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1、做人不能太过分/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朱初瑜主仆俩过去的时候,永成郡主正独自一日坐在帐子里做针线。燕王重伤还起不了身的时候永成郡主还经常在跟前尽孝。等到了金陵,燕王忙得不行,永成郡主自知帮不上忙也不敢到跟前添乱。每天除了去给父王请安便都乖巧的待在自己的帐子里足不出户。昨日父王带兵进了金陵,她心中虽然担忧却也只能等着了。虽然平时跟朱初瑜关系平平,但是此时再见到这个二嫂心里却还是多了几分高兴的。至少…有个人说说话也是好的。

“二嫂。”永成郡主放下手中的针线,含笑道。

朱初瑜看看她放在桌边的东西,挑眉笑道:“妹妹这是在为父王做衣服?”永成郡主淡淡一笑,点了点头。她尚未出阁,早些年定下的婚事未婚夫也战死了。待字闺中的姑娘家除了为父兄做衣服还能是为了谁?萧家三兄弟跟永成郡主都不是同母而生的,永成郡主虽然养在燕王妃身边,与三个哥哥却也并不是十分亲密。但是父王总是自己的亲爹的。永成郡主闲来无事,自然是亲手做些衣服鞋子孝敬父王母妃。

“二嫂怎么来我这儿了?”永成郡主让人上了茶,有些好奇地道。她跟朱初瑜这个嫂子关系很一般,朱初瑜刚加入燕王府的时候还殷勤的拉拢过她但是见她不为所动也就罢了。如今两人虽然同在军中,但是永成郡主一心在燕王跟前尽孝,朱初瑜的事情却似乎不少,也就没有太多的走动。

朱初瑜抿了口茶笑道:“我自然是来给妹妹报喜讯的。”

闻言,永成郡主一怔,很快便反应过来。惊喜地道:“难道父王……”

朱初瑜笑道:“可不是么?父王的大军已经攻破了皇城和皇宫。我们二公子刚刚派人回来报了喜,握着才急匆匆的过来与妹妹分享呢。”

“那真是太好了。”永成郡主低喃道,又急忙问道:“父王和大哥他们可有受伤?”

朱初瑜轻叹了口气,道:“说起这个我也是吓了一跳,听回来报信的人说,父王他们在太庙遇险,险些就…。”

她说得语焉不详,永成郡主更是吓得脸色苍白,“这…这可如何是好?父王和大哥他们…”朱初瑜拍拍她的手背道:“放心,父王他们吉人自有天相,都被救了出来。只是听说大哥出来的时候还晕着呢。父王重伤未愈,只怕也有些……”看着永成郡主有些神思不属,朱初瑜暗暗撇了下嘴,面上却依然笑容温婉,“我有些担忧父王和夫君他们,想要进城去看看。妹妹可要与我同行?”

永成郡主有些犹豫,“这不好吧?父王若是要咱们入城,自会派人来通知。”既然父王还没有派人来接她们,定然是城中还没有处置妥当。

朱初瑜摇头,不赞同地道:“大军刚刚入城,百事缠身,说不准等到父王想起来了都不知过去几天了。难道妹妹不担心么?”

永成郡主凝眉思索了许久,终于还是松动了一些,点头道:“我随二嫂进城。”

朱初瑜满意的一笑,点头道:“如此甚好,咱们收拾一番这就进城去吧。”

姑嫂二人匆匆收拾了一番就进城去了。两人身份特殊倒也没人拦着。不过入城的时候没人阻拦,到了宫门前却被人拦了下来。连燕王都没打算住在宫里,又怎么会让她们俩入宫。宫门前,一个幽州军校尉模样的青年一脸正色的拦着两人道:“郡主,二少夫人,王爷下令无关人等一律不得出入皇宫,两位请回。”

朱初瑜有些不悦,却没有动怒,只是道:“这位将军,我们听说宫中出了些事,有些担忧才匆匆入城。难道我们还是外人不成?”

