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3、身世之谜/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王神色漠然,“你觉得呢?”

宫驭宸笑道:“若是本座的话,自然会答应。王爷很快便能坐拥天下,若是在此处为了与本座赌一口气而折戟沉沙,难道不觉得可惜么?”燕王消瘦的容颜上露出一丝嘲讽的意味,“这么说,宫阁主大费周章,只是为了在这里吓一吓本王,其实并没有打算杀了本王?你觉得…本王看起来很蠢?”

宫驭宸笑得意味深长,“王爷若是不蠢,怎么会走进来呢?啊,本座想起来,本王素来喜好弄险。妖花红昙之毒,不也是因此而来的么?王爷那时候就开始怀疑本座了吧?居然能够忍上这么几年,本座真是佩服的很!”

妖花红昙什么的,陈昱等人并不知道。此时听到宫驭宸的话也是一脸茫然。

宫驭宸却似乎很有兴致,看向萧千夜似笑非笑,“陛下,虽然一直抱怨本座不尽心,却是冤枉本座了。就算没有今天的事儿,燕王最多也活不过三五年了。不过本座也知道弦歌公子和辰州那位老前辈医术了得,所以才不得不今天又替陛下你补上一刀。本座如此劳心劳力,陛下觉得如何?”

萧千夜愣了愣,显然没想到暗地里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燕王竟然…看了看燕王的脸色,倒是有几分相信了宫驭宸的话。只是他没有想到,燕王竟然是拖着中毒的身体与他争斗了这几年,甚至还将他逼到了如今这样的地步。除了更加说明自己的无能,宫驭宸的话并不能让萧千夜感到高兴。

听众不捧场,宫驭宸也感到有些扫兴。

扫了一眼萧家三兄弟,突然脸上露出一丝略带恶意的笑容,“陛下对燕王殿下中毒的事情没有兴趣,难道也不好奇为何到了现在这样的地步,燕王殿下依然还如此淡定么?”

“你还想说什么?”萧千夜有些不悦地道,现在的宫驭宸就像是一个拙劣而无聊的小人,喋喋不休的诉说着自己的胜利。但是在场的人都知道,宫驭宸本身并不是这样一个会得意忘形的人,哪怕他为了今天憋了二三十年。他这样做,自然是有他的目的的。

萧千炽三兄弟一愣,萧千炯轻蔑地看着他,“你又想说什么?”

萧千炽和萧千炜都有一丝晃神,不约而同的齐齐看向了宫驭宸。

宫驭宸淡然叹息道:“本座真是有些可怜三位啊,特别是世子和二公子,这几年你们明争暗斗不休,可惜在旁人眼里不过是小丑把戏而已。”闻言,萧千炽和萧千炯脸色都有些不好看,虽然他们这两年确实是争斗不断,但是这样被摆在明面上来说,还是当着父王的面,两人都有些尴尬。

宫驭宸轻哼一声道:“三星齐聚,枭雄乱世,江山易主…几位可还记得?”

众人不语,除了陈昱,在场的人自然都知道这几句命格预言。

宫驭宸看着燕王悠然笑道:“燕王殿下之所以到了现在还不着急,是因为…即便是你真的死了,即便是三位公子都被我杀了,也不怕会天下大乱吧?毕竟,您还有另外一位能力更强,也更让你满意的继承人,是么?”

闻言,萧家三兄弟心中都是一震。包括被刀架着脖子的萧千炽和萧千炜都忍不住扭头看向燕王。燕王坐在地上,眼神沉着,神色淡定,“你想说什么?”

宫驭宸看着燕王叹息,“王爷藏得好深啊,当初全金陵的人都说长平公主红杏出墙,长平公主却死都不肯吐口。卫公子的生辰命格固然是一个原因,但是先皇死了之后这个秘密也就不算是绝密了吧?然而长平公主承认了卫君陌不是卫鸿飞的儿子,却依然不肯向任何人说明卫君陌的生父是谁。那是因为根本没有这个人,卫君陌根本就不是长平公主的儿子的吧?”

