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2、太庙之变/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陵城外,燕王端坐在马背上沉默的看着眼前已经大开的城门。萧千炽三兄弟跟在燕王身后没有说话,眼睛里却都忍不住冒出异样的光彩。其实不止是他们,无论是谁在这个时候都不可能忍住不激动的。数年苦战,冒着失败了就可能抄家灭族的危险,如今,这座皇城终于在他们面前打开了。

“父王?”萧千炽忍不住低声询问道。

燕王的身体依然还不算太好,脸色也依然有些苍白,不过打下了金陵皇城之后就可以好好修养了。

“王爷。”城门口,陈昱带着人策马而来,恭声道:“启禀王爷,内城已经打开。”

“这么快?”燕王挑眉,陈昱笑道:“城中有内应相助,打开了崇华门,我军才一鼓作气冲了进去。刚刚接到消息,负责守城的南宫怀已经被简将军所擒,鄂国公返回了鄂国公府,闭门不出。”旁人或许看不出来,陈昱对燕王的态度比寻常更多了几分恭敬和谨慎。一旦踏入这座皇城,一切就都会不一样了。

燕王点头道:“很好,这就入城吧。”

“王爷请。”陈昱提起缰绳让开了前面的道路,燕王一马当先朝着城中而去。

此时内城中的守军绝大部分也已经缴械投降,因为鄂国公的提前放手,金陵的战斗并不如之前设想的那般血腥。除了少数的将领依然带领守军在城中的一些角落据守,大多数地方都已经平静下来了。还有一部分的守军也撤入了皇宫。此时的皇宫已经被幽州军和辰州军的将士为的水泄不通。

“见过王爷。”见到燕王过来,领兵的薛真和南宫绪也同时上前见礼。

燕王微微点头,抬眼看了一眼眼前依然巍峨壮丽的皇宫没有说话。

好一会儿,燕王才看了南宫绪一眼问道:“君儿和无瑕怎么不在?”

南宫绪摇头,“入城以后,没有看到他们的踪影。”

燕王沉默,南宫墨和卫君陌是为了夭夭提前进城了,既然还没有出现只怕是夭夭……

“王爷,这里…”薛真有些为难地看了看眼前紧闭的宫门。眼前就是皇宫了,但是到底能不能直接攻打却是个问题。毕竟…他们是来靖难的,不是造反的。

燕王沉声道:“将本王的折子呈给皇帝陛下吧。”

薛真楞了一下,点头道:“是,王爷。”

燕王的折子也很简单,依然是跟三年前一样的说辞。只要皇帝杀了身边的奸臣,恢复皇叔们的爵位和封地,燕王立刻就撤兵。这样的折子自然不会得到任何的回答,萧千夜只是看了一眼便冷笑着扔到一遍了。事已至此,还要他杀掉自己身边的臣子苟且求生?他若是真信了燕王的话才是傻了。

不仅没有理会燕王的折子,萧千夜甚至不打算据守皇宫。直接下令开宫门迎战。

内外两道城门都没能挡住燕王的大军,区区一道宫门又能有什么用处?黎明时分,皇宫的大门已经敞开。浓浓的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幽州卫将士恭敬的站在宫门口,迎接燕王入宫。

燕王叹了口气,抬步踏入了宫门。

整个皇宫一片寂静,往日肃穆的宫廷侍卫换成了杀气腾腾的幽州卫。没有了往日穿梭在宫中的内侍和宫女,也没有了小心行走在宫中的朝中官员。有的只是昨晚一整夜厮杀留下来的血腥。燕王一步一步的朝着皇宫最中央的大殿走去,萧千夜并不在这里。看了一眼大殿之上那明黄的龙椅,燕王回头问道:“陛下何在?”

