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9、假传旨意/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陵城中依然乱着,但是韩敏等人却很快发现他们的人也在莫名其妙的减少。有突然意外受伤的,也有自己不着痕迹的疏远了他们的,还有不知怎么的病了的,更有突然失踪再也找不到人的。而秦谢两家的突然入局,更是让局势起了不小的变化。原本一面倒的局势慢慢的开始有了转变,这样的变化,让韩敏感到有些不安。

韩府的书房里,几个朝中官员和声望不低的读书人坐在一起议事。一个中年男子有些担心地道:“韩大人,今天又有三位同僚告病,还有几个已经回到了衙门,加上有谢家和秦家的人加入,户部和刑部今天已经有些恢复了运作。在这么下去,只怕会对咱们不利。”

韩敏皱眉,沉声道:“恢复运作?两部尚书都不在,他们是怎么恢复的?”

中年男子道:“蔺长风去了户部,今早南宫绪去了刑部。蔺长风是卫公子的心腹,早年替卫公子掌管紫霄殿,这几年在辰州也颇有历练,又有秦谢两家的人和几个官员辅佐,短时间内执掌户部也并非难事。至于南宫绪,刑部是掌管刑名律法的,有应天府协助短期内也不会有什么大乱子。另外,谢家七郎去了翰林院,谢家在读书人中声望卓著,谢七郎也是才名远播,谢家书院出来的官员大都会给他们几分颜面。”

韩敏点点头,“这么说,是卫公子出手了。”

中年男子道:“有人看到星城郡主拜访过谢家和秦家。”

韩敏沉默,思索了良久道:“只怕不止是卫公子和星城郡主,燕王大概也醒了。燕王府有什么消息传出来?”

中年男子摇头,“自从燕王昏迷之后,燕王府中的人就断了联系,只怕是凶多吉少。”

听说燕王醒了,在座的人都忍不住有些变色,“韩大人,这该如何是好