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8、人心浮躁/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陵皇城中的一处隐秘院落里,宫驭宸坐在书案后面脸色苍白沉默无语。虽然没有人对他下杀手,但是最后师叔踹的那一脚却也没让他好过。不过对此宫驭宸却没什么怨念,技不如人有什么办法?能够保下一条命就算是不错了。

“阁主,你没事吧?”宫二进来,看了看宫驭宸小心地问道。

离开皇宫之后他们并没有立刻出城,倒不是他们还想要干什么坏事,而是如今水阁基本上是等于废了,为数不多的精英也差不多都折在了皇宫里。但是多少总还是有几个人能用的,他们必须要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才能出发。卫君陌是承诺了一个越内不追杀他们,但是不代表别人也不会动手。只是他们这几个人保护阁主出关,很有可能会死在半路上。

宫驭宸点点头道:“无妨,如何了?”

宫二沉声道:“带进宫的人…都没能出来。金陵城外的人马也被卫公子和星城郡主一锅端了。咱们现在能用的人不到二十人。”说道此处,宫二心情还是有些沉重的。水阁排名前二十的高手,如今除了留在北元的宫三和十一,就只剩下他和宫七宫九了。老大三年前折在了隰州,剩下的人陆陆续续在这几年也折了不少,这次又牺牲了好几个。现在手中剩下的都已经只能算是二流了。

宫驭宸倒是没有他的失落和惋惜,水阁确实是他手中很重要的力量。但是力量就是用来使用的,只是他这次失败了而已。如果成功了就算水阁全军覆没也是值得的。只要他还活着,用不了多少时间他还能拥有另一个水阁。

“去准备一下,我们立刻离开金陵。中原…暂时是不能待了。卫君陌最近必然会忙着金陵皇城的事务和燕王的身体,才不会来给咱们添乱。”卫君陌是立过誓不追杀他,但是明里没有不代表暗地里也不会有。

“是,阁主。”宫二犹豫了一下,问道:“阁主,南宫怀被紫霄殿的人抓了。”南宫怀原本是宫驭宸看重的未来北元将领,南宫怀在中原已经身败名裂,如今又是早已经跟他决裂的儿子女儿得势,去了北元宫驭宸也不担心南宫怀会背叛。

宫驭宸挑眉,“你觉得,咱们现在还有能力管南宫怀的死活?”

“属下知错。”将领是很重要,但是再重要也没有自己的命重要,他们现在自顾都已经不暇哪里还有功夫去救南宫怀。落在自己的女儿女婿手里,南宫怀大概…应该能保住一条命吧?

宫驭宸叹了口气,挥挥手道:“去吧,明天一早咱们就返回北元。只是可惜了那个小丫头。”想到陪伴了自己好些时日的小姑娘,宫阁主很是惋惜,他真的很中意那个粉嘟嘟的小团子啊。

“是,阁主。”

燕王说得确实是没有错,金陵皇城里的事务如今正是堆积如山。军队需要安置,朝中的官员需要处理,朝堂各部的运转不能停顿,还有金陵皇城的百姓需要安抚,整个天下的百姓也需要安抚。原本应该是整个朝堂的官员需要处理的事务一下子压倒了少数人的身上,岂能不忙的晕头转向?就连心思复杂,心情难辨的南宫家三位公子都只能抛开了杂念忙的头晕眼花。

皇宫东角的一间偏殿中,几个将领正争执成一团。陈昱和薛真坐在最前面,头疼的看着各执己见的将领只得叹气。

众人所争执的也不外乎是各军驻扎之地,以及刚刚投降的朝廷兵马怎么安置等等。燕王没有精力亲自处置这些事情,而陈昱薛真却是明显无瑕压制这么多的将领。如果只是幽州军还好说,但是其中还有辰州军和泰宁卫在。各自之间壁垒分明,幽州军将士自然希望好处都自己沾了,但是辰州军和泰宁卫也不是好欺负的,那里能平静的下来。

陈昱和薛真对视一眼:说到底还是如今眼看着燕王殿下大业将成,都有些浮躁了。特别是…卫公子的身世,当时在场听到的人也不少。泰宁卫和宁王明显跟卫公子更交好一些,即便是宁王现在并不在金陵。辰州军更是卫公子亲手组建的兵马,也难怪这些人有了危机意识。

薛真苦笑:再这么闹下去,别说是他们,我都要浮躁了。

南宫绪和商戎倒是十分的平静,此时殿中有三个泰宁卫将领,七八个幽州军将领,辰州军简秋阳和蔺长风素来都是身兼多职,这会儿早就忙的不知道哪儿去了,倒是就剩下他们两个单纯领兵打仗的人闲着了。不过这两位的气势就足以与对面七八个相抗衡了,当然,商将军认为这主要是南宫公子的功劳。

南宫绪淡定的坐着喝茶,无论对面的人叫嚣的再厉害也当没听到一般。卫君陌的身世他是事后才听说的一些风言风语,还来不及去求证。不过,已经闹成这样也没见燕王出面澄清,只怕也是八九不离十了。

南宫大公子心情不太好,当年原本以为妹妹被扔了个歪瓜裂枣,心情就够不好了。后来这两口子惹了一堆事儿连爵位都扔了跑到幽州军,南宫大公子心中也不高兴。不过当时他们兄弟关系不怎么样,也没什么立场说话。这几年任劳任怨的替妹夫打仗,原本以为等到燕王打下金陵卫君陌被封个什么公或者异姓郡王什么的就该消停了。谁知道这才是个开始,原来他家小妹嫁的不是靖江郡王府里父不详的公主之子。而是货真价实的未来皇子。还特么是…嫡长子!

