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7、互相怨怼/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千炽当然不是太想得开了,而是他不得不想开。莫说是跟表哥比,就算是跟两个弟弟相比他也不够出色。如果想不开的话,不需要父王认回表哥这件事刺激,两个弟弟就足够让人心性扭曲了。从小在自己父亲失望无奈的目光下长大,不得不说,萧大公子竟然能够长得比两个弟弟还要心性平和,三观端正,燕王妃功不可没,他本身的性格更是决定性的因素。

他也不是没有努力过,但是这么多年下来他不得不承认,有些事情怎的是天生的。就算他运气比萧千夜还好,最后得到了父王的位置,那又能怎么样?是因为比自己强的兄弟日日惶恐,还是因为能力不足坐不稳天下而忙的晕头转向却依然弄得天下打乱?萧千炽不由得响起了那年父王要他和表嫂一起负责燕王府中的事务,他费尽全力却依然力不从心,表嫂还怀着身孕,不过是略作点播就能让他茅塞顿开。

即使表哥是父王的嫡长子,父王也并没有一开始就放弃他啊。这些年,父王都在尽量的锻炼他们几个兄弟。可惜,他们却每每都让父王失望了。

想起靖难路上的那些事情,萧千炽只觉得羞愧难当。

两个幕僚对视了一眼,都有些无语。他们是真没见过这么想得开的皇子皇孙啊,说他没出息么?但是人家想的也确实是不错。除非他们有百分百的把握辅佐世子上位,否则将来卫公子上位对世子来说确实是比二公子要强些。一个亲娘生的又怎么样?从前只是个亲王的爵位还好说,燕王妃在世还好说,一旦将来…至少,卫公子的人品确实是比二公子要好一些。他也不屑去对继妃的嫡子动手吧?

但是,作为一个负责人的幕僚,还是略劝了一句聊表心意,“如今还早着呢,谁知道将来会如何?世子也不必太过忧心。”

阴暗的地牢里,卫家众人都被关在一个房间里。不仅又卫鸿飞和之前在天一阁门口闹事的卫家众人,还有根本没有出现的冯氏也在随后被一道投了进来。一家子关在一起倒是显得原本宽阔的牢房十分的拥挤狭小。而他们对面的人却是独占一个牢房,十分的宽大寂寞,也不知道是谁该羡慕谁?

卫家众人对面的自然就是楚国公南宫怀了。燕王对南宫怀没有兴趣,既然南宫墨和南宫绪都不打算为他求情,燕王就更没有兴趣了。打算着回头事情忙完了就给斩了,或者看在南宫家兄妹的面子上,就给个终身监禁算了。

刚刚被关进来的卫鸿飞看到对面不知道被关了多久的南宫怀,不由得愣了愣。不知道是不是缘分,当年金陵皇城中同样煊赫的两家人,还算得上是姻亲,如今却因为不同的原因都被关进了这个牢房,还是住对门的。

南宫怀抬头看了众人一眼,便垂下了眼眸,仿佛对眼前喧闹嘈杂的众人没有丝毫的兴趣。自那日之后,南宫绪并没有来看望过他。他不知道是南宫绪自己不愿意见他还是南宫墨根本就没有告诉南宫绪。他自己在心中告诉自己必然是后者,而直觉却告诉他,是前者。

之前在天牢里好几年都没有想通的事情,这几天南宫怀却像是想通了一般。于是再没有之前的愤怒不甘整日怒吼,而是沉默无言,仿佛心如死灰。

卫鸿飞并不像搭理南宫怀,虽然南宫怀跟他一样倒霉。卫鸿飞现在谁都不想搭理,所以从一进了牢房之后就独自一人缩在角落里沉默。对于身边中女眷的叫嚣抱怨不问不顾,仿佛沉浸在了一个完全只属于他自己的世界中。就连身上的累累伤痕也浑不在意。