那校尉目不斜视,“二少夫人请回。”

朱初瑜暗暗咬牙,忍住了气道:“既然如此,我想见二公子,还请将军通禀一声。”

校尉道:“二公子和大公子刚刚出宫办差,此时并不在宫中,请少夫人见谅。”

朱初瑜无奈,只得转身走了。她总不能在宫门口与个小小的校尉撒泼吧?

身后的马车里,永成郡主自然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掀起帘子看着朱初瑜蹙眉道:“二嫂,进不了宫咱们现在怎么办?回去么?”

朱初瑜勉强一笑,她进城来可不只是为了担心燕王什么的,怎么会回去?只是她想要先回朱家一趟,这却不方便带着永成郡主了。看着永成郡主隐隐有些不高兴的模样,朱初瑜心中微微一动,笑道:“既然如不了宫,燕王府只怕暂时也无法住人,不如妹妹随我去朱家歇歇如何?”

永成郡主犹豫了片刻,还是摇头道:“还是不打扰二嫂了,我先回军中吧。”她或许确实是没有朱初瑜聪明,却也不笨。越往后,许多事情就会越加的麻烦。就算是她小人之心,也还是谨慎一些得好。

“哟?这不是善嘉郡主么?”一个笑吟吟地声音从身后传来,两人回头望去就看到长风公子手持折扇,一派悠闲的站在不远处笑看着他们。

看似风度偏偏的长风公子此时真实的心情并不若他表现出来的这般自在。任谁一整天忙的像个陀螺似得也自在不起来。不过长风公子纵然在心里问候卫君陌的祖宗十八代,表面上也依然是玉树临风的。

因为卫君陌的身世以及被皇宫守卫拒之门外的原因,朱初瑜现在的心情也并不好。此时看到与卫君陌关系甚好的蔺长风心情就更不好了。如果是平时朱初瑜自然还是要跟蔺长风寒暄一二的,只是现在她却实在是没有心力,只是淡淡点头道:“原来是长风公子。”

蔺长风却是一改往日对善嘉郡主的不以为然,显得颇为热切,“原来永成郡主也在,两位郡主这是…”

看到别人不高兴,自己的心情就会变好的。这人生愉快与否果然是需要比较的。

朱初瑜勉力一笑道:“我和妹妹有些担心父王和夫君他们,就匆匆进城来了。没想到…。”

长风公子恍然大悟,“原来如此,王爷已经令大公子和二公子让人收拾燕王府了,想来这两日就能够入住了。不过现在两位……”

朱初瑜有些惊讶,“燕王府?父王他们不住在宫中么?”

蔺长风微笑,“郡主说笑了,王爷怎么会长住宫中呢?”燕王毕竟是燕王,又不是皇帝。

朱初瑜自知失言,笑容更加勉强,“是我想岔了。”

蔺长风看了一眼坐在马车里有些不知所措的永成郡主道:“君陌和星城郡主如今暂住在城中天一阁。两位若是不急着出城,不妨也过去暂住?”这些日子天一阁闭门谢客,倒是不怕没地方住。

朱初瑜摇头道:“我想要回朱家一趟,既然表哥表嫂在,不如就委屈妹妹先去天一阁暂住两天?”

“二嫂说笑了,跟表哥表嫂一起住怎么会委屈。”永成郡主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点头道。

蔺长风面色不动声色,微笑道:“如此也好,天一阁就在内城,郡主直接让人过去便是,在下还有事,先告辞了。”至于朱初瑜的拒绝,蔺长风全然不在意。他就知道朱初瑜不会跑到天一阁去住。这么急匆匆的进城来,想必是听说了什么风言风语,朱初瑜心里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事儿呢,哪里还有心情跟卫君陌两口子住在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多谢长风公子。”永成郡主淡淡道,一边放下了车帘吩咐人往城中天一阁去。长风公子慢悠悠地挥挥手,转身大摇大摆地往宫门口走去。他事儿还多着呢。

看着蔺长风的背影,朱初瑜眼神幽深。金陵十大家中秦家谢家都与星城郡主和卫公子交好。燕王麾下三大将领的弟子又都在卫君陌手下。如果再加上蔺家…蔺长风虽然说被逐出了蔺家,但是这些世家的作风她多少有些清楚。以现在的形势和蔺长风的身份地位,蔺家家主未必不会后悔。若是如此…心中暗暗叹了口气,朱初瑜脸色越发的阴沉起来。为什么…从来就没有半点事情能够让她顺心的!

