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7、血溅宫门/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一阁里,南宫墨坐在二楼窗边,含笑望着眼前的长风公子道:“你倒是闲得很。”如今这金陵内城里说热闹也是真热闹,说冷清也是真冷清。读书人,还有官员也带着一部分寻常百姓闹得不可开交,真的就差去赌燕王府的大门了。但是大街上,十家店铺倒是有七八家大门紧闭。连带着街上的人也少了许多。

蔺长风笑看着南宫墨道:“我再闲也不如墨姑娘闲啊。”燕王府里如今是一半的人忙成狗,一半的人闲的要发霉了,“你能有心情跑出来喝茶,看来卫君陌应该没事了吧?”南宫墨毫不优雅的翻了个白眼,悠悠问道:“你这些日子一直住在天一阁?”

蔺长风耸肩,“不然呢?”虽然长风公子在金陵也有两套宅子,但是好几年没住人了,横竖就只有自己一个,长风公子是哪儿都能将就的。天一阁还有人帮他打扫房间,准备饭菜呢。至于蔺家,蔺家老头儿倒是派人请他回去,蔺长风直接挥挥手将人给拍走了。他救了那老头一条命,就算是还了生养之恩了,以后还是大家各过各的,眼不见为净吧。

南宫墨撑着下巴,道:“没有,我只是说天一阁到底是客栈,你若是不想住就先去公主府或者燕王府。等到忙过了这阵子,你当真该成个家了。”大哥和师兄好歹还弟弟妹妹师父师伯师妹什么的,蔺长风若是不回蔺家,那就真的是孤家寡人一个了。年轻时候一个人自是逍遥自在,但是现在长风公子年纪也不小了,一个人孤零零的也让人担心。

长风公子摸着下巴思索了片刻道:“再看吧,不是没找到合适的么。本公子挑着呢。”

南宫墨轻哼,“是啊,挑着呢。最后你自己变成被挑剩下的那个了。”

蔺长风一噎,连忙换了个话题问道:“如今金陵城里闹成这样,你真的不出手帮忙?”南宫墨道:“什么叫我不肯出手帮忙?你觉得到了这个地步是我出手就能解决的问题么?”更何况,燕王明显是觉得现在的程度还不够啊。否则,即便是昏迷着南宫墨也不相信燕王事先没有安排。完全没有人行动,显然是因为事态还没有到那个程度而已。就像是当初在泗阳,如果萧家三兄弟不闹,陈昱也不需要将兵权转交给卫君陌。

“韩敏那老头昨儿大摇大摆的回府了,今天肯定要对萧千炽和萧千炜发难。他们的时间也不多了。”蔺长风道,拖得太久,燕王醒来了对他们可没有什么好处。

南宫墨微微点头道:“我也这么觉得。”

长风公子望着南宫墨恍然大悟,“你跑出来,该不会就是为了躲着萧家那三兄弟吧?”

南宫墨抿唇浅笑,也不否认,“我只是量力而为,已经闹成这个样子,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真的不擅长朝堂上的事情,但是我也不能直接跟人说我不行啊。躲出来多方便。”

“你猜我信么?”蔺长风挑眉道。

南宫墨笑容依旧,“你猜我猜你信么?”

长风公子抽了抽嘴角,“我信不信不要紧,看来别人不太信,诺?”

两人低头往楼下望去,便看到几个人神色凝重的人快步走进了天一阁,不一会儿楼梯口就传来了蹬蹬的上楼声音。

一口气从下面走上了十来个人,原本还在悠闲的喝着茶的人们顿时有些慌乱了起来。不过看到这些人都是冲着坐在窗口被一架六扇山水画屏挡着的一男一女而去,又多了几分好奇心。屏风被人移开,露出里面的人来。看到两个容貌出色的男女的样貌,许多人都不由得暗暗抽了口气。

“长风公子!”

“星城郡主!”

