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5、惊天巨雷/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闭嘴!”南宫墨声音冷冽地道。

在场的人无论是哭嚎的还是跟着起哄的,都不由得窒了一窒,表情呆滞地望着眼前的女子。卫老夫人更是大张的最都没有来得及合上,一脸的眼泪鼻涕看得人直皱眉头。

这反映…一般人遇到这样的情况,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名声不都应该先将人安抚下来么?路人哪管事情过后闹事的人是会被杀人灭口还是凌迟折磨,但是在眼下看热闹的这一刻却大都还是喜欢站在弱者这一边的。或是真的正义感十足或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煽风点火看热闹的癖好以及事后传播一点八卦表示自己见闻广博。因此,一般人遇到这样的事情,大都会先用怀柔之策,以显示自己并非仗势欺人,免得毁了自己的名声。至于后面怎么办,还不是看自己的心情。南宫墨这样强硬的态度,显然不在路人们的意料之中。

卫家和卫公子的纠葛,内城们的人们大都是听说过的。如今卫公子和星城郡主名声正盛,而卫家已经败落。在常人眼中,不管当初卫家如何亏待卫公子,他们也不该在落井下石了。毕竟…卫公子的身世可还不明呢。长平公主就算是身为公主,当年却生下了一个不是卫家血脉的孩子,就是对不起卫家。

难不成,这位星城郡主还真的打算仗势欺人?

韩姨娘暗暗扯了扯呆住了的卫老太太,卫老太太这才回过神来,反倒是更加变本加厉的叫了起来,“大家快来看看!有人想要仗势欺人,欺压我这个老太太啊。这世上还没有没有天理……”

南宫墨冷笑一声,目光清冷地看着卫老太太道:“你在这里闹?是笃定了我不会拿你怎么样么?”

卫老太太一愣,在南宫墨似笑非笑的目光下气势有些接不上来了。南宫墨轻声笑道:“我素来确实是不爱跟老弱妇孺计较,但是不代表我不爱计较。我不知道是谁让你们过来的,不过你们既然来了…就该承受后果。来人!”

“郡主!”一个侍卫模样的男子不知从什么地方出来,恭敬地站在了南宫墨身后。

南宫墨道:“传我的手令回辰州,养着卫君奕这么几年太浪费粮食了。斩了吧!啊,不,杀俘不祥,流放矩州,永世不得回京。”

感刚刚好吵得起劲儿的众人立刻呆住了。南宫墨说到斩了的时候心中就是一突,等她改口还没来得及松了口气有听到后面的话,卫老太太气喘不匀险些昏死过去。矩州距离金陵数千里之遥不说,千山恶水,异族聚居,还有瘴疠之气,毒虫鼠蚁多不胜数。那可是比边关苦寒之地更加可怕的流放地。就算是最穷凶极恶的匪徒被流放到了那里也未必能够活的下来,更不用说卫君奕这样的人了。这根杀了卫君奕有什么差别?

原本还捂着脸嘤嘤哭泣好不可怜的韩姨娘也立刻没了声,抬起头来一脸不可置信地望着南宫墨。怎么会这样?这…这和之前说好的不一样啊。南宫墨怎么敢……

围观的路人们也被南宫墨如此干净利落的作风吓了一跳,不过却没有人开口替卫家的众人说话。开什么玩笑,现如今金陵城里眼看着就是燕王殿下当权了,卫公子和星城郡主可是燕王看重的晚辈,为了几个不认识的人得罪他们有什么好处?围观一下可以,仗义执言什么的还是免了。

“星城郡主,你怎么能这样!”卫老太太身后,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女跳了出来,指着南宫墨叫道。

南宫墨挑眉,淡淡地看着眼前的女子,“你是谁?”

跟在卫老夫人身后的几个年轻女子都是一身布衣,装扮也十分朴素。虽然看发行能看得出来其中两个是未婚的,但是南宫墨却不太分得出这是卫菲还是卫茜。毕竟她跟她们不熟,当初十六岁和十四岁还好区分,二十二岁和二十岁却不那么好分辨了。

那女子有些消瘦的脸顿时涨得通红,咬牙道:“我是卫茜!”

