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8、无情的人/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乍然在牢房中见到南宫绪的时候,南宫怀心中不由自主的升起一股欢喜。但是很快他就发现南宫绪是真的将他视如无物,并不是他所以为的那样来见他的。甚至从头到尾,南宫绪也只是在刚进来的时候视线从他身上淡淡的扫过了一眼,之后就再也不曾停留。而在之前一直闭目养神的南宫怀眼里,这个儿子更是一眼都没有看过他。

即便是曾经骂过恨过,赌咒发誓说南宫绪再也不是他南宫怀的儿子。但是到了现在南宫怀也不得不承认,比起从小就没长在身边,双方都没什么感情的南宫墨。从小跟在兄长身后,兄长比爹还要重要的南宫晖,还有那如今不知道跟着乔飞嫣流落何处的一对双胞胎,南宫绪才是更像是他南宫怀的儿子。等到年轻的时候不顾一切追求的功名利禄,名望权位都全部消失,他唯一还能剩下的也就是这几个儿女了。可惜…这些儿女却早已经不需要,也不想要他了。

南宫绪微微挑了下眉,他当然知道墨儿要他一个武将跟着蔺长风和何文栎来审卫家的人是为了什么。虽然他并不觉得有这个必要,但是墨儿说这大概是他这辈子最后一次见南宫怀的机会了。对这所谓的机会,南宫绪不以为然,但是作为一个努力想要疼爱弟弟妹妹的兄长,他不愿拂了妹妹的好意。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墨儿总是认为他对南宫怀有心结。其实,南宫大公子的心比南宫墨所以为的更加冷漠,特别是在对待南宫怀上面。

南宫绪转过身来看向南宫怀,蔺长风耸耸肩转身出去将大牢的门带上了。虽然早几年墨姑娘跟南宫家的关系实在是不怎么样,但是这两年看来跟两个嫡亲兄长也还是相处的很好嘛。这样也好,以卫君陌以后的身份,即便是墨姑娘再厉害,没有有能力的娘家人撑腰终归是不好。

偌大的牢房里只剩下两个人了,南宫绪负手而立,眼神淡漠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南宫怀坐在地上,抬头仰视牢门外的儿子。对上他淡漠的毫无感情的眼神的时候,南宫怀心中不由得颤了一下。他一直为人南宫墨很像孟氏,但是现在南宫怀才发现,真正像孟氏的竟然不是南宫墨这个女儿,而是眼前这个他一直看不透的儿子。

对他们觉得重要的人,总是细心的保护着不让他们送到丝毫的伤害,为他们安排好一切的事情。对于让他失望的人,毫不留情,一击必中,即便那个人是他们的父亲或者丈夫。这样的人,有感情的时候他们便是这世上对你最好最体贴的人,一旦将感情抽离,他们又会变成这个世界上对你最冷酷,最无情的人。这样的人…名门世家教育出来的子弟,曾经年轻的南宫怀其实是有些畏惧的。而现在已经年迈的南宫怀面对一个与妻子如出一辙的儿子,却只剩下了满心的苦涩和悔恨。

“你……”南宫怀的声音有些干涩,忍不住舔了舔嘴唇道。

南宫绪淡然道:“你有什么话要说?”

看着一副没话说我就走了的南宫绪,南宫怀终于有些忍不住,扑上前紧紧地握住牢房的栏杆,盯着的脸道:“你真的就这么恨我?我是你父亲!”孟氏是你娘,但是我也是你父亲啊。除了你小时候没注意让你被人伤了身体不能习武,我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郑氏没有儿子,谁也不会动摇你的地位,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恨你?”南宫绪淡漠的脸上掠过一丝诧异,摇头道:“孟家和母亲的仇已经报过了,我不恨你。”南宫绪从来没有想过要杀了南宫怀,如果他只是想要杀了南宫怀多得是机会。南宫怀在警戒在多疑也不会怀疑自己的儿子。但是南宫绪知道,即使是母亲,也不会希望他手上染着生父的血罢了。

