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6、团聚/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御花园里的一处凉亭里,弦歌公子正心情愉悦的抱着夭夭逗弄着。虽然这几年他也到过几次辰州探望师父师伯,但是小孩子的记性总不是那么好的,对于弦歌公子这个舅舅总还是有几分陌生。万幸的是夭夭还记得这个舅舅,更万幸的是弦歌公子的外貌十分的出众,所以即使并不十分熟悉,夭夭也并不很排斥他。如果弦歌公子长了一张路人脸,只怕三五天内是别想要抱到小朋友了。

商峤也坐在旁边,虽然也想抱抱分别许久的小师妹,但是在弦歌公子面前人小言微的他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了。

星危抱着剑靠在凉亭外的柱子上,保护两人的安全。虽然现在皇宫已经被幽州军控制,但是谁也不知道暗地里还隐藏了多少敌人。不过有星危和弦歌再,除非是对方有卫公子那个级别的高手偷袭,否则想要再伤害夭夭也是不可能的了。

“小宝贝儿,还记不记得舅舅?”弦歌公子捏着夭夭嫩嫩的小脸蛋儿笑问道。看起来这些日子小家伙没有受委屈,小脸蛋依然红润粉嫩肉嘟嘟的,一点儿也没有饿瘦了的感觉。夭夭眨了眨大眼睛,点点头小声道:“弦歌舅舅。”

“乖孩子。”弦歌忍不住在小夭夭的脸蛋上亲了一下,“这些日子一个人还不害怕?”

夭夭摇头,“夭夭不怕,有飞飞陪着夭夭。”

飞飞扭着五彩斑斓的身子从夭夭衣袖里爬出来,得意地追着自己的尾巴转圈。弦歌公子忍不住抽了抽眼角,这五彩斑斓的色彩实在是不符合弦歌公子的审美观,“阿白呢?”比起飞飞,弦歌公子更喜欢阿白。无论是从外形还是实用性来说。不过,将一个浑身是剧毒的东西交给一个才三岁的孩子那是脑抽了才会干的事情,即便是有飞飞在也不保险。所以,找到夭夭之后南宫墨就立刻将阿白和夭夭隔离了。

夭夭摇摇头,扭头去看商峤。商峤笑道:“阿白在师父哪里。”

弦歌公子看看商峤,比起依然圆润的夭夭,商峤倒是瘦了不少。显然这些日子吃了不少苦,“宫驭宸那个变态没有揍你吧?过来本公子给你把把脉。”在弦歌公子看来,宫驭宸就是一个思想诡异的变态。揍小孩什么的绝对是他能够做得出来的事情。

商峤摇头,“没有。”自从被抓到之后,宫驭宸确实是没有对他怎么样。毕竟他也只是个十一二岁的小孩子,除了武功还不错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机密。宫驭宸也不会指望从他这里刑讯逼供。虽然宫阁主的人品是挺低的,但是绝对比弦歌公子以为的要稍微高一些的。

“阿峤哥哥,抱抱。”夭夭伸出小手对着商峤道。

商峤严肃的小脸顿时露出了一丝笑容,伸手将夭夭抱了过来。弦歌公子见状,也只得叹气,“没良心的小丫头。”

“爹爹,娘亲!”窝在商峤怀里,夭夭扭头看到了并肩走过来的南宫墨和卫君陌,立刻兴高采烈地叫道。

南宫墨上前接过夭夭,“夭夭。”

夭夭吧唧一下在给了娘亲一个湿哒哒的吻,“夭夭想娘亲。”

“娘亲也想夭夭。”南宫墨抱着怀里软绵绵的小家伙,只觉得眼底有些热热的。夭夭立刻高兴地探出身子朝卫君陌那边考过去,“爹爹。”

卫公子怔了一下,伸手要接过夭夭。夭夭两只小手抱着他的脖子,吧唧一下亲在了他的左脸上,“夭夭想爹爹。”

卫公子伸手摸摸女儿的小脑袋,在夭夭坚持的目光下终于开口,“爹爹也想夭夭。”

旁边,弦歌公子看在眼里只觉得心里酸溜溜的。他都没有得到夭夭小宝贝爱的亲亲。

跟在两人身后走进来的师叔看看这一家三口摇了摇头,轻哼一声道:“你们倒是悠闲。”这时候皇宫里乱成一片,这一家三口倒是有闲情在这里你侬我侬。弦歌公子看到自家师父,立刻站起身来,“师父,你弄死宫驭宸那个变态没有?”