身边的将领低声道:“回王爷,陛下在太庙。听说陛下昨天进了太庙之后,一直都没有出来过。”

“去看看吧。”燕王道。

燕王转身朝着太庙的方向走去,身后萧千炽众人也只得跟了上去。燕王沉着脸,别人自然也不敢多说什么。

太庙在皇宫东南侧。大夏立国不过数十年,皇宫也是前朝的故宫。先帝登基之后也并未大兴土木,因此太庙也只是一座三重汉白玉须弥座式台基的宏伟宫殿而已。此时太庙的外围自然早已经被辰州军重重包围起来。

“王爷。”守住太庙外面的将领上前见礼。

“陛下一人在此?”燕王问道。

将领点头道:“里面确实是只有陛下一人。”

燕王点点头,转抬脚朝着大殿上走去。

“王爷!”身后众人连忙叫道。

燕王摆摆手道:“不必担心。”薛真犹豫了一下道:“王爷,还是让人陪王爷一起进去吧。”虽然说里面只有萧千夜一人,但是萧千夜也不是什么文弱书生,王爷如今的身体可不太好。

燕王微微蹙眉,倒是没有反对。众人这才松了口气,万一王爷坚持要自己进去,出了什么事可如何是好?

陈昱和薛真对视一眼,两人齐齐上前一步跟在了燕王身后。萧千炽三兄弟见状也跟了上去。倒是后面的南宫绪蔺长风等人对此兴趣了了。萧千夜已经够倒霉了,他们就不去幸灾乐祸了。看着燕王一行人走向太庙,蔺长风拍拍手道:“看来没什么事儿了,君陌和墨姑娘也不知去哪儿了,本公子有事先走一步,南宫公子,这儿就劳烦你了。”听说他老爹被萧千夜弄进宫里一直没有放出来。虽然蔺长风不觉得自己对那个家还有什么感情,但是他跟他老爹毕竟没有什么血海深仇,顺手把他拎出去还是可以的。

南宫绪淡然地看了蔺长风一眼,微微点头。

长风公子挥挥手,转身大摇大摆的走了。

宽阔的大殿里显得十分空旷,最前方的台面上摆放着五六个灵位。除了放在最前方的先帝的灵位和先帝下方左侧的先太子以及右侧的先皇后灵位,剩下的便都是萧家的列祖列宗了。饶是如此,在这宽大的宫殿中也显得十分寂寥。萧千夜就跪在灵位下方的蒲团上,听到脚步声也没有回头看向众人。

燕王抬手示意身后的人停步,独自一人踏入了大殿。走到萧千夜身边不远处,朝着上方先帝的牌位恭敬的一摆,又捻了一炷香插入香炉,这才转身看向萧千夜。

在这里跪了一夜,萧千夜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只是看向燕王的眼神依然带着一丝冷漠和嘲讽。燕王淡然道:“陛下何必如此?”

萧千夜微微挑眉,嘲弄地打量着燕王一番道:“燕王叔说笑了,朕一败涂地果然固然落魄,但是看起来王叔也不算太好。”

燕王确实是不算太好,比起早几年萧千夜看到的那个雍容端凝举止间霸气侧漏的燕王,显然的燕王显得消瘦苍白的多。长期中毒和伤病,让他的面容也带了几分病态。萧千夜心中暗暗想着,若是从前见到的燕王是这副模样,他是不是就不会那么畏惧戒备燕王了?

燕王叹了口气,只是静静地望着萧千夜道:“陛下依然觉得自己没有错么?”

萧千夜冷笑道:“成王败寇,朕自然是错了。”

燕王沉默良久,“本王并无此意。”

萧千夜冷笑不语,显然是不信。只是回头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萧家三兄弟,突然笑道:“无论皇叔是何意,将来的事情都不许朕操心了。当初皇祖父立朕,是未免皇室兄弟操戈。如今…朕倒是有些好奇,燕王叔打算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听说…三位堂弟这几年也过得很是精彩?”