南宫绪生儿早慧,他的人生被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很小很小的时候跟在母亲身边快乐无忧的日子。那段日子太短了,而其中并没有多少南宫怀的参与。等到南宫怀带着郑氏进门,母亲退居寄畅园。他一个小小的孩子,既要照顾弟弟,又要提防郑氏还要担心寄畅园的母亲和妹妹。所以他直接选择了永绝后患,给他亲爹下了药。从那时候起,在他心中的南宫怀就是对手而不是父亲了。

南宫怀不由得被噎了一下,南宫绪却并不怎么在意他的反应。只是淡淡道:“燕王殿下说,看在你过往的功绩还有墨儿的份上,饶你不是。”

南宫怀闻言,并没有感到喜悦,心中反倒是升起了一股不祥之感。只听南宫绪继续道:“你继续回天牢里去吧,以后不会在有人打扰你了。对外…前楚国公南宫怀,已经死了。”

“不!”南宫怀惊怒。天牢里是什么样的日子没有人比南宫怀更加清楚了。像他这样永久监禁的囚犯几乎没有,能进天牢的要么秋后问斩,要么流放充军。南宫怀独自一人被关在一个空荡荡的牢房里,除了每日有狱卒将两餐饭从门口的小洞递进来以外,他见不到任何人。那几年,他是靠着心中的愤恨才撑下来的。而现在,心中什么都没有了的南宫怀,是绝对撑不过那样的日子的。

南宫绪毫无含义的扯了下唇角,转身走了。

“不,你给我回来!南宫绪!南宫绪!”

南宫绪并没有回头,不紧不慢地走出了牢房,大门随后从外面关上了。

沉重的关门声之后,牢房里只剩下南宫怀一人了。徒劳的叫喊了好一会儿,终于确定确实是不会有人理他,南宫怀才终于颓然地跌坐回了地上。阴暗地牢房里,只有他一个人。安静的仿佛连呼出一口气都能够听到回声一般。南宫怀终于慢腾腾地缩到了牢房最阴暗的角落里,良久,似哭似笑的声音在牢房里响起。

长风公子回到看到漫步而来的南宫绪时有些惊讶的挑了挑眉,显然是没想到南宫绪这么快就完事了。从面上更看不出来南宫绪此时的心情有什么起伏,只得耸了耸肩回头继续面对眼前的卫家众人。卫家一众大小被押着跪倒在宽敞的房间里,作为唯一的男子卫鸿飞享受了非一般的待遇。他没有跪着,他直接被蔺长风给绑到了柱子上。

底下的女眷跪了一地哭哭啼啼的让人耳朵发麻。

长风公子掏了掏耳朵,挑眉看向卫鸿飞问道:“怎么样?说罢,到底是谁让你们来天一阁门口闹事的。”

“我不知道!”卫鸿飞咬牙道。他是真的不知道,这几年受了不少苦,卫鸿飞是真的不太想再遭惹燕王和卫君陌这些人了。更何况,他也不是没有见识的蠢材,自然之道什么人可以招惹,什么人不可以招惹。

蔺长风扬眉,“不知道?那么…你们这么多人是怎么进内城来的?卫老太太?”

卫老太太张嘴想要骂,但是对上蔺长风似笑非笑的眼神时却不由得瑟缩了一下,望了一眼被困在柱子上的卫鸿飞。她每骂一句,卫鸿飞就会被人狠狠地抽上一鞭子。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再随便开口骂人了。只是咬牙道:“没有谁,我就是想要来找卫君陌和南宫墨而已。”

蔺长风冷笑一丝,“你想?如今内城戒严,你以为只是你想你就能够进的来么?若没有人暗中放你们进来,就凭你们几个现在能进内城?”

