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8、变中求安/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情果然不出韩敏预料,金陵的局势越来越紧张,也越来越混乱。因为商铺关门,金陵城里的百姓买不到茶米油盐,因为户部停摆,军中的将士领不到粮饷眼看就要饿肚子。军中有薛斌约束,辰州军又独立于幽州军之外并不需要朝廷拨付潦草,因此储备丰厚可以拆借给幽州军一部分,所以军中还算稳定。但是那些被迫投降的朝廷兵马却有些蠢蠢欲动。

宫门口的血案一个时辰内就传遍了金陵城内外,如今这样的形式下,任何一点事情都可能触动金陵百姓和读书人敏感的神经。暗中又有人挑拨,果然金陵城里一下子就沸腾起来了。不少读书人带着城中百姓冲到了应天府衙门以及为数不多还在运转的几处官府,将这些人地方围得水泄不通。而更多的人却是冲向了皇宫门口,纷纷叫嚷着要燕王府释放朝中重臣和皇帝陛下。这些被挑动起来的百姓浑然忘记了之前他们对萧千夜的不满和对萧千夜那些流言蜚语的议论和各种猜想。

匡扶正统,本就是这世间最名正言顺的事情了。有了这个做依托,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显得无比的正义和伟大。

如此一闹,原本就在艰难的维持的朝廷算是彻底的停摆了。

坐在皇宫里,几乎都能够听到外面传来的百姓的呼叫声。书房里的众人一个个神色凝重表情阴郁。

萧千炯站起身来,厉声道:“本公子现在就去把萧千夜和那几个老头子给杀了!我看他们还怎么闹。”

“三公子慎言。”苏先生叹气,连忙劝道。已经闹成这样了,若是再传出去萧千炯杀了皇帝和那些重臣,就真的是火上浇油了。

萧千炯没好气地道:“那你们还能有什么办法?”

苏先生苦笑,看向坐在一边的陈昱。陈昱垂眸,端起茶杯淡定的喝茶不语。他是武将。

萧千炽也只能无奈地叹气道:“事情闹成这样…还能有什么办法?”皇宫被百姓团团围住,除非下令血腥镇压,否则…他们还真的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事情怎么就闹到这儿地步了?

萧千炜沉默不语,坐在一边默默出神。萧千炽看了他一眼,暗暗叹了口气。

父王,你再不醒来,这金陵城真的要大乱了啊。

谢府,南宫墨坐在书房里与谢侯对坐饮茶。谢侯看着一脸平静的南宫墨挑眉道:“闹成这个样子,郡主还能如此淡定,可见是成竹在胸?”

南宫墨放下茶杯,浅笑道:“谢侯过奖了,谢侯何不认为,我是置身事外呢。”事不关己,己不操心。

谢侯轻抚着胡须,摇摇头笑道:“郡主可以置身事外,难道卫公子也能置身事外么?王爷的想法在下能明白,只是…此着未免太狠了些。”金陵城里闹成这副模样,那些死的人还有那些受损失的商铺,因为朝廷机构停摆而耽误的事情,绝大多数都是无辜的或者被推出来的棋子而已。真正执子博弈的人,却是毫发无损。

南宫墨也有些无奈,“燕王殿下的脾气素来刚毅,只怕不愿受那些人的气。”也不是没有办法平稳过度这段时间,但是这样的话就代表着燕王将来很可能需要花费数倍的精力和时间去跟这些朝堂上的老油条掰扯。燕王殿下显然是没有这个耐性的。

谢侯也只得叹气,笑看着南宫墨道:“无事不登三宝殿,不知郡主今日前来,有何见教?”

南宫墨微笑,道:“如今朝堂各部官员告假的告假,重病的重病,无瑕想要向谢侯借一些人手。”

谢侯挑眉,进看着南宫墨,南宫墨道:“闹归闹,该处理的事情总还是要处理的。谢家书院书院的学子素来的朝中的中流砥柱,还有贵府的几位公子,不知是否能请侯爷割爱一些时候?”

谢侯蹙眉道:“这…是不是不太合适?”谢家倒是有不少子弟都考过科举也中过进士,但是谢家书院的学生却还没有经过会试。

南宫墨笑道:“事急从权,更何况,能到谢家书院读书的学子,大多应当是个举人了吧?并非不能授官,就当是提前历练了。谢侯应知,明年春…将开恩科。”

谢侯心中一跳,明年并非科举之年,星城郡主能说出恩科两个字可见燕王对登临大位是成竹在胸了。如此一来…谢家,是不能再态度模糊了。前些日子,与南宫墨交谈之后谢侯便与家中兄弟长辈商议许久,虽然没有立场鲜明的站在燕王这边,但是这些日子的态度也让外人明白了谢家的选择。既然如此……

“如此,犬子还有族中几个不肖子弟就有劳郡主了。”谢侯笑道,“本侯不才,还略有些薄名,也可休书数封,劝劝朝中的几位旧时。”谢侯可不是略有薄名,谢家的书院不知培养了多少金榜题名的学子,这些入朝为官的人但凡十个里有三个能记书院的授业之恩,就已经是一股极大的势力了。更何况,也并不是所有的官员都真的向着萧千夜想要反了燕王。只不过这个时候不顺着大流走岂不是显得自己不忠不义?

