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4、最后的疯狂/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卫君陌目光冷静地打量着眼前的宫驭宸,淡然问道:“你在紧张么?”

宫驭宸一顿,冷眼看着卫君陌没有说话。门口,被挟持着的萧千炽兄弟俩看向卫君陌的目光都有些复杂。无论是谁,表兄弟突然变成了亲兄弟也都有些接受不了。虽然父王并没有亲口承认,却也没有否认不是么?

南宫墨站在卫君陌身边,伸手握住了他的一只手。方才宫驭宸的那一番关于卫君陌身世的话他们自然也听见了,只是卫君陌的反应太过冷静,倒是有些不明白他是当真不在意还是早就已经知道了。南宫墨侧首看了一眼自己被握得紧紧的右手苦笑:怎么可能不在意?

“宫阁主,你想要如何?”南宫墨开口,平静地问道。

宫驭宸看着南宫墨半晌,方才叹了口气,“想要如何?这可真是个让本座为难的问题。”确实是很为难,如果可以宫驭宸当然希望将这一屋子的人全部弄死了,但是现在这显然是一个不现实的想法。但是就这么算了,又总是有些不甘心。辛苦多年,最后却是一事无成,任何一个骄傲的人都是无法接受的。

其实宫驭宸这些年也并不是一事无成,这几年的战事对大夏的伤害绝对不小。因为燕王大军南征,也给了北元人好几年休养生息的时间。更不用说宫驭宸暗中对大夏各方势力的破坏了。只是他想要的太多,当结果和目标相差太远的时候,难免产生一些不甘和挫败的情绪。

南宫墨淡笑道:“无论有多为难,事情总还是要做得不是么?总不至于你我双方就在这里僵持着吧?”

宫驭宸看向卫君陌,挑眉道:“卫公子怎么看?”

卫公子不怎么看。

卫君陌只是冷然地看着宫驭宸道:“放人。”

宫驭宸一愣,复又笑了起来。环顾了一圈殿中众人,问道:“放谁?燕王殿下?陈将军?看在咱们这几年的交情上,本座帮你把这三个宰了怎么样?”

这是挑拨,但是不得不说很有效。无论是谁在利益和危及自己生命的时候都无法保持冷静和理智。萧千炜脸色微变,目光定定地望着眼前的卫君陌和南宫墨二人。

南宫墨叹了口气,“宫阁主,这些废话还是免了吧。殿中伤到任何一人,今天的事情只怕都不能善了。”

“哦?”宫驭宸挑眉。南宫墨也笑了起来,有些话现在卫君陌不方便说,但是她却可以说,“宫阁主若是真想要杀他们,就不该说出来。您这话说出来了,不就是逼着咱们保下所有人的安危么?”

宫驭宸笑道:“看来确实是本座思虑不周。”

南宫墨轻哼一声,对他的话不置可否,“那么,宫阁主的意思是?”

宫驭宸笑道:“很简单,本座立刻就可以放了这些人。”

“哦?”

宫驭宸淡然道:“但是,我要卫君陌当着所有人的面指天起誓,一个月内不得派任何人包括他自己追杀本座。若违此誓,所有与他有关的人都不得善终。”

卫君陌眼眸一沉,看向宫驭宸的目光越发的冰冷起来。南宫墨秀眉微蹙,却没有说话。她并不觉得所谓的誓言有什么约束力,更不相信卫君陌若是违背了誓言就真的会怎么样。或许宫驭宸也是不信的,但是让卫君陌当众起誓,若是卫君陌违背了就会给天下人留下一个出尔反尔,失信于人的名声。世人重信诺,人无信不立,寻常人尚且如此,卫君陌的身份地位就更不能给属下和世人留下这样的印象了。这简直比说他冷酷无情还要糟糕。

“我拒绝。”卫君陌道。

宫驭宸冷笑,“看来,卫公子果然是不想要这些人的命了。那么……”宫驭宸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卫君陌打断了,卫公子声音冷淡无波,“你放人,我让你走。”

