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5、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又说了几句,苏先生便告辞出去了。萧千炽和萧千炜也没有留他,毕竟是父王的心腹,他们并不适合对他表现的太过亲近。

书房里一时沉静,好一会儿,萧千炽方才问道:“二弟,你有什么打算?”

萧千炜淡然道:“我听大哥的。”

萧千炽忍着心中怒火,暗道:“说得好听,方才一口拒绝苏先生的提议怎么没想过问问我的意见。”沉默了一下,萧千炽道:“二弟不必客套了,你也知道大哥没什么本事。”

“大哥客气了。”萧千炜的笑容有些僵硬,他怎么会看不出来萧千炽有些生气了。只是在他看来,萧千炽这样的生气实在是有些莫名其妙。他们才是同母所生的亲兄弟不是么?萧千炽从一开始就向着卫君陌和南宫墨,到底还有没有一点骨气?

萧千炽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一片冰冷。只看萧千炜的表情他也能猜到他在想什么,只是这个弟弟是不是真的以为他是什么都不懂得傻子?两人一起对抗表哥表嫂,有功他领有过自己担?出了大问题,他一句听大哥的就解决了,剩下的所有为难和麻烦都还是归他所有?

“不客气,既然二弟方才拒绝了苏先生的提议,想必已经成竹在胸了,大哥听着呢。”萧千炽心平气和地道,“父王如今无暇分身,若是二弟能够将事情处理妥当了,为兄自会在父王面前替你请功的。”

萧千炜脸色变了又变,好半天才微微叹了口气道:“罢了,大哥,如今正是咱们兄弟同心协力的时候。大哥或许,对我有些误会。”

萧千炽微笑道:“怎么会?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是亲兄弟。”

萧千炜垂眸,脑海中却在飞快的转动着无数的思绪。如今的局势确实是非常麻烦,但是…父王绝对不会任由事情闹得无法收拾的。所以,只要他这两天能够控制住局势不要恶化,就算是大功一件。这虽然有些风险,但是却也是一个机会。若是真的一味的后退,落到父王眼中只怕也不是什么好事。瞥了一眼坐在一边发呆的萧千炽,这位大哥不就是因为行事过于优柔寡断犹豫不决,才让父王不喜的么?

“既然大哥这么说,弟弟勉力一试。”萧千炜道。

“二弟不必客气。”萧千炽淡淡道。

但是,事情并不若萧千炜想象的那么容易解决。萧千炜颁发下去的政令没有一件能够实施下去,反倒是金陵城里的读书人们闹得更加厉害了。除了被幽州军驻守的国子监和谢家的书院读书的人以外,整个金陵的读书人几乎都闹腾起来了。

言官和翰林院的官员跪在宫门口求见皇帝陛下,一跪就是一整天,连天黑之后也没有动摇。有不少身体若的文官甚至当场跪晕过去了。见此情形,金陵的读书人们更是群情奋起,许多朝中官员也纷纷加入或是干脆告假在家。第二天,整个朝堂各部彻底停摆。驻扎在金陵城外的几十万大军,因为户部无法及时拨付粮草也开始蠢蠢欲动。

“碰!”

燕王府里,萧千炽和萧千炜正带着一众幕僚在书房里议事,书房的大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踢开了。众人吓了一跳,纷纷朝门口看去,便看到萧千炯满脸怒气的从外面冲了进来。萧千炜皱眉,不悦的道:“三弟!你怎么如此无礼!”

萧千炯一脚踢翻了腿边的椅子,冷笑道:“无礼?本公子还想问问你们在搞什么鬼呢!”

萧千炽叹气,揉了揉眉心道:“三弟,有话好好说。”

萧千炯怒道:“好好说?再好好说城外的兵马就要哗变了!”

“胡说什么!”萧千炜冷声道,“谁不要命了!”

