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7、燕王元妃/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宫里御书房后面不远处的一处宫殿里,燕王倚坐在软榻上听着跟前的下属汇报军务。没办法,受了那么重的伤本就还没有完全愈合,今天又险些被火烧死。虽然最后化险为夷却也吸进了不少浓烟,身体立刻就不怎么舒服了。

原本这些事情可以丢给旁人处置,但是萧家三兄弟一个昏迷两个还没回过神来。卫君陌又带着南宫墨先一步跑了,大军刚刚入城需要处理的事情堆积如山,燕王即便是身体不适也不得不抱病处理。

每每想到此处,燕王殿下就觉得心酸不已。明明他算来也有五个儿子,最小的那个还在襁褓里不用说,剩下的四哥到了需要的时候竟然一个也派不上用场。

“你先下去吧。“有些疲惫的挥退了站在跟前的人,燕王揉了揉眉心。

“是,王爷。”

“启禀王爷,卫公子和星城郡主求见。”

燕王一怔,点头道:“让他们进来。“

南宫墨和卫君陌携手进来,便看到坐在软榻上脸色苍白神色疲惫的燕王。南宫墨心中不由得升起了几分愧疚。

“舅舅。“

“舅舅。“

燕王眼神微黯,指了指旁边的椅子道,“坐下说话。“

两人谢过落座,南宫墨看了看都不肯开口的两人心中暗暗叹了口气,轻声问道:“舅舅这时候召我们前来,可是有什么吩咐?“

燕王指了指软榻旁边的矮几上堆着的厚厚一摞折子卷宗没说话。南宫墨叹气,侧首去看卫君陌,这个她可做不了主。燕王派人将他们叫来,她也只是顺带,说到底还是为了卫君陌吧。

卫君陌神色有些冷淡,倒是没有说什么拒绝的话。南宫墨也在心中暗暗松了口气,燕王这个模样若是还拒绝未免显得太不近人情。就算是真的想要跟燕王划清界限也不能这样做,更何况…哪里划得清啊。

燕王显然也松了口气,对于这个儿子燕王心中绝对不是不愧疚的。同样,对于这个优秀儿子每每看到心中既是骄傲又是痛苦。年轻时候的他无能为力思虑也不及如今周全,以为将儿子交给刚刚失去了儿子的妹妹抚养是两全其美的法子。最终却导致跟自己同甘共苦的妻子临时前还念念不忘无法瞑目。卫君陌更是二十多年来受尽了别人的冷落和白眼。若不是…若不是先帝给指了一个好妻子,燕王都有些不敢相信这个本就生性冷漠的儿子现在会是什么模样。

越是珍视越是慎重,燕王从没想过会一辈子都不认这个儿子。哪怕是因为自己的亲妹妹也不可能,只是他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被宫驭宸就这么毫无准备的揭露出来。他看不透卫君陌的想法,心中便更是忧虑。

良久,燕王终于开口道:“君儿,你当真没有什么话要说?“

卫君陌抬眼看了他一眼,紫色的眼眸仿佛再问:说什么?

燕王叹了口气,闭了闭眼有些疲惫地道:“宫驭宸并没有猜错,君儿,这些年是我和你母亲瞒了你。你该知道,你并不是长平所生的。你是本王的儿子,你的母亲……“

“够了。“卫君陌淡淡道。

燕王却并没有住口,望着他一字一句地道:“你的母亲…是已故文忠公之女,姓宋,名映蝶。小名阿暖。”

文忠公是谁,两人自然知道。燕王元妃的身份两人更是早就知道了,但是燕王此时徐徐道来,却能让人感觉到他话语中的郑重。显然,对这位过时已经二十多年的妻子,燕王依然很是尊重的。

文忠公宋潜,是先帝身边的谋士。跟谢家和孟家不同,宋潜虽然出生书香门第,却是真正的寒门子弟。却是先帝身边最信任的谋士之一,曾经被先帝亲口称赞为“大夏开国第一文臣”。更是将宋潜的小女许配给了当时年方十六的燕王。

