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0、名将末路/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了后宫,便看到卫君陌独自一人站在宫门外等着他们。南宫墨不由的展颜一笑,加快脚步走了过去,“君陌。”

卫公子平静地看了一眼跟在后面的萧千夜,伸手握住南宫墨的手,“没事?”

南宫墨笑道:“能有什么事?你在这里等我?”卫君陌点了点头。看着他们夫妻俩黏糊的模样,萧千夜轻哼了一声,直接转身往自己的寝宫走去。身后两个侍卫自然的跟了上去,南宫墨也没有理会他,只是抬头看向卫君陌道:“我们回去吧。”

卫君陌点点头,两人携手往宫外走去。路上,南宫墨说起皇后和大皇子的事情,有些犹豫地问道:“这样…没事吧?”如今皇后和大皇子身份也算是敏感,无论是作为燕王的外甥媳妇还是作为儿媳,都不应该对这些人表现出太过的亲昵。

卫君陌不以为意,淡然道:“无妨,你随意便好。”

南宫墨展颜浅笑,“我知道了。”

回到天一阁,卫君陌回书房处理正事。南宫墨还没来得及去后院探望女儿,就收到了星危送上来的一封密函。

看着眼前熟悉的信函,南宫墨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娘亲!娘亲!”夭夭迈着欢快地小步子,跌跌撞撞的抛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一脸无奈的商峤。南宫墨含笑将女儿搂入怀中,笑道:“小宝贝儿,这是怎么了?”

夭夭扑进南宫墨怀里蹭了蹭小脸儿才道:“夭夭想娘亲。”刚刚回到父母身边的小夭夭是有些粘人,只是南宫墨和卫君陌实在是太忙了。依然无法抽出太多的时间陪伴她。幸好还有个商峤陪着,否则的话还不知道小姑娘要哭成什么样子呢。

“阿峤,这些日子可还好?”南宫墨抱着夭夭,低头问身边的商峤。许多日子不见,商峤却是瘦了不少。之前一直忙着各种事情,竟然没有关心一下自己的弟子。南宫墨心中有些微的愧疚。商峤点头,“多谢师父关心,阿峤很好。阿峤没有保护好小师妹,请师父责罚。”对于和夭夭一起被宫驭宸抓了这件事,商峤心中还是很有些郁结的。不过不是他能力不够,夭夭怎么会落入敌人手中这么久?

“傻小子,说什么呢?”南宫墨好笑地拍拍徒儿的肩膀道:“你才几岁?咱们这么多大人在尚且让人将夭夭带走了,哪里能怪得了你?阿峤,别给自己太多的压力。”

商峤沉默的点了点头,“徒儿知道,徒儿会继续努力的!”

“乖。”

弦歌公子慢悠悠地踱步过来,扫了一眼南宫墨还没来得及收起的信函问道:“宫驭宸?他又想干什么?”

南宫墨笑道:“没什么,说是要走了让我去送行。”

弦歌公子无语,“宫驭宸没病吧?”他以为他自己跟墨儿是朋友么?还送行?!

南宫墨耸耸肩道:“谁知道了呢。”

弦歌公子摸了摸下巴,道:“按宫驭宸的性子,离开了中原以后肯定也是个祸害,不如为兄替你去解决掉他怎么样?”

南宫墨无奈地望着自家师兄,“师兄,你觉得宫驭宸是个不怕死的人么?”

既然敢让她去送行,宫驭宸岂会没有完全的准备。

弦歌公子轻哼一声不再说话。

“那你去么?”弦歌公子好奇道。

南宫墨浑不在意,“去看看也无妨。”她也很好奇,已经到了这种时候宫驭宸还找她到底想要说什么。

弦歌公子点点头,也不阻拦,只是嘱咐道:“自己小心。”

南宫墨抿唇微笑,“我知道,多谢师兄。”

“娘亲,娘亲!”怀里的小姑娘拉拉南宫墨的衣角。

南宫墨低头,“怎么了?”

