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2、辞别/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隔数年,朱初瑜再一次站在朱家的大门前时不由得感到几分陌生。曾经高义伯府的匾额换成了高义侯府,但是朱初瑜心中却无法泛起丝毫的喜悦和欢欣。因为她心里清楚,一个没有任何底蕴,也没有拿得出手的人才的家族,现在连唯一能作为支撑的金钱都失去了,就算是国公府也不会让人看在眼里。但是她却无法就此转身离去,她不是南宫墨,无法不依靠家族的帮助在金陵皇城中一步一步往前走。南宫墨有婆婆的疼爱,丈夫的专情,有一对龙凤胎的儿女,还有一个能征善战的大哥,就算没有家族依靠也无所谓。甚至家族反倒是有可能是她的拖累,但是她有什么?一边利用一边防着自己的丈夫,看自己不顺眼的公婆,还是只会在背后插刀子的家人?

高义侯府的门房好奇地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女子,愣了一愣才认出来,“大...大小姐?!”

认出了朱初瑜的身份,门房连忙激动的打开了大门,一边让人去禀告老爷夫人。大小姐是御封的郡主,又是燕王府的二少夫人。现如今,金陵皇城眼看着就是燕王说了算了。

朱初瑜点了点头,一言不发的走进了高义侯府。

高义侯和夫人问询,也很是激动的迎了上来。高义侯夫人更是拉着女儿失声痛哭起来,这些日子她在家中也被吓得不轻。老爷突然被召进宫中杳无声息,宫中的侍卫闯入朱家就跟抄家一般几乎搬空了整个高义侯府。虽然后面老爷被放回来了,但是朱家的那些银子确是回不来了。想到心疼处,高义侯夫人也忍不住痛骂起还在宫中的朱妃了。

朱初瑜强忍着不耐,沉声道:“好了,娘。事情都这样了,哭骂有什么用!”

她也想骂,如果可以她想杀了那个贱人!但是现在这些有什么用?

高义侯夫人一愣,摸了摸眼泪小声嘟哝道:“难道就这么算了?真没想到咱们朱家这么多年,竟然养了这样一个白眼狼!”高义侯脸色也有些难看,看了看长女道:“瑜儿,你说...那些钱咱们还能不能要回来?”

闻言,朱初瑜冷笑一声道:“要回来?燕王那里不因此迁怒以你就算是不错了。”公开知罪肯定是不会的,但是难保燕王不会觉得高义侯府暗中资助萧千夜守城,暗地里给穿小鞋也是没法子的事情。高义侯苦着脸,“咱们也是冤枉的啊。谁知道那丫头竟然会......”蓦地想起朱妃的话,以及当时朱妃脸上的笑容,高义侯心中也忍不住有些发虚。

朱初瑜在椅子里坐了下来,有些疲惫的闭了闭眼睛道:“现在也是没有法子了,这几年族中的子弟书念得如何了?”

高义侯道:“一直不曾懈怠,为父听了你的话,前年科举的时候族中几个有才能的子弟都没有让他们去参加会试。因此咱们家在朝中并没有多少说得上话的人。”他们确实是资助拉拢了一些新科贡士,但是这些人都是初涉官场,在朝中根本说不上话,而且还要许多银两供养。如今朱家没了钱财,那些人只怕也更加拢不住了。”

朱初瑜轻哼一声,淡淡道:“不用担心,等到燕王上位,这些人巴结咱们家都来不及,只要这次父亲能够将自己摘出来。一旦燕王登基,明年必开恩科,到时候再让咱们族中的子弟出仕便是了。”

高义侯连连点头,有些迟疑地道:“那,燕王那里......”

朱初瑜沉吟了片刻道:“父亲尽快上一封折子给王爷,说明这次的情况是朱妃和萧千夜强行所为,并非你的本意。至于朱家的那些产业......”朱初瑜只心疼的觉得心口一阵阵抽搐,却也不得不道:“就不用再想了。”不吐出一点好处,怎么能平息燕王的怒火?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高义侯也心疼,但是朱初瑜没办法,他就更加没办法了。

朱初瑜继续道:“再过一些时候,等到萧千夜被解决掉了,父亲你就设法联络一些人上书,请燕王登基吧。时机一定要把握好,不可早也不可晚。此时若是做得顺燕王的心,高义侯的爵位应当能够抱住。”

“解决?”高义侯心中一惊。

朱初瑜冷笑道:“你以为,萧千夜能活多久?”天无二日,人无二主。一心想要问鼎宝座的燕王又怎么可能留下萧千夜的命?事实上,萧千夜现在还能活着朱初瑜就感到有些奇怪了。只是不知道最后萧千夜是会病逝还是意外暴亡了。