燕王元妃出生是书香门第,却是在乱世中长大的。外柔内刚性情坚韧,也正是如此才能让她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刚刚成婚就跟着燕王来到幽州边境,甚至陪着燕王上战场抗击北元残部侵袭。一直到后来燕王妃为了救燕王落下了暗伤,最后芳龄早逝。两人虽然前后相处不过留六七年的时间,却是真正的少年夫妻,携手走过了燕王平生最艰难的时期。这样的情谊自然不是寻常人能够相比的。

砰的一声脆响,大殿里的三人回头看去,就看到门外脸色苍白的萧家三兄弟。方才的声响,就是从萧千炯不小心摔落到地上的佩刀发出的。

南宫墨无奈,燕王身体不适没发现萧家三兄弟的到来,她和卫君陌怎么可能没发现?或者,燕王也发现了,所以不顾卫君陌的阻止依然还是说了出来。

这本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但是从燕王口中亲口说出来的意义却是截然不同的。萧家三兄弟都明白这个道理:父王是铁了心要认回这个儿子了。

果然,看到三个儿子站在门口,燕王的神情依然平静淡然。只是点点头道:“都站在门口干什么?进来吧。”

萧家三兄弟对视一眼,终于还是顺从的走了进来,“儿子见过父王。”

燕王点点头,看了三个儿子一眼将目光落到了萧千炽身上,“身体可还好?”几个儿子中,萧千炽的身体最弱,方才在太庙更是昏死了过去,这会儿本该卧床休息。燕王虽然对这个儿子的文弱和寡断有些不满,但是到底是自己的儿子,又怎么可能真的不关心?

萧千炽一怔,有些受宠若惊地道:“孩儿一切安好,多谢父王挂心。还请父王保重身体才是。”燕王自己现在的身体也不好,而且据说还身中剧毒。不管宫驭宸说的是不是真的,这几年父王身体远不如早两年却是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的。只是都以为是因为军旅劳苦所致,却不想竟然是中了毒了。

看着这个儿子,燕王在心中叹了口气,挥挥手道:“都坐下说话吧。“

众人落座,大殿中的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仿佛是谁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般。最后还是燕王开口,沉声道:“方才本王的话,你们都听见了?“萧千炯侧首看了看两个兄长,点了点头。卫君陌的身份对萧千炯的影响是最小的,但是也不是没有。他虽然没有什么雄心壮志,却也不是个什么都不懂的白痴。以父王对表哥的看重,这将来……

“是,父王。“萧千炽点头道。萧千炜也跟着点头,面色平静的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燕王点点头道:“君儿本是本王元妃宋氏所出,当年…本王与王妃为他取名烨。他是你们嫡亲的兄长。”

“父王……”萧千炜忍不住抬头道。

燕王目光平静地盯着他,问道:“你想说什么?”

“没有。”犹豫了一下,萧千炜终究还是低下了头。

南宫墨极少会觉得尴尬,但是现在她就有这种感觉。认亲这种事虽然不能说全然是坏事,但是也绝没有旁人以为的那般和睦温馨,从此就是快乐的一家。莫说是皇家,就是任何一个普通的家庭突然多出来一个兄弟,还不是同一个娘生的也会感到不适的。不仅仅是因为一个外人入侵了自己的家庭,更是因为相对的属于自己的利益就会被瓜分。

卫君陌伸手握住南宫墨的手,声音清冷的打破了气氛凝重的沉默,沉声道:“如果没事,我和无瑕先走了。”

燕王看看卫君陌,知道他的表情是现在不想谈这件事。在看看萧家三兄弟,显然对这个话题也不是很热衷。燕王素来是个雷厉风行不喜欢拖拉的人。他也并不觉得这件事需要给这三个儿子什么交代,卫君陌是他的嫡长子,这些年受委屈的也是他,如今认回他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三个儿子可以不高兴,可以不满,但是这并不能影响什么。在他们的兄长遭人白眼处境艰难的时候,他们是在燕王府的庇护下过着无忧无虑的童年和少年的。

