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3、失血过多/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弦歌公子将一碗不知道放了什么药的血端过来,捏开燕王的牙关就直接关了进去。

弦歌公子说下重药,就果然不是一般的药物。一碗血灌下去,燕王这几年一直有些苍白的脸顿时变得通红,原本就不停地往外冒的汗都流的更多了。不过这次流出来的汗竟然带着淡淡的胭红色,虽然并不浓厚,从额头上冒出来划过脸上也让人有些触目惊心。

观察了一番燕王的模样,弦歌公子这才满意的轻哼一声。一只手拉过卫君陌还在流血的手腕,另一只手从燕王左手划过一道伤痕,然后将两只手腕绑在了一起,吩咐道:“慢慢的渡血给他,别太过快。血管撑爆了谁也救不了他。”

卫公子沉默的点了点头,坐在榻边闭上了眼睛默默运功渡血。

弦歌公子看看房间里的三个人,这才松了口气,眉宇间显得有几分疲惫。一边听着外面的打斗声,轻哼了一声走到一边继续调制自己的药。

院外的打斗越发的激烈起来,南宫墨沉默的站在屋檐下看着并不着急。无论是在武力还是人数方面他们都占着绝对的优势,确实是没什么可着急的。

“表嫂!”

院子里的厮杀已经将近尾声,萧千炽三兄弟才终于带着人马从外面匆匆赶来。

南宫墨看了三人一眼,萧千炽和萧千炜还好,萧千炯却是穿着一身戎装,满头大汗,显然是刚刚从城外赶回来的。又多了一批人加入,局面更是呈一面倒的态势,前来的黑衣刺客们只能节节败退。

萧千炯长长的松了口气,“幸好赶得及,表嫂,没出什么事儿吧?父王要…那啥,怎么不事先通知一声啊。”如果事先防备,哪里会出这么大的乱子啊。

南宫墨抿唇淡淡一笑道:“辛苦你了,城外没事吧?”萧千炯抹汗道:“有几个人想要挑食,不过已经被薛将军砍了。跟随他们的人也被抓起来了,就等着父王发落。”南宫墨点头,“没事就好。”躲在花厅里观察着外面局势的朱初瑜见状也连忙走了出来,“夫君,大哥,你们没事吧?”

萧千炜摇摇头,看向南宫墨道:“有一些人想要闯入皇宫救萧千夜,已经被处理了。”

南宫墨点头,问道:“御书房那边……”

这话一处,萧千炜和萧千炽的脸色都有些难看起来。南宫墨见状不由得挑眉,出事儿?

萧千炽面露惭愧之色,低声道:“韩敏…被人救走了。”

南宫墨蹙眉,“韩敏?只有他?”

萧千炽点头,“原本那些人是想要兵分两路,救出萧千夜和御书房里的重臣的。不过萧千夜那里守得紧没让他们得逞,御书房那边却…不过都及时阻止了,只是死了两个老臣,还有就是韩敏被带走了。”萧千炯有些沉不住气,“大哥,二哥,你们搞什么啊。上万人马驻守在皇宫里,让人从宫里把人给劫走了?”

萧千炽沉默不语,这确实是他们失职。

“陈将军已经带人去追捕了,想必很快就会找到的。”萧千炜沉声道。

萧千炯轻哼一声,“万一找不到呢?韩敏那老头,比周襄还讨厌!”比起周襄,韩敏对燕王府的态度更加激进几分。毕竟当初韩敏的儿子在安夏被宁王弄死的事情跟燕王府也脱不了关系。

萧千炜心情也不好,并不理会弟弟,看向南宫墨道:“表嫂,父王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南宫墨微微摇头,师兄并没有说给燕王解毒需要多少时间,所以她也不知道。