师叔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没好气地道:“问你宝贝师侄。”

“夭夭?”

夭夭眨眼,“宫宫?大坏蛋…大坏蛋不死。”

弦歌公子无语,“小家伙,你还记不记得那家伙抓了你和阿峤?要是阿白没找到你,说不定你这辈子都见不到你爹娘了。”

夭夭睁着无辜的大眼睛,茫然无措地望着弦歌公子。她还是太小,并不十分明白什么是仇恨,什么是善恶。虽然大坏蛋不让她见爹娘,但是大坏蛋对她挺好的。想到大坏蛋被打死了,她就觉得有点难过。但是,弦歌舅舅说得也没错,想到永远都见不到爹娘了,夭夭就更难过了。

看着夭夭粉嫩的小脸都纠结地皱成了一团,师叔没好气地瞥了徒弟一眼,“她哪里想的明白这些?瞎说什么?”

“……”自从有了师妹,他在师父心中的地位就直线下降。自从有了夭夭和安安,他就已经低到尘埃里去了。

南宫墨也含笑安危女儿,“夭夭乖,叔公没有打大坏蛋哦。不过他不是好人,夭夭以后不能理他啊。”水阁势力除了可能留在北元的少数,已经近乎全灭。虽然卫君陌答应了一个月内不追杀宫驭宸,却不代表别的人就会放弃。而且,身份曝光之后,宫驭宸未来在中原绝对难有立足之地。不过预防还是要预防的,夭夭显然对宫驭宸并没有什么太坏的感觉,万一宫驭宸真的命大以后还跑到夭夭面前蹦跶就不好了。南宫墨还记得方才宫驭宸跟夭夭说得什么师父为师的,绝对要杜绝!

“嗯嗯。”夭夭认真的点头,要不是看大坏蛋可怜巴巴地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她才不要理他呢。

事隔这么久,好不容易回到爹娘的怀抱中。夭夭打了个小小的呵欠,趴在卫君陌怀里慢慢的睡着了。

坐在凉亭里,南宫墨这才有空对师叔道:“师叔,你怎么会在这里?”不得不说,多亏了师叔突然出现,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师叔淡然道:“你们许久都没有夭夭的消息,我便亲自过来看看。你师父和母亲在家里也急得不行。”走丢了一个三岁的万万,谁能不着急?若不是师叔拦着,只怕长平公主和老头儿都要自己跑过来了。不过那两个纯属累赘,没事的时候师叔不介意照看一下,有事的时候还是不要带着比较好。

南宫墨叹了口气道:“多亏了师叔及时赶到,不然今天……”

师叔轻哼了一声,抬眼看了看卫君陌道:“我看幽州军那些人有些不对劲,你们自个儿小心一些。”虽说没看出有什么敌意,但是师叔总觉得那些人看向这两口子的表情有些古怪。

师叔来迟了一步,并没有听到关于卫君陌身世的事情,所以才会有这种感觉。知道了这样的消息,表情不古怪才是怪事。想起这事儿,南宫墨也忍不住叹了口气。侧首看向坐在自己身侧抱着夭夭神色淡漠的卫君陌,卫公子伸出一只手拍了拍她的手背轻声道,“没事。”

一道红色的人影如风一般的掠了过来,还没站定蔺长风就气喘吁吁的道:“原来你们在这里?!我说卫公子,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真以为打进了皇宫就万事无忧了啊?这群人居然在御花园里聚会闲聊!

卫君陌瞥了他一眼,“何事?”