但是,卫君陌的排斥就让燕王有些为难了。他一向猜不透这个儿子。所以也想不明白他的排斥和冷漠是因为不愿原谅自己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只得叹了口气,摆摆手表示不在继续这个话题。横竖话已经说出去,就没有收回来的到底。至于君儿…响起还在辰州的妹妹,燕王也就按下了急躁的心情。不管怎么说,五妹养了君儿这么多年,总要给妹妹一个交代吧。

暂时抛开了这个话题,燕王也就不再多想了。转念说起了别的事情,眼下幽州军刚刚拿下金陵皇城,事情还多着呢。

“燕王府可收拾出来了?本王身体好些了,一会儿就出宫。”燕王看向萧千炜问道。

萧千炜一怔,一时没反应过来。他根本没想过父王还要出宫去住的事,军中事情也多哪里还想得起这个?

“父王身体不适,何必再多劳顿……“燕王府确实是离宫里不愿,但是天天这么折腾也挺累的。

燕王看了萧千炜半晌,到底还是忍不住了没说话。就当是突然知道君儿的身世一时间接受不了没工夫想别的吧。但是,这宫里确是不能随便住的。不说如今萧千夜这个皇帝还在,就说后宫里还住着萧千夜的妃子,先帝的太妃,先太子的妻妾就不方便。

只是之前燕王府被萧千夜给封了,好几年没人打扫了。不事先派人收拾根本就没法住人,燕王以为萧千炽三兄弟终有一个能想明白,却不想谁都没想到这事儿。

叹了口气,燕王侧首看南宫墨,“你们住哪儿?“

南宫墨抿唇浅笑道:“我们暂时可以住在天一阁后院。“不过天一阁虽然不小,却也不可能一下子塞进去这么多人。所以,燕王殿下还是必须另外早地方落脚。

燕王轻哼一声,沉声道:“立刻让人去将燕王府和长平公主府收拾出来。”

“是,父王。”

萧千炽和萧千炜连忙应声道。燕王脸色这才缓了缓,继续道:”刚刚南宫绪来说,萧千夜已经醒了。“

从太庙出来,萧千夜因为挨了卫君陌一记手刀一直没醒。燕王便命人将他送回了寝宫,还找了太医医治。算是做足了一个臣子对君王的恭敬。

卫君陌挑眉,燕王犹豫了一下道:“不过,萧千夜脸上落下了一道疤痕。“

俗称“毁容了“。

闻言,南宫墨有些惊讶。她之前并没有注意到萧千夜出来的时候是什么模样就走了,倒是没想到还有这事儿。卫君陌倒是想起来了,他找到萧千夜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了落在地上的一把剑。萧千夜跌倒在地上,脸似乎就撞在了剑上。

燕王道:“太医说是撞在了兵器上所致,不过…那剑上淬了毒,虽然解了但是……“南宫墨了然,总之,萧千夜的脸是保不住了。

皇家和朝廷都是要面子的,毁容或者残疾的人来入朝为官都不行,严苛一些的连长相丑陋的都不要,更不用说是一国之君了。天下人怎么会要一个毁容了的人当皇帝?南宫墨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萧千夜这算是倒霉还是幸运。

燕王继续道:“这几日杂事繁多,本王身体也不太好,你们几个便要多尽心一些。君儿,金陵内外的兵马由你掌管。千炽千炜,内外城的治安民生交给你们,务必不可引得百姓不安。“

萧千炯眼巴巴地望着燕王,“父王,我呢?“

燕王没好气地扫了他一眼道:“你跟着你大哥,看着学学怎么做事。“

萧千炯愣了愣,看了看卫君陌又看了看萧千炽,确定自家父王所说的大哥绝对不是他同父同母的亲大哥。

萧千炽和萧千炜齐声应是,卫君陌微微点了下头。见状,燕王原本微锁的眉头才终于展开了几分。又看向南宫墨道:“无瑕,宫中的事务你多费些心思。“南宫墨怔住,犹豫了一下道:”舅舅,这不合适吧?“

燕王淡然道:“有什么不合适的,后宫都是女人,男女有别本王也不方便插手。“

“……“王爷你把朱初瑜和永昌郡主忘到哪里去了啊?

