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1、认输的勇气/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揪出来的几个男人被南宫墨笑吟吟的请进了宫门。谢侯和秦家家主表示他们不掺和这事儿,直接在宫门口告辞了。陵夷公主看看南宫墨,在看看站在旁边当背景的萧千炽萧千炜兄弟俩,掩唇呵呵笑道:“本想请无瑕去我府上坐坐,现在看来无瑕暂时是没空了。”

南宫墨含笑道:“姨母邀请,是无瑕的荣幸。明日无瑕就上门拜访,还望姨母不要将无瑕拒之门外才是。”

陵夷公主笑得更加欢快起来,拍拍南宫墨的手背道:“还是无瑕说话让本宫听着最高兴。不过以后该叫姑母了。我知道你忙得很,还是等你母亲回来了,姨母过来看看你们家那两个小宝贝吧。”

陵夷公主是极其聪明的女子,从幽州军兵临城下的时候她就以皇族特有的敏锐将事情看的一清二楚。她是皇帝的姑母不错,却也是燕王的妹妹,没有所谓的效忠于谁。无论是谁当皇帝,她不是长公主就是大长公主。只要她没有不自量力的掺和那些不该她掺和的事情。至于此时对南宫墨示好,一是她喜欢南宫墨的爽快利落,二是与五姐的关系,三是卫君陌的身份。三哥的嫡长子啊,如今明摆着三哥更看重这个儿子身为一个以后要在他手底下讨生活的公主,陵夷公主不觉得追随上位者的喜好是什么丢脸的事情。

“对了,千炜。你媳妇儿送给本宫的礼物本宫很喜欢。回头替本宫谢谢她吧。”陵夷公主含笑抛下一句话,带着人也慢悠悠的走了。

“是,姑母。”萧千炜恭敬地道。面上却是纹丝不动,看不出丝毫的表情。若真是喜欢,又怎么会在这宫门口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打发了呢。

三人转身进了宫里,那几个挑事的人已经被带到一处宫殿的偏殿里等着了。看到南宫墨等人进来,都纷纷咬牙闭嘴,一副坚贞不屈的模样。南宫墨轻轻地嗤笑了一声,仿佛对此浑不在意。走到一边坐下,笑道:“陈将军,请坐下说话吧。”

陈昱拱手谢过,在另一边坐了下来。

南宫墨看了看萧千炽两兄弟,道:“我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后面的事情还要劳烦两位了。”萧千炽笑容有些苦涩,拱手道:“表…大嫂,我和二弟能力不殆,还是辛苦了你吧。”

南宫墨挑眉,这可是燕王当众公布了卫君陌的身份之后,萧家三兄弟里第一次有人在人前承认。而且…千炽啊,你自己觉得能力不殆就算了,别拖上别人啊。你能侧首看看萧千炜的表情么?难怪萧家这三兄弟明明同父同母还从小关系不好了。

萧千炽倒是没有真的向南宫墨以为的那么没有眼色,至少他说出这样的话萧千炜会不高兴他还是知道的。但是不高兴又如何?他从来也没指望两个弟弟多敬重他这个大哥,但是方才在宫门口的事情萧千炽却是真的有些伤心了。看似很小的一件事,在外人看来或许会觉得萧千炜只是敬重兄长,事事以兄长为主罢了。但是萧千炽却知道,萧千炜不过是不愿意自己出面得罪那些金陵权贵罢了。原本知道了卫君陌的身世,萧千炽和萧千炜的关系是有机会缓和的。毕竟比起他们兄弟俩,卫君陌确实可以算是个外人。但是萧千炜即便是有心先和兄长缓和关系,却也没有想过出面和兄长一起面对困难和压力。却不想,萧千炽又不是真傻,看到他这样的做派又怎么可能会接受他的求和?

萧千炜也有些懊恼,却并不十分后悔。金陵皇城这些权贵之家他不想去得罪,就连先帝那样铁血杀伐的人物,也没能在在位期间快速的肃清那些盘根错节的权贵世家,可见他们的势力之大。如今秦家和谢家明显都是站到了卫君陌那边,连陵夷公主都想向星城郡主示好。父王麾下几个大将同样也是更偏向卫君陌和南宫墨,若是再得罪了这些人,他还有什么指望?

