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9、故人/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墨看在眼前的萧千夜,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只得沉默。萧千夜的注意力显然也并不是在她身上,只是将目光定定地落在了卫君陌的脸上,半晌方才道:“原来这么多年,朕才是真正的傻子。不…在你和燕王叔眼中,只怕全天下人都是傻子吧?燕王府的嫡长子!朕的堂弟!”

萧千夜也不知道活下来和就那么在太庙里被火烧死对他来说到底哪一个更加残忍一些。或许…还是死了好一些吧?眼角的余光看到铜镜中的人脸上那狰狞的伤痕,萧千夜心中嘲弄地笑道。燕王府的嫡长子,真是一个不错的身份。如果是多年前,如果有人跟他说卫君陌是燕王的嫡长子他也只会一笑置之。他是太子的嫡子,最受宠爱的皇长孙,区区一个燕王嫡子算得了什么?但是现在,卫君陌的真正身份却是对他最大的嘲笑。他心心念念,费尽心机想要打压的人。曾经无数次在心中暗暗嘲讽安慰自己的理由:你再厉害又怎么样?就算朕真的守不住这江山,最后这天下也只会落到萧家三兄弟的手里,你依然不过是替人做牛做马的命罢了。而现在,这些所有的安慰和自欺欺人都全部土崩瓦解。卫君陌才是燕王的嫡长子,比起萧家那三个资质平平的儿子更名正言顺的燕王继承人。

萧千夜不得不想,卫君陌或许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份和命格。与燕王联手欺瞒了包括先帝在内的所有人!如果先帝还在世的时候知道了真相,别说是卫君陌,就算是燕王只怕也活不了。而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掌控在了燕王手中,他们自然不怕再公开这个秘密了。自然可以肆无忌惮的嘲笑天下人了。

南宫墨并不知道萧千夜在想什么,如果知道的话她也会忍不住叹气。萧千夜所猜测的至少有一部分是对的,如果先帝能够多活几年的话,如今的局势绝不会是这样的。所以,先帝只能死。在先帝知道了卫君陌命格的秘密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他的死亡。那一晚南宫墨真的无法救先帝一命么?未必,她只是不愿意而已。甚至可以说萧纯绑了她的大忙,万一萧纯一时脑抽想要放了先帝,那么她就不得不考虑刺杀皇帝这个可能性了。

对于曾经的南宫墨来说,除了师父师伯这世上没有人比卫君陌更重要。

对于如今的南宫墨而言,除了师父师伯和一双儿女,依然没有人比卫君陌更重要。

“怎么不说话?无话可说了?”萧千夜冷笑道。

卫君陌平静地看着他,“说什么?”

萧千夜一窒,脸色更加难看起来了。是啊,说什么?难道卫君陌会在他面前辩白自己不知情,自己是无辜的?或者是得意洋洋的在自己面前炫耀胜利?萧千夜知道,这些卫君陌都不会做,因为或许在卫君陌眼中,从头到尾他都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一个连劲敌和对手都算不上的无关紧要的人。无论卫君陌是无辜的,还是真的野心勃勃,都没有必要跟他解释。

看着萧千夜如调色盘一般变幻不定的脸色,南宫墨暗暗拉了卫君陌一把,示意他别把人给气死了。卫公子从善如流,淡然道:“太后要见你。”

“母后?!”萧千夜脸色一变,从醒来到现在,终于想起来还在后宫中为自己担心着的母亲,“你们把母后怎么样了?!”

南宫墨望天翻了个白眼,重复了一遍卫君陌的话,“陛下,太后娘娘想要见你。”

萧千夜终于慢慢的冷静了下来。

南宫墨亲自陪着萧千夜去了后宫见太后。虽然如今皇宫已经被幽州军控制,但是为了表示对皇帝的尊重,幽州军并没有涉足后宫范围,只是让人将后宫围了起来,不得进也不得出罢了。卫君陌身为男子,自然也不方便进去。

萧千夜的伤并不要紧,除了脸上那狰狞的疤痕。上了药之后只是用纱布将伤口附近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但是因为伤口面积太宽太长,依然将半张脸都给遮住了。如果按照太医的意思,只怕是萧千夜整个脑袋都要被包起来了。萧千夜受伤,本该由太后直接过来探望。奈何太后一直为皇帝担着心,听说皇宫被占领之后也立刻病倒了。只得由萧千夜亲自带伤去后宫探望。

不紧不慢的跟在萧千夜身边,南宫墨神色淡定地观察整个后宫。宫中依然宁静,只是比起往日似乎多了几分寂寥之意,路旁的地上,无人清扫的落叶更是让整个后宫多了几分颓废的味道。萧千夜侧首打量着南宫墨,突然开口道:“朕还没有恭喜郡主。”

南宫墨挑眉,“恭喜?喜从何来?”

萧千夜冷笑道:“卫君陌成了燕王的嫡长子,将来封王说不定封个太子也不是难事。到时候…郡主岂不是跟着一步登天了么,难道还不值得恭喜?”南宫墨无语:你想的可真多,当真是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驾崩了么?皇帝陛下您还在呢无论是亲王还是太子都轮不到卫君陌啊。

见她不答话,萧千夜也不在意,只是回头打量着南宫墨道:“或许皇祖父这辈子最大的失误,就是将郡主赐婚给了卫君陌。卫君陌真是好福气!”