看着燕王一脸就这么定了的表情,南宫墨也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

燕王满意地道:“行了,先就这样吧。你们都去忙吧。本王有些累了。君儿,记得把那些带走。“

那些,自然是那对了厚厚一摞的折子和卷宗。看着燕王疲惫的模样,卫君陌两人也不再多说什么,直接起身抱起矮几上的卷宗告辞出们去了。萧家三兄弟跟在他们身后也走了出去。

出了门,一行五人站在门口相对无言。

萧千炽张了张嘴,终究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恹恹地闭上了嘴。

卫君陌淡淡地扫了三人一眼,微微点了下头便对南宫墨道:“无瑕,走吧。“

南宫墨也朝三人含笑点了下头,“告辞。“

看着两人并肩而去的背影,三人沉默了片刻,萧千炯突然开口叫道:“表哥表嫂,等等我!父王要我跟着你们呢。“大哥他暂时是叫不出来,那就先放着吧。横竖父王还没有正是承认不是么?到时候再说吧。

门口只留下了萧千炽和萧千炜,兄弟俩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淡淡的苦涩之意。这大概是这几年来,兄弟俩的心情最一致的时候了。

“二弟,走吧。”萧千炽轻叹了口气,道。

萧千炜抬头望向廊外的天空,越过明黄的琉璃瓦看到几只飞鸟掠过。与萧千炽并肩走在长长的殿阶上,萧千炜忍不住问道:“大哥,你说…表哥真的是宋母妃的儿子?”

萧千炽苦笑,“父王亲口说所,还能有家?”他知道萧千炜难以接受,事实上他也有些难以接受。但是这显然是事实,父王就算对他们兄弟几个再失望也不可能拿姑母的儿子来充当自己的儿子。而他们,就算再难以接受也改变不了父王的决定。更何况…表哥是父王与宋母妃的嫡长子,认祖归宗原就是理所应当的,谁又能阻止?

轻轻叹了口气,萧千炽道:“我知道二弟的感觉,我也一样。一时太过震惊了,过几日大概就好些了。其实…这也算是情理之中不是么?除了表哥你看父王还如此重视过谁?”长平姑母是父王一手带大的不错,但是齐王叔同样也是跟父王相依为命一起长大的。父王可有对齐王府的几个表兄弟特别的?

萧千炜表情有些怪异地看着自家大哥:父王看重的外甥和父王看重的嫡长子是一样的么?

萧千炽伸手拍了拍萧千炜的肩膀,语重心长地道:“二弟,别想太多了。这原本就不是咱们能管的事情。”

拦着不让父王认回表哥?就算是说破了天也没有这个道理。他们的母妃确实是父王的正妃,陪在父王身边二十多年。但是表哥的母妃却更是父王的原配妻子,陪着父王同甘共苦过,最后却临死都没能见到儿子一边。无论法理还是情理,卫君陌的身份显然都要比他们贵重得多。

萧千炜沉默不语。萧千炽拍了拍弟弟的肩膀,转身向前走去。

咳咳,那啥…一直没出场的燕王元妃的身世我之前有没有交代过?昨晚翻了半夜都没翻出来,没有大纲果然是麻烦。亲爱哒们如果有发现之前交代过有冲突的,求告知~羞愧~

ps:昨天伦家绝对木有断更啊啊啊~~上传之后去聚餐,上午打开电脑才发现...审核没通过。今天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