“本座凭什么相信你?”宫驭宸道。

卫君陌不再说话。

南宫墨叹了口气,“宫阁主当真决定要跟这些人同归于尽了么?”这当然不会,南宫墨不算太了解宫驭宸,却也多少有些明白的。宫驭宸这样的人,说他是为了什么北元基业还不如说是为了他自己。他不怕死,但是却不会让自己为了别人的事情而去赴死。他只会让全天下的人为他去死,绝不会为了哪怕任何一个人自己去牺牲付出。

宫驭宸有些无奈地叹气,事到如今确实是他输了。如果他是一个为了北元不惜一切的烈士,那么现在他已经赢了。他完全可以赔上自己拖上一个大夏现任皇帝和未来皇帝,还有三个未来皇子以及一个军功赫赫的大将军去死。留给卫君陌一个群龙无首,且一片狼藉的大夏。可惜,他偏偏不是。只要想到自己付出生命换来的确实北元那个跟他其实完全没什么感情的废物的安宁和享乐,宫驭宸觉得自己就算死了也会心有不甘的诈尸。所以…他也只能接受自己的失败,退步。中原人有一句话说的不错,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反正他也已经给燕王和卫君陌留下了足够的麻烦了。

“罢了,这次是本座输了。”宫驭宸叹气,看向卫君陌道:“放了他们可以,你怎么保证你方才说得有效?”

卫君陌冷然,“我挡着在场所有人发誓,若有违背,如同此鼎!”寒光乍现,只听台阶底下的一尊半人高的铜鼎轰然一声,上半截立刻飞了出去滚落到了殿阶最下面的地上。这铜鼎既大且重,青铜打造坚固无比,竟然被卫君陌一剑削成了两半。这不仅仅是仗着宝剑之力,更需要极为高深的宫里了。

卫君陌反手将剑送回腰间,冷声道:“如何?”

宫驭宸盯着他半晌,方才朗声笑道:“好。本座与你相争数载,总该相信卫公子不是出尔反尔的小人。”

“君儿,不可。”燕王沉声道。宫驭宸此人野心太大心智不凡,若是纵虎归山,只怕将来…会成为大患。

可惜,身为人质燕王殿下现在的话并不管用。卫君陌拉着南宫墨侧首让开了眼前的路,“你可以走了。”

如此干脆利落,倒是让宫驭宸愣了愣,忍不住在心中咬牙切齿十分不甘。

良久,才听到宫驭宸冷声道:“走!”

既然输了,他也不是输不起的人。只要留的性命…总有一天他会讨回来的。

宫驭宸的声音刚起,突见太庙大门上一块铁板轰然降落。将眼前的大门封的严严实实。如果宫驭宸还是当年那个武功高强的水阁阁主,他完全可以趁着这瞬间的功夫冲出大殿,前提是他相信殿外的卫君陌不会偷袭他。

但是现在的宫驭宸并不比一个寻常男子好多少,为了防备卫君陌和南宫墨突然出手偷袭,他距离门口还足足有四五步的距离,门口更是挡着被挟持的萧千炽和萧千炜。所以,当大门突然被封住的时候,殿里的人都是一愣,谁也没有来得及出去。

不说外面的人如何惊讶,大殿中此时一片幽暗。太庙大殿并无窗户,大殿的九扇门全部被铁门挡住,这显然是事先设计好的机关。一旦机关落下,整个大殿就被封死了。就连通往后殿的大门都是如此。

宫驭宸只有片刻的闪神,凌厉的目光立刻射向了跌坐在殿中的萧千夜,“是你!”

萧千夜抬头,消瘦的脸上带着一丝嘲弄的笑意,“出卖合作者,这不是宫阁主第一次做了吧?或者朕该称呼你为…北元王子?”

宫驭宸咬牙,射向萧千夜的目光阴冷,“本座倒是小看你了。”

萧千夜挑眉笑道:“宫阁主不是说要帮朕么?不过你的那些计划朕思索了许久依然觉得不太稳妥,所以,又另外做了一些布置。这一次,朕总算是没有出错,你说是不是?”

“你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么?”

“亡国之君,死不足惜。”萧千夜神色漠然。

宫驭宸侧首看向燕王,“王爷你也觉得没关系么?”

燕王淡淡道:“宫阁主不是说本王后继有人么?担心什么?”

