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劫后余生/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卫君陌进了大殿只能看到里面浓烟笼罩,浓烟深处有火光隐现。还能感觉到的就是那扑面而来的热气,只是站在门口尚且如此,大殿里的人有多难过就更不用说了。幸好卫公子内力高深,听力自然也不差。根本不用看直接快步朝着燕王等人所在的方向而去。

“舅舅!”

卫君陌还没走到燕王跟前,就有两个黑衣迎面扑了过来。卫君陌也不客气,提在手中的思归剑寒光一闪,同时一脚将跟前的人踹了出去。两声沉重的物体落地声之后,浓烟深处的火光更加躁动起来。立刻就传来了被烈火焚身的惨叫声。

“卫君陌!”宫驭宸冷声道。

卫君陌沉声道:“我的承诺依然有效。”说完也不再去管黑暗中还隐藏着多少人,飞快的走到燕王跟前一把抓了下去,一手抓起一个。燕王一把抓住他的手,“炽儿晕过去了,先带他…”

“你们先走!”身后传来师叔不耐烦的声音,火都烧到面前来了还拖拖拉拉,当演戏呢?

卫君陌不再说话,抓起燕王和萧千炯与师叔擦肩而过冲了出去。

飞快的掠到门口,卫君陌直接抬手将萧千炯抛了出去,同时将燕王放到了门口然后再次转身进去。此时,两个黑衣人已经护着宫驭宸冲了出来。宫驭宸此时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气定神闲,俊雅的脸上也沾染了不少烟尘,神色有些不善的看了一眼门口的燕王,再看看快步上前来的南宫墨以及一众幽州军将士,只得遗憾的耸了耸肩。

薛真冷着脸盯着宫驭宸,只要燕王一声令下他们这些人立刻便能够一拥而上,将宫驭宸这几个人砍成烂泥。

燕王闷咳了几声,沉声道:“放他走。”

宫驭宸挑眉一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感到身后劲风袭来。他虽然没有了高深的内力,但是曾经身为高手的直觉却还是在的。连忙侧身避开,就看到一身布衣的中年男子站在门口神情冷漠的盯着他,若不是他手里拎着两个人的话,只怕这一击宫驭宸是躲不过的。

宫驭宸清楚地感觉到眼前的人身上传来的杀意,护在他跟前的两个黑衣人也连忙上前挡在了他跟前。师叔冷哼一声,不屑地扫了一眼眼前的人,“还不滚,堵着门想要干什么?”

门只有这么快几个人堵在这里里面的人都出不来,这些人是脑子有什么问题么非要堵在这里?

“还有你,看在夭夭的份上,这次老夫不对你出手。别让我在看到你。”师叔盯着宫驭宸冷然道。

宫驭宸心中暗暗松了口气,眼前这个中年男子身上的气势让他感觉到极度的危险。别说是自己现在这样,只怕就是他全盛之时也未必敌得过他。

宫驭宸朝着众人点点头,含笑道:“既然如此,告辞。”

“快走!全部退开!”门里传来卫君陌冷怒的声音,同时伴随而来的还有地底沉重的轰隆巨想,脚下的地面隐隐都在颤抖。

众人都是一惊,“地底的火药炸了!”

师叔抬手直接将手里的两个人抛了出去,同时一脚将挡在跟前的宫驭宸提了下去,俯身抓起了燕王。南宫墨也抓住了惊魂未定的萧千炯飞身掠了下去。原本围在大殿周围的将领不用命令也飞快地退了下去。卫君陌抓着陈昱从大门里面冲了出来。

“轰隆!”

大股的浓烟中还有几个黑影冲了出来,却始终没有看到萧千夜。

卫君陌皱了下眉,放下陈昱转身再一次往大殿走去。

“君儿!”燕王一手撑着闷痛的胸口,声音也有些沙哑。卫君陌回头看了他一眼,伸手结果旁边士兵手中提着的水桶,将水浇在了身上反身,“萧千夜不能死在这里。”就算真的被烧死了也必须将他的尸体完整带出了而不是任由他被烧的面目全非。

南宫墨皱了下眉,干脆地道:“君陌,小心!”

