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0、叫嚣宫门/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表嫂!表嫂!宫里出事儿了!”大厅里正沉默的让人有些不适的时候,门外匆匆传来了萧千炯焦急的声音。

下一刻,萧千炯便已经从外面冲了进来,高声道:“表嫂!宫里……”

“千炯,不要急。慢慢说,出什么事了?”南宫墨微微蹙眉,怎么这么巧正好这个时候出事?萧千炯点了点头,脸上地焦急却依然无法掩盖,只是看了一眼坐在一边同样定定地望着他的朱初瑜和有些担心的永成郡主有些犹豫。

南宫墨在心中叹了口气,道:“都是自己人,直说吧。”萧千炯到底是太年轻了,若是不想让朱初瑜和永成郡主知道,就不该这么急吼吼的冲进来。既然已经这样了,瞒着她们只怕反倒是要出事。特别是,朱初瑜明显不是一个安分的人。

萧千炯也想到了这一点,有些歉疚地望着南宫墨道:“宫门口…宫门口有人闹起来了。”

“宫门?什么人?”南宫墨惊讶,现在这个时候还有人敢在金陵城里闹事?

萧千炯抹了一把脸上的汗,道:“就是被父王关在御书房偏殿的那些人的家眷啊。”关在御书房里的那些人,可都是朝中的重臣,同时也是萧千夜的铁杆心腹。在金陵城中关系网复杂庞大不说,在天下的读书人中也极具名望。若是寻常事后这种事自有燕王操心,但是父王现在……

南宫墨挑眉,“哦?我倒是不知道,这年头,不怕死的人竟然这么多?”

萧千炯苦笑,“他们只怕不是不怕死,而是笃定了法不责众罢了。”

南宫墨点点头,犹豫了一下招来了星危吩咐他守在燕王府中。才对萧千炯道:“我们也过去看看吧。”

“表嫂,我们也去。”朱初瑜连忙道。

南宫墨蹙眉,被连带上的永成郡主也跟着皱眉,犹豫了一下道:“二嫂,我们还是别去给大哥他们添乱了,就在府里等消息吧。三位兄长都不在府中,府里总要有个能做主的人。万一弦歌公子和表哥那些需要什么,也不会找不着人。”

萧千炯也匆匆点头,赞许道:“永成说的不错,二嫂,府里就麻烦你们了。”

朱初瑜心中暗恨,面上却不得不含笑道:“也罢,三弟,表嫂,你们千万小心些。”

萧千炯胡乱地点了点头,带着人跟着南宫墨出门去了。

宫门口,一大群男男女女正围成一团,让往日肃穆宁静的宫门吵吵嚷嚷,犹如集市一半的混乱。守卫皇宫的幽州卫将士手持兵器,杀气腾腾的盯着宫门外的众人。若有谁敢越雷池一步,他们必定不会手下容情。

萧千炽和萧千炜眉头深锁地看着眼前的众人,脸上都带着几分凝重和怒色。

萧千炽沉声道:“父王有要事在身,无瑕见各位。大家还是先回去吧,至于各位大人的事情,父王自有决断。”

一个中年男子高声道:“家父对朝廷和先帝忠心耿耿,自从前些日子入宫便一直未回。府中上下担忧不已,虽说是君要臣死臣不敢不死,但是,家父是死是活总要说一声吧?”

其他人也纷纷出言附和,人群中还隐隐有小孩子的哭泣声。萧千炽本就不是性格强硬能言善辩的人,此时被这么多人气势汹汹的围着,更是有些应对不能。只得侧首去看萧千炜,却见萧千炜垂首站在他身后,一派好弟弟以兄长马首是瞻的模样,看得萧千炽心口又是一堵。

这种事,萧千炜确实是比萧千炽更擅长处理,甚至他也有信心安抚好这些人。但是他知道,父王根本没打算放御书房里的那些人,至少在大事定鼎之前没有。而他自然也不想得罪这些金陵皇城里位高权重的人家。所以,什么都不说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见他如此,萧千炽眼神微黯,唇边掠过一丝极淡的苦笑。

他真的不傻,很多事情他只是做不出,而不是不明白。

深吸了一口气,萧千炽抬起头来沉声道:“各位若是没有别的事,就先离开。擅闯宫门,该当何罪众位想必明白?”