萧千炯嘿嘿冷笑一声,“他们倒是要命,没有粮草几十万兵马饿死还是去抢城外的百姓?”几十万没有粮草的兵马无论是冲进城抢城里的粮食还是去祸害周围的百姓,都足够引起一场动乱了。萧千炜脸色有些难看,咬牙道:“你急什么,父王很快就会醒来的。”

“我倒是相信你的话。”萧千炯走到一边坐下,年轻的脸上带着嘲弄之色,“就是不知道城外的那几十万大军相不相信。对了,别说我没告诉你们,父王好几天没有出现在人前,现在别说是军中的普通士兵,就连军中的将领都有些骚动了。”

萧千炽皱眉道:“三弟,军中断不至于已经断粮了吧?这消息到底是谁传出来的?”

萧千炯剑眉也皱了起来,摇头道:“不知道,但是传言也并没有错,军中的粮草最多还能支撑一两天。”几十万大军驻扎在金陵城外,无论是谁吃饱了撑得也不会给他们太多的粮草的。玩意除了什么事岂不是自找麻烦。但是这样一来粮草的供应就必须保重,一旦出了乱子,几十万饿着肚子的兵马可不好摆平,特别是他们面前就是一座富饶繁华的城池的时候。

“我方才进城的时候,看到城中许多铺子都已经关门了。这两天你们到底是在搞什么?”萧千炯有些烦躁的问道。

萧千炜咬牙道:“都是那些酸儒搞的鬼!”

萧千炯翻了个白眼,“我是问,你们打算怎么办!别的先不说,先把这五天的粮草给我!”军中的粮草是五日一发,这次已经晚了一天了,否则军心也不可能因为一点流言就乱起来。

书房里一阵安静,好一会儿,萧千炜才道:“没有。”

“你在耍我?”萧千炯怒道,“没有开国库啊,别告诉我国库里面这几天的粮草都拿不出来。萧千夜就算再混蛋也没这么穷吧?要是这样,咱们辛辛苦苦打下金陵有个屁用啊!”

萧千炜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萧千炽叹了口气拿起桌上的几封折子递过去。萧千炯不耐烦的接过来翻开,越看眉头也皱的越紧,“这是什么玩意?!幽州军南下黎江南岸名不聊生,要求赈灾?萧千夜强征朝臣家产,按例发还。还有…战死将士官员抚恤,文武百官的俸禄…还有这个…渔阳洪灾…你特么是不是傻啊!幽州军渡江之后秋毫无犯,民不聊生关咱们什么事儿!还有强征家产?你说的是朱家吧?抚恤,俸禄,洪灾…渔阳那鬼地方五年一旱,什么时候发过洪灾?!”

“萧千炯!”萧千炜怒吼道。

萧千炯被他的怒吼声吓得怔了一下,很快又反应过来了。冷笑一声道:“明白了,不想得罪朝堂上那些人是吧?行,本公子不管你这些破事儿,你就告诉我,粮草怎么办!”

“再等等!”萧千炜咬牙道。

“等到什么时候?”

“父王醒来……”

“要是父王三五天以后才醒来呢?”萧千炯问道。看着萧千炜铁青的脸色,萧千炯没好气地道:“没有那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儿。被那群老家伙儿耍的团团转有本事你去跟他们吼啊,宫门口那些言官你是打算让他们跪到天荒地老?若是跪死几个乐子就大了。人家忠孝节义,以身殉国,骂名都要让咱们背了。”

“那你说怎么办?杀了他们!”萧千炜没好气地道。

萧千炯耸耸肩,“我怎么知道,这又不归我管。别废话了,写个条子给我,我自己去户部领钱行了吧。”

旁边一个幕僚忍不住叹气道:“三公子,户部现在没人了。”

“没人?”萧千炯有些意外,“都死了?”