总之,卫君陌这个妹夫就从来没有让他觉得顺心过的。

这会儿南宫大公子看似在喝茶发呆,实际上早已经在心中将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分析设想了十七八遍了。越想,南宫绪心里就越堵,脸上的神色也就越平静。

薛真头疼地看向淡定无比的南宫绪,很是嫉妒地问道:“南宫公子,你怎么看?”

“嗯?”南宫绪总算将目光从茶杯中移了出来,一脸茫然地道:“薛将军说什么?”

薛真抚额,“刚刚归降的朝廷大军的安顿问题,南宫公子怎么看?”

南宫绪转手将茶杯放到身边的桌上,有些诧异地看着眼前众人道:“归降?安顿问题?”见众人将目光转到了自己身上,南宫绪淡淡道:“各位将军是不是忘了,皇帝陛下还在呢。朝廷大军如何…与咱们何干?我们只是来靖难而已。”就算你们很想燕王登基好跟着鸡犬升天,也别忘了萧千夜还没死没退位呢。表现的这么踊跃真的好么?

提起这个,不少人都有些埋怨起卫公子来了。如果之前就让萧千夜死在太庙里多好啊。

南宫绪扫了一眼众人的神色,垂下了眼眸。眼底掠过一丝嘲弄的笑意:一群蠢货。如果当年跟在先帝身边的开国功臣也跟这些人一样蠢,那么他倒是能够理解先帝为什么要把这些人杀的杀砍得砍了。

“难道就这么放着不管?万一再出了什么乱子…”有人有些不甘地道,他们也并不是完全为了争权,那些战败的大军也有好几十万,放任不管万一出了什么问题可就麻烦了。

南宫绪不以为意,“燕王殿下雄才伟略,自然会有安排。”做臣子的,不能太木讷了没有吩咐就不知道动作。但是也不能觉得自己太聪明了,想得比上位者多还非要表现出自己的足智多谋来,也是找死。

“见过卫公子,见过郡主,见过三公子。”门外,想起侍卫见礼的声音。众人都是一愣,连忙起身就看到卫君陌一行三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见过卫公子……”

卫君陌不等他们说完,神色默然地走了进来,“免了。”

拉着南宫墨走到主位上坐下,冷眼扫了一眼众人沉声问道:“都在这里干什么?”

陈昱轻咳了一声,开口道:“回卫公子,各位将领在此处商议一些事情。”

“议事?”卫君陌声音有些发冷,目光更冷,“陈将军麾下留下五万人驻守皇城,中军五千人与燕王府亲卫驻守皇宫。其余人等,全部退出皇城在暂时在城外扎营。寻衅斗殴者,斩!滋事扰民者,斩!”

“末将领命!”开口应是的是泰宁卫和辰州军的将领。一视同仁他们自然也没什么不满的,至于留下来驻守皇城的兵马,现在金陵城是燕王说了算,自然是留下自己人比较放心一些,这也是人之常情。

幽州卫的将领却有些不满,“卫公子,这是王爷的意思么?”

卫君陌紫眸冷漠,“是如何?不是又如何?”

坐在下首的萧千炯一看不好,连忙道:“父王刚刚将军中事务都托付给表哥了。三军将士暂时都听表哥调遣。”所以,你们就别再给自己找不自在了。一不小心,自己的小命丢了都不知道去哪儿哭。几年征战沙场,萧三公子表示对这些糟心的将领多少还是有几分同袍之谊的。

闻言,众人也是一惊,却都没有再敢多少什么。只是看向卫君陌的目光更加复杂起来了。

遣退了众人,偏殿中只留下了南宫绪和陈昱薛真三人。薛真心直口快直接问道:“星城郡主,王爷的身体可还好?”最让众人担心的就是燕王的身体了,之前就受了那么重的伤,今天有遇到这样的事情,也难怪只能将军务交付给卫公子了。但是燕王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出问题,否则人心不稳的话麻烦就打了。

卫君陌点点头,道:“无妨。”现在弦歌公子也在金陵,师叔刚好也到了。趁早将他的毒解了也是好事。

闻言,陈昱和薛真都松了口气,只听卫君陌道:“城外的兵马有劳两位将军约束,不可与朝廷降军起冲突。”

“公子放心。”

“还有辰州军和泰宁卫……”卫君陌看向南宫绪,南宫绪轻哼一声,淡淡道:“不用担心。”

卫君陌点头,“那就好,尽快让兵马撤出去,让金陵皇城恢复正常。”

陈昱点头,想了想问道:“二少夫人和永成郡主还在城外军中,之前派人来传信说想要入城。不知公子打算如何安排?”卫公子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道:“这种事情,去问千炽和千炜。”

陈昱在心中默默擦汗,“末将明白了。”

三言两语交代完了这些事情,卫君陌便直接拉起南宫墨朝着外面走去。看到冷气森然的卫公子,陈昱和薛真也不敢多说什么。卫公子看起来…心情不太好?