“那你妹妹...”虽然怨恨庶女险些毁了朱家,但是到底是亲骨肉,高义侯还是忍不住问道。

朱初瑜眼底闪过一丝冷光,挑眉道:“父亲还有心思关心她?不如好好想想咱们朱家以后该怎么办吧?”没有了万贯家财,朱家真的不剩下什么了。

高义侯叹了口气,不再言语。

比起朱家的凝重,另一边的天一阁此时的气氛却称得上轻松。南宫墨坐在庭院中的石桌边,抱着夭夭跟坐在对面的永成郡主说话。不远处的大树上,商峤坐在树杈上握着一本书看的认真。这还是永成郡主第一个看到小夭夭,顿时被可爱的小娃娃萌的不行不行的。夭夭也很是乖巧的叫着姨姨,喜得永成郡主将自己随身带着的饰品一个劲儿的往夭夭手里塞。

虽然燕王府里也有两个小娃娃,但是却都没有夭夭这般精致可爱,聪明伶俐。想起夭夭被人绑架了这么久,永成郡主更是心疼起这个小娃娃了。任由永成郡主跟小娃娃闹腾了许多,南宫墨才含笑开口问道:“永成是一个人进城来的?”

永成郡主摇摇头,微微瘪嘴道:“是跟二嫂一起来的,不过二嫂回朱家了,我们在宫门外遇到了长风公子,我才来投靠表哥表嫂的。不会...打扰你们吧?”永成郡主并不知道天一阁是南宫墨的产业,见他们住的也是客栈一时也有些不安。南宫墨笑道:“这有什么,不过如今这城里还不太安生,你们自己贸然进城来也太危险了。你就先安心在这里待着吧,长风既然进宫了,应该会将你们入城的事情禀告舅舅,到时候舅舅定然会有安排的。“

永成郡主有些不好意思,“都是我们太着急了。”燕王府还不能住人,父王只怕是打算等燕王府打点好了再让她们入城,谁知道......

南宫墨笑道:“没什么,不用担心,舅舅和千炽他们都没事。只是这几天免不了忙碌了。”

永成郡主点点头,“表哥也忙着吧?”进了天一阁之后就没见过表哥,以父王对表哥的信任和看重,表哥只怕是更忙。

南宫墨点头,有些无奈地道:“可不是么。”卫君陌不仅要处理军务,还要处理燕王扔过来的那一大堆卷宗。看上去快要被卷宗给淹没了,南宫墨深觉应该快点让长平公主等人回来,抡起处理这些玩意儿,还是秦大公子最拿手。蔺长风都只能算是个半吊子。大哥大概也会,但是他明显是对这些不感兴趣。

永成郡主托着下巴叹气道:“不管怎么说,仗总算是打完了。”

“是啊,仗总算是打完了。”南宫墨微笑道。

“娘亲。”坐在南宫墨怀中,夭夭睁大了眼睛叫道。

南宫墨低头,握着夭夭的两只小肉手道:“夭夭想祖母和哥哥。”

南宫墨莞尔,低头亲了亲女儿的小脸蛋,“娘亲也想祖母和哥哥了,他们很快就会来与咱们团聚的。”

夭夭眨了眨眼睛,“我们不回家么?”

在夭夭的眼中,辰州才是她们的家。

南宫墨微笑,“以后,大概会回去吧。明天母亲带你进宫去看舅公好不好?”燕王之前只在太庙门口匆匆看到了夭夭一眼,事后也叫着要他们将人带进宫。但是现在这宫里宫外看似一片平静,实则还不知道暗地里隐藏着什么暗流的时候,南宫墨哪里放心将女儿带进宫去给燕王照看?她亲自带进去给他看一眼然后自己带回来还差不多。

“舅公?”夭夭有些茫然,还是点了点头,“好。”

清晨,一缕阳光冲破天际。金陵皇城内外依然一片宁静,城楼上,气势森然的将士如雕像一般伫立着。整座皇城都沐浴在阳光下,远远望去只觉得金碧辉煌,气象万千。

站在紫云山山腰上,眺望着远处的皇城,一身白衣的男子叹了口气,“十年之功,可惜一朝付诸流水。可见是天不佑我,这万里江山竟不得我掌控之中。”

身边,黑衣男子恭敬地道:“阁主雄才大略,有早一日比能够卷土重来。”

宫驭宸苦笑,叹气道:“卷土重来?只怕难了。”燕王可不是萧千夜可比的,若是燕王之后真的是卫君陌上位,那就更加......

