放弃了,便放过那些无辜的将士罢。”

“老国公仁慈。”南宫怀心中不以为然,不过是自己怕死罢了。

鄂国公却没有闲心理会南宫怀的恭维和他的心思,摆摆手道:“楚国公不必理会老夫,有事便自去忙吧。”

南宫怀笑道:“还是在下送老国公回府吧。”

鄂国公没有再理会他,转过身慢慢朝着前方走去。南宫怀也不在意,不紧不慢的跟在鄂国公身后走着。

两个人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僻静无人的街角,跟在鄂国公身后的南宫怀不由得眼神一缩,警惕地往后退了一步。

黑衣灰发的星危抱剑站在街边,他旁边不远处,简秋阳穿着一身战袍唇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靠着墙壁,笑吟吟的看着南宫怀。两人身后的街道上,是越走越远的鄂国公的身影。不知是没发现两人还是不想理会,鄂国公既没有回头也没有加快脚步,依然慢慢地朝着前方走去。

南宫怀警惕地盯着眼前的两人,简秋阳淡笑道:“楚国公,别来无恙?”

南宫怀勉力一笑,“简将军,别来无恙。”

简秋阳笑道:“前些日子楚国公带走了我们家小小姐,并杀了紫霄殿麾下柳寒,不知这笔账,楚国公是打算在这里算,还是跟咱们一起到公子和郡主跟前去算?”南宫怀忍不住变了脸色,侧首看了看周围。简秋阳笑道:“楚国公不必看了,跟着楚国公的那几个人自会有人招待他们。楚国公实在不该在这个时候离开军中。”

南宫怀心中郁闷,眼瞅着大军就要败了,他不离开才是怪事。只是没想到这些人放着好好的攻打金陵的功劳不要,竟然这个时候跑来找他,更没想到的是,宫驭宸派来保护他的人竟然这么没用。

南宫怀自然不知道,宫驭宸早将全部的经历都放到了自己最重要的计划上,能派几个人保护南宫怀已经算是守信了。被宫阁主坑的血本无归的人比比皆是。

论武功,南宫怀绝对不是简秋阳和星危的对手的。面对此情形,南宫怀只得识相的叹了口气,道:“我跟你们走。”

闻言,简秋阳倒是有些遗憾。旁边的星危素来冷漠的眼眸中也难得的闪过一丝失望。从两人的表情,南宫怀就看出来这两个人是真的想要杀了自己,而不是想要带自己回去。这个理由大约就是出在那个叫柳寒的人身上,所以他也就更加小心翼翼起来,“两位若是想要报仇可是找错人了,在辰州老夫没有杀过半个人。”

简秋阳冷笑一声,不知是不是相信了南宫怀的话,只是侧首对星危道:“星危,劳烦你带他回去吧。”

星危没说话,直接一闪身出现在南宫怀跟前,南宫怀连反抗走来不及就被人一剑柄敲晕在地上。星危一手拎起南宫怀,朝简秋阳点点头转身离去。

“启禀陛下,内城破了。”皇宫里,内侍急匆匆的前来禀告。

萧千夜独自一人坐在御书房里,却没有如往常一般的暴跳如雷。依然俊雅却显得有几分憔悴的容颜上甚至没有一丝的担忧和着急,只是微微点头道:“朕知道了,退下吧?”内侍有些惊骇地抬头看了一眼萧千夜,心中有些不安却不敢多说什么,扣了个头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

萧千夜坐在龙椅里,抬头望着雕刻精美富贵的房梁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

这一刻,他心中一时间倒是分不清是在惶恐愤怒,还是该松了口气。五年多了…坐在这个位置上他没有过一时半刻的安宁和舒服,战战兢兢的做着一切对的不对的事情,惶恐地想要围护自己这身下的宝座。如今,终于该结束了。

“陛下。”一个黑衣男子出现在殿中,跪倒在地上沉声道。

“说罢。”萧千夜淡然道。

黑衣男子低声道:“内城九门已破三处,鄂国公弃守,南宫怀失踪。幽州军和辰州军已经向皇宫逼来。”

萧千夜点点头,“知道了,宫驭宸何在?”

“宫阁主依然在宫中。”

萧千夜唇边勾起一丝冷笑道:“朕知道了,下去吧。”

“是,属下告退。”

黑衣男子无声的消失在大殿中,萧千夜站起身来,出了御书房的大门朝着后宫的方向走去。

太后宫中,太后一身素衣正跪坐在殿中的佛像前诵经。听到脚步声方睁开眼睛转身,看到走进来的萧千夜略带些岁月痕迹的清秀容颜上露出慈爱的笑容,“夜儿,你来了。”

“母后。”萧千夜跪倒在太后面前,低声叫道。

大殿里有片刻的沉默,太后叹了口气道:“守不住了么?”