“哦。”南宫墨点点头,浑不在意,“我怎么了?”

卫茜叫道:“你怎么可以把三哥丢到矩州去?”

“那你的意思是…”南宫墨和蔼可亲道问道:“我应该杀了他?”

“不!”卫茜还没说话,旁边的韩姨娘就叫的惨烈起来。

卫茜咬牙道:“就算以前父亲对大哥不好,但是大家总是一家人。祖母和父亲都愿意原谅你们以前做的事,只要……”

南宫墨清丽的容颜上浮现一抹嘲弄地笑意,“愿意原谅?我们有什么事需要你们原谅的?更何况,我也没看出来,各位今天的所作所为是想要言归于好的。该不会是…卫家现在一无所有了,才想起来母亲和君陌的身份了吧?你们傻么?还是你们觉得,我傻?”

卫茜到底是个未出阁的姑娘,被南宫墨当着围观的人这么直白的说出了心中的盘算,对上众人恍然大悟的眼神,顿时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们来确实是存着想要和卫君陌言归于好的打算,卫家已经一名不文,现如今别说是给她们姐妹俩找个好婆家,自从父亲回来之后,就连糊口都有些困难了。卫鸿飞的回归并没有改善卫家人的日子,反倒是更加了一层负担。因为自从回来之后卫鸿飞就变得格外的颓废,每日除了酗酒几乎什么都不做。她们几个女人,除了要养活自己,一个什么都不做的老太太,两个还不懂事的小娃儿,如今还要加一个酗酒的大男人。如果不是卫老太太还藏着一些梯己钱,只怕连饭都吃不饱了。但是日子一直这么下去,食不果腹也是可以预见的了。

如今卫家的情况,金陵皇城里无论是哪家勋贵都绝不会伸手帮她们。所以几个女人商量了一番之后发现她们能够依靠的也只有卫君陌和长平公主。完全无视了当年长平公主的那封休夫的信函,卫老太太理所当然的觉得只要她肯原谅长平公主,承认卫君陌是卫家的子孙,长平公主和卫君陌就该感恩戴德的将她们迎回长平公主府。当然,这纯属白日做梦。

至于为什么一出现在就对南宫墨如此无礼。卫老太太认为即便是她们原谅了长平公主,接纳了卫君陌,但是姿态也不能放低了,必须要先给小辈一个下马威。

南宫墨自然不知道卫家人的想法,就算是知道了也只会翻个白眼无语望天。然后诚心的觉得,卫君陌绝对是燕王的儿子而不是卫家的血脉了。这么奇葩的想法,卫君陌绝对是不会有的。

卫老太太终于再一次重整旗鼓,高傲地望着南宫墨轻哼道:“卫家愿意承认卫君陌的身份,是我们卫家仁厚。哪有你说话的地方?还不迎我们进去!”

南宫墨惊讶,一脸诡异地看着眼前的老太太:你还真敢进去?真不担心进去就出不来了啊?反正我是不敢的。这一定是我平时处事太过仁慈所致的,南宫墨在心中默默自我批评。面上却是笑吟吟地道:“卫家的身份有什么用?难道老太太打算让君陌搬去陪你们住胡同小院?还是说卫老太太终于想通了打算让令郎吃软饭了?但是就算吃软饭也没有带着全家的道理啊。更何况…吃软饭不说貌如潘安,才比宋玉,至少也要相貌堂堂吧?请问,令郎有才?有貌?就算有,咱们家也没人需要,贵府若实在是撑不住了,外城脂粉街请。”