他自己不在意,卫老太太却不能不在意。等到从被燕王恐吓的惊慌中回过神来,就扑到了卫鸿飞跟前想要查看卫鸿飞的伤。却被卫鸿飞一把推来坐倒在了地上,若不是撞上了卫菲的腿,说不定能直接倒在地上。

卫老太太惊愕地望着眼前的儿子,卫鸿飞同样也在望着自己的手发呆。他并没有想要对母亲无礼,毕竟他知道无论眼前这个女人对外人如何的刻薄尖酸,对他却都是一心一意只为了他好的。但是他的手显然比他的脑子反应更快,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卫老太太已经被他推出去了。

“娘……”卫鸿飞看看自己的手,声音有些僵硬。

卫老太太却是真的受不了了,她今天真的被吓得不轻。卫老太太前半生受了不少苦,后半生却骄横惯了,哪里见过燕王这样的?虽然先帝同样脾气暴躁,杀人如麻,但是卫老太太身为女眷见先帝的时候也不多,更没有见过先帝大发雷霆的时候。

“飞儿?!你…你也在怪为娘是不是?!”卫老太太震惊地望着儿子,都忘了从地上起来。

“我没有…”卫鸿飞脸色僵硬,声音里却带着几分言不由衷。知道了真相,怎么可能怎的不怪卫老太太?他的儿子啊…他从一出生就死了的和长平的亲生儿子。原来…从来就没有什么什么背叛,原来…从头到尾都是他都是卫家对不起长平公主还有他那连这个世间都没有看过一眼就夭折了的儿子。

见状,卫老太太顿时泪如雨下,哭得老泪纵横。不停的抬手垂着自己的胸口叫道:“你果然是在怪我?!娘这辈子是为了谁?那个女人仗着自己的身份高高在上,我这做娘的看着儿子在媳妇面前做小伏低难道不心疼?我做婆婆的,难道还要去迁就儿媳妇?连和冯氏的事情你都不敢跟她说,娘就替你去说,现在你还要怪我?我这一辈子是为了什么啊…。”

卫鸿飞默默地听着老太太的哭嚎,心中无奈的苦笑:长平公主并非生来就是公主,她出生的时候先帝连夏王都还不是,只能算是一方有些实力的义军首领而已。跟随大军,转战天下,长平幼年的日子也过得不轻松,哪里有什么公主脾气?两人算得上是青梅竹马,自然也不存在什么做小伏低的事情。不过是因为长平对母亲不够柔顺罢了。自己的母亲自己知道,卫老太太自己受过苦,日子好过了对媳妇儿的要求十分苛刻。而长平身为公主,又怎么可能真的如一般的小媳妇儿一般在婆婆面前战战兢兢的侍候着?就算是长平公主自己不介意,只怕先帝和先皇后也不会高兴的。

卫老太太哭嚎了半天,从指缝里看到儿子趁着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显然根本没有听自己的哭诉,顿时又气又恼不知该如何收场。

旁边,冯氏蹲下身低眉顺眼的扶着卫老太太,“娘,夫君心情不好,您就别哭了。小心身体。”

话音未落,却见卫老太太猛然回头一个耳光就扇在了冯氏的脸上,指着冯氏破口大骂,“都是你这个贱人!若不是有你卫家哪来的今日之祸?若不是你贪慕靖江郡王府的荣华富贵,不知羞耻的勾引飞儿,公主还是我的儿子,还能给我生下一个乖孙儿。你生下的那两个灾星,害得咱们一家子这么惨,可怜奕儿还不知道要被人如何折腾,你这个贱人!灾星!祸害!”

冯氏站起身来,眼神幽深地望着眼前头发松乱,状如疯魔的老太太。

卫老太太被她那样的眼神看得心中发毛,原本口中的污言秽语也渐渐地骂不出口了,只得色厉内荏地叫道:“你想干什么?”