卫老太太哑口无言,但是让她说她有确实是说不出到底是谁让她来的。

半个时辰后,蔺长风挥挥手让人将卫家的人带下去,才与南宫绪何文栎出了应天府大牢。

“南宫兄,这事儿你怎么看?”蔺长风问道,卫家的人都是一片茫然,看来是真的不知道这回事儿。似乎只是听到有人说起卫君陌和南宫墨如今如何得燕王看重,如何位高权重,然后卫老太太就起了想要卫君陌拉扯卫家一把,让已经败落的卫家重新回到内城的权贵之中。最好是连靖江郡王的爵位都能够回来才好。而其他几个女眷,韩氏自然是想着自己的儿子,卫菲和卫茜两个二十出头还待字闺中的女子,早已经痛恨了如今卫家困窘的生活,自然也是想要早日摆脱出来。于是,几个女人各怀心事,你一言我一语,最后竟然就一起跑到内城里来了。

南宫绪淡然道:“最多也只能证明对方手段不错罢了。”虽然传话的仿佛都是路人,但是南宫绪却不相信有那么巧的事情。外城的百姓生活距离内城实则是十万八千里,入京之后卫君陌和南宫墨可算是低调了,连内城的人们都还没来得及议论纷纷,怎么就刚好有那么多路人在卫家那破胡同外面议论纷纷了。

长风公子合起折扇,轻敲着掌心道:“不错,既然卫家这边什么都不知道,那么…就要看守城的人了。”

当天守城门的士兵早已经被燕王下令先关了起来,虽然他们知道的也并不清楚,却总还是能有些线索的。

蔺长风以折扇撑着下巴,漫不经心地问道:“你觉得…这回的事儿,是谁在幕后做手脚?”

南宫绪看了他一眼,没说话直接转身走了。

长风公子默默望天。一个二个,这都是什么毛病?亏得本公子脾气好!

自从燕王殿下在天一阁门口抛下那一声惊雷,天一阁就开始每天访客络绎不绝。但是能够见到这位新出炉的燕王府嫡长子的人却并不多。因为,卫公子已经带着妻女和一干人等移居长平公主府了。即便是知道了卫公子在长平公主府,这公主府也不是那么好进的,即便是公主并不在金陵,公主府依然还是皇家重地。

只是,有些人能够避开,有些人却是避不开的。比如说…燕王麾下的那些心腹将领。虽然卫君陌的身份他们知道的比一般人还要找那么一点儿,但是现在燕王当众亲口承认了那又是完全不同的。于是,无论卫公子是去燕王府,还是进宫办事,都遭到了众人惨无人道的围观。

书房里,卫君陌冷冷的盯着正望着自己发呆的薛斌,虽然旁边的朱蒙和陈脩表情没他那么露骨,却也差不了太多了。

陈脩无奈地在心中默默叹气,暗地里伸手拽了拽薛斌的衣袖,薛大公子终于回过神来了。仔细一看不由吓了一跳,卫公子那双紫眸里都要射出冰刀了。连忙嘿嘿陪笑道:“卫公子…那个、我…”呜呜,他该说什么呢?

陈脩不愧数年的同袍之谊,连忙道:“公子见谅,薛斌昨天被他爹砸了脑袋,一时间有些……”

“……”你才被你爹砸了脑袋呢!顶着卫公子冰冷的目光,薛大公子毫无骨气的萎了。连连点头,“公子恕罪,我头痛。嘿嘿……”

卫君陌淡淡道:“伤了脑袋,回去吃几副猪脑补补吧。”

“……是,多谢公子关心。”薛斌的表情不像是感激,像是想吐。

陈脩连忙将话题扯开,道:“公子,末将等人奉薛将军之命,归降的京畿卫军已经整编妥当,请公子示下。”他们只是闲着没事来帮薛将军跑个腿,顺便围观一下卫公子而已,可不是为了引火烧身的。其实如果不是薛江军军务缠身的话,估计他更愿意自己来。

卫君陌点点头,将目光重新调回了摊开在跟前的卷宗上。薛斌身上的寒意顿时消失了七八分,在心中长长的松了口气。薛斌将猪脑子抛到脑后,给了陈脩一个感激的眼神。陈脩淡定的挑眉,朱蒙站在一边摸摸脑袋百思不得其解:薛斌为什么每次被卫公子修理之后,下一次总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再冲上去?这就是传说中的记吃不记打么?