娶了南宫墨对卫君陌的好处不用说,如果不是有南宫墨在,早些年在金陵卫君陌要更艰难十倍不止。更不用说还为卫君陌生了一对龙凤胎的儿女,附带一个能征善战的兄长和一个同样是将才的兄长岳父。哪怕这些都不提,就只是南宫墨当年那丰厚的嫁妆就足够让多少人眼红了。不能说如果没有南宫墨卫君陌就走不到今天,但是毫无疑问,如果没有南宫墨卫君陌的路绝对不会像现在这么顺当。

南宫墨耸耸肩,“我也很感激先帝当年的赐婚。”

幸福完美的婚姻必然是双方面的,如果当年先帝赐婚的对象不是卫君陌,南宫墨即便是嫁过去了也未必会如现在这般心心相印,更不用是尽心尽力了。当然,南宫大小姐最大的可能性还是死遁,让自己死或者让被指婚的那个死。所以,萧千夜羡慕卫君陌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如果萧千夜知道当年南宫墨看到卫公子的第一个想法是抠人家眼珠子,不知道皇帝陛下还会不会羡慕嫉妒卫公子了。

萧千夜轻哼一声,“所以,你的感激就是帮着卫君陌造反?”

南宫墨眨了眨眼睛,无辜地道:“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陛下你误会了,燕王舅舅是靖难,不是造反。另外,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萧千夜嘲讽的冷笑了一声,抬步走进了眼前的宫门。说话间,太后的宫殿到了。

此时太后的宫中倒是不同于后宫别处的寂静,反倒是济济一堂。宫中有位份有身份的嫔妃包括皇后在内全部都聚集在太后的宫中。国之将亡,这些曾经在家中娇生惯养,入宫之后也只会争宠的嫔妃们并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更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这个时候,早忘了当初的勾心斗角,齐齐聚集到了太后面前只求太后能够有办法。然而…太后又能有什么办法?她纵然比一般的女子更见多识广,也跟坚强决断,却也只是一个后宫女子罢了。

太后靠坐在软榻上,看到住进来的萧千夜眼中闪过了一道亮光。很快又看到萧千夜抱着纱布的脸,不由得红了眼角。

“夜儿。”太后连忙唤道。

萧千夜心中一颤,已经有很多年母后不曾这样叫过他了。快步走到太后榻边,单膝跪倒在地上,“母后,孩儿让你担心了。”

太后不由得流下了泪水,连声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这一天一夜,她着实是忧心如焚。既担心萧千夜自己做出什么偏激的事情,又担心燕王对儿子下毒手,个中煎熬难以对外人言说。看着儿子这个模样,太后知道他们是彻底败了。却没想到燕王对萧千夜显然比她想象中的宽厚,至少还肯让他们母子见面。在太后的记忆中,燕王这个小叔子可从来都不是一个宽厚的人。不管怎么样…还活着就好。

“星城郡主。”太后自然也看到了跟在萧千夜身后的南宫墨,略收拾了一下激动的心情,便朝南宫墨点了点头道。

南宫墨微微颔首,浅笑道:“见过太后娘娘。”

太后摇头,“郡主不必多礼,数年未见,郡主风采依旧。”

“娘娘谬赞了。”南宫墨含笑看了众人一眼道:“太后和陛下有事相商,我便不打扰了。”

太后道了声谢,侧首对旁边的皇后吩咐道:“皇后,你陪郡主去偏殿坐坐吧。”皇后牵着大皇子的手起身,对南宫墨浅笑道:“郡主,请。”

“娘娘请。”

到了偏殿坐下,又有宫女送上了香茶。皇后打量了一下南宫墨轻声道:“还要多谢那年,郡主妙手救了我儿。”当年因为宫变,皇后受了惊吓产下大皇子。刚出生的大皇子身体极弱,若不是南宫墨送上的调理方子,只怕大皇子也不会如现在这般模样。虽然算不得健壮,却也只比寻常人弱一些罢了。

南宫墨摇头,“举手之劳,娘娘不必挂记。”

一时间,两人倒是有些无话可说了。双方立场不同,皇后虽然是一国之母如今却显然是南宫墨这一方更得势一些。否则太后也不会要堂堂皇后亲自来陪南宫墨喝茶。偏殿里有片刻的宁静,气氛倒是显得有些尴尬。

坐在皇后身边的大皇子有些好奇的看着南宫墨,他才五岁,还不是能够懂事的年纪。虽然这几天宫中的气氛让他有些不安,却也还无法理解国破宫倾的悲哀。只是每每看到母后担忧的眼神,他隐隐的知道是有什么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大皇子性格并不活跃,倒是有些腼腆。看着南宫墨好奇也不说话,他只是觉得眼前的这位漂亮的姨姨跟宫中的那些母妃很不一样。宫中那些母妃固然也很漂亮,但是她们每次对他笑的时候总是让他感到有些害怕。这位姨姨对他笑的时候却是十分亲切,就像是母后对着自己笑一般。