卫君陌点点头,头也不回的进去了。

刚刚爬起来的宫驭宸嗤笑了一声,“本座倒是不知道卫公子竟然还有如此的圣母心肠,任由他被烧死岂不是省事?星城郡主,你说呢?你难道一点儿也不担心卫君陌?”对于临了被萧千夜坑了一把险些连命都丢了的事,宫驭宸不记仇是不可能的。

南宫墨淡淡地看着他道:“我若是宫阁主,现在该做的就是去逃命。”她并非不担心卫君陌,而是她相信他不可能为了救萧千夜而不顾自己的性命。现在的火药也不是前世的烈性炸药,被埋在地底下到底能发挥多大的功效南宫墨表示怀疑。如果火药真的那么管用,现在也就不是冷兵器作战了。

宫驭宸脸上的笑容一僵,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师叔,终究还是没在撩拨南宫墨了。形势比人强啊。

卫君陌进去的时候萧千夜正躲在大殿最角落的地方,但是大火渐渐逼近也让他开始无处可躲了。面对着身前越来越炙热的温度,吸进鼻息的全部都是令人窒息的浓烟,一边咳嗽着萧千夜眼中终于留下了泪水。

就这样死了吧。

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毕竟求生才是人类的本能。而被火烧死毫无疑问也是个极为痛苦的死法,所以萧千夜依然在不停地朝着角落里退避着。直到退无可退。同于无法忍受了,萧千夜咬了咬牙想要向门口冲去。脚下却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跌倒在了地上。撞到地上的脸上传来一阵炙热的痛意,萧千夜闷哼一声,努力睁开眼睛想要看清眼前,然而除了浓烟什么都没有。

“咳咳…”萧千夜终于有些绝望地放弃了。在他身下,是方才将他绊倒的尸体。萧千夜忍不住苦笑起来,没想到他竟然会跟一具无名无姓的尸体死在一起。等到那些人将太庙打开灭了火,还能分出来这大殿中那一具尸体是他萧千夜么?

轻快的脚步声从前方传来,卫君陌皱了皱眉,总算看清了萧千夜的方向。上前一把抓起他往外走去。

“卫…卫君陌?!”萧千夜一愣,一股羞耻之感顿时盘踞在心底,“朕不要你救!你给朕……”

卫公子抬手,毫不留情的对着他脖子一记手刀,萧千夜剩下的话也跟着随他一起湮没在了黑暗之中。

卫君陌轻哼一声,提着人掠出了大殿。

身后,大殿里既然不断的传来轰隆巨想。不过这历时数百年有被萧千夜用精铁加固过的宫殿倒是出乎意料的牢固,直到卫君陌走出大殿也全然没有倒塌的意思。

卫君陌出来的时候宫驭宸早已经走了,剩下的人倒是都还在。看到被卫君陌拎出来的萧千夜,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南宫绪带着军中的军医以及当初帮萧千夜改建这太庙的工匠回来了。一边令军医给众人检查身体,一边命众人灭火。这太庙已经这样了烧了也就烧了,但是这宫中的宫殿都有数百年了,天干物燥的,万一蔓延开了就麻烦了。

卫君陌随手将萧千夜扔到地上,扫了一眼地上坐着的众人。虽然都十分狼狈,但是至少都没有受什么重伤,至少性命无忧,“陈将军,薛将军,这里有劳两位。我和无瑕有事先走了。”

不等两人点头,卫君陌便拉着南宫墨转身走了。南宫墨想起才刚刚找到的女儿,也不多说什么转身跟着卫君陌便走了。

“君儿。”身后,燕王沉声道。

卫君陌脚下顿了一下,便继续往前走去,很快就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想起起火之前宫驭宸所说的事情,众人都是一阵沉默,劫后余生的庆幸散去,心中更多了几分沉重。