“当年燕王妃与长平公主有孕的日期只相差两三个月,恰好长平公主因为卫鸿飞与表妹有染而动了胎气,在城外别院小产。卫鸿飞领兵在外,碰巧在京城的燕王妃为了照顾小姑子提前生产,这一天恰好就是那个所谓的逆星出世的日子。燕王身为皇子自然不能有一个逆星做儿子,于是便帮着长平公主隐瞒了小产之事,十几日后才对外宣布生下一子。而已经生产的燕王妃却依旧装成待产孕妇匆匆离开金陵返回幽州,在途中小产。既避开了卫君陌真正的生辰,又免去了许多人对这个刚出生的孩子的主意。毕竟,燕王妃怀孕的日期和小产的日子仔细算起来还是有些勉强的,若是平安生下这个孩子未必不会惹人怀疑。但是如果这是长平公主的孩子,注意的人自然要少得多。等到因为卫君陌的眼睛而引发了卫鸿飞对他身世的怀疑之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长平公主红杏出墙的消息吸引了,谁还会去注意燕王妃为什么非要在那个时候赶回幽州,还在途中小产了一个已经足月的孩子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看着众人惊愕的神色,宫驭宸继续道:“更重要的是…那个时候幽州边境未稳,大夏境内北元遗族,还有跟先帝争夺江山的余孽尚未肃清,刺杀事件时有发生,刚刚就藩幽州不久的燕王和燕王妃根本无力照顾这个刚出生的儿子。长平公主失去爱子,痛不欲生,既然如此,还不如将这个孩子交给长平公主抚养,一举多得,本座说的可对?”

燕王神色淡漠地看着宫驭宸,“你的话太多了。”

宫驭宸低笑一声,“虽说是为了保护儿子,但是可怜燕王元妃临死前也没能见到自己儿子一面。还有卫公子…受尽白眼二十多年,不知道他会不会高兴自己有这样惊人的身世?对了,还有一个问题本座十分好奇,还想请燕王殿下指教,您如此…费尽心思,到底是单纯的爱子情深,还是为了卫公子的命格?”

“你们…你们到底在说什么?”萧千炯忍不住问道,一双眼眸中满是震惊和茫然。

宫驭宸嗤笑一声,挑眉道:“萧三公子还不明白么?卫公子可不是你的表哥,而是你的亲哥哥。你的嫡亲兄长啊。”宫驭宸特意将嫡亲两个字咬得重了一些,满意的看到萧千炽和萧千炜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元妃死,则次妃摄治内事,犹不得称夫人,故谓之继室。

古时,妾室扶正称为继室。虽然现如今权贵世家早已没有扶正妾室的做法,皇家更不会以侧妃为正妃,如今的燕王妃更是明媒正娶进门。但是在燕王元妃面前却注定要矮一头,逢年过节也许为元妃上香,以姐姐相称。而同为嫡子,原配嫡子的在继承权方面也是明显的优于继室嫡子。

别说卫君陌如此优秀卓绝,哪怕他资质平平,只要燕王亲口承认他是燕王元妃嫡子,他就已经位于萧家三兄弟以上的。若是从前,萧千炽已经被先帝册封为世子还好说。但是现在…世子算什么?先帝册封的燕王世子并不可能天然的顺延成为未来的太子。

萧千炯也忍不住失神,喃喃道:“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父王对表哥的信任和看重,甚至远超于他们这几个儿子。不是没有人觉得奇怪,只是想不明白也只能当成是燕王看重唯一的外甥罢了,毕竟卫公子着实是优秀。如今看来,却也只有这个理由更加合理一些。

萧千夜受到的打击不比萧千炽三兄弟少,他处处不如卫君陌,如果一定要说的话也只有出生比他好了。但是现在,如果卫君陌真是燕王元妃之子的话,未来的大夏…江山易主,江山易主…原来如此!燕王叔竟然骗了皇祖父二十多年,原来他早就已经包藏祸心。并不是他这个皇帝做的不好,而是,他早就想要谋反了。既然儿子能够让江山易主,老子除非早死,否则又怎么会当不上皇帝?