众人说话间,院子里的侍卫们已经将刺客全部肃清了。除了极少数的几个俘虏以外,刺客可算得上是全军覆没。

“郡主。”星危过来,恭听指示。

南宫墨吩咐他先将人押下去,等回头燕王有空了再行处置。

众人转身进了花厅,永成郡主抱着夭夭走了出来。永成郡主脸色有些惨白,方才外面那么大的响动她自然也听见了,指示两个黑衣女子拦着不让她出去罢了。

“表嫂。”

“娘亲。”夭夭被永成郡主抱在怀里,胖乎乎的小手揉了揉眼睛声音里带着几分困意。

南宫墨伸手抱过女儿,在一边坐了下来。

众人对视了一眼也纷纷落座。萧千炯一边探过脑袋逗弄着夭夭一边皱眉道:“原本以为这几日风平浪静,没想到萧千夜暗地里竟然还藏着那么多人。”

南宫墨笑道:“到底是一国之君,哪里就那么容易。”

萧千炜沉声道:“如果那日萧千夜在太庙里没有出来……”

南宫墨抬头,神色淡然的看了萧千炜一眼。这是在责怪卫君陌将人从太庙里带出来了。萧千炯想不明白太精细的东西,萧千炽却听出来有些不对,“二弟,陛下若是死在太庙里,对父王的名声不好。”藩王逼宫导致皇帝引火自焚以身殉国?更何况他们还打着靖难的旗号,靖难到最后逼死了皇帝?现下金陵城中燕王权势最盛倒是没人说什么。但是后患却是无穷,以后无论是谁想要反了都可以打着为皇帝报仇的命好。毕竟萧千夜是先帝传位的,最后却被燕王给逼死了。作为臣子,替陛下报仇不是天经地义的么?

萧千炜沉默,不再多说什么。

南宫墨清丽的眼眸淡淡扫过了萧家三兄弟,目光最后落在了萧千炜和朱初瑜身上。倏尔一笑,道:“今天忙了一整天,我有些累了。燕王府这边,舅舅的安危我会负责。剩下的事情,就辛苦你们了。”

萧千炽一愣,“大嫂…这…”

南宫墨一只手轻轻拍在再一次昏昏入睡的夭夭的背心,一边悠悠道:“就这么定了,眼下舅舅脱不开身,你们做儿子的不正该负起责任么?莫要让舅舅担心。”

萧千炜沉默地抬头望着南宫墨,却见南宫墨笑容如旧,依然是婉约淡然,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好一会儿,方才开口道:“表嫂说得是。”

南宫墨点头,“那就好,你们去吧,这里有我看着。”

萧千炽还想说什么,却见南宫墨已经低下了头专心哄孩子睡觉。灯光下,神色温柔慈爱的仿佛每一个疼爱孩子的母亲。半点也看不出白天在宫门口的锋芒毕露。萧千炽微微叹了口气,朝着南宫墨拱了拱手,“有劳表嫂了。”

萧千炯一脸茫然,总觉得气氛不对却又不知道出了什么变故,只得跟这两个兄长和朱初瑜一起走了。毕竟表嫂说得也没错,现在事情多得很,这么多人坐在这里什么都不做也不行。南宫墨含笑让人送永成郡主回房休息,花厅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星危。”

“郡主。”星危恭声道。

南宫墨道:“让咱们的人在暗处看着就是了,别的事情都不要插手。”

“郡主?”星危有些疑惑。南宫墨淡淡道:“陈将军说的不错,做多了,别人也未必领情。舅舅会这样安排,应该也是想要他们自己去处理这些事情吧。”

“是,郡主。”

院子里的尸体很快就被清理了出去,但是淡淡的血腥味去依然在夜色中弥漫。将再次睡着的夭夭交给星危,南宫墨漫步朝着燕王所在的房间走去。

一路上避开了弦歌公子的重重陷阱,站到门口南宫墨方才轻声道:“师兄,能进来么。”

房间里沉默了片刻,响起了弦歌公子的声音,“我就知道你待不住,进来吧。”

南宫墨不由一笑,推开门走了进去。

一进房间,浓浓的血腥味就让她脸上的笑容微微僵住。床榻上,燕王脸色通红,身上的单衣早就被染成了淡红色。坐在他对面的卫君陌脸色却有些发白,两人双腕交叠的地方缠着厚厚的白棉巾,却依然能够看到浸出来的殷红血迹。

看到她的表情弦歌公子很不优雅的翻了个白眼,“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进来了吧?”要是我早说要放卫君陌的血,你还不弄死我?