“爹爹!”三人正神色各异地站在书房里等着卫公子的指示的时候,一个稚嫩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回头一看,便看到一个粉嘟嘟的小娃娃站在书房门口,好奇地看了他们一眼,翻过了高高的门口朝着书案后面的卫公子走了过去。

三人都不是第一次见到夭夭了,不过对于三个年纪轻轻就被老爹丢尽了军营,从此连家门都顾不上的年轻人来说还是觉得分外可爱的。可怜他们比卫公子也小不了几岁,卫公子都儿女成双了,他们却连个媳妇儿都还没有。不约而同的,三人都开始考虑起等到这阵子忙过了之后娶个可心的媳妇儿,生两个跟夭夭安安一样可爱的小娃娃亲的可能性。

“夭夭,过来。”

卫公子抬头,目光温和地看着朝自己奔来的女儿。将夭夭一把抱起来放到自己的膝上,夭夭坐在父亲怀中小脑袋正好趴在书桌上好奇的看着眼前的文书。卫公子伸手摸摸女儿的小脑袋问道:“怎么你一个人?阿峤和你娘呢?”

夭夭眨了眨眼睛道:“阿峤哥哥在练功呢,娘亲…娘亲说祖母要回来了,她要让人重新收拾祖母的院子。夭夭找爹爹玩儿。”

“乖。”卫公子赞许地道。

“……”卫公子好和蔼,我们好不习惯。

夭夭好奇地看着陈脩三个,她对这些人都有些印象,却记不太清楚谁是谁。

被小包子萌的恶从胆边生,薛斌再一次走上了作死之路。陪笑道:“公子,您忙着,不如…属下帮你照顾一会儿夭夭小姐?”卫君陌微微蹙眉,盯着薛斌不说话。他确实是有些忙,但是薛斌一看就不是个靠谱的。交给他照顾,还不如他自己一边抱着夭夭一边做事。

被怀疑了的薛斌十分犹豫,对着夭夭露出一个亲切or猥琐的笑容,“夭夭,哥哥待你出去玩儿好不好?”

陈脩和朱蒙同时抽了抽嘴角,你特么就比卫公子小四岁,好意思在人小姑娘面前自称哥哥?

夭夭显然也被这“不怀好意”的笑容吓到了,直接将小脸埋进了父亲的怀里。

陈脩一脚踢开了薛斌,对夭夭笑道:“小小姐,你爹爹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咱们先到院子里玩一会儿好么?”

夭夭闻言,眨了眨眼睛,抬头看了看父亲。卫君陌轻声道:“夭夭不去也可以。”

夭夭好奇地看看陈脩,还是像陈脩伸出了小手。陈脩连忙伸手接过,道:“公子放心,我们会好好照顾小小姐的。”

卫君陌也没什么不放心,府中陪在夭夭身边的丫头下人不少,暗中还有暗卫照顾,也不可能会出什么事。微微点头,示意他们先出去。

“陈伯伯?”夭夭望着陈脩的脸道。陈公子俊脸顿时一僵,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他居然已经这么老了么?他跟薛斌同岁啊。

朱蒙好笑的摸摸下巴,道:“我觉得,小小姐叫的应该是陈将军。”陈脩跟陈昱长得有五六分像,都是一副儒雅的不像武将的样子。

陈脩心中大安,不过又有些纠结。叫父亲伯伯,难道真的要变成跟夭夭小姐平辈?

看着陈脩抱着夭夭出去,薛斌大受打击,“卫公子,没想到…令爱居然也是看脸的!”陈脩长得比他好,夭夭就让他抱,看脸的世界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嗯?你有意见?”卫公子挑眉。

“……”呜呜,我没有意见,我嘴贱。薛大公子抱头鼠窜而出。

么么哒~这里是早上存稿箱。昨晚住在市里,今早码完字正好去看电影,购物,啦啦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