与卫君陌牵着手走在宫中,南宫墨侧首看了看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卫公子,突然轻笑一声道:“你是不是觉得不习惯?”

卫君陌停步,侧身专注地望着她清丽的容颜。南宫墨伸手安抚的拍拍他的肩膀微笑道:“我明白,就算自己心里有数,但是真的说出来之后感觉总是不一样的。舅舅变成了亲爹,就算不是突然也还是很不习惯是不是?”那种身世大白之后就一家人抱头痛哭,显然不是卫公子的画风。就算早就对卫鸿飞断绝了作为一个父亲的期望,那也不表示卫公子就能顺理成章的叫燕王爹。还有长平公主,不管怎么说卫君陌也不可能坦然的将长平公主当成自己的姑姑,毕竟这么多年以来长平公主都是他最尊敬的母亲。

卫君陌沉默不语,南宫墨伸手搂住他的腰轻声道:“这也没什么,不习惯就不习惯呗。等到母亲和安安来了再说吧,这些事情…只怕也没这么容易结束。”

卫君陌沉默的伸手将她搂入怀中,轻抚着她柔顺的发丝轻声道:“无瑕,谢谢你。”

“谢什么?”南宫墨有些好笑地道。

“谢谢你能一直在我身边。”卫君陌沉声道。

“属下见过星城郡主!见过卫公子。”一个士兵急匆匆而来,看到两人顿时松了口气,俯身行礼。

南宫墨挑眉,看了看跟前的人问道:“什么事这么匆忙?“

士兵连忙道:“回郡主,后宫里…传来消息说太后要求见皇帝陛下。”

南宫墨蹙眉,“太后?要见皇帝?”有些为难地抬头去看卫君陌。燕王是说了让她照管后宫,但是她也不太确定她有没有让太后去见皇帝的权利。

卫君陌拍拍南宫墨的手问道:“为何不去禀告王爷?”

士兵无奈,“回公子,王爷说…此事由公子和郡主决定即可。”

南宫墨不语,燕王这是想要做甩手掌柜的节奏么?好不容易打到金陵却撒手不管,这不符合燕王的性格和行事风格啊。或者说…燕王这是打算强卖强买,赶鸭子上架?

卫君陌淡定地问道:“陛下行了么?”

士兵点头道:“行了,不过…寝宫外的守卫说陛下醒来之后就将自己关在了寝殿里,不说话也不出门。”毕竟是皇帝陛下,也没人敢对他怎么样。他们是奉命看守寝殿的,只要皇帝不闹腾,对他们来说也是好事。至于皇帝在宫殿里面干什么,他们管不着。

卫君陌沉吟了片刻,方才道:“先去看看吧。”

两人来到萧千夜的寝殿外面,皇帝的寝宫在整个皇宫的前朝和后宫交界的位置。此时殿外已经布满了幽州军将士,而原本的宫中侍卫却是一个不见。见到两人过来,领头的将领连忙上前行礼,“见过卫公子,见过郡主。’

卫君陌微微点头,“陛下在做什么?“

将领摸摸脑门,摇头道:“末将不知。“

“罢了,我们进去看看。“那将领早就接到通知,也不敢阻拦,”两位请。”

南宫墨不是第一次来皇帝的寝宫,不过上一次已经是五年多前先帝还在世的时候。此时的寝宫里却是死一般的寂静,就连行动间的脚步声也听得清清楚楚。原本应该侍候着的宫女和内侍已经不知所踪。隐约听到一处传来的轻微的低语,两人朝着寝殿深处走去。

寝殿深处门窗紧闭,又没有烛火照明显得有些幽暗。刚进去就看到一个人坐在龙床旁边不远处的桌案便,桌上放着一面光可鉴人的铜镜。背对着他们的人显然是正在对着铜镜看自己的脸。听到脚步声,那人停顿了一下才慢慢回过头来,原本还算英俊的苍白容颜上多了一道狰狞的伤痕。

那道伤痕直接从左脸的眼角下一直蔓延到了嘴唇上方,足足两指的宽。虽然刚刚清除了毒素,却依然显得触目惊心。南宫墨几乎可以想象到他受伤时候的模样,只是…脸上受伤也就罢了,碰巧那把剑还有毒…摇摇头,南宫墨将这个问题抛到了脑后。

萧千夜神色平静,目光冷漠地望着眼前的一对璧人,冷然道:“你们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