“我们要求见陛下和太后娘娘!”有人叫道。两个头发花白穿着一品诰命服饰的老太太被人扶着越众而出,“燕王世子,既然不能见我家老爷,我们总是能求见太后娘娘的吧?”有品级的诰命每个月都可以入宫给后宫太后皇后请安,而正一品的诰命更是拥有非规定时间求见太后和皇后的权力。

“不行!”萧千炽咬牙道。

“为何不行?难道…难道燕王府还想要软禁太后娘娘不成?!”有人接叫道。

“放肆!”萧千炽脸色一沉,厉声道。

这些人都是在金陵皇城里混了几十年的老油条,最是欺软怕硬。在燕王面前乖得像只猫一般,但是却并不怎么将萧千炽这个世子放在眼里。燕王很快就会认回卫公子,萧千炽这个世子之位也没什么用处了。许多人的齐声喊起冤来,倒像是萧千炽仗势欺人一般。萧千炽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紫。

站在旁边的陈昱终于看不过去,原本这种事情还是由燕王的两位公子来处理比较妥当。他们做属下的插手,终归是名不正言不顺,却不想眼看着情势倒是越发的混乱起来。这些人既然如此不识抬举,就别怪他不给面子了。

“王爷下令全城戒严,尔等还敢在宫门口闹事。是笃定了本将军拿你们没办法么?”陈昱儒雅的面容带着一丝厉色,冷笑道:“聚众闹事,叫嚣宫门,无论是什么理由,都是大罪!何大人。”

何文栎正带着应天府的衙役匆匆赶来,听到陈昱的叫声只得苦着脸上前。他在金陵人民的眼中都要变成燕王座下的走狗了吧?这几日,何文栎都不敢独自出门或者去茶馆酒肆了。想也知道那些读书人是怎么骂他的,说不准走在路上还会被人套麻袋揍一顿呢。

“这些人聚众闹事,冲撞宫门,麻烦何大人先带回应天府,等王爷闲了再行处置。”陈昱道。

何文栎挑眉,看向陈昱:你确定?

陈昱轻哼:不然让他们在这里闹?

何文栎摸摸鼻子,好吧。

一挥手,“来人,通通带走!”

“你们敢!”众人立刻惊呼起来,两个一品诰命夫人更是捧出了先帝赐予的册封圣旨。这些东西原本自然是供奉在自家祠堂里的,如今都被捧了出来,圣旨当面,除非他们有另一个皇帝的圣旨,否则大庭广众的,还真是不方便动手。

何文栎耸耸肩,看向陈昱:现在怎么办?

陈昱脸色也是微沉,在心中思索着是否用点什么特殊的手段。无论如何,总是要先控制住局势才行。如今金陵皇城看似掌握在他们手中,但是暗地里却并不安稳。瞧瞧,王爷这才刚刚有点事儿,这些人立马就瞅准机会闹起来了。

“这是在干什么?”陈昱正为难的时候,南宫墨的声音已经从人群后面传了过来。众人都是一愣,让开一条路让南宫墨走了过来。在场的人自然有不少都是认得南宫墨的,“星城郡主?”

萧千炯跟在南宫墨身后,瞥了这些人一样伸手把玩着腰间的短刀。

“郡主。”陈昱连忙上前,低声飞快将事情说了一遍。他是不知道王爷和卫公子干什么去了,才不能出现。但是星城郡主也是燕王殿下的儿媳妇,至少比他这个做下属的能做主一些。只是,这样只怕是…对郡主的名声不好。

看到陈昱担心的眼神,南宫墨淡淡一笑,“陈将军不必担心。”

南宫墨转身,平静地扫了众人一眼道:“各位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非要堵在宫门口?”