“大坏蛋。”夭夭道。

南宫墨不由莞尔,“是啊,大坏蛋。怎么了?”

夭夭眨了眨眼睛,“大坏蛋要去哪儿?”虽然不明白娘亲和舅舅说的话,但是送行她还是知道的。

南宫墨叹息着揉揉夭夭的小脑袋,“大坏蛋要回家了。”

“大坏蛋没有家,所以才做坏事的。他有家了,是不是就不会做大坏蛋了?”夭夭偏着小脑袋,问道。

南宫墨有些不确定,“也许吧?”

小娃娃搂着娘亲的脖子,“如果大坏蛋不做坏事就好了。”

南宫墨抱着女儿,抬头看向弦歌公子。两个大人无奈的相视一笑,为了孩子的天真。

“墨姑娘!”门外,蔺长风匆匆而来。

南宫墨回头挑眉道:“长风公子,这么急出了什么事?”

蔺长风叹气,沉声道:“鄂国公府刚刚传来消息,鄂国公在府中自尽了。”闻言,南宫墨心中也是一沉,对于鄂国公这个老人,不管是在什么时候,不管双方立场如何,南宫墨都一直是十分钦佩的。

只是没想到,鄂国公虽然没有死在战场上,却依然为了萧千夜自尽殉国了。

一手抱着夭夭,南宫墨道:“君陌在书房,咱们一起过去吧。”

卫君陌并不在书房,他在书房外面的庭院里。庭院里中央还有一个人,被人捆得结结实实的南宫怀。

自从被抓了,南宫怀就没想过自己会有什么好下场。或者说,挣扎了这么几年他也确实是累了。被从天牢里放出来的时候他想过一雪前耻,恢复自己从前的荣耀。但是这世上的事情只要发生过了就不是你想要抹去就能够轻易抹去的。

这些日子,连战连败,还是败在了自己最痛恨同样也痛恨这自己的儿女手里。再到如今成为阶下之囚,南宫怀只觉得自己这些日子的挣扎不过是一场笑话。

卫君陌并没有多说什么,一双紫眸只是平静地打量着南宫怀,似乎是在考虑应该怎么处置他。站在旁边的简秋阳缩了缩脖子,感受到不远处传来的森森冷气,不由得有些懊恼:或许他搞错了,根本不应该把南宫怀抓回来,直接宰了他就行了?毕竟是郡主的亲生父亲,要卫公子处理或许也会有些为难吧?

“君陌。”南宫墨抱着夭夭快步走了进来。卫君陌微微凝眉,“无瑕?蔺长风?出什么事了?”

蔺长风探手,有些无奈地道:“鄂国公自尽了。”

卫君陌微微蹙眉,“我知道了。”

蔺长风也不在意,这种事情他不好处理但是卫君陌应该知道怎么处置。看了一眼庭中的南宫怀,挑眉道:“这是怎么回事?”

简秋阳连忙道:“是我和星危去找鄂国公的时候正巧碰上,就带了回来。”原本他们是想要先拿下鄂国公好尽快平息城中的战事。没想到鄂国公自己先一步放弃了,既然鄂国公不再插手战事自然也就无关紧要了。于是两人顺手将跟在鄂国公身后的南宫怀给抓了回来。这也算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听了简秋阳的话,饶是已经有心理准备的南宫怀也忍不住想要喷血:感情他就是个顺便的!

长风公子摸着下巴看看卫君陌,又看看南宫墨,问道:“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还真的不太好处置,南宫怀毕竟是南宫墨和南宫绪兄弟俩的亲爹。但是以南宫怀在馥云谷干下的事情,想要饶他一命好像也不好跟底下人交代,更何况,柳寒的死,曲怜星的伤,南宫怀都脱不了关系。不管怎么样,也需要给属下一个合适的交代。

卫君陌侧首看向南宫墨,南宫墨淡淡一笑,不以为意,“按照俘虏处置就是了。”

蔺长风暗暗对南宫墨竖起了大拇指,南宫墨有些好笑。她跟南宫怀又不是真的父女,前前后后真正相处过的时间还不到三个月,能有什么感情?更不用说南宫怀做的那些事情了,如果不是因为南宫怀跟南宫倾真的有血缘关系,她说不准早就弄死南宫怀了。

卫君陌点了点头,挥挥手示意侍卫将南宫怀带了下去。

南宫怀也没有想到南宫墨竟然如此冷漠,忍不住咬牙切齿,“南宫墨!”