消息灵通的人也都知道天一阁跟长风公子有关系,众人却没想到这两位竟然在这个时候也跟他们一起坐在这里喝茶。

蔺长风一只手撑着桌面,转身含笑看着众人道:“各位有什么事儿么?”

“可是星城郡主?”为首的中年男子一身儒衫,相貌虽然寻常却带着几分文人特有的清高气质。虽然对着南宫墨拱手行礼,但是那脸上却带着几分不以为然。

南宫墨还没搭话,蔺长风就先一步嗤笑了一声道:“如果本公子说不是呢?”如果不是肯定了南宫墨在这儿,这些人又怎么回来?现在还问什么是不是的未免虚伪。

中年男子神色一僵,道:“长风公子说笑了。”

“本公子从不跟不认识的人说笑话。”蔺长风毫不客气地道。

中年男子显然也不是来跟蔺长风扯嘴皮子的,直接看向南宫墨道:“郡主也不说句话么?”

南宫墨淡淡道:“我是南宫墨,不过,先生是谁?”

中年男子道:“晚生史云松。”

“史先生?”南宫墨犹豫了片刻,道:“不认识。”

蔺长风闷笑了一声,也不管那中年男子难看的脸色低声道:“史云松,名松,字云松,号青鹤。周襄那老头最得意的弟子,不过他仕途不得已,现在是金陵三大书院之一松涛书院的山长。听说才华很不错,在年轻文人中的名声比他师父还响几分。号称是小青藤先生。”这人有周襄这样的老师保驾护航,居然还能在官场上混不下去,可见不识时务到了什么地步。不过有才华的人多半恃才傲物,倒也不奇怪。周襄出名多半是因为他曾经太子老师的身份和被先帝贬黜几十年如一日被打压而不屈的风骨,这位才是真正靠才华成名的。这样的人,如果不掺和政治跟青藤先生一样一心做学问,说不定将来能够名垂青史流芳百世。但是搅和到朝政中来,很大的可能就是要英年早逝了。

南宫墨点点头,道:“原来是云松先生,幸会。”

史云松脸色总算是缓了几分,却依然还有几分僵硬。南宫墨深觉无辜,她又不是什么大才子大才女,哪儿知道读书人里面这些大儒啊。就算是谢侯这样算是比较熟悉的,她做多也不过是拜读过几篇文章而已,别的也就不甚了解了。

“云松先生不知有何见教?”南宫墨问道。

史云松道:“听闻燕王软禁了陛下,不知可有此事?”

“噗!”南宫墨刚刚喝进嘴里的茶水也忍不住喷了出来,一脸诧异地看向眼前的中年男子,这位云松先生…会不会太耿直了?

“云松先生说笑了。”南宫墨放下茶杯,淡定地道。

史云松显然不买账,道:“既然如此,为何陛下多日不朝?如今金陵皇城之中各部停止运作,宫门口言官御史求见陛下也无人理会。皇城中百姓人心惶惶朝廷却不闻不问,在下听闻燕王是为了靖难方才起兵的,却不知现如今金陵城中的境况,当作何解释?”

南宫墨不解,“此事云松先生不去问燕王,为何却来问本郡主?”

史云松轻哼一声,他若是能见到燕王倒是可以去问问。

“星城郡主是燕王殿下嫡长儿媳,就连早些日子朝中官员家眷在宫门口请见的事情都是郡主亲自处置的。难道这些事情郡主会不知道么?”史云松身后,有人怪声道。南宫墨脸色如常,挑眉道:“我确实是不知道,不过…前些日子的事情各位想必也是听说过的,皇帝陛下分明是因为北元细作而受了伤才无法上朝,何来燕王软禁?”