陈昱笑道:“不错,能有一位北元王子,还是宫阁主念远大师这样的一代英才陪葬,在下也深感荣幸。”

“父王……”萧千炽喊了一声,却到底没有说话。萧千炜和萧千炯都咬着牙也没有开口说什么。这种时候,他们时候什么都没有用。这也里轮不到他们做什么。

萧千夜在一个黑衣侍卫的扶持下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高高在上的先帝牌位,问道:“燕王叔,看来这一次你我谁都没有赢。”

燕王沉默不语。

宫驭宸冷笑一声,抬手示意,早就等候在一边的几个黑衣人立刻扑向了萧千夜。

刺啦一声轻响,一触火光在萧千夜的手中燃气。将原本有些阴暗的大殿照亮了,同时几个黑衣人上前挡在了萧千夜的跟前。宫驭宸脸色冰冷而僵硬,倒是忘了这宫中不仅有水阁的高手,还有皇家的暗卫。

萧千夜叹了口气,似乎对眼前的情形十分满意,“燕王叔,你最好别期望卫君陌回来救你了。这座宫殿,除了地底下,已经被朕以精铁建成了一个牢笼了。卫君陌的武功朕刚刚也见识过了,但是要砍开这座特制的牢笼,就算是卫君陌至少也要小半个时辰吧?”

“本座倒是没想到,你还能有这一手。”宫驭宸沉默了片刻方才道。

萧千夜一笑,“这是从两年前就开始建的,宫阁主觉得如何?”萧千夜也说不清楚自己当初到底为什么要改建这太庙,或许,从一开始他就预感到了会有今天?

萧千夜心情愉悦地扫了一眼众人,笑道:“大夏的天下是皇祖父给朕的,就算朕不要了,也不会给你们!至于你…北元余孽,还想活着走出这金陵皇城么?做梦。”说完,萧千夜看也不看就将手中的火折子抛了出去。这大殿里之前被宫驭宸的人撒了不少的油料,一遇火立刻就燃烧了起来。更危险的是,大殿底下也埋满了火药和油料,一旦温度过高,很容易会发生爆炸。而在这之前,还没被火烧死他们就很有可能会被烟给熏死。

“杀了他!”宫驭宸眼神一沉,厉声道。

萧千夜仰天大笑起来,全然不在意宫驭宸的杀意。守在萧千夜身边的暗卫迎上了对面的水阁杀手,整个大殿里更是一片混乱。

火从大殿的一角烧了起来,很快便朝着周围蔓延。刺鼻的浓烟也立刻向四周散开。

“灭火!”

“快,灭火!”

大殿外的南宫墨等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弄得一愣,“怎么回事?”

卫君陌沉声道:“萧千夜。”萧千夜毕竟当了好几年的皇帝,这皇宫毕竟还是萧千夜说了算的。他想要在皇宫里做什么,绝对比宫驭宸来得方便得多。

卫君陌拔剑劈向大门,之间火星迸溅,外面的木门已经倒了下来,但是里面那一层铁门上却只留下了一道尖锐而深刻的痕迹。除此之外,连一丝动摇的痕迹都没有。

南宫墨脑海中念头一闪,“糟了,萧千夜只怕想要放火!”大殿里撒满了助燃物,地底下还堆着不知道多少火药。这火一燃起来,里面的人绝无生路,“怎么办?!”

卫君陌神色也是十分凝重,沉声道:“开门!”

身后薛真连忙朝着下面的将士挥手,众人拿着各自的兵器围了上来。砸的砸砍得砍,只听到不断传来沉重的撞击声,但是眼前被宫殿却依然纹丝不动。

南宫墨飞身跃上房顶,一脚踢开脚下的琉璃瓦,意料之中的看到了同样厚重的精铁。

殿门口,卫君陌手握思归剑,沉默的一剑一剑的挥向眼前的厚重的铁门,丝毫不在意这样的做法对宝剑的伤害。南宫墨从房顶上下来,也不再说话,抽出青冥剑朝着同一个地方斩去。其他人见状,也不约而同的围了过来一起朝着同一个地方使力。

眼看着铁门上的痕迹越来越大,南宫墨心中却越来越焦急了。这样一直下去固然可以将门打开,但是…里面的人撑得到那个时候吗?

隔着厚重的铁门,里面隐约传来萧千夜疯狂的笑声,“哈哈,卫君陌…卫君陌,就算朕输了,也要让你们痛不欲生!”