南宫墨神色淡定,平静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南宫怀心中大急,他心里清楚如果南宫墨不肯救他的话,落到了紫霄殿那些人或者是燕王手里,他九成九是死定了。他还不像死!

南宫墨仿佛看出了他心中的想法,摇了摇头淡然道:“这世上没有几个人想死,当年孟家的人不想死,战场上那些将士不像死,辰州为了保护夭夭死去的那些人也不想死。你给过他们机会么?”

“我是你父亲!”南宫怀叫道。

南宫墨勾唇浅浅一笑,“曾经的,没尽过一丝责任的父亲。带他下去吧。”南宫墨吩咐道。

侍卫不敢再停留,一左一右抓起南宫怀就往外走去。南宫怀疯狂的挣扎着怒吼着,“南宫墨,你这个孽女!我是你父亲,你不能杀我!还有南宫绪,我要见南宫绪!”

看着南宫怀被人带出了院子,简秋阳看向南宫墨问道:“郡主,南宫公子那里?”

南宫墨道:“派人去跟大哥说一声吧,如果那个想要见他就让他们见一面,如果大哥不想就算了。”

“是,郡主。”

南宫怀走了,蔺长风才叹气道:“没想到,大夏唯二的两个开国名将竟然是这样的下场。”南宫怀成了俘虏,以后就算不死只怕也活不好了。鄂国公干脆的自杀了,当年追随先帝驱逐异族的那些英豪们的时代算是彻底的落幕了。

南宫墨和卫君陌没有他的伤感,卫君陌淡然道:“鄂国公的事需禀告舅舅,传令下去,命人协助鄂国公府治丧,以国公礼厚葬。”

蔺长风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先去跟燕王殿下商量一下?”

卫君陌冷冷地看着他,蔺长风连忙一缩脖子,飞快的冲了出去,“我知道了,这就去。”

看着蔺长风转眼间就不见了踪影,南宫墨有些好笑地叹气道:“长风公子是为了你好。”

卫君陌点头,“我知道,他废话太多。”

天一阁外,长风公子泪流满面:误交损友,活该一辈子给人做牛做马还要被嫌弃。

此时的金陵皇城外幽州军军营里,朱初瑜沉默的听着从金陵城里回来的侍卫低声禀告,半晌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良久,才终于回过神来,挥退了传话的侍卫却陷入了更久的沉默。

“小姐,这是怎么了?”丫头竹儿端着茶点进来,看到朱初瑜这副模样不由问道。她敢发誓,从来没有见过郡主的脸色这么难看过。即便是当初被星城郡主当真金陵权贵的面难堪,即便是被水阁阁主威胁,都从来没有这样的可怕过。如今幽州军进了金陵皇城,水阁阁主也败了,难道不该高兴么?还是说…朱家出了什么事?

朱初瑜紧紧地拽着自己的衣袖,力道大的几乎要将衣袖的布料给撕裂了。良久才终于从口中吐出了几个字来,“这…怎么可能!”

“小姐,出什么事了?”竹儿担心地道,小姐这副模样看上去就像是随时都要爆发了一般,实在是太吓人了。

朱初瑜闭了闭眼,再睁开是眼中已经是一片清明冷静,沉声道:“刚刚二公子让人传来消息,说…宫驭宸说,卫公子是燕王的嫡长子!”