至于大哥…看了一眼神色明显不悦的萧千炽,萧千炜垂眸心中暗暗道,无妨,有母妃在,大哥绝不可能真的跟他反目成仇。以后再慢慢拉拢就是了。

偏殿里一时有些安静,陈昱打量着众人的神色剑眉微锁,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当初将儿子送到卫公子麾下,也不知道到底是对还是错。虽然他们几个老兄弟并没有倾向与谁的想法,但是在三位公子眼里只怕他们都已经偏向卫公子了。对此,陈脩明显的不以为然。在有了开国那些名将的前车之鉴之后,身为一名动脑子比动武功更多的儒将,陈昱已经明了什么才是武将真正的生存之道,至少在燕王和先帝这样的君主面前的生存之道。不管燕王自己偏向哪一个儿子,甚至手握重兵的武将的他们是绝对不可以有任何站队的倾向的。否则,不用等到下一任当权者上位,燕王直接就能捏死他们。

当初先帝下手那么狠是为了什么?当真只是因为功高震主?先帝能驾驭天下群豪为他所用,能一统天下,即便是多疑又岂会是随随便便就惧怕手下谋反而诛杀功臣的人?不过是那些人触动了先帝的底线罢了。无论是拉拢太子,示好藩王,居功自傲,这些都为先帝所不容。

是不是…找个合适的时间把那小子从卫公子麾下调出来?陈昱摸着下巴默默思索着。

南宫墨微微见众人都不说话,微微叹了口气道:“千炜,你怎么说?”

萧千炜低声道:“大哥说得是,还是有劳表嫂了。”

南宫墨俏眼微眯,手中的茶杯不轻不重的放回了桌上发出咚地一声轻响。南宫墨神色平静地看着两人,“舅舅不过是身体不适修养两天,又不是什么天大的事情。你们做出这副表情干什么?既然觉得能力不殆,就加倍努力。还是说…舅舅没空了,你们就打算将所有的事情交给我一介女流?你们俩是打算坐着喝茶,还是去戏园子看戏?”

萧千炽和萧千炜都是一愣,望着南宫墨讪讪无语。

萧千炽是羞愧,萧千炜是意外。

南宫墨眉梢一挑,指了指被押在偏殿的那几个人,道:“我要去见见太后和皇后,这几个人交给你们处置。”

萧千炽点头,“是,大嫂。”

南宫墨挑眉,淡笑不语起身走了出去。陈昱放心茶杯,朝着两人拱了拱手笑道:“郡主,末将还有些小事请教。”南宫墨回头笑道:“陈将军一起走便是。”

出了偏殿,南宫墨回头看看殿门叹了口气。陈昱笑容可掬地望着南宫墨道:“郡主用心良苦。”

南宫墨莞尔一笑,“陈将军谬赞了,做人总不能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就算不怕别人烦,也要小心别把自己给累死了啊。”

陈昱摇摇头,道:“只怕未必人人都能领略郡主的好意。若是办好了还好,若是办砸了……”萧千炽还罢了,萧千炜若是把这事儿办砸了,只怕还要怪到星城郡主的身上了。陈昱忍不住皱眉,其实他们这些将领当初对大公子也并不十分满意,反倒是更看好二公子一些,三公子当时太小也看不出什么来。只是这两年下来,陈昱却越来越有些怀疑自己当初的眼光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了。如果没有卫公子的话,王爷雄才伟略又正当壮年,或许未必需要一个锋芒毕露精彩绝艳的继承人。

陈昱不知,并不是当初他的眼光有问题,而是人会随着时间和境遇而改变。有人变得少,有人变得多。有人保持本心,有人面目全非。如果燕王只是燕王,就算是为了世子之位萧家三兄弟可能稍有不睦,但是有燕王和燕王妃压着,萧家三兄弟可能也会一辈子相安无事。

南宫墨笑道:“难道做任何事情之前都要考虑对方会不会念好才做?我只是让他们做他们自己该做的事情,好不好与我有什么关系?燕王不在,如果他们连这点责任都无法承担要推给我一个女子,还有什么脸面因为差事办不好而记恨我?”