“小姐。”身边,竹儿低声提醒道。她们还在宫门口呢,小姐脸色这么难看若是让人看到传来出去也是不好。

朱初瑜回过神来,神色缓和了几分沉声道:“咱们回去吧。”

“是,小姐。”

战事方休,时局不稳。内城的大街上并没有什么人,朱初瑜也不做马车,漫步朝着高义伯府的方向走去。她需要更多的时间思考问题。

突然,身上冒起一股不知名的寒意。朱初瑜太熟悉这种感觉了,猛然停住脚步朝着四周张望了一眼,便看到街边一处开着的茶楼上,一个黑衣男子正倚着窗口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

朱初瑜连忙看了看四周,发现并没有什么人才松了口气。咬了咬牙,转身走进了茶楼。

“小瑜儿,别来无恙?”宫驭宸靠着窗口,悠然地看着走上来的朱初瑜。

朱初瑜冷然一笑道:“我是无恙,宫阁主看起来倒是有些不太好了。”

宫驭宸把玩着手中的酒杯,挑眉道:“小瑜儿这是在迁怒么?”

朱初瑜不由自主的伸手摸了摸脸上的花钿,笑容中突然多了几分恶意,“迁怒?本郡主不过实话实说罢了。阁主如此敏感,难道是恼羞成怒了?”宫驭宸微微眯眼,沉默地盯着朱初瑜的脸并不说话。

朱初瑜心中也是一惊,暗自懊恼自己沉不住气。这么几年都忍了,何必在乎这一时半刻?万一真的惹怒了宫驭宸,可就得不偿失了。

看着她的神色就知道她心中在想些什么,宫驭宸突然笑了起来,神色中倒是多了几分意兴阑珊,“小瑜儿,你可知道你与星城郡主的差别?”

朱初瑜冷冷道:“请阁主指教。”

宫驭宸悠然道:“星城郡主该忍时忍,不该忍时绝不会容忍冒犯她的人半分。而你…该忍时忍,不该忍的时候还是能忍。小瑜儿许是认为识时务者为俊杰,但是须知…人若是太识时务了,未免让人觉得乏味呢。”

“这又与阁主何干?”朱初瑜道。

宫驭宸笑道:“确实无干,本座随便说说,小瑜儿随便听听便是了。”太识时务的人给人的感觉不是懦弱无能,便是心机深沉。这种事情,宫阁主自然不会好心的提醒朱初瑜。朱初瑜深吸了一口气,道:“宫阁主在这里等着我,不会只是为了说这些废话吧?”

宫驭宸叹气,“本座打算离开中原了,打算临别是来看看小瑜儿呢。没想到你竟然如此不念旧情。”

朱初瑜咬牙切齿,宫驭宸的真是面目固然是俊雅不凡,但是朱初瑜却觉得着实是比他带着面具更惹人厌恶百万倍。不过,这个瘟神要走了,对她来说总算是一件大好事。自从遇到了宫驭宸,她就没有遇见过好事。

“另外,还有一件事…你们朱家的银子被萧千夜搬得几乎要空了。但是这其中却还有本座的钱。本座前些日子又被卫君陌弄得十分狼狈,所以,剩下的钱本座就拿走了。看在咱们相识几年的情分上,不足的本座就不追究了。小瑜儿,以后不用想念本座。”宫驭宸笑容可掬地道。

“什么?!”朱初瑜心中一震,美丽的脸上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宫驭宸十分同情,“令妹可真是大手笔啊,一句话便将大半个朱家都送给了萧千夜。”虽然萧千夜无福消受,八成是要便宜燕王了。虽然因为皇城的仗没怎么打起来,所以银子也没花完,但是银子就然已经入了国库还想要吐出来,想的别想了。