南宫墨眼神微沉,手中的动作更加了几分力道。

带着夭夭离开的南宫绪回来就看到殿前这混乱的一幕,也不由的愣了愣神。很快就想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剑眉微蹙,南宫绪飞快地转身离去。

渐渐地铁门上终于出现了一线裂痕,不得不庆幸,萧千夜让人打造的这些铁门并非全部用精铁所造,为了节省材料是以精铁作出密集的方格骨架,中间填充了别的东西然后以铁皮包裹的。若是全部用最好的精铁打造,只怕是很难能够破坏得了。当然,想要完成以精铁打造出这样一座巨大的牢笼,萧千夜也不可能在不引起任何人注意的情况下找到这么多的材料。

“快!门要破了!”有人惊喜地叫道。

南宫墨和卫君陌的神色依然凝重,里面的人……

“全部让开!”一个沉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南宫墨一愣,一股喜悦袭上了心头,“师叔!”

穿着一身寻常布衣的男子站在殿阶之下,面容清癯,气势非凡。他一路走来,不管认识不认识的将士,竟然没人想到去阻拦。师叔轻哼一声,抬手一把刀出现在他手中,“鸣鸿刀!”

“全部闪开!”南宫墨道,同时飞身退下了殿阶。卫君陌看了一眼师叔,微微点头。一声轻啸,两个身影一跃而起,同时一道刀气和一道剑气冲向了痕迹斑驳的铁门。咔嚓一声,原本还坚固的铁门立刻凹进去了一块。

第二剑!

第三剑!

两人连续挥动刀剑五六次,刺耳的声音震得众人忍不住想要掩耳。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中,那铁门终于经受不住这样的猛烈攻击轰然倒塌。铁门刚刚道下,一股浓烟就从里面冲了出来。众人连忙想要往里冲,卫君陌的声音响起,“都别动!”然后闪身冲进了浓烟中。师叔轻哼一声,拉住了想要跟进去的南宫墨也掠了进去。

门是开了,但是只有一扇门,两人并肩进去都嫌窄了。这么多人冲进去是想要救人还是想要把人堵死在里面?

殿外的人焦急,殿里的人却是痛苦不堪。殿中的火势根本无法阻止,即便是水阁众人奋力扑灭,却也依然挡不住火势越来越大。折磨人的不止是越来越烈的大火,还有那刺鼻的浓烟。所有人都退缩到了大殿的衣角,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火舌慢慢朝着这边蔓延而来。不少水阁杀手更是为了扑灭大火反而被烧死。燕王靠在墙角不停地咳嗽,消瘦的脸苍白而疲惫。他重伤初愈本就身体虚弱,更受不得这浓烟和灰尘。

“父王…”萧千炯挡在燕王跟前,同样脸色惨白神色恍然,“表哥…表哥会来救咱们么?”

燕王抬手拍了拍儿子的肩膀没有说话,看了一眼另外两个儿子,萧千炽早就晕了过去,萧千炜也好不了多少。

萧千炯也不是真的想要知道答案,他只是不知道现在还能怎么办而已。

宫驭宸坐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另一角,身边守着几个黑衣人。他神色平静漠然,仿佛对眼前的境况没有丝毫的担心和惧怕。在他身后是犹自大笑,被烟雾呛得眼泪直流也不肯停歇的萧千夜。

“真是没想到,本座竟然会跟王爷死在一起。”宫驭宸睁开眼睛,淡然道。

燕王靠着墙闭上眼睛沉默不语。

火越来越近,烟雾越来越令人窒息。整个大殿里只有火燃烧的声音和殿外剧烈的撞击声。空气越来越少,人也越来越感到难以喘息。只是不知道是因为烟尘还是因为心中的绝望。

碰!

一声巨响,大门轰然倒塌。众人一愣猛然抬起头来望了过去。浓浓的烟雾和火光中,只能隐约看到一个修长的人影闪了进来。

咳咳,别说萧千夜蠢啊,他只是运气不好而已。这次要不是作者开挂,这群人真的要死在里面啊啊啊。用刀剑砍铁门什么的,根本不科学。不过…内力高强什么的本来就不科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