陈昱也不由一笑,“郡主言之有理。”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了去后宫的路口。陈昱身为外男自然不便入内,拱手向南宫墨告辞离去。

“郡主。”

南宫墨并没有直接去后宫,而是去了萧千夜的寝宫。门口,侍卫看到南宫墨过来连忙上前行礼。南宫墨点点头,问道:“这两天,可有人见过陛下?”

侍卫连忙摇头道:“回郡主,并没有。”

南宫墨点点头,走了进去。

萧千夜正坐在书房的床前发呆,半闭的窗户让整个书房显得有些阴暗,只有萧千夜一个人坐在明亮处。听到脚步声,萧千夜才转过身来看向南宫墨。过了这些天,萧千夜脸上的伤已经结疤了,并没有包纱布,更添了几分狰狞。

看到南宫墨,萧千夜眼底闪过一丝意外,很快便嘲弄地道:“原来是星城郡主?啊,朕忘了,卫君陌是燕王的嫡长子,那么郡主就该是燕王的儿媳妇了。说不定,过一点时间,朕就要称呼你为皇子妃了?”

南宫墨微微蹙眉,淡淡道:“看来,陛下的消息也还是一样的灵通。”

萧千夜脸色阴沉,盯着南宫墨的表情扭曲而狰狞。良久方才咬牙切齿地道:“燕王倒是认子心切,竟然如此迫不及待的就要认回卫君陌!他倒是当真不怕!”

“怕什么?”南宫墨挑眉。

萧千夜沉着脸不说话,南宫墨平静地替他回答,“天下悠悠之口么?”萧千夜轻哼一声,显然是默认了南宫墨的话。

南宫墨忍不住叹息,看着萧千夜的眼光里多了几分怜悯。也不知道先帝是真的疼爱萧千夜还是坑了萧千夜。这样的心性…哪里适合做皇帝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萧千夜有些恼羞成怒地道。

南宫墨道:“先帝在位的时候杀人如麻,开国功臣能寿终正寝的十不足一,但是,你可听到有人敢说什么的?天下百姓只会称颂先帝驱逐北元,恢复正统,只会感谢先帝让他们过上了安稳日子。至于先帝杀了多少功臣,抄了多少家,跟他们有一个铜板的关系吗?便是那些文人,嘴里议论着先帝杀功臣,暴戾又如何?每到科举,只要有机会他们能不考么?你所谓的悠悠之口,又能有多少实质的作用?有一句最简单的话陛下总该听说过…成者王侯,败者寇。”

萧千夜脸色大变,厉声道:“朕不需要要你教我怎么做!”

南宫墨摇摇头,“我并非好为人师的人,所以陛下多虑了。我只是想要提醒陛下,一意孤行并非好事。别忘了,你还有牵挂的人。”燕王现在是还没有杀萧千夜的打算,但是如果萧千夜不老实的话,可就不一样了。虽然她和卫君陌都不希望燕王的名声太糟糕,毕竟读书人的骨气有时候确实是很难琢磨的东西。弑君上位的名声,对燕王来说并非好事。但是燕王却并不像是萧千夜这样会为名声所累的人,反倒是更像先帝。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有个好名声当然是好事,但是如果萧千夜让他感到不耐烦了,那也就别怪他心狠手辣了。

“你在威胁朕!”萧千夜冷声道。

南宫墨叹气,“我想,先帝总是不希望看到陛下有一天会……”不管怎么说,先帝对她还是相当不错的。为了私心,她放任萧纯杀了先帝,南宫墨觉得提醒萧千夜两句也没什么。当然,如果萧千夜一心想要与皇位共存亡的话,她也无话可说。

提起先帝,萧千夜的神色有些微地松动。不过很快就强硬了起来,冷笑道:“既然如此,你怎不去劝说燕王安分守己?”

南宫墨诧异地挑眉,“我跟陛下很熟么?”