闻言,燕王眼眸微沉,门外的萧家三兄弟也有些不自在。萧千夜的话自然是挑拨离间,但是却也点出了一个无法避免的事实。

燕王却并没有动怒,只是看着萧千夜微微摇头,淡然道:“千夜,你不明白。”

“什么?”萧千夜皱眉,心中却是有些动怒。他不喜欢燕王这种看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的眼光,就算他失败了,他也依然是一个帝王。

燕王淡然道:“皇家自来如此,本王又岂会强求圆满?”皇家兄弟相残,父子反目固然是人伦惨剧,许多时候更可能有灭国之祸。但是不争真的就好么?理所当然得到的没人会珍惜,没有争斗更不会有努力。从古至今,哪一个名垂青史的皇帝不是从惨烈的争斗中厮杀出来的?就算不是兄弟之争,不也还有朝臣外戚么?燕王跟先帝不一样,先帝并没有做过皇子,即便是有着帝王的雄才大略,私下里却也一样与寻常百姓一般希望家宅和睦。燕王不讨厌有人争,他只是讨厌没有眼色,没有大局观,不知轻重的蠢货。

萧千夜轻哼一声不在理会燕王的话,只是冷然道:“朕就在此,要杀要剐燕王叔请便吧。”

燕王叹了口气,“陛下想多了,请陛下会寝宫吧。”

萧千夜看了一眼燕王,站起身来转身往外面走去。

突然,还没走到门口的萧千夜身子晃了晃颓然到底。跟在他身后的燕王一愣,还没回过神来也跟着倒了下来。

见状,门外的众人更是大惊。

“父王?!”

“王爷!”

萧千炽三兄弟飞快的朝殿中冲去,陈昱厉声道:“来人,护驾!”同时也跟薛真一起冲了进去。萧千炯冲在最前面,一剑劈开了一个突然从后殿扑出来冲向燕王的黑衣男子。黑衣男子见一击未中,也不着急后退了两步站定了身子。

“别进来!”跌倒在地上的燕王咬牙道。

“来不及了。”一个清越的声音从后殿传来,萧千炽三兄弟和陈昱也跟着倒了下来。不过陈昱在察觉不对的时候,总算先一脚将跟在他身后的薛真给踢了出去。

两个黑衣人飞快地上前,一个抓起萧千炽一人抓起萧千炜拖到了殿门口。刚刚冲上来的辰州军将士一看两把明晃晃地刀架在了两位公子的脖子上,顿时愣住了。薛真脸色铁青,连忙拦住了众人,“后退!”

一身黑色锦衣的俊美男子从后殿漫步走了出来,墨色绣着金色花纹的锦衣,却是念远的面孔,不是宫驭宸是谁?

“宫驭宸。”燕王沉声道。

宫驭宸带着念远一般温和地笑容,微微点头道:“王爷,咱们又见面了。”

“念远,你想干什么?!”萧千炯挡在燕王面前,警惕地盯着眼前的宫驭宸。

宫驭宸叹息,“三公子可真是个小子。只可惜…本座生来无父无母,实在是无法体会三公子的心情。”

燕王冷眼看着宫驭宸道:“本王是否该称呼你一声北元王子?”

闻言,众人皆是一震,齐齐看向眼前的青年男子。容貌俊雅,雍容华贵,完全的中原人长相。谁又能想到他竟然会是北元的王子?

宫驭宸也不否认,只是叹息道:“若是早知道王爷如此难对付,本座当初实在是不该手下留情。”

燕王冷笑一声也不说话。

宫驭宸却不在意,“幸好,本座现在还是赢了。王爷辛苦至此,却不想是如今这样的结果吧?”燕王有些怪异地看着他,“难不成你以为,杀了本王,杀了陛下,你就能登基为敌了?”

宫驭宸笑道:“我岂会如此天真?如果我不仅杀了王爷和皇帝陛下,还有三位公子以及…朝中的所有重要官员呢?”