冯氏抬手捂着被打的火辣辣的脸,突然笑了起来,“呵呵,姨母,当年不是你说长平公主生性高傲没有做儿媳妇的抬举,极力撮合我和表哥的么?不是你天天背地里咒骂长平公主,在先皇后面前却又费尽心力的假装疼爱长平公主,才求得先皇后同意将公主下降的么?不是你天天在你儿子面前念叨长平公主不守妇道,经常趁着夫君出征在外借口入宫给先皇后请安,背地里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否则,夫君怎么会问都不问就怀疑卫公子的身份?姨母你不是还时时夸博儿和泽儿不愧是夫君的血脉,是有福气的么?怎么现在又骂他们是祸害了?”

说着这些,冯氏的看向卫老太太的目光越发的怨毒起来。她也不是一开始就对卫鸿飞怀了什么心思的,若不是卫老太太看长平公主不顺眼,故意将她接到身边来养着。时时在她耳边说些有的没有的,她怎么会给卫鸿飞做小?两个儿子又怎么会死得那么惨?还要日日夜夜被这个老虔婆咒骂?若不是卫鸿飞无能,怎么会败给卫君陌?还害得她儿子没了性命,这个老太婆还敢骂她儿子!

“想要攀附皇家,却又嫌弃公主身份尊贵压得你和你儿子喘不过起气来?这也算是…又想要当婊子,又想要立牌坊吧?”冯氏嘲讽的笑道。

“你胡说!”为老太太大怒,站起身来就想要扑过去抓冯氏的脸,难为她一把年纪身体竟然还能如此利落。

冯氏后退了一步避开了她,伸手一把将她推开,“恼羞成怒了?你们今天是干什么去?看到长平公主的儿子得势了,又想要去攀附人家么?却没想到人家根本不想理你们,反倒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被投入了大牢?”说到这个,冯氏更加的愤怒起来,厉声道:“你们自己做的孽,凭什么牵扯到我身上来!我被你们害得一个儿子都没有了,你们还要来害我?”

两个儿子被问斩之后,冯氏也恨过。恨过很多人,恨皇帝,恨长平公主,恨卫君陌,但是最后她才发现,她最恨的却是自己的丈夫和婆婆。但是冯氏并不是个笨人,她能够二十年如一日的哄着卫老太太和卫鸿飞,自然不傻。她已经失去了儿子,但是却还留下了一个孙儿一个孙女,虽然都是庶出,却也是自己儿子的血脉。她只想要好好地将两个孩子教养长大,说不定有朝一日还能够东山再起。但是…这群蠢货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哪怕是以己度人,也该想到卫君陌和南宫墨怎么可能会原谅她们?

从跟长平公主站到对立面的哪一天开始,冯氏就再也没有想过会再重归于好。因为,如果她是长平公主的话,也绝对不会愿意自己这些人。

冯氏厌恶的看了一眼缩在墙角伤痕累累的卫鸿飞,心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只觉得愤怒和悲凉,这就是她用了一辈子的时间和一位公主抢还的男人。这个男人唯一的优点,大概也只有曾经是属于一位公主的这一点了吧?

卫鸿飞一脸麻木地望着眼前的两个女人。这两个女人就是他这一辈子最亲近的女人,甚至比他曾经以为最爱的长平公主还要亲近。但是看看眼前这苍老狰狞丑陋的面孔,不由得回想起了辰州府衙院子里的房檐下,一身白衣神色平淡的长平公主。想起了俊美绝伦却气势逼人的卫君陌和清丽淡雅的南宫墨。甚至想起来在辰州的时候他看到过的那个软软嫩嫩,精致可爱的龙凤胎。如果没有当年那件事…他和长平公主的孙儿孙女是不是也会那么可爱?甚至是更加的可爱?

卫鸿飞出神的瞬间,卫老太太和冯氏却已经扭打起来了。冯氏对卫老太太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恭敬服顺,言语间极尽嘲弄羞辱之能事。卫老太太哪里受得了往日对自己俯首帖耳的人突然如此无礼,更是好不示弱的还以颜色。还不忘叫旁边的众人来帮忙。

“你们都死了么?还不给我狠狠地收拾这个贱人!”