幕僚额上的青筋忍不住跳了跳,“三公子说笑了,户部尚书还在御书房里,户部左侍郎病了,右侍郎还跪在宫门口呢。”而且,许多折子递上来却批复不了,就算各部人员齐全,也毫无工作效率可言。之前两位公子批复了一些,却越弄越乱,钱撒出去不少,事情一点没办。三公子说得也没错,想要跟朝堂上那些老家伙过招,两位公子到底还是嫩了一些,被人耍的团团转也无可奈何。

“妈的!”萧千炯终于忍不住一脚踹翻了另一张椅子,转身朝外面走去。

“站住!你干什么去?”萧千炜厉声道。

萧千炯没好气地道:“找个能解决事情的人!”

这边的书房里气压低沉,另一边燕王的院中却是一片悠闲自在。燕王还没醒过来,卫君陌躺了两天虽然还虚弱,但是精神却好了不少。见状,南宫墨的心情也好了许多。虽然这次卫君陌伤的不轻,但是能够彻底治好了燕王也让他们都少了一个心病。南宫墨悠闲地坐在园中的花坛边上,慢条斯理的剪了几只鲜花放进身旁的花篮中。不远处半开着窗户的房间里,传来夭夭欢快清脆的笑声。

“倒是难得看到你如此有闲情逸致。”弦歌公子一身白衣,漫步而来。

南宫墨回头一笑道:“只是这几年比较忙而已。”其实她一直很有闲情逸致来着,更何况,摘几朵花儿算得了什么闲情?

“舅舅怎么样了?”南宫墨问道。

弦歌公子道:“没事儿,换了半身的血不得修养几天?还有他那五脏六腑,被灵药滋润着也需要静养。”

南宫墨点点头,“那就好。”若是费了卫君陌半身血还不能治好燕王,那她就真的要暴躁了。

弦歌公子走到旁边坐下来,道:“我可是听说这两天,金陵城里已经乱的不成样子了。你还能闲的下来?”

南宫墨笑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再乱总不至于还有人敢冲进燕王府吧?”

弦歌公子挑眉,打量着她笑道:“那三个小子哪个惹着你了?来,跟师兄说说,师兄去替你收拾他们。”

“哪里有。”南宫墨无奈的笑道,“我只是觉得…燕王大概不想让我插手这些事。”

“我只怕,燕王要失望了。”弦歌公子道:“这乱子可比他想的要大得多。燕王殿下在读书人心中的地位可真是有些堪忧啊。”

南宫墨拈着一朵花儿笑道:“这有什么奇怪的?读书人最看重的莫过于正统二字,燕王就是有天大的理由,起兵推翻了皇帝就是大错特错。之前是没有人挑唆,纵有什么不满也只能暗地里议论着。韩敏被人救了出去,以他的声望只需要登高一呼,多得是读书人为了匡扶正统前赴后继。”

“解决的办法呢?”弦歌挑眉。

南宫墨抿唇一笑,“萧千夜自己主动退位,或者…全部杀了。”

弦歌公子优雅的脸皮也忍不住跳了跳,“难怪燕王看重你,为兄现在都有些惋惜了,墨儿你若是男儿身,说不准也能做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臣呢。”南宫墨抚额,“师兄抬举了。”她难道要告诉师兄是她看的那啥啥太多了么?真要她每天去跟朝中那些老头子扯皮,她怀疑自己能不能活到当上权臣的时候。

“表嫂!”萧千炯的声音从院门口传来,南宫墨回头笑道:“千炯啊,怎么有空过来?”萧千炯三步并作两步的冲了过来,急匆匆地道:“表嫂,父王醒了没?”

南宫墨有些遗憾地摇头,看向弦歌公子,弦歌公子了然,微笑道:“三公子不用急,王爷已经没事了,三五天内差不多就该醒了。”

“三五天?!”萧千炯不急,他跳脚,“三五天后黄花菜都凉了!那…那表哥总醒着吧?”萧千炯其实也不太明白弦歌公子给父王解毒是怎么回事,解个毒父王没醒不说连表哥都直接躺下了。不过听说表哥被放了半身血之后,谁也说不出什么来了。

南宫墨问道:“有事儿?”