“我们要求见太后娘娘!”

“家父至今在宫中未归,生死不知!”

“请郡主开恩,放了家父吧。”

乱糟糟一片,旁边的何文栎抽了抽嘴角。这些人是脑子有问题还是故意的,放了那些老家伙,这种事是星城郡主能够做主的么?看来担心家人是家,来找茬才是真的。

南宫墨并不着急,等这些人说完了才悠悠道:“你们说得这些,本郡主做不了主。不过…两位夫人要见太后却不是什么大事。来人,请两位老夫人入宫吧。”

“是,郡主!”

几个侍卫上前,走到两个老夫人面前,“两位夫人请!”

南宫墨答应的如此干脆,两个叫着要求见太后的老太太却是迟疑了。因为她们没人只能带两个随身丫头入宫,如今这皇宫都在燕王的掌控中,谁知道进去了还能不能出来?

见她们如此踌躇,南宫墨挑眉,“两位不是要见太后娘娘么?怎么不进。”

众人无语,总不能谁我们怕进去之后被你给宰了吧。

南宫墨了然,微笑道:“两位老夫人尽管放心便是,本郡主是讲道理的人。无论如何,也不敢对先帝册封的一品诰命如何的。两位方才说要求见太后,现在又不去了,莫不是…不将太后娘娘放在眼里?”这话一出,两个老太太也忍不住腿软了。总之,这宫门她们是进也得进,不进也得进了。

其他人更是暗暗扼腕,这星城郡主果然厉害。三言两语他们不进没有得到丝毫的好处,还赔进去两张护身符。星城郡主或许是不会对这两个老夫人如何,但是留她们在宫里陪伴太后两三天,也足够了。

南宫墨满意地挥挥手,“请两位老夫人进去吧。两位夫人年事已高,小心一些别怠慢了。”

“是,郡主!”

看着两个老太太被人扶着颤颤巍巍地走进了宫门,有人忍不住道:“星城郡主,你……”

南宫墨侧首,含笑看着说话的人道:“别的事情,本郡主都无法做主。各位有事,两天后再来,倒时候燕王殿下想必有空了。既然这么多天各位都等了,总不见得就等不了这两天了吧?还是说…各位是刚好听说了燕王殿下要事缠身无瑕他顾,才来欺负我们几个年轻人不会做事的么?”

年轻人不会做事?若是所有的年轻人都跟星城郡主一样,他们这些人早就该去死一死了。

看着那人还有些不甘之意,南宫墨继续道:“至于这两天,未免各位太过无聊了,就请随何大人往应天府走一趟吧?毕竟,这冲撞宫门不可不罚。诸位有这个勇气来宫门前叫嚣,想来也早就做好了受罚的准备?何大人,这算是个什么罪名?”

何文栎笑道:“宫门重地,闲者止步。冲撞宫门,重则当死,轻者流放。”

人群中,不少人都吓得脸色苍白。

南宫墨偏着头思索着道:“这个…是不是有些严重了?”

何文栎道:“这是大夏律法明文规定,在场的人知道的应该不少才是。对了,明知故犯,罪加一等。”

南宫墨耸耸肩,“那就没办法了,何大人,把人带走吧。”

听了南宫墨的话,众人顿时慌乱起来。他们会跑来自然都是打着法不责众的主意。而且,在场的都是权贵之家,一家两家可以不在意,但是所有人家加起来却无论如何也没有人有那个魄力一起得罪的。却没有想到,这个星城郡主竟然如此不顾情面。

“星城郡主!你不能这样做,我们是……”

“我不想知道你们是谁。”南宫墨淡淡道:“我只知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明知是错,还敢来闹事,难道各位还想跟我说你们不是故意的?别废话了,带走!”

“是!”

“不!不是我自己想来的。是他…都是他唆使我们的!”

“对对对!是他说燕王世子不敢罚我们,我们才来的!”