蔺长风咬牙道:“朝中那群大臣还被萧千夜关在御书房的偏殿里啊。宫驭宸那个混蛋派了杀手……”

“那关我什么事?”卫君陌问道。进了皇宫的除了南宫绪几个将领都是幽州军,辰州军和泰宁卫都很识趣的驻守在宫外。所以现在皇宫里的任何事情都是幽州军的事。

“……”长风公子无语,“所以,你打算让他们死绝?”

卫君陌抬眼看着他,“不会。”

“不会什么?”

“不会死绝,总能有几个漏网之鱼。”燕王既然早知道这些人在宫里,不可能不做安排。至于说十大世家那几个,大概燕王是真的希望他们死的越多越好。

看着在座的众人都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长风公子深觉自己方才的着急简直是多管闲事。没好气地在一边空凳上坐下,轻哼一声道:“你都不在乎名声,本公子在乎什么?”

卫公子挑眉,“是我要杀他们?”

“当然不是。”

“幽州军的最高统领是我?”

摇头,据算卫君陌当过幽州军的实际统领着,但是在燕王恢复行动力的时候这份权利也就自然的转移了。或者说,只要燕王还活着,不管卫君陌带着幽州军做了什么至少头上都还有人顶锅。更何况,卫君陌确实是什么都没干。好吧,本公子想太多了。

这么一想,长风公子也放松下来了。懒懒的伸了个懒腰,“辛苦了好几年,总算是可以消停一下了吧。”

南宫墨有些同情地看着一脸期盼的长风公子:未必。

承安五年八月十六早晨,金陵皇城一夜未眠的百姓们一开门就发现无论是内城外城都已经一片肃穆宁静。空荡荡的街道两旁站满了手持兵器,身披战甲的幽州军士兵。一个念头不约而同的在所有人的脑海里升起:真的变天了。

之前被软禁在宫中的十大世家家主和子弟中还幸存的人都被放出了皇宫。虽然捡回了一条命,但是十大世家这次确实是元气大伤。不说不幸身亡的那些,除了谢家以外剩下的几家或多或少都被朝廷给搜刮过了。至于从朱妃宫里放出来的高义侯更是忍不住放声大哭,他虽然没有经历被杀手追杀的事情,朱家的产业却已经十不存一,朱家三公子也意外死在了水阁杀手手中。如今的朱家可说是只剩下一个空架子了。幸好…想起自己还有一个女儿,高义侯心中才升起了一丝希望。

至于御书房里的朝廷大臣,萧千夜将他们关在御书房倒是没有什么坏心,而是为了保护他们。御书房里的都是当初太子的旧臣,效忠萧千夜的铁杆,他们原本要陪萧千夜一起跪太庙。萧千夜自己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思,却没有想过要拉上自己的臣子陪葬,因此才见他们软禁在了御书房的偏殿里。御书房外的守卫也远比软禁世家家主的院子的守卫要精悍许多,御书房又是幽州军进宫之后的主要目标之一,所以水阁的杀手很快就被打退了,遇害的人并不多。

不过,这些人却没能被放出宫。换了个地方依然软禁在宫中。

“见过卫公子,星城郡主。”

皇城中天一阁后院,两个穿着幽州军侍卫服饰的男子恭敬地道。

南宫墨含笑点头道:“有什么事?”

侍卫道:“王爷请两位入宫议事。”

这两位跑得太快,等到燕王将宫中一切大致安排妥当才发现两人早就带着自己人出宫了。他们还是派人寻了许久才知道他们在天一阁落脚。听说天一阁曾经是星城郡主的产业,后来离开金陵之前卖给了别人。现在看来,这个买卖只怕也只是台面上的罢了。

来传话的是燕王身边的心腹,对于卫君陌的身份的传言自然也是听说过的。因此面对两人的神态倒是比往常更加恭敬了三分。

卫君陌剑眉微蹙,淡淡道:“知道了。”

“属下告退。”侍卫也不敢催,拱手告退。

房间里只剩下两人,南宫墨看这卫君陌没有说话。从宫里出来,卫君陌的心情一直就不太好。南宫墨不知道卫君陌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又或者是知道多少。抬头看到她担忧的眼眸,卫君陌伸手将她拉入了怀中。

贴着他的胸膛,南宫墨静静地听着他缓慢而有力的心跳。良久才道:“君陌,这事你有什么打算?”