师叔神情淡漠地瞥了一眼众人,也跟着转身走了。

陈昱在心中叹了口气,“王爷重伤初愈,世子昏迷不醒,不如先去休息吧?如今诸事繁多,还望王爷保重身体。”

燕王点点头,“此处辛苦你们了。”

“末将领命。”陈昱和薛真连忙道。

太庙这边固然是惊心动魄,蔺长风那边也不轻松。蔺长风对自己那位老爹也就只剩下那么一点儿血脉情分了,听说他被萧千夜软禁了,想着横竖无事自然要去看看。却没想到,萧千夜或许只是想要软禁他们一下,但是宫驭宸可不是那么想的。

还没踏入软禁着一众家主的大殿就看到门口倒在血泊中的侍卫。蔺长风心中已经,飞快地冲了进去。大殿里面已经是一片混乱,地上横七竖八地倒着不少人。隐隐听到大殿伸出传来兵器撞击的声音,蔺长风连忙加快了脚步。

殿后的小院里,几个年轻人正握着兵器与跟前的三个黑衣人对抗。他们后面不远处,是几个世家的家主以及子嗣。蔺长风一眼便看到了人群中的蔺家主,心底暗暗松了口气。

虽然这几个年轻人都是各家族中习过武艺的子弟,但是他们这点身手对水阁的杀手来说,连花拳绣腿都算不上。五六个人围攻三哥黑衣男子也不过支撑了十来招就被抽飞的抽飞,重伤的重伤。

那三个杀手显然也并不想跟这些年轻人纠缠,撇开了他们就立刻一剑朝着后面的人刺了过去。

众人惊呼,却无处可躲。这几个人突然出现杀了殿外的侍卫,冲进来对着他们这些人就是一通乱杀。一些会武功的子弟奋起抵抗却也只能阻挡片刻时间。如今退到了这后院就更是无路可退了。

之前眼前红衣衣衫,一声轻响,一把黑色的折扇架住了刺刀跟前的长剑。

长风公子笑容可掬地望着眼前的黑衣人,“杀这么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还需要出动水阁三位高手?”

黑衣杀手咬牙,冷声道:“蔺长风,你少多管闲事!”

“长风?!”

“长风公子?”

众人也是一惊,蔺长风是蔺家嫡长子。可惜却被蔺家主逐出了蔺家,各大世家都知道这位蔺大公子从小便跟卫公子交情不错,卫君陌离京之后更是跟着也去了幽州。倒是没想到,如今他们竟然会被蔺长风给救了。

其中,蔺家家主更是又惊又喜。看着眼前长子修长卓立的背影却又忍不住脸上一阵阵的发热。

蔺长风笑看着眼前的三个黑衣人道:“水阁消息灵通,难道不知道…这群人里面至少还有一个姓蔺的?”说完,蔺长风又回过头却没有看向人群中的蔺家家主,而是看向了秦家主笑道:“秦伯父,令郎让我给你带给好呢。”

闻言,秦家主只得顶着众人各异的目光无奈苦笑,心中却是宽慰了许多。

蔺长风跟卫君陌关系虽然好,但是他已经跟蔺家撕破了脸,能来救蔺家主一命就算不错了。秦家却不一样,秦家大公子是秦家未来继承人,如今更是卫公子身边得用的人。等到将来燕王殿下登基,就算秦家不飞黄腾达,至少也可保平安啊。

“蔺长风,别以我我们怕你。”三个黑衣杀手对视一眼,冷声道。蔺长风武功是很高,但是还不是卫君陌那种变态。他们也是水阁杀手中的佼佼者,三人联手未必打不过蔺长风。

蔺长风也不在意,笑容可掬地道:“三位难道不知道,现在这皇宫谁说了算了?本公子劝你们最好去太庙看看,你们家那位说不准已经被卫公子打成狗了。”

“放肆!”三人大怒,三把长剑齐齐朝着蔺长风刺了过去。

蔺长风随手将折扇插在腰间,脚下一挑提起了一把放在被人丢在地上的宝剑,跟三人缠斗在了一起。

小院中的众人都纷纷松了口气,蔺家主身边,如今的蔺家长公子蔺长云拉了拉父亲低声道:“爹,咱们快走吧!”