“皇儿,这是星城郡主,小时候还抱过你呢。叫…叫姑姑吧。”皇后有些迟疑的看了一眼南宫墨,南宫墨是先帝册封的郡主,跟萧千夜算是同辈,叫一声姑姑也不为过。

大皇子眨了眨眼睛,“星城姑姑好。”

南宫墨不由展颜一笑,道:“大皇子好啊。”想了想,取出随身的一块玉佩递给他,无奈地道:“忘了准备见面礼,这个给你玩儿吧。”她素来不爱带太多首饰在身上,更何况大皇子是个男孩子,也只有玉佩这种东西可以将就一下了。

皇后微微一笑,眉宇间却松动了几分,拍拍儿子的小脑袋道:“还不谢谢姑姑。”

大皇子抓着玉佩乖巧地谢过南宫墨。南宫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皇后的心思她并非不知,大皇子不过是才五岁的孩子罢了,只是以后的日子只怕是不会太好过了。皇后如此,不过是希望若有事情自己能帮上一把罢了。但是…能不能帮得上却还未知。皇后不说,她自然也不会挑明。

双方都心知肚明,皇后转过话题说起南宫墨的一双儿女。作为母亲,提起自己的孩子总是会格外的心软的,南宫墨的神色也更温和了几分。两人轻言细语地说这话,气氛倒也不显得尴尬了。

也不知道太后和萧千夜说了什么,只是出来的时候萧千夜的眼睛有些红了。只是淡淡的看了南宫墨一眼,显然是心情不好没有功夫再跟她说话了。南宫墨也不在意,耸耸肩陪着萧千夜离开后宫往前面走去。

“大姐!”一个有些突兀的声音在身后想起,南宫墨愣了愣回过头来便看到一个形容憔悴的女子匆匆朝这边扑了过来。跟在两人身后的侍卫上前一步,挡住了来人的脚步。

南宫墨这才看清楚,来人竟是南宫姝。

看着眼前消瘦憔悴的华衣女子,南宫墨一时怔忡。一转眼距离第一次见到南宫姝已经六年多了,算起来南宫姝如今也不过才二十出头罢了。虽然穿着华服美饰,但是看上去却更像是三十多岁的中年女子。原本妩媚可人的容颜上带着经年累月的愁苦和暮色,几乎看不出来当年有着金陵美人的风华。

萧千夜也愣了愣,比南宫墨还晚一些才认出来眼前女子的身份。自从当年南宫怀随萧纯宫变之后,萧千夜虽然没有将南宫姝一起下狱,却同样再也没有见过南宫姝。这些年,南宫姝的处境是不在冷宫胜似冷宫。当年萧千夜如何宠爱南宫姝,她落难之后后宫众人就会如何踩踏南宫姝。看着眼前的女子,萧千夜一时间也是五味杂陈。毕竟,曾经他是真的喜欢过眼前的女子的,哪怕有大部分原因是为了南宫怀的权势,却也还是有那么几分情谊的。

“大姐,是我啊。”南宫姝努力的想要扒开挡在自己跟前的侍卫,焦急地叫道。

南宫墨平静地看着她,“我母亲只生了我一个女儿。”南宫墨跟南宫姝的关系也不过是因为南宫怀罢了,现在连跟南宫怀都恩断义绝了,南宫姝又算什么?

南宫姝连连摇头,“我是你妹妹啊,大姐,我知道错了,你救救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你想多了。”南宫墨淡然道:“没有人要你死。”

南宫姝哪里会信?她又不是傻子,如今萧千夜完了,等到燕王登基哪里会饶了萧千夜这个前一代皇帝?到时候,她们这些皇帝的嫔妃只怕更是连命都保不住了。她凭什么要陪着萧千夜一起死?

“大姐,呜呜…我们是姐妹啊,求求你带我出去吧,我不要待在宫里了。”

南宫墨摇摇头,侧首对萧千夜道:“陛下,咱们走吧。”

萧千夜看着南宫姝的神色冷漠,沉默的点了点头。

见她们要走,南宫姝终于忍不住了,“你别走!对不起你们的是爹,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那些事情又不是我做的,呜呜…凭什么要怪我?”

南宫墨回头,淡淡道:“没有人怪你,我说过,你想太多了。送这位娘娘回去吧。”

“是,郡主!”两个侍卫恭声道。

南宫姝被人拉起,朝着身后的方向而去。南宫姝兀自挣扎不休,只是她又怎么会是两个男子的对手,只得叫着被人拉走了,“我要见大哥,二哥!呜呜…大姐,救我,我不要死!”

萧千夜脸色难看地转身,沉默地朝着宫门的方向而去。南宫墨耸了耸肩也漫步跟了上去,至于南宫姝,没有人再提起,也没有人关心。南宫姝的未来会怎么样也不是他们能够决定的,或许会如许多太妃一样一辈子在冷宫度过,甚至可能真如她所说的性命不保。但是这都与她无关。或许她能够救她,但是南宫墨想不出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南宫姝的事情早就跟她无关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