“噗嗤!”围观的人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喷笑出来了。脂粉街是什么地方,金陵城中柳条烟花柳巷之一,不过其余五条大都是青楼,而这脂粉街却多是南风馆。这也太损了…难免有厚道一些的人觉得这些星城郡主说话太过狠毒不留情,但是更多看热闹的人却觉得好笑。看了这么一会儿哪儿还能看不明白?当初靖江郡王府还在的时候,百般嫌弃人家长平公主母子。如今落魄了,连承认卫君陌身世这种话都说得出口。既然觉得卫公子不是卫家的血脉,只为了荣华富贵就认下来,不怕对不起列祖列宗么?真是好不要脸!确实是跟卖身没啥差别了,还连自己的祖宗都一起卖掉了。可惜长平公主母子也不是当初先帝还在的时候了,公主儿子媳妇孝顺,膝下一对龙凤胎承欢,哪里会看得上卫家?

哪怕哪天长平公主真的想要再嫁,卫家也高攀不上了。

卫家人这几年都生活在外城,自然也知道南宫墨说得是什么。卫老太太气的手指头直颤抖,“放肆!南宫墨,你…你…果然是长平女人的儿媳妇,都是一路货色!跟卫君陌那小杂种一样是个有娘生没爹……”

“找死!”一声冷厉的声音从人群外围传来,看热闹看得高兴的众人竟然没有发现,几个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跟前,为首一人便是还站在马车上没来得及下来的燕王。南宫墨叹了口气,无语的耸耸肩。她自然是早就看到燕王等人到来了,也正是转身想要迎上去,才让卫老太太有空说出了这样一番自寻死路的话来。

众人吓了一跳,纷纷闪开了去。

只见燕王从马车上一跃而下,抽过赶车的侍卫手中的鞭子就朝着卫老太太抽了过去。

“母亲!”

卫老太太年老反应迟钝,哪里躲得过这一鞭子。不知从何处冲出来的卫鸿飞飞快地抱住了卫老太太转过身去,这一鞭子正好抽到了卫鸿飞的背上。原本就不怎么厚实的衣服顿时被抽出一条狰狞的血口子。燕王轻哼一声,也不在意没抽到老太太,挥起鞭子就继续朝着卫鸿飞身上抽了过去。卫鸿飞咬牙将卫老太太推了出去,独自一人承受燕王的鞭子。

“飞儿!”卫老太太惨叫着,却被身边的侍卫扣住了。这老太太只怕一鞭子下去就直接交代了,但是卫鸿飞看上去还比较耐打。还是先让王爷出完了气再说吧。

南宫墨耸耸肩,转身走到跟在燕王身后的卫君陌身边,“君陌。”

卫君陌伸手握住了她的手,“何必跟他们啰嗦。”

南宫墨低声道:“她们背后还有人,别让舅舅把人打死了。”别的不说,如今金陵城中虽然没有戒严到不准人在外面行走的地步,但是卫家这一群人也没有那么容易能够进内城来。一群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人,还能紧掐着时间找到地方等到她回来。

“放心,舅舅心里有数。”卫君陌道。

两人说话间,燕王已经抽了十几鞭了。燕王殿下虽然不擅长使鞭子,但是天然的擅长用一切工具修理人。卫鸿飞被打得倒在地上连躲闪的力气都没有了,旁边的卫老太太更是嚎啕大哭。卫鸿飞是她唯一的儿子,看着卫鸿飞挨打只怕比她自己挨打还要难受。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卫老太太风光得意了几十年,卫家败落之后也还有家中一群女眷小辈给她指使,用不着她出门抛头露面讨生活,也就没有人教过她到底该怎么做人了。

卫家的其他女眷更是早就吓得抱成一团躲在角落里不敢出声了。

等到燕王差不多发泄够了,卫君陌方才淡淡道:“舅舅,注意身体。”

燕王身体不太好,怒火攻心或者太过劳累都不好。

燕王殿下轻哼一声,这才住手扔下了手中的鞭子。此时那根马鞭跟卫鸿飞一样,都像是被血水泡过了一样了。

只见燕王上前两步,踏脚踩着卫鸿飞的胸口,居高临下地道:“今天本王就让你死个明白,君儿本王和文忠公之女元妃宋氏的嫡子。姓萧,名千烨。”