一个蓝衣女子漫步走上了山顶,淡淡的晨曦照在她清丽的容颜上,更添了几分令人炫目的光晖。女子手中还牵着一个穿着粉色衣衫玲珑可爱的小娃娃。

“星城郡主。”

“宫阁主。”

南宫墨看着眼前一身白衣的宫驭宸不由恍然。记得第一次见到念远的时候便是在大光明寺的后山,一袭白色僧衣,超凡脱俗。虽然隐隐看得出念远并非一心向佛的虔诚弟子,却又有谁能想到,那白衣若雪,才艺无双的佛门名士竟然会是野心勃勃,杀人如麻的水阁阁主?

宫驭宸挑眉,“本座倒是没想到,郡主竟然还敢带着这个小丫头来见本座。”

南宫墨笑道:“有何不敢?除非宫阁主不想顺利离开中原了。”南宫墨并非想带夭夭来,而是这两天夭夭十分粘人,南宫墨也不想为了这点小事拒绝女儿。

她当然不会自己来,现在紫云山下她的人绝对比宫驭宸的人多。就算是这里,她就算带着一个孩子只怕宫驭宸身边的那位也未必能拿她如何。

这个道理,宫驭宸自然也明白。所以也只是笑了笑不在继续。反倒是侧首看向夭夭,笑眯眯道:“乖徒儿,过来给为师抱抱。”

夭夭躲到了南宫墨身后,对着宫驭宸做了个鬼脸,“大坏蛋!”

“宫阁主。”南宫墨声音微冷,警告道。

宫驭宸耸肩,有些无奈地叹气道:“本座即日便要离开重要,想着走之前应该跟人告个别才是。可惜,想来想去竟是无人能够告别,看起来也只有郡主能够送本座一成了。不如坐下喝杯茶如何?”

不远处摆放着一张矮桌和两个蒲团,矮桌上还放着一个茶壶和两个茶杯,显然是等着南宫墨来了。

南宫墨微微点头,“请。”

宾主落座,夭夭依然坐在南宫墨怀里,睁着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眼前显得十分不一样的大坏蛋。

宫驭宸好脾气地对她笑了笑,还伸手去捏了捏她的小脸蛋。夭夭习惯性的低头就要去咬,只看得南宫墨一脸黑线。

“不知宫阁主邀我来此,所为何事。”南宫墨问道,她绝不相信宫驭宸真的只是想要跟他告别。更何况,他们好像也没有什么需要告别的交情。

宫驭宸低头一声,叹息道:“不愧是星城郡主,本座离开中原短时间内大概是不会回来了。所以…想了想决定将手中剩下的一些东西跟郡主和卫公子换一点别的东西。郡主也知道,我跟卫君陌是聊不到一块儿去的。”

南宫墨疑惑地挑眉,宫驭宸抬手将一个小册子放到桌上。南宫墨伸手去拿却被宫驭宸按住了一角,“这是萧千夜与萧纯以及水阁合作的所有证据,燕王殿下登基之后只怕非议不会少吧?有了这个……”

南宫墨了然,宫驭宸是记恨萧千夜最后竟然坑了他一把,决定再将萧千夜卖一次么?宫驭宸摇头笑道:“不,无论萧千夜有没有做这些事,本座都会将他再卖一次。物尽其用不是么?小丫头,记得么?”

夭夭茫然地眨眼睛,南宫墨伸手捂住女儿的大眼睛,“别教坏我女儿。”

宫驭宸耸耸肩不以为意,只是问道:“如何?”

南宫墨问道:“你想要什么?”

宫驭宸道:“我要顺利回到北元。”

南宫墨蹙眉,“君陌已经答应不追杀你了。我师叔和师兄暂时也不会对你出手。”

宫驭宸笑道,“本座从不相信誓言。”他自己就是一个随时随地可以背弃誓言的人,又怎么会真的相信别人的誓言?

“所以?”南宫墨挑眉。

宫驭宸道:“这是一半,剩下的一半等我出关的时候会派人送给朱宏将军。如何?”

南宫墨垂眸不语,显然是在思索着。

宫驭宸也不着急,端起跟前的茶杯浅酌着。

“如果我不答应呢?”良久,终于听到南宫墨问道。

宫驭宸微笑,“如果郡主不答应,那么…念远的身份还有燕王殿下第五子的身份,就是立刻昭告天下。”

南宫墨叹了口气,终于点了点头,“阁主果然是深谋远虑,佩服。“

“这么说,郡主同意了?”宫驭宸并不意外。

南宫墨点头苦笑道:“难道我还能拒绝么?”