人群里众人纷纷指着几个人七嘴八舌地道,南宫墨一挥手,就有侍卫上前将这几个人从人群中拎了出来。这些人显然也没有先到自己竟然被卖的如此毫不客气,一时间都来不及反应。

南宫墨扫了一眼被抓出来的几个人,抿唇淡淡一笑,“先带下去。至于剩下的人……”

“老朽求见星城郡主。”一个声音匆匆响起,众人回头便见谢侯和秦家家主联袂而来,跟他们一起的还有好些日子不见的陵夷公主。

南宫墨扬眉,笑道:“姨母,谢侯,秦家主。”

三人走到宫门前,陵夷公主挑眉笑道:“哟,这么多人围在宫门口,是想要干什么呢?”

众人不敢大话,南宫墨笑道:“说是担心家中老大人,要求见燕王殿下。不过舅舅这两天却有要事在身,偏偏各位仿佛等不得的样子。这才……”

陵夷公主轻哼一声,挑眉道:“有什么好担心的,人是陛下召进宫的,还能被吃了不成?既然无瑕说了三哥有要是,你们这多么人在这里逼迫几个孩子,有意思么?三哥今天有事,明天有事,难不成你们以为他会一直都有事?”

听了陵夷公主的话,众人心中也不由得一寒。是啊,燕王现在是没空搭理他们,但是不代表燕王会一直都没空啊。怎么被人唆使了两句就猪油蒙心的跟着闹起来了呢?

胆子小一些的连忙讪讪道:“公主明鉴,咱们只是有些担心,并不敢为难几位公子和郡主。”从头到尾,都是星城郡主在恐吓他们啊。

谢侯和秦家主对视一眼,由谢侯开口道:“郡主,在场的各位都是一时冲动才做错了事。老夫便觍颜为他们求个情,还望郡主能够从轻发落。”

“谢侯所言甚是,请郡主从轻发落。”

陵夷公主懒懒道:“无瑕啊,本宫瞧着这些人也是没脑子被人挑拨了。你就意思意思让他们知道教训就是了。”

有了这三位开口求情,众人连连点头,纷纷道:“求郡主恕罪,我等都是一时猪油蒙心才会做出这等事情。”

“我等知错,求郡主海涵。”

南宫墨心中满意地点头,愿意认错就好。思索了片刻,南宫墨道:“看在大长公主,谢侯和秦家主求情的份上,本郡主便重新发落便是。领头的几个,杖责二十,罚银一千两。从者囚五日,罚银五百两。可有异议?”这些人,自然不包括被揪出来的那几个了。

从重则当死轻则流放,到杖责二十,囚禁五天。这不是从轻发落,这简直就是老天开恩了。哪里还能有不满意的,众人连声道谢,几个要挨板子的虽然有些纠结,更多的却是同时那些挑拨自己来闹事的人。

南宫墨挥挥手让人将这些人带走,宫门口顿时清净了不少。看向谢侯三人,南宫墨拱手笑道:“无瑕多谢三位。”

其实就算谢侯等人不来,这些人南宫墨也不可能真的给他们斩首或者流放的。这些几乎就已经是整个金陵城中最位高权重的那些家主的半数之多了。若真是这样做,跟一口气抄了大半个金陵内城没啥差别了。所以,谢侯三人过来,却是给了南宫墨一个合适的台阶。既达到了目的,又让人觉得南宫墨是因为看在这三位的面子上才从轻发落的。同样的,也坐实了这些人冲撞宫门的罪过,显示出燕王府的宽厚仁慈。

谢侯抚须摇头笑道:“郡主客气了,举手之劳罢了。”

南宫墨道:“谢侯举手之劳,却是帮了无瑕大忙。现下无瑕还有些琐事,回头再谢过两位还有陵夷姨母。”说罢,南宫墨的目光便慢慢地移到了被揪出来的几个男子身上,挑眉笑道:“几位,现在…咱们可以好好聊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