北元细作…北元细作是怎么跑到金陵来的,还不是皇帝自己跟人勾结,最后却被窝里反闹了个两败俱伤。想起前些日子的传言,众人低声议论起来。

史云松冷哼一声道:“既然燕王没有谋逆之心,为何朝中几位重臣如今依然不得出宫?星城郡主莫要告诉我等他们是被陛下留在宫中的,如今皇宫里驻守的可都是幽州军。这么久依然不见各位大人出宫,在下不得不怀疑恩师和各位大人都已经遭遇不幸了。”

“所以?”南宫墨懒懒道。

“请燕王殿下立刻放人!”

“我不是燕王殿下,先生这话跟我说没用。而且…史先生不是怀疑各位大人已经遭遇不幸了么?说不准…就是那日都被北元细作给杀了呢。燕王殿下不忍将此噩耗告知诸位,也是怕诸位伤心呀。”

“你…”史云松气得脸色铁青,“你强词夺理!”

南宫墨眨了眨眼睛,“我读书少,随口说说,史先生别跟我一般见识啊。”

跟这种大才子扯什么仁义礼智信还是之乎者也,南宫墨就是长了八张嘴也说不过他。所以南宫墨压根就没打算给他这个机会。看着史云松气的铁青的脸色,蔺长风一边忍住笑,一边低声道:“他们在这里废话,只怕是想要拖住你。不知道韩敏背地里再搞什么阴谋诡计。”

南宫墨浑不在意,掩唇打了个小小的呵欠道:“我知道,无所谓,我本来就没打算插手。”

“韩敏唯一的儿子韩应安死的不明不白,说不准韩敏现在就是一条疯狗,逮谁咬谁。”蔺长风低声提醒道。

南宫墨抿唇笑道:“横竖他咬不着我。”

史云松见两人交头接耳的低语着,有些不悦地道:“星城郡主,蔺公子,两位这是不将我等放在眼里么?”

南宫墨抬头笑道:“史先生说笑了,既然大家都没事,不如坐下来喝杯茶?”

闻言,史云松又是一堵。他是被韩敏特意拜托来拦住南宫墨不让她坏事的,但是看南宫墨和蔺长风如此悠闲的模样,倒像是人家压根就没有打算插手,他白来一趟似得。虽然冷着脸,史云松还是走到两人跟前的桌边坐了下来。其他人也纷纷在周围落座,目光却都不远不近的落在三人身上。

南宫墨好修养的亲自执壶斟茶,一边笑道:“本郡主是个粗人,难得有机会向先生这般有学问的先生请教,实在是不胜荣幸。”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就算再怎么带着偏见见南宫墨如此周到的恭维史云松也还是忍不住缓和了几分脸色。南宫墨似乎当真是诚心请教,三言两语两人就抛开了朝堂上的事情直奔学术而去了。于是,周围的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方才还义愤填膺的云松先生片刻后变身名师,传道授业解惑去了。

其中有人想要提醒史云松,不过想了想还是忍住了。反正他们只要拦住了南宫墨就行了,管他是对南宫墨破口大骂还是推杯换盏引为至交呢。

南宫墨这边悠然自得,萧千炽和萧千炜那边却是真的要疯了。

韩敏带着一群朝中和读书人中都颇有威望的人直接就冲到了宫门口,要求求见皇帝和太后,要求燕王府放出被关押的朝中重臣。韩敏在大庭广众之下,当场说出了朝中重臣被囚禁在皇宫御书房里的实事,一时间众人哗然,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那些跪了好些天的言官御史更是直接就叫骂起来了。大夏朝不杀言官,言官素来以彪悍著称。在朝堂上,那些威风凛凛的武将跟他们一比都是战斗力负五的渣。

有本事你就打死我,打死了我流芳百世,打不死我继续骂!

事情闹得越来越打,萧千炜终于忍不住命幽州君抓捕这些叫骂着想要冲进皇宫的言官。结果不知道是这些言官跪的太久身体太虚还是幽州军将士下手没有分寸,竟然当场死了两个。如此一来,在场的无论是朝中官员还是读书人甚至是寻常围观的百姓都愤怒了,再有心人的挑拨自小纷纷叫着效忠陛下以身殉国就要往宫里冲。宫门口的守卫自然不许,于是,一场流血冲突直接爆发了。

宫门里,看着外面渐渐被镇压下来的场景萧千炽急得跳脚,“现在怎么办?二弟,你怎么这么冲动!”