燕王沉默不语,若是如此即便是宫驭宸当不了皇帝,天下打乱也是免不了的。一旦乱了起来,如今还在幽州戒备北元人的朱宏和宁王军需补给不足,北元人再一次纵马中原只怕也不是不可能的。

“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燕王冷声道。

宫驭宸笑道:“好处?本座从记事起便被教导要这样做,哪里有什么好处?不过,幸好本座自己替自己找到了一些好处。待到北元再一次入主中原,北元王庭那个蠢货…自然也不用再活着了。”北元王室当初被先帝杀了不少,如今的北元王无论是兄弟还是儿女都寥寥可数。宫驭宸固然是从记事起就被教导要匡扶北元,但是他却不是愚忠的人。匡扶北元,灭了大夏的事情他会做,但是…那是因为他自己想要这个天下,而不是为了那个只会窝在塞外什么都不会干的蠢货做嫁衣。

看着沉默的燕王,宫驭宸挑眉道:“王爷怎么不说话?”

燕王淡然道:“本王好像没有什么话可说了。”

宫驭宸有些感叹地看着燕王,道:“如果不是敌人,本座实在是有些欣赏王爷这般生死置之度外的气度。不怕死的人本座见过不少,但是…即将把天下握在手中,却依然还是不怕死的人,本座倒是从未见过。王爷是否认为…卫君陌和星城郡主会来救你们?”

萧千炯瞪着宫驭宸,道:“表哥和表嫂自然会来!”

宫驭宸冷笑一声道:“我觉得,王爷最好还是希望他们不要来比较好。陛下,不如你来告诉他们,这太庙…他们是否能够出的去?”

一直被忽略在一边的萧千夜这才抬起头来,脸上的神色倒是十分平静。宫驭宸望着萧千夜笑道:“将陛下也算计在内实在是有些抱歉,不过…本座也是没有办法。若是没有陛下,燕王殿下只怕也不会那么轻易来此。何况,这不也是陛下的愿望么?”他只是没有告诉萧千夜,会连他一起下毒而已。

萧千夜似乎也不在意,抬头对众人道:“太庙下面被挖空了,里面全是火药。另外,他在太庙里准备了数百桶桐油和石脂水。”

陈昱咬牙,“这不可能!”既然外面的守卫说里面只有萧千夜一人,自然是事先检查过的。就算是事先隐藏,这么多人和物怎么可能瞒得过进来搜查的将士。

宫驭宸似笑非笑地挑眉道:“你是说…守在外面的人么?”

陈昱心中一沉,既然宫驭宸都能以念远的身份混入幽州军,水阁的人还能混入朝中成为侍郎,那么…幽州军中为什么不能有水阁的人?

宫驭宸挥挥手,一群黑衣人从后殿出来,提着一桶一桶的桐油放在宫殿的各处,很快整个宫殿中都传来了刺鼻的味道。

宫驭宸微笑道:“王爷现在明白,为什么本座说你们出不去了吧?”

燕王垂眸,淡然道:“既然如此,你何不直接杀了本王。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宫驭宸道:“王爷堪称一代豪杰,若是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死了多可惜啊。燕王谋反攻入金陵,最后却带着三位嫡子以及爱将与太庙痛皇帝同归于尽。王爷觉得…天下人会不会喜欢这个故事?”

“卑鄙!”

“卑鄙?”宫驭宸挑眉,看向义愤填膺地萧家三兄弟,“这世上谁不卑鄙?皇帝陛下明明得了萧纯的好处才能顺利登基,结果却抬手便恩将仇报算不算卑鄙?燕王殿下身为皇叔,图谋造反,逼宫金陵算不算卑鄙?嗯…还有卫公子,隐藏在幽州军身后,壮大自身,算不算卑鄙?萧三公子,不是这世人太卑鄙,而是你还没长大。”

“呸!”萧千炯愤怒地朝吐了口唾沫,可惜宫驭宸站的太远,并没有什么用处。

宫驭宸叹了口气,看向燕王温声道:“现在,还有最后一个问题。燕王殿下,劳烦你下令,幽州军和辰州军退出皇宫,如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