“什么?!”竹儿也忍不住失声惊呼道。即便她只是一个小丫头也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小姐和姑爷原本就十分忌惮卫公子的能力和燕王殿下对卫公子和星城郡主的看重,如果卫公子成了燕王的嫡长子……

“这…这怎么可能?宫阁主从来没有说过啊。”

朱初瑜冷笑,“他怎么会将这么重要的消息告诉我们?本郡主以为他有多厉害呢,遇上卫公子,还不是只能灰溜溜的逃走!”想到此处,朱初瑜就恨得想要喝宫驭宸的血。这么重要的消息…这么重要的消息宫驭宸竟然一点儿都没有透露给她。就这么看着她一步一步走到今天,他一直在看她的笑话!

“宫、驭、宸!”朱初瑜含恨道。

竹儿忧心地道:“那…那现在咱们该怎么办?”

朱初瑜定了定神,道:“不用着急,就算是真的消息不是还没有公布出去么。只要还没有发生,总会有变数的。就算…就算父王认回了卫公子,将来的变数还多着呢。”见朱初瑜恢复了理智,竹儿心中也安定了许多。忍不住拍拍心口笑道:“还是郡主镇定,奴婢可真是吓了一跳,不知道如何是好呢。”

朱初瑜没说话,脸色依然不算好看。她说得轻松,但是事实却比说得要艰难百倍不止。卫君陌和南宫墨太厉害,太优秀了,任何一个想要与他们为敌的人都会感到压力万分。之前他们并不算是敌人,朱初瑜甚至不觉得他们必须要为敌。但是…如果燕王真的认回了卫君陌,那么身为燕王嫡长子的卫公子就无可避免的会成为他们的敌人了。

想起要跟这两个人为敌,朱初瑜心中就不由得颤了颤。那绝对是比跟宫驭宸与虎谋皮更恐怖的事情。

“父亲那边还没有消息么?”想到高义侯府,朱初瑜心情更加不好了。萧千夜先一步将各家家主全部软禁在宫中,导致他们原本计划的许多事情都无法执行。也就是说,对于攻入金陵这件事,朱家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功劳。如此一来,原本的计划计划也要打好几个折扣了。

竹儿摇摇头,有些无奈地道:“现在金陵皇城依然戒严中,并不能随意进城出城。二公子那里……”她们的人不能轻易进出皇城,萧千炜却是可以的。朱初瑜摇了摇头,“他们也没有带来朱家的消息。”大概是卫君陌的身世的消息太过震惊了,以至于萧千炜根本没有心情去管别的事情。能想起来派人给朱初瑜送个消息也是想起朱初瑜平素聪慧多智,可以帮忙出个主意的份上了,哪儿还有空去管朱家。

朱初瑜对朱家寄于了厚望,她心里明白,无论她再怎么自恃聪明也只是一个女子而已。必须有一个强有力的娘家作为依靠,幸好这几年朱家发展的不错,就算依然还算不得顶级的世家,至少比起燕王府原本的世子妃以及现在的孙妍儿要好得多。只要她小心经营,就算将来燕王和王妃替萧千炽娶一个名门贵女,她也未必会怕。但是,卫君陌的身世却实实在在的打乱了她的全盘打算。

怎么会这样?!

朱初瑜想了想,叹气道:“没有消息,或许也算是好消息吧?至少…父亲他们应该没事。”

沉思了片刻,朱初瑜站起身来,道:“走,咱们去永成那儿。”

“小姐是说?”

朱初瑜凝眉道:“既然大军已经攻下了金陵,咱们也该进城了。”

“可是…王爷还没有下令让咱们进城。”金陵皇城里现在肯定是一片混乱,没有王爷的命令贸然入城会不会不好?

朱初瑜挑眉一笑,“有什么关系?父王也没有说不准咱们入城。父王他们刚刚在太庙里险些遇险,我和永成也是十分担心,怎么能不去看看?”

“小姐说得是。”竹儿笑道,连忙起身替朱初瑜拿来一件薄披风披上,主仆俩一前一后走出了帐子。

一脸泪。今天这章我往存稿箱里发了十几遍,都要疯了,还下了一个文本编辑器才搞定。到底是为神马明明之前都是好好地,现在一复制黏贴分段排版就全部不见了啊啊啊啊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