南宫墨含笑拱手,“多谢侯爷,燕王殿下必定会记下谢家的美意。”

“郡主言重了。”谢侯淡笑道。

“启禀老爷,秦家主来访。”门外,管事禀告道。

谢侯挑眉,“哦?他这个时候来做什么?”侧首看向南宫墨,南宫墨笑道:“谢侯请便,我便不打扰侯爷了。”

谢侯点头,对站立在一边的谢七公子道:“七郎,你送郡主出去。”

“是。”谢七公子恭敬地应道,“郡主请。”

“劳烦公子了。”

谢七公子亲自送了南宫墨出府,两人并肩而行,南宫墨在打量着这位名满金陵的谢家七公子,谢七公子同样也在打量着这位星城郡主。两人都不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却当真是没怎么说过话。谢家诸多子弟才高八斗却一直只能压抑自身,以教书授课为业。不过这位七公子眉宇间倒是并没有十分的意气消沉之感,或许是因为他还年轻,也或许是因为如今局势有变。不管怎么说,有心总比无心好。

谢七公子原本对南宫墨不熟,只是时常听到自家妹子对她称赞不已,也听闻过星城郡主的大名。不过真正让他对星城郡主刮目相看的却是这两次南宫墨来访与谢侯的交谈。若不是坐在自己面前的真真切切是个妙龄女子,只听言谈谢七公子当真难以相信这些话竟然是一个女子所言。早些年金陵还盛传朱家大小姐乃是金陵第一才女,谢七公子还赞过此女聪慧。但是跟星城郡主比起来…不,根本不用比。

“七公子,谢家能够借出的人,不知……”南宫墨率先开口。

谢七公子道:“郡主请放心,今日之内必定将名册送到郡主手中。”

“如此,有劳七公子了。告辞。”

“郡主慢走。”谢七公子拱手告别。

“留步。”

这一次,南宫墨并未从谢侯大门出去。而是直接从谢侯的侧门上了停在外面的马车,马车很快离去了。马车里,长风公子懒洋洋的靠着车厢坐着,笑看着南宫墨道:“郡主可算得上是辩才无碍了,不过两次见面就能说动谢侯。”要知道,这些日子无论是卫君陌还是燕王,可是从来没有上门见过谢家人。只凭南宫墨一人就说动谢侯,不得不说墨姑娘实在是了得。

南宫墨笑道:“若是有意,自然能够说动。若是无意,谢侯那样的人,谁能说动?”

“哦?”

南宫墨轻叹道:“燕王和萧千夜的脾气可不一样,更何况…谢家书院虽是私塾,却名声太大了。若是一直由谢家人掌管无论谁上位也不能放心。有谢家书院在,谢家人想要出仕更是不可能,时间久了,即便是谢家那样的名门望族只怕也摆脱不了渐渐没落的命运。谢侯此举,正是变中求安。谢家已经沉寂了几十年,在朝堂上并没有太大的势力。以谢家书院换谢家子弟一个平步青云的机会,未尝不是长远之道。”

蔺长风忍不住叹气,“这些读书人未免想得太复杂了,反正本公子是想不出这么多的东西的。”

南宫墨笑道:“日月明暗,草木枯荣,世事轮回方是长久。没有那个家族能够显赫千年,若是不懂得适时韬光养晦,等待他们的只能是淹没在历史长河之中。”

蔺长风点点头,道:“就算如此,一般人只怕也舍不得。”谢家书院让谢家人的声望在金陵城中能够独立于朝堂之外,无论是皇家还是朝臣都不得不敬重三分啊。南宫墨摇头,“你又怎么知道,他们身在其中的苦处和无奈。”只要是有能力有抱负的人,谁不想封侯拜相,名垂青史?除非他的理想就是教书育人。

蔺长风耸耸肩,看着她挑眉道:“墨姑娘不是说不管事儿么?怎么又跑来谢家找人帮忙了?”

南宫墨浅笑,“自然是因为有人要我来的。”

南宫墨剑眉一挑,“这么说…王爷已经,醒了?”

南宫墨含笑不语。

燕王府里,燕王的房间里,外人以为还在昏迷不醒的燕王殿下正坐在床头喝着碗里的药直皱眉头。浓浓的药味在房间里弥漫,让坐在不远处的卫公子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皇宫被人给围了?他们不出来?”将药碗放在了一边,燕王方才挑眉问道。睡了几天醒来,燕王的气色倒是比往常好了许多。看上去竟是比坐在不远处脸色苍白的卫公子还要好几分。卫君陌垂眸不语,站在不远处的简秋阳点头道:“回王爷,正是。”皇宫被人围了个水泄不通,想要出来,就只能硬闯。到时候的死伤可就不好说了。

燕王冷笑一声道:“是不敢出来吧。”金陵皇城里闹成这样,出不来才是好事呢。

简秋阳不语,燕王自己骂儿子没问题,他们这些人还是不要说几位公子的坏话了,特别是他们还是卫公子的人的时候。

燕王靠在床头揉了揉眉心,有些头疼地道:“这几个小子…本王真想抽他们一顿!”该狠的时候不够狠,该忍的时候又不够忍,一点小事就手忙脚乱还不知反思越弄越乱。也幸好…“你说说看,现下的情形该怎么收拾?”