萧千夜沉默的点了点头,抬手伸手摸摸儿子憔悴疲惫的容颜,轻声道:“那也没什么,你已经尽力了。看在你皇祖父和父王的面子上,你三叔不会伤你性命的,至少…现在不会。”

“孩儿无能,连累了母后不能安享天年。”萧千夜闭眼道,虽然贵为太后之尊,但是从他登基开始就事情不断,太后也是操心的时候多享福的时候少。

太后淡淡一笑,“母后这一生也算是顺风顺水了,有你在,母后并无遗憾。”

听了太后的话,萧千夜脸上更多了几分愧疚,抬头望着太后道:“母后说的不错,燕王叔看在父王的份上,必然不会薄待母后。孩儿无能,只盼着母后将来了平安顺遂,安享天年。”

“夜儿,你想要干什么?”太后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不详之意,忍不住拉住了萧千夜急声问道。

萧千夜不由一笑道:“母后别担心,孩儿不会做不该做的事情的。事已至此,孩儿只是有些对亏父王和皇祖父罢了。孩儿…想起太庙向皇祖父请罪。”

太后这才松了口气,虽然心中仍有不安却也只得押了下来,轻声道:“也罢,你去吧。事到如今,我儿不必太过苛责自己。”

“孩儿多谢母后。”萧千夜又朝着太后行了一个大礼,这才站起身来起身告辞。

看着萧千夜离去的声影,太后不由得有些出神。等到他的背影在大殿外消失,太后回过神来却已经是泪流满脸。叹了口气,太后转身跪倒在佛前,再一次默默地诵起了经文。

佛祖在上,信女不求今生不求来世,只盼我儿一世平安。

离开了太后的宫殿,萧千夜又去了皇后宫中,不过却并没有进去。如今宫中人心惶惶,甚至有不少宫女内侍逃出宫中,即便是皇后宫中也是人心涣散,侍候的人也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萧千夜进去,倒也没有惊动皇后。

皇后正抱着大皇子教导他读书,并不十分美丽的容颜上带着慈祥的笑意,并不让人惊艳却令人觉得静谧而温暖。萧千夜有些失神的望了妻子和儿子一会儿,有些黯然的转身走了出去。自他登基之后与皇后的关系就十分冷淡,不,或许在更早之前他们夫妻的关系除了名分也就不剩下什么了。此时他又还有什么颜面去见自己的妻子和儿子呢?

出了宫殿,正巧与一个宫女迎面相遇。那宫女也吓了一跳显然没想到这个时候皇帝竟然会来皇后宫中。连忙跪下道:“见过陛下,皇后娘娘…奴婢这就去禀告娘娘……”

萧千夜挥了下手淡然道:“不必了,朕只是随便走走,不用告诉皇后。”

“是,陛下。”宫女有些茫然地看着皇帝漫步离去,暗暗松了口气。

“陛下。”出了皇后宫中,等在门外的内侍小心翼翼地叫道。如今这个时候,陛下又明显有些不对,他们这些做下人的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原本想要再去朱妃宫中看看的萧千夜突然有些意兴阑珊起来,扫了一眼内侍道:“怎么?”

内侍道:“方才侍卫来禀告,韩大人和周大人求见。”

萧千夜顿了一下,摇摇头道:“让两位先生回去,朕有事,无瑕见他们。”

“这……”内侍有些迟疑,陛下素来对两位大人十分宽厚,极少拒绝他们的求见。不过如今这个形势,倒也是情有可原吧?想到此处,连忙道:“是,陛下。”

萧千夜点点头,转身往前朝的方向走去。

“陛下…陛下这是要去哪儿?”

“太庙。”萧千夜淡然道。

宫驭宸站在门口,漫不经心地看着渐渐走近的萧千夜。

“陛下这是要去哪儿?”

萧千夜淡淡道:“去哪儿,宫阁主不是知道么?否则又怎么会在这里等着。”

宫驭宸也不掩饰,笑道:“在下只是来通知陛下一身,燕王已经入城了,最晚明天一早,只怕就会入宫。”

萧千夜点头,“多谢宫阁主告知。”

宫驭宸叹了口气,“那么…陛下准备好了么?”

萧千夜定定地忘了宫驭宸许久,方才开口道:“朕还有什么好准备的,横竖不过是个亡国之君罢了。宫阁主准备好才是真的准备好了。”

“这是自然,比不让陛下失望。”宫驭宸微笑道。

“那就好。”萧千夜一笑,转身离去。

身后,宫驭宸的眼眸也越发的幽暗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