南宫墨只是皱眉,“师兄,你一定要用这么粗暴的方式输血么?”她记得,她曾经跟师兄建议过输血的方法,师兄自己也研究了一阵子颇有成果啊。

弦歌公子轻哼,“我不是在输血,我在换血。你说得那法子对一般失血过多可能有点用,但是能自带内力引导么?能把燕王血液中的毒逼出来么?”

“要用内力逼毒,还要你的解药干什么?”南宫墨小声道,反正她就是不高兴。

眼前的若不是自家小师妹,他一定要毒死她!弦歌公子眯眼想到,一边嘲弄地道:“谁让你公爹爱作死?要不本公子试试看能不能直接切开他的血管把药灌进去?”

听到他们的说话声,卫公子睁开眼睛看向南宫墨,“无瑕,不妨事。”

南宫墨耸耸肩,“别把自己的血放干了就行,放心,回头我会多给你配一点补血药的。”

“……”总是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见卫君陌闭上眼睛继续运功渡血,南宫墨在看看师叔,师叔的脸色倒是比卫君陌要好很多,这才放下心来。小声问道:“师兄,还需要多久。”

弦歌公子取过拜访了一桌子的药材漫不经心的配置,一边道:“天亮之前,师父应该就没什么事儿了。至于卫君陌…”

南宫墨脸色有些难看,“你别告诉我,渡血一直要渡到天亮以后?”就算渡血的快慢自己能控制,但就算是再慢流了大半夜血人也要受不了了吧?

弦歌公子笑容可掬地看着她,“你师兄是一命换一命的庸医么?我只是想说,卫君陌回头恐怕要好好修养几天。”卫君陌就算是绝世高手,放掉那么多的血也足够他好多天爬不起来了。

“不能叫千炽他们一起来吗?”三兄弟里,总有一个跟燕王的血型是吻合的吧?

弦歌公子摇头,“开始了就不能停,换那三个来,就算是三个加一起也顶不上卫君陌一个。太麻烦了,本公子从来不喜欢将就。”

南宫墨无奈,只得看了看卫君陌和自家师叔,叹气,“我让人给师兄送点吃的来。”

弦歌公子这才满意,“还是墨儿乖,快去,顺便送点补血的来,卫君陌吃了说不定能多放一点血。”

“……”

南宫墨回房休息了一个多时辰天色便已经亮了。也不再多睡,连忙起身去燕王院里。燕王原本紧闭的房门已经被打开,只有永成郡主和萧千炯在门口等着。见到南宫墨来了,两人明显都松了口气。

“怎么了?还没好?”南宫墨问道。

里面,弦歌公子淡淡答道:“好了,进来吧。”

房间里还有淡淡的血腥味在飘散,地上扔着染血的纱布。燕王躺在榻上昏迷不醒,卫君陌靠在一边的椅子里脸色苍白闭目养神,师叔坐在一边倒是醒着,只是看着有些疲惫,“辛苦师叔了。”南宫墨轻声道。师叔淡淡一笑,“无妨。”

南宫墨拉起师叔的手腕把了把脉,果然只是内力耗损的多了一些,并没有什么大碍,这才松了口气,道:“师叔,我让人在王府里准备了房间。师叔先去休息一番再说吧。”