原来,心机最深的竟然是他这个看似雍容豪迈的三皇叔。

萧千夜闭了闭眼睛,猛然睁开道:“燕王叔筹谋这么多年,难怪能够…朕输的不冤。”

燕王淡淡的瞥了萧千夜一眼,轻哼一声没有说话。筹谋多年?他若是能够筹谋多年早就被父皇给灭了,萧千夜以为所有的皇帝都跟他一样无能么?他若是能够筹谋多年,萧千夜根本就登不上这个皇位。先帝驾崩之前,燕王绝没有做过任何一点身为藩王不该做的事情。但是这些,却没有必要跟一个手下败将多说。

燕王目光冷漠的看着宫驭宸,他知道宫驭宸想要干什么。就算今天不能将在场的人全部都杀了,将这个消息透露出去也足以改变许多人和事情了。但是…“你想说的就是这些?”

宫驭宸挑眉,“难道燕王殿下急着寻死么?一般人到了这个时候不是都应该拖延时间等着人来救么?”

燕王冷笑道:“拖延时间?想要拖延时间的是宫阁主罢?若是就在这里杀了本王,地下有火药,大殿里都是油料,外面是幽州军,没有武功在身的宫阁主打算怎么出去?折腾了这么久,宫阁主的人手只怕也不太够用了吧?宫阁主陪着本王说了这么久闲话,本王猜测…宫阁主的人现在应该是去处理朝中那些大臣和被囚禁在宫中的几个世家家主去了?”

宫驭宸无奈地耸耸肩道:“被你看出来了。不过王爷猜错了,王爷你并不是我的底牌,没有紫霄殿阻拦,就算我没有武功你真这些人也拦不住我。”

燕王道:“你的底牌若是还在,你根本就不会出现在这里。”烧死几个人而已,根本不需要宫驭宸亲自动手。

宫驭宸脸色有些难看起来,盯着燕王半晌才慢慢道:“本座实在是不想跟王爷同归于尽。老实说,本座实在有些怀疑王爷这个筹码到底管不管用。你知道,对很多人来说父亲总是不如自己的亲骨肉重要,特别是在这个爹如果死了就可以马上接手巨大的遗产的时候。”

燕王神色不变,只是淡淡的看了宫驭宸一眼闭上了眼睛。

剩下的几个人才刚刚从方才的震荡中回过神来,齐齐看向一脸平静的燕王眼神复杂。

宫驭宸也不再跟燕王多说什么,燕王实在不是一个好的聊天对象。至于逗弄萧家三兄弟,对手太弱根本让他提不起精神来。漫步走到门口,看了看殿外台阶下重重保卫的辰州军挑了下眉,宫驭宸扬声道:“卫公子,既然来了还不现身么?本座的耐性…一向不太好。”

话音刚落,两个人影从大殿房顶上飘然落下。卫君陌一身青衣,南宫墨一袭蓝衣,两人并肩而立平静地看着眼前的众人。卫君陌怀里抱着一个粉色的小娃娃,让原本冷峻逼人的形象多了几分柔软温和。

宫驭宸一派自在的朝着两人点点头,“星城郡主,数日不见,别来无恙?”此时的宫驭宸似乎有恢复了之前念远的模样,淡定平和仿佛充满了善意。

南宫墨淡淡道:“承蒙关照,一切安好。宫阁主看来也不错。”

宫驭宸含笑不语,挑眉对着卫君陌怀里的夭夭打招呼,“小家伙,见到为师不打个招呼么?”

夭夭睁着大眼睛,一只小手紧紧拽着父亲的衣襟。经过了这么久终于见到了爹娘,要家伙显得很没安全感。不过听到宫驭宸的话,却也回头看了看他,晶莹的大眼睛里带着一丝迷茫和不解,“大坏蛋,你怎么还不跑?我爹爹会揍你哒。”夭夭并不十分怨恨宫驭宸,她这个年纪还不足以理解和记住长久的仇恨。更何况,宫驭宸对她着实不算坏。除了不让她见爹爹娘亲和阿峤哥哥有点讨厌以外。

宫驭宸笑道:“哎呀,徒儿是在担心为师么,真是让本座十分感动啊。不如你替为师向你爹爹求个情怎么样?”