旁边众人目光有些怪异的看向这父子俩,做儿子的正在为了他们跟人家拼命,他们这些外人都还没说什么。这做爹和做弟弟的就要跑了?就算不是一个娘生的也别做得这么难看啊?

蔺家主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烫,没好气地瞪了蔺长云一眼低声道:“闭嘴!”

蔺长云脸上一僵,咬了咬牙没说话。

蔺长风当初能代替卫君陌镇住紫霄殿的一干杀手,自然是有真本事的。不过七八十招,其中一命杀手已经被他一剑砍在了手臂上,一脚踢了出去。另外两个杀手见状,手下招式更加凌厉起来。蔺长风轻啸一声,手中长剑飞舞,剑光纵横。在战场上磨砺了几年,蔺长风如今的武功比起往昔更是凌厉了几分。打了半晌也没有分出胜负,但是殿外却传来了沉重却整齐的脚步声。

蔺长风挑眉一笑,援军来了。

薛斌带着一队兵马冲了进来,见此情形立刻一挥手将小院团团围住。三个杀手见状不好,知道想要再下杀手已经不可能,只得撤退。攻进了皇城,薛斌正是亢奋的时候,哪里肯就此放过。立刻带着自己的属下嗷嗷叫着追了上去。

蔺长风扫了一眼地上的一只断手,轻哼一声随手将手中染血的剑抛落到地上。转身对秦家主和谢侯拱手笑道:“长风来此,让两位受惊,还望见谅。”能然燕王看重和卫君陌看重的大概也只有这两位了,至于别的,说不定巴不得他们被杀了呢。

秦家主点头笑道:“长风公子说笑了,我等还要多谢长风公子救命之恩才是。”这一次,金陵各大世家损失不小,杨家,连家家主被杀,好一个家主的嫡长子也死了,就连他们秦家都有两个子弟一死一伤。

众人也纷纷上前道谢,不管怎么说蔺长风是真的救了他们的命。

蔺长风有些无奈地道:“实在是我等思虑不周,竟没有想到那些人竟然如此丧心病狂。”至于是不是真的思虑不周,别人就不知道了。

谢侯凝眉道:“这些人…似乎不是朝廷的人?”

蔺长风道:“这些人是水阁杀手,谢侯难道不知…那位与水阁的合作?”蔺长风这话说得有些暧昧,不过在场的人都是消息灵通之辈,萧千夜和宫驭宸合作的事情知道的人自然不少。等到将来宫驭宸的身份被公开,萧千夜身上的黑点是黎江水也洗不清了。

虽然一时想不明白水阁的人杀他们的用意,谢侯却不由得有些担忧,“若是如此…那朝中的众臣会不会也有危险?”

“朝中众臣?”

秦家主也跟着点头道:“昨天旁晚起,朝中许多众臣就都留在了宫中。听说就在御书房旁边的偏殿休息。”

蔺长风想了想,拱手道:“在下还有要事,先告退了!”

那些讨人厌的酸儒死了也就死了,但是水阁的人分明就是无差别的杀人。若真的将朝中的重臣杀的一干二净,麻烦不说这个黑锅说不定最后还要他们来背。

谢侯也知道他要去做什么,连忙道:“公子轻便。”

蔺长风转身便走,从头到尾没有多看蔺家主一眼。

“逆子!你站住!”蔺家主恼羞成怒,厉声道。

蔺长风嘲弄的低笑一声,快步走出了院子。

咳咳,看到好多亲奇怪为什么燕王起兵之后没有直接认下君陌?还是因为君陌的身世啊,燕王是靖难不是谋反。当然咱们都知道肯定是谋反居多,但是…表面文章很重要哒。你认一个枭雄命格的儿子回来,不是摆明了说你要造反么?至于现在,大局已定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