宫驭宸略带惋惜,“其实本座还是真的想看看,燕王殿下到底能不能狠下心肠来大义灭亲呢。“

南宫墨淡淡道:“只怕到时候就不止是大义灭亲了吧?“一旦北元王子曾经是燕王谋士,燕王还有一个有着北元血统的儿子的消息曝光,燕王本就不会太好的名声更是要雪上加霜。甚至可能会动摇如今还算平稳的局势。所以,宫驭宸才会有这个底气来跟她谈判。

“不过阁主也莫要忘了,弱点这种东西人人都有。阁主若是想要背信弃义的话,莫要怪我们赶尽杀绝。“南宫墨道。

宫驭宸举杯,“一言为定。”

说完了正是,气氛安静了片刻。

宫驭宸望着南宫墨,幽幽叹了口气道:“当初本座说能娶到郡主是卫君陌的福气,如今看来果然如此。可惜…本座却没有这个福分。”

南宫墨微微蹙眉,“阁主谬赞。”

宫驭宸轻哼一声,“郡主以为,如果没有遇到你…卫君陌会比本座好到哪儿去?”

能想到当杀手赚钱积累实力的人,本质上都不是什么好人。只是卫君陌比宫驭宸所作所为更有底线,立场也更符合所有中原人的选择罢了。如果不是遇到了南宫墨,卫君陌也不过是个冷血无情,或许还是野心勃勃的侩子手罢了。

所以,宫驭宸是有理由嫉妒卫君陌打的。从前是嫉妒卫君陌有蔺长风这样的朋友,有长平公主这样的母亲,有燕王那样的舅舅。即便是被天下人都瞧不起,却依然有人在他身边支持他。等到有了南宫墨之后,宫驭宸就更加嫉妒卫君陌了。这世上没有几个男人能够遇到南宫墨这样的女子,而像他们这样的人,遇到了又能够相守相爱,就更加不容易了。

卫君陌的运气,一直都比他好!

“本座该启程了。”见南宫墨不说话,宫驭宸叹了口气道。

南宫墨举杯,“不送。”

“如果是本座先遇到墨儿,不知道会如何?”宫驭宸轻声道。

南宫墨皱眉,还没说话就见宫驭宸朗声一笑站起了身来。朝着南宫墨怀里的夭夭挥挥手笑道:“乖徒儿,为师走了啊。长大了记得来北元看看为师。”

说罢,宫驭宸不再回头,带着人大摇大摆的往紫云山下走去。山上,大光明寺的钟声响起,伴随而来的还有寺中僧众的梵音。从头到尾,宫驭宸都不曾回头看过一眼这个自己曾经居住了许多年的寺院。淡淡的朝阳照在他雪白的衣衫上,泛起一圈七彩的光圈。伴着远远传来的梵音,南宫墨仿佛以为自己有看到了当年大光明寺那个温文尔雅的佛门高僧。

南宫墨无言,望着对面空荡荡的座位良久不语。

直到轻微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南宫墨微微侧首含笑道:“君陌。”

卫君陌不知何时到来,已经走到了南宫墨身后。一身青衣,紫眸黑发,俊美绝伦。

“爹爹。”夭夭欢喜地扑向父亲,一双小手抱住了他的双腿。

卫君陌冷峻的容颜也多了几分暖意,俯身坐在南宫墨身边抱起女儿,看了一眼眼前无人的空座,“他走了?”

南宫墨浅笑,“你不是知道么?事情那么多,怎么跟来了。”

卫公子淡然不语,南宫墨莞尔一笑也不再多问。侧首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小憩,“他说…如果没有遇到我,你会是跟他一样的人?”

卫君陌沉默了片刻,伸出一只手搂住了她的腰,低声道:“是。我很庆幸,无瑕…遇到你是我这一生,最值得庆幸的事情。他确实应该嫉妒我。”

“我也是。”南宫嫣然笑道。

清晨的阳光罩在一家三口身上,仿佛被一团七彩的光晕包围了一般。美丽静谧的令人不敢叨扰。

“如果安安也在就好了。”

“很快。”卫君陌轻声许诺道。

呐,宫阁主的剧情到此为止,不会再蹦跶了。是不是很不爽,没有虐虐虐死他?汗…重头到尾某从来没想过要弄死这只变态,祸害遗千年啊。对于一个野心勃勃的枭雄来说,失败比死亡更可怕吧。虽然某人回到北元可能还会挥斥方遒,但是入主中原是别想了,而且北元肯定也不顺利,别忘了某人还有一半的中原血统,呵呵哒。另外,某人这辈子肯定找不到媳妇儿,木有娃,孤苦伶仃想想就悲剧。简直就是三十年后心理变态扭曲黑暗boss的不二人选啊。看他可怜,回头有空本宫或许会让夭夭去探望他一下。(去塞外友好睦邻)

ps:之前好像有亲说夭夭和宫变态的互动很萌。仅止于萌啊。表问我cp,宫变态是万年单身狗不解释。他没那么变态,夭夭三观也在线,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