宫驭宸的话已经出口,燕王又没有否认,这件事就必须要有个结果,想要自欺欺人的故作不知也是不可能的了。

卫君陌淡淡道:“我曾经打算我们一家以后就在辰州生活。”

卫君陌没有想要君临天下的执念,但是他也不会让自己任人鱼肉。如果没有他的身世这回事,那么正常的结果是卫君陌最后被燕王册封为异姓王留在辰州。手握辰州军的卫君陌可不是当年在金陵什么都没有的那个靖江郡王世子。无论将来谁上位也不敢轻易对他怎么样,如果燕王将来不在了新君想要对他们做什么,卫君陌更不会客气。说到底,从头到尾能够牵制卫君陌的也只有燕王这个舅舅而已。

但是现在…形势一转卫君陌成了燕王的嫡长子。燕王是怎么想的先不说,燕王膝下的几个儿子只要是有意大位的只怕是谁也接受不了。当年卫君陌什么都没有,尚且让萧千夜无法容忍。现如今,谁能忍受一个比自己更加名正言顺,还有着传说中枭雄命格的异母兄长?

刚刚猜测到自己的身世的时候,卫公子心情最黑暗的时候甚至考虑过直接让幽州军全部去死然后自己取而代之。但是到底…还是没能忍得下那份心。即便燕王不是他亲爹,作为一个舅舅卫君陌也从未想过要这么对他。

“你什么时候知道自己的身世的?”南宫墨问道。卫君陌接受的太过平静了,平静的不像是突然听到这个消息的。

卫君陌沉默了一下,道:“母亲把玉坠给夭夭的时候。”南宫墨不知道那个玉坠代表着什么,但是卫君陌却是知道的。

南宫墨响起那块燕王贴身携带的玉坠,那是…两年前的事了啊。

卫君陌默默地搂着南宫墨,猜测到自己的身世之后带给他的并不是欢喜和轻松,反倒是沉重的负担。二十多年都没有父亲,卫公子也早就不在需要父亲了。有长平公主这样的母亲,有燕王这样的舅舅,还有妻子和儿女,卫君陌并不觉得自己还需要更高的身份和更多的荣耀。如果他需要,他可以自己去取,而不是依靠他是谁的儿子。

这些事情,卫君陌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自己的母亲和妻子。他并不想要让她们跟着自己一起发愁,因为这本就是个无解的问题。除非将所有知道真相的人全部都封口,更重要的是燕王必须愿意一辈子都做他的舅舅。

其实…哪里有舅舅能做到燕王这样的程度?这些人,惊讶于燕王对卫君陌的看重的人从来没有少过。

不过卫君陌也做不出来天崩地裂悲痛欲绝或者“我绝不原谅你”的矫情模样。对于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就去阻止,无法阻止的事情就去解决。人永远是往前走的,也永远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难题。无论他是长平公主的儿子还是燕王的儿子,他依然还是他。

至于将来会怎么样?卫君陌一手搂着南宫墨,一手慢慢摊开又收紧。这世上,不会再有任何人敢伤害他的妻子儿女和母亲。

“咱们走吧,别让舅舅等太久了。”南宫墨轻声道。

“嗯。”

囧囧小剧场:

燕王:君儿,为父是有苦衷的。

卫公子:你们骗我!我绝不会原谅你们的!

燕王:君儿,你听为父解释……

长平公主:君儿,娘……

卫公子:我不听!我不听!我就不听!

蠢作者:噗嗤!卫公子你在演qy剧咩?

卫公子(思归剑出):我这样是谁害得?

蠢作者(立扑,抱大腿):卫公子高贵冷艳,千秋万载,一桶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