卫君陌脸色依然苍白,紫眸淡然无波,“舅舅既然能铤而走险,想必是早有高招。”

“本王是问你有什么想法。”燕王没好气地道。

“没想法。”卫君陌道:“我病了要养着,舅舅你也别老是叫无瑕做这做那的。我病的这么重,总不能连妻子在身边照顾都不能吧。”

燕王殿下忍不住额头冒青筋,盯着卫君陌道:“你看起来对本王很是不满。”

“我只是不明白,舅舅到底是想要磨炼他们,还是想要打击他们。”卫君陌道。

“有什么差别?”燕王挑眉。

卫君陌道:“若是想要磨炼他们,就应该找一些适合他们的事情,而不是明知道他们解决不了的事情。”

燕王轻哼,“你能解决的事情,为什么他们就不能?既然不能,他们又何必在本王面前要求公平?本王现在给他们的就是最公平的机会,只要他们能解决眼前的乱局,就证明他确实是有资格在本王面前要求公平,本王也愿意给他一个机会。还是说,你认为本王是先帝,时时处处都要替太子和萧千夜处理好?若是先帝还有时间,只怕恨不得连咱们这些藩王都替萧千夜处理了吧?可惜,本王没打算再养出一个萧千夜来。”

萧千炜或许觉得父王对他不公平,但是燕王却从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明明有更优秀的,他为什么要挑次一些的?萧千炜想要公平只有一个办法,比别人更加优秀。

卫君陌沉默不语,从本质上说,他跟燕王其实是同一种人。所以他并非不能理解燕王的所作所为,只是……“我并不需要你…”

燕王沉声打断了他的话,“你需要什么是你的事,本王需要什么样的继承人也是本王的事。如果今天他比你优秀,本王会偏心的人就是他。”

南宫墨站在门外,听着两人越说似乎越有些火气的对话无奈的叹气。两个虚弱的连路都走不快的人,说几句话怎么也能弄得如此气势逼人。

漫步踏入了房中,浅笑道:“舅舅看起来精神不错,声音都洪亮了不少。”

燕王一顿,无奈的叹了口气,没好气地瞪了卫君陌一眼。对南宫墨却是和颜悦色地道:“无瑕辛苦了,谢家那边怎么说?”

南宫墨笑道:“谢侯是聪明人,秦家那边也没有问题。舅舅放心便是,韩敏虽然在朝中声望卓著,秦谢两家却也不差。之前是他们都不肯发生,如今既然答应了,情势自然不会在一边倒的。”

燕王点点头道:“也好,金陵十大家,也就这两家的家主是聪明人。皇宫那边,无瑕可过去看过了?”

南宫墨走到卫君陌身边坐下,笑道:“方才绕道过去看了两眼,舅舅当真不打算出手,皇宫附近的两条街道可都是被堵得连过都过不去了呢。千炽和千炜……”燕王轻哼一声道:“让他们再待几天。这两天抓紧时间先将隐藏在暗处的那些余孽给本王处理干净了。”

卫君陌不悦地望着燕王,燕王想起之前卫君陌的话不由得一噎,没好气地道:“本王让儿媳妇做点事情,你还要抱怨不成?”真是不孝子!

卫君陌淡淡道:“你若是只想要无瑕端杯茶倒杯水自然没问题。”做晚辈的孝敬一下长辈自然是没什么,但是谁听说过要儿媳妇,外甥媳妇冲锋陷阵的。好意思么?

南宫墨忍住笑,暗地里伸手拍了拍卫君陌的手,示意他别气燕王了。毕竟是昏睡了好几天才刚刚醒来的,也真的又气晕过去了。

卫君陌看了她一眼,微微蹙眉,紫眸定定的盯着她不语。

南宫墨无奈的耸肩,好吧,出嫁从夫,她还是乖乖听话吧。

十分歉意地看向燕王:不是我不帮忙,是君陌不答应啊。

燕王气结,抚着胸口好半晌才缓过来,没好气地道:“给本王滚!看到你们俩就烦!叫那个…蔺长风和南宫绪还有你…简秋阳来办这事儿!”

卫君陌挑眉,没再说话反对。

南宫墨也明白了卫公子的意思,本来嘛,有手下臣子不用,非要让外甥媳妇亲力亲为。她做得再多,这些事情将来有不能拿来加官进爵。燕王总不能封她做公主吧?所以,功劳什么的,还是交给有需要的人去吧。

旁观的简秋阳忍不住笑,恭敬地道:“属下领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