“大事儿啊!”萧千炯道。

南宫墨叹气,“君陌倒是醒着,但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多少,你找他有什么用?”

萧千炯一愣,“这…真的?”在萧千炯的心中,表哥是无比强大无所不能的。即便是据说被放了半身血昏睡不醒,萧千炯也没有想象过表哥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是个什么模样。南宫墨指了指院子的一角道:“夭夭在陪着他说话呢,你可以去看看。”

萧千炯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身过去了。没一会儿功夫,萧千炯又耷拉着脑袋回来了,“表嫂……”

南宫墨看着他这副模样,不由莞尔,“这是怎么了?”

萧千炯道:“现在父王昏睡着,表哥又是这副模样,城里城外乱成一团,表嫂,咱们该怎么办啊!”

南宫墨微笑,摇摇头道:“不用着急,千炽和千炜会解决的。你也不小了,能帮的也该帮着他们一些。”

萧千炯撇嘴,他们能解决还能弄成现在这样?

“表嫂,你能不能……”

南宫墨望着他,轻声叹息道:“千炯,不管怎么说…我也只是个女子而已。这里是金陵,不是灵州。若是由我出面,事情只会更糟。你也知道,那些读书人对女子是个什么态度。”

“这……”

南宫墨安慰道:“既然舅舅选了这个时候解毒,自然是有把握的。不用担心,这天塌不下来。”

萧千炯欲哭无泪,没有粮草,城外的天马上就要塌下来半拉了。

南宫墨仿佛没有看到他的表情,一边整理着花篮中的鲜花,一边道:“你还有事儿忙,我就不留你了。快去吧,舅舅和君陌这边你尽管放心便是,有我在,就算再乱也没有一个人能再踏足这里一步。”看着南宫墨婉约浅笑的清丽容颜,萧千炯怎么也说不出来要她去处理那些事情的话来。只得沮丧地点了点头,垂头丧气的走了。

弦歌公子若有所思地望着萧千炯离去地背影,挑眉道:“这小子倒是有趣,你倒是狠得下心来。”

南宫墨笑道:“师兄这话说的奇怪,千炯有趣跟我能不能狠得下心又有什么关系?他又不是小猫小狗。”

“我看那小子回头要急疯了。”弦歌公子道。

南宫墨微笑道:“千炯什么都好,就是有些心急。还没到十万火急的时候呢,不然咱们见到的就不是千炯,而是薛将军了。薛将军戎马半生,这点事情还不至于就手忙脚乱了。”

“你别忘了,城外有一半儿的兵马可是刚刚投降的。”弦歌公子提醒道。

南宫墨点点头,却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轻叹道:“他们三个若是能撑过这一次,想必能长进不少。不也是这两天才悟出来舅舅此举的深意的。”

“深意?”弦歌公子挑眉,“不就是撒网捞鱼,一网打尽么。阴沟里翻船的事儿燕王殿下可不是第一次了。”

南宫墨忍不住低头闷笑,“舅舅若是听了这话肯定不会高兴的。身份地位骤然转变,千炽他们一时只怕未必能适应过来。现在这样练练手也不错,正好…也需要一场这样的动乱,否则,那些隐藏在暗处的人,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出来捣乱呢。”

弦歌公子也不在意,萧千炽三兄弟怎么样跟他没什么关系。

“你们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了,本公子就不参合了。”他是世外高人。

目送弦歌公子离去,南宫墨这才起身,拎起花篮朝着卫君陌暂住的房间走去。房间里床榻上,卫公子躺在床上望着坐在身边的小娃娃眼神温和平静。小夭夭坐在爹爹身边,叽叽咋咋的陪着爹爹聊天,半点也不在乎她即便是说十句爹爹也未必会回上一句。看到南宫墨拎着花篮进来,顿时扬起了大大的笑脸叫道,“娘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