轰地一声,一声惊雷将在场的人炸的人仰马翻。无论是卫家众人,还是围观的路人或者是跟随燕王一起出来的人都忍不住晃了晃脑袋:这个世界太可怕,都出现幻听了。

卫鸿飞脸上倒是没什么伤,只是实在是苍老消瘦的很。论年纪,卫鸿飞与燕王相差无几,但是即便是燕王现在脸色也不算健康,那气度相貌也比卫鸿飞强上百倍。众人默默侧首看看俊美无俦的卫公子。再看看雍容霸气地燕王殿下以及燕王脚下落魄苍老的卫鸿飞。心里的天平立马往燕王那边偏了几分。

卫鸿飞也被震惊了,一双眼睛充血的瞪着眼前踩着自己的男人。他说什么?卫君陌是燕王元妃和燕王的嫡长子?但是…卫君陌长得分明…卫鸿飞突然想到,长平公主的容貌是像她的生母的,而长平公主和燕王,是同父同母的兄妹。长平公主的生母,有异族血统。

这么多年,卫鸿飞猜测过无数次卫君陌的身世,怀疑过许许多多的人。但是却从来没有想过,卫君陌不仅不是他的儿子,也同样不是长平公主的儿子。不对…如果卫君陌不是长平公主所生的,那么他的亲生儿子去哪儿了?当年长平公主怀孕的事情可做不得假的。

“我…我的儿子在哪里?!”卫鸿飞挣扎着,吐出了一口血水问道。

燕王收回了踩在卫鸿飞身上的脚,冷笑一声道:“你的儿子?早就被你的母亲和表妹害死了啊。”

卫鸿飞茫然地侧首去看向被侍卫押着的卫老太太,卫老太太也同样一脸茫然,显然她也不知道这件事。倒是突然想起来当年她趁着卫鸿飞不在,带着怀孕的冯氏去见长平公主,长平公主当时被气得不轻。她虽然也曾经恶毒的希望长平公主那胎不好,却没想到,那个孩子竟然是真的没有了。想到此处,卫老太太的神色也有些不自在起来。

见状,卫鸿飞顿时明白了当年母亲确实是瞒着自己做了一些什么事情。心中顿时变得五味杂陈,愤怒,懊悔,无奈各种各样的心情纠结在一起,难以言表。

燕王却没有心情理会他们的心情,冷笑一声道:“几个刁民就敢当街辱骂本王的儿子和皇妹,看起来是活腻味了!都带下去!”

不止是被燕王抛下了雷惊呆了,还是慑于燕王的威势,无论是围观的路人还是卫家的众人都没有敢出声,侍卫上前抓起卫家一行人进了身后的天一阁。卫老太太想要进去喝茶,果然进去了。至于有没有茶就要两说了。

围观的路人们心中欲哭无泪,听到这么绝密的消息,不会被灭口吧?

还有这位…看看站在一起的一对璧人,女子美貌如花,男子俊美绝伦,一看就十分的赏心悦目。不过…这两位好像也不是什么善茬,星城郡主的八卦绝对不能随便传!

燕王扫了一眼众人,冷然道:“还不走?想跟他们一起?”

众人连忙一哄而散,飞快地朝着四面八方跑去。同时,胆子大一些的一片奔逃一边还有心思思索:燕王殿下这么轻易的放了他们,其实大概应该可能是想要他们把这个消息传播出去吧?卫公子竟然是…燕王府的嫡长子?!总感觉,明天整个金陵皇城都要沸腾了。

燕王殿下威武!咳咳,我果然还是不习惯让墨墨对老弱妇孺出手太狠毒了。燕王殿下就算抽了人也只觉得大快人心,如果换了墨墨的话,抽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太太…这个…对手指。嘤嘤,求不嫌弃我总有一天会写出一个大快人心的女主脚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