剩下的几个女眷面面相觑的互看了一眼,谁都没有动弹。只有卫菲小心的拉了拉卫老太太的衣袖提醒道:“祖母,还是别闹了…”却被卫老太太狠狠地甩了一个耳光,也只得捂着脸红着眼睛躲到一边去了。

“哟,真是好精神啊。本公子还真没见过有几个人到了这地方还能如此神气活现的。”一个略带调侃地声音从外面响起,众人回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门口的方向已经多了几个人。为首一人,正是蓝衣翩然,手持折扇风度翩翩的长风公子。跟在他旁边一左一右的两个人没有长风公子那么多表情,只是淡淡的看着里面。却是南宫绪和应天府应何文栎。

因为破城之日何大人努力维持金陵治安,颇得燕王赞赏。即便是如今皇帝和朝中重臣依然还在关禁闭,何大人却还是在应天府尹的位置上屹立不倒。何文栎大人,以文弱之身,清贫之家世,在朝中毫无靠山得将应天府尹这个烫手山芋的位置从先帝朝做到承安朝,再如今到燕王当权依然屹立不倒,堪称是古今天子脚下父母官中的常青树。

何大人此时正捂着脑门一脸无语的看着牢房里的人。果然,应天府大牢这地界儿就关不了什么正常人。稍微厉害点的人家都蹲刑部大牢,大理寺监狱,天牢去了,扔给她的全特么是一群脑残。这个时候还能吵得这么起劲儿。

大牢里顿时一片宁静,卫老太太扑到牢门边上,叫道:“我要见卫君陌!放我们出去!你们凭什么关着我们!”

长风公子无语望天,摸摸鼻子道:“见卫君陌?老太太你好大的脸啊。拜你们所赐,现在劝金陵的人都知道了,卫公子是燕王殿下的嫡长子啊。天家皇孙,是你说见就能见的么?”

闻言,一直闭目养神的南宫怀也忍不住睁开了眼睛,却看到了站在蔺长风身边的另一个人。

南宫绪站在蔺长风身边,神色淡漠地瞥了蔺长风一眼,微微蹙眉。显然是对长风公子如此啰嗦很是不满。

“我…”卫老太太词穷,好不容易憋出一句,“就算是这样,我们卫家养了他二十多年,他不能忘恩负义!”

长风公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别往自己脸上贴金好不好?明明是长平公主和皇家养了你们这群废物二十几年。”卫老太太的脸色顿时一阵青一阵白。

蔺长风也见过不讲道理的老年人,这有的年纪打了的人若是不讲道理起来,你就算把全天下的理都搬到他面前他也看不见。当然,长风公子来大牢里也不是为了跟卫老太太讲道理的。挥挥手,“何大人,劳烦了,把这几位请出来吧。”

何文栎翻了个白眼,“我以为蔺公子想要在这大牢里跟人叙旧呢。”

蔺长风摸摸鼻子,“本公子跟他们可没有旧要叙。”要叙旧,也是别人叙。

何文栎朝身后招招手,立刻就有人来将打开牢门将卫家的人一个个带来出去。

“你们想要干什么?”卫鸿飞警惕地道。

蔺长风冷笑一声道:“干什么?你老娘敢带人到天一阁来闹事,败坏卫君陌和星城郡主的名声。不说点什么…你让咱们怎么交差呢?带走!”

“是。”

看着卫家众人被带出去,蔺长风侧首对南宫绪挥挥手笑眯眯地道:“兄弟先去审着,南宫兄你慢慢来,不急。”

南宫绪沉默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往外走,“走吧。”他也没什么旧可叙的。

“站住!”身后,被忽略已久的南宫怀终于忍不住道。

抱歉又晚了,停电是不可抗拒因素木有办法。刚好房东到市里办事就稍我一程,现在在酒店,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