萧千炜咬牙,没好气地道:“我只是让他们抓人,谁知道会弄死人啊。”更何况…不过是死了两个言官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现在不止两个了!”大夏朝不杀言官,呃…皇祖父其实杀过言官。但是那也是先罢黜了身份才杀的啊,而且打板子被打死了什么的多半只能算运气不好,又没让直接杖毙。他们这是在宫明晃晃的刀兵加身血溅宫门啊。那些读书人不闹才怪。眼看着外面的血腥味越来越重,萧千炽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了。

见到一个侍卫匆匆从外面进来,萧千炽连忙问道:“怎么样,表嫂在哪里?”

侍卫咬牙道:“星城郡主在天一阁。但是…但是…”

“但是什么?”萧千炽问道。

“天一阁附近所有的道路都聚满了读书人还有寻常百姓。我们的人根本就过不去,暗中还有高手拦截……”侍卫沉声道。这显然是早有预谋的,萧千炽脸色一白,“现在如何是好?”

放人?肯定是不行的。放了人父王醒过来绝对饶不了他们。把宫门口的人全部杀了?更不行,真把这么多读书人给杀了,只怕就真的要天下大乱了。如今金陵城是在他们手里没错,但是好几个地方的藩王还都手握着重兵呢。谁敢说他们就一定没有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心思?

萧千炜同样脸色铁青,神色僵硬,“父王还没醒?”

侍卫苦笑摇头,若是王爷醒了哪里还有这么多的事情。

萧千炽问道:“表哥那里,怎么说?”

侍卫低声道:“卫公子身体很是虚弱,精神不济。用了弦歌公子开的药之后便一直在沉睡,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几分。”

闻言,萧千炽也只得苦笑了,侧首看着萧千炜道:“二弟,如今你可还有什么法子?”

萧千炜咬牙不语,萧千炽叹气道:“你大哥是个没本事的,如今大局还要靠二弟你来支撑。有什么大哥能做的,你尽管开口便是。”萧千炜沉默了半晌,道:“父王没发话,人肯定不能放。先将宫门口这些人驱散吧。”

旁边的将领无奈,“二公子,只怕没那么容易。”要杀了这些人,对他们这些身经百战的幽州军难说没什么难度。但是要驱散他们却不是那么容易的,想要不死人几乎是不可能的。萧千炜脸色变了又变,终于忍不住咬牙怒道:“他们爱闹就闹!拦住宫门口不许任何人越界,这个总能做到吧。”

“是,公子。”将领点头道。这个自然是没问题。

萧千炜目光阴郁地扫了一眼嘈杂喧闹的宫门口,转身拂袖而去。

“大公子,这……”众人看着萧千炜离开,有些茫然道看向萧千炽。萧千炽叹了口气道:“先照二弟说的做吧。手下有分寸一些,不能再死人了。”

“是,大公子。”

宫门外的人群中,被人护在中间的韩敏挑眉看着宫门口的隐蔽处。

“韩先生,燕王府那两个好像走了。”韩敏身边,有眼神好的低声道。

韩敏轻哼一声道:“燕王选在这个时候昏睡不醒,将事情托付给两个儿子。未免太高看那两个了。吩咐下去,继续!既然燕王如此托大,我倒要看看到时候他怎么收拾这个残局!”

“是,不过…燕王和卫公子虽然伤着,但是星城郡主却…”

韩敏冷笑道:“星城郡主?女子而已,虽然确实是有几分本事,可惜…萧千炜容不下她!”

“先生说得极是。”若非萧千炜一味排斥南宫墨,哪里有现在的局面?

听说今天是奥运开幕式~没看成不造好不好啊?希望大天朝多多拿金牌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