萧千夜顿时哽住了,目光凶狠的瞪着眼前笑吟吟的女子。

“输了便是输了,还是说陛下连认输的勇气都没有?”南宫墨道。

萧千夜想要怒吼说他没输,但是却这怎么也说不出口。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许久方才道:“朕知道你们想要什么,不过倒是没想到,竟然会派星城郡主来。”

南宫墨摇摇头,“陛下似乎是误会了什么,我来只是想要告诉陛下,小纸条什么的还是不要往外传了。我知道,宫中暗卫总是有一些外人不知道的特殊渠道的。不过陛下最好知道,你传的越多,倒霉的人也越多。”

萧千夜咬牙沉默,南宫墨却不再看他,转身走了出去。

书房里,萧千夜沉默良久方才挥手将桌上的砚台打翻在地。一声巨响之后书房里再一次陷入了宁静之中。

出了寝宫,南宫墨吩咐了守卫几句之后便转身离开。只是她并没有如之前所说的去后宫,而是直接出了宫门回了燕王府。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朱初瑜和永成郡主依然在花厅里等候着。见到南宫墨回来,永成郡主这才松了口气,“表嫂,你可算回来了。宫里没事吧?”

南宫墨笑道:“一点小事罢了,师兄他们出来了么?”

永成郡主有些沮丧的摇摇头道:“你们走了不久之后表哥出来过一次,不过只拿了一些东西,让人送些吃食就又进去了。弦歌公子不让人打扰,我们也不知道父王怎么样了。”

朱初瑜蹙眉,有些担心地问道:“表嫂,弦歌公子有把握么?会不会……”

南宫墨道:“师兄若是没有把握,这天下就没有人有把握救得了舅舅了。”

朱初瑜点点头,轻声道:“但愿如此。”

南宫墨看向永成郡主道:“看样子,一时半刻他们也出不来了。永成你也等了一天先去休息吧。明早再过来,若是他们提前出来了,让人去通知你便是。”

永成郡主摇摇头道:“我还是等着吧。”

看着她一脸疲惫却坚定的模样,南宫墨也不再劝,只是道:“不要硬撑。”

永成郡主点头微笑,“多谢表嫂。”

朱初瑜看看一脸平静的南宫墨,有心想要问问宫中出了什么事情,却又知道南宫墨未必会告诉她。又不能离开自己去大厅事情,一时间有些纠结。

南宫墨将她的神色变化看在眼里,也不多问坐在一边闭目养神。

“郡主。”简秋阳匆匆而来,神色有些凝重。

南宫墨抬眼,“怎么了?”

简秋阳看了大厅里另外两个女子一眼,低声道:“金陵城中突然传出流言,说…燕王囚禁了陛下和朝中重臣,意图篡位。”

南宫墨并不着急挑眉,“这算是什么流言?”这种话,早在燕王刚刚骑兵的时候就已经传遍天下了吧?谋朝篡位什么的。

简秋阳道:“但是,突然所有的人都在议论陛下被囚禁的事情。有些言语十分难听,市井百姓不知轻重深浅,所以……”南宫墨思索着,道:“看来…是我误会了皇帝陛下了。就算是还能与暗卫联系,他也没这么大的能力。”

能够挑动这些人议论传播这些话的,只能是读书人。看来,不仅是萧千夜,御书房偏殿里关着的那几个老头儿也不容小觑。

么么哒,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推荐好友佳若飞雪的新文:攻妻不备之夫贵难挡,喜欢的亲们可以去看看哟。

她是侯门千金,身分尊贵,却被众人觊觎暗害。

他是她捡来的护卫,赐名阿贵,一根筋的以为,她就是自己这辈子的守护对象。

外祖母的为难,叔叔的贪婪,甚至还有一堆极品亲戚的惦记,安潇潇觉得,她的人生,重来一世,唯一的改变就是,身边多了一个他。

他第一时间认清自己的心,便开始步步为营,小心算计,只为了想要偷走她的一颗心。

京城的人都说他配不上她,不过一介小小的护卫,怎么配成为大渊第一美人儿的夫婿?

当他的身份揭晓,四方哗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