夭夭犹豫了片刻,看向爹爹道:“爹爹,你能轻点揍大坏蛋么?”

卫公子垂眸,轻轻拍了拍夭夭的背心温声道:“好,爹爹答应你,一定会…轻、点、揍他的。”

“嗯嗯。爹爹最好哒。”夭夭满足地笑眯了眼睛。

卫君陌转身,将夭夭交给了上前来的南宫绪,“爹爹和娘亲还有点事,跟大舅去找阿峤玩。”

夭夭看看南宫绪,乖巧地任由南宫绪抱过她,挥挥小手,“爹爹娘娘快点哟。”

南宫墨嫣然浅笑,伸手摸摸女儿的小脸蛋,“乖,娘亲很快就过来。”这么久没见,南宫墨其实恨不得每时每刻都跟女儿待在一起,不过…眼前的事情显然也不能置之不理。

宫驭宸有些遗憾小家伙临走时竟然忘了跟自己打招呼,啧了一声没有说话。

等到南宫绪抱着夭夭远去,卫君陌才淡然问道:“你想干什么?”

宫驭宸看着卫君陌道:“本座早该知道,无论将那个小丫头藏在哪儿你们都能找到的。不过我还是有些好奇,你们到底是怎么找到那里,还能悄无声息的将人救出来的。”宫驭宸原本确实是没打算出现在这里,不管能不能弄死燕王,只要他布置下的事情实现七八成就足够让大夏朝廷喝一壶了。而他,只需要带着夭夭跑路就可以了。有这么一个小人质,紫霄殿有再多的杀手也挡不住他出关的路。

只可惜…回到密室却发现小丫头不见了。当下宫驭宸就知道不好,他为了这最后一击消耗了太多的人手。金陵以外的地方的人马更是被卫君陌剿杀的干净。一旦他离开金陵,等待他的就是紫霄殿无止境的追杀,甚至是卫君陌亲自出手。唯一的办法就是,先找到一个合适的人质做挡箭牌。而这金陵城中,没有任何人比燕王更合适了。至于说出卫君陌的身世,不过是顺手而为,他原本就没有打算替燕王保密。等燕王布置好了再透露,怎么会有他现在说出来刺激?

南宫墨微笑道:“很简单,一份地图,两只小虫子而已。这些日子,小女承蒙宫阁主照顾。”

宫驭宸不是很明白南宫墨的话,也不在意。只是有些惋惜地道:“郡主这么见外,本座也很是难过。好歹咱们曾经也算是共患难过不是么?”

南宫墨想起当初在大光明寺后山见到的念远大师,在看看眼前顶着念远面孔神态却无比的陌生的人顿时无语。

卫君陌紫眸冰冷,“你想走?”

宫驭宸挑眉笑道:“难道你不想放我走?还是说你觉得我的筹码不够多?”回头似笑非笑的扫了殿中的众人一眼,以眼神告知:最好卫君陌觉得筹码够了,不然你们就惨了。

“你自己觉得呢?”

宫驭宸叹气,“如果本座是你的话,肯定是不会答应的。不过本座觉得还是可以赌一赌的。”说完一挥手,一个黑衣人将燕王从地上拉了起来,手中的匕首架在了燕王的脖子上。另外两个黑衣人一左一右挡在燕王前面,以防卫君陌突然暴起救人。

宫驭宸道:“本座素来有些个贪生怕死,但是如果实在是无路可走,那也只能自认倒霉了。不过…舅舅卫公子可以不救,总不至于连亲爹也可以置之不理吧?”

卫君陌沉声,整个大殿里也是一片宁静。只能听见不知道是谁有些粗重的呼吸声。

呼呼,看到亲们留言说记得哪个小说也有太庙的情节,吓了一跳还以为我不小心把看过别人的情节当自己的写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谋臣里也有太庙的情节来着。不过还是不太一样哒哈。

ps:上文宫驭宸的怀疑和质问只代表他自己的立场和看法,不代表是真实的。

pss:燕王这人…真心没打算写个完美生物,所以…对不起一些人是肯定的。他本身也不是个道德完美的善良之辈。所以,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