乍闻如此噩耗,朱初瑜身子晃了晃险些晕过去。身边的竹儿连忙扶住了她,朱初瑜自己也算是心智坚强,竟然堪堪的忍住了。见状,宫阁主有些失望的耸了耸肩,依然好心情的看着朱初瑜几乎扭曲的脸。

“朱妃!”如果朱妃此时就在跟前,朱初瑜恨不得直接扑过去将她撕成碎片。将整个朱家的财产都给了萧千夜,那朱家还剩下什么?朱家之所以能够在金陵立足,靠的便是近乎富可敌国的财富。至于朝堂上,没有一两代人的培养根本成不了多少气候。朱妃这样做,等于是直接毁了朱家,现在的朱家只剩下一个空壳子和高义侯的爵位了,这个爵位…能不能保得住还要两说。

见她如此,宫驭宸叹息道:“小瑜儿,本座早就提醒过你了,做人不能太过分了,须知道…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站在旁边的宫二和宫七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比做人过分,谁能比得上阁主你?好吧,事实上他们家阁主也被兔子给咬过一回,若不是运气好,说不定还真的就阴沟里翻船了。

朱初瑜几乎气红了眼,也顾不得许多恨恨地瞪着宫驭宸,“又是你从中作梗!我跟你到底有什么仇你要这样害我!”

宫阁主表示无辜,这件事可真的不关他的事儿。不过…看在小瑜儿都气得快要吐血了的份上,就不跟她计较了,“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本座尚且无法预料何况是你。还是看开一些吧。”

“宫、驭、宸!你去死!”朱初瑜厉声道。

“放肆!”旁边的宫七脸色一冷,手中长剑朝着朱初瑜从了过去。

“住手。”宫驭宸悠悠道:“本座是个大度的人,就不计较你这次的无礼了。本座要离开中原了,所以…小瑜儿,让本座看看,你到底能够走到哪一步吧。”朱初瑜冷着脸不说话,实则被刚刚宫七的一剑吓出了一声冷汗。

“宫阁主既然没事了,本郡主告辞。”总算冷静了下来,朱初瑜也无意多待,直接转身告辞了。宫驭宸也不阻拦,任由她转身下楼去了。身后宫二忍不住道:“阁主,就这么放过她?”这可不是他们家阁主的本性,阁主向来是能利用的人利用的一干二净,就算没利用完的人,不能用了也要毁的干干净净。朱初瑜如此无礼,这几年也没有真心替阁主办事,阁主竟然就这么放过了她?

宫驭宸越过窗户,看着楼下朱初瑜匆匆离去的背影挑眉笑道:“你不觉得…留着她比杀了她更有用么?”

“阁主的意思是?”

宫驭宸轻哼一声道:“萧千炜和朱初瑜这对夫妻都有野心,只可惜能力不济,时运也不济。卫君陌的身份曝光,以后这金陵皇城里还热闹着呢,本座虽然看不成这场热闹了,却还是可以帮他们添点柴的。有朱初瑜这个女人在,绝对比别的十几二十个女人加在一起还要热闹。”

“朱初瑜只怕不是卫公子和星城郡主的对手。”宫二提醒道。朱初瑜确实是有几分聪明劲儿,但是这些年也没见做出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跟星城郡主一比未免落入俗流。宫驭宸浑不在意,“谁在乎她是不是星城郡主的对手?给他们天天乱罢了。更何况…这战场朝堂,跟内宅后宫可不是一回事儿。本座看着…星城郡主就不像是个精通内宅争斗的人。”

宫二沉默,确实。星城郡主也没有那个条件去精通,在乡野长大,成婚之后家中只有一个婆婆和丈夫儿女,妻妾之间那些勾心斗角内帷私隐,乃至权贵妇人之间的争斗,这位郡主只怕懂得还真不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