师叔点点头,起身看了弦歌公子一眼便出去了。

南宫墨这才走到卫君陌身边,卫公子失血实在是过多,不过让南宫墨有些惊讶的是他竟然还没有昏迷过去。感觉到有人靠近,还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南宫墨一愣,卫公子的眼神素来都是凌厉淡漠的十分有杀伤力的。不过此时那双紫眸却带着淡淡的无力,少了几分往日的凛冽气势。还有那苍白的脸色,不知怎么的让南宫墨有些不合时宜的想着,若是眼神在水润几分,当真像是个病美人了。

所有的人都能休息了,偏偏自己不能休息。心情不悦的弦歌公子挥斥方遒,“把你男人带走吧,用不着他了。不用我帮你开补血的方子吧?其实以他这种怎么都打不死的劲儿,不用补躺两天说不定又能活蹦乱跳了。”

南宫墨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弦歌公子下手可真没留情。寻常人若是失血到卫君陌这个程度,别说是醒着,以后还有没有机会醒都不知道了。不过,弦歌公子的医术还是有保障的,所以他刚好卡在了卫君陌能够承受又不伤根本的那个度上。

“好吧,后面的事就辛苦师兄了。”

弦歌公子没好气,“说得好像你有本事帮我似得。不辛苦我,你来?”

“……”没睡好的师兄总是这么暴躁。

萧千炯和永成郡主望着床榻上人事不知的燕王,忍不住担忧,“弦歌公子…父王,真的没事了?”

弦歌公子淡淡道“还能有什么事?毒也解了,伤也治了。不过如果他继续作死的话,下次就不用找本公子了,直接准备棺材吧。”

虽然弦歌公子的话很不留情还满是讽刺的味道,但是萧千炯却是真的长长的松了口气,笑道:“辛苦公子了,多谢公子救了父王。以后若有什么需要在下的,弦歌公子尽管开口便是。”

弦歌公子轻哼一声,低下头继续写药方。

卫公子失血太多,自然也回不了公主府。只得在燕王院子里最近的一个房间暂时住了下来。

看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卫君陌,南宫墨微微叹了口气。就算是当初卫君陌身负暗伤被师兄治好之前,都从来没有见到他脸色这么难看过,这么虚弱过。卫君陌睁开眼睛1,紫眸静静的望着南宫墨,眼眸中带着淡淡的温柔和眷恋,“无瑕。”

南宫墨坐在床边,叹气道:“恭喜你,恐怕要躺上好几天了。”

卫公子唇角微勾,“无瑕担心我?”

“你说呢?”南宫墨没好气地道:“我告诉过你,你要是死了,别指望我给你守寡。”

卫君陌并不生气,只是伸出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握住了南宫墨的手,“我不会死的。”无论是为了什么,只要她还在,他们的孩子还在,他就不会随意的轻忽自己的性命。即便是为了…他的亲生父亲。

南宫墨听出他话语中的认真,点了点头道:“师兄的医术我放心,他也绝不会做用你的命换舅舅的命这种事的。”虽然经常念叨看卫君陌不顺眼,但是南宫墨知道,在自家师兄眼中,他师妹的丈夫的命肯定比他妹夫的爹的命重要得多。

卫君陌轻声道:“舅舅…他的身体好了,以后需要担心的事情也少了许多。你昨晚也没休息好,躺下来再睡一会儿吧。”

南宫墨点点头,小小的打了个呵欠,躺倒在了卫君陌的身边。她昨晚一共也就睡了一个多时辰,而且还没敢睡得太沉,这会儿确实是有些困了。横竖无事,那就再睡一会儿吧。

看着她闭上眼睛很快便沉睡了过去,卫君陌起身轻轻闻了闻她微闭的眼眸。将她揽入怀中也跟着闭上眼睛陷入了沉睡。

隔壁的院子里,星危僵硬的抱着刚刚睡醒一脸迷茫的叫着要娘亲的小夭夭,无视了旁边两个黑衣女侍卫努力忍笑的表情。

他宁愿去跟人拼命,也不想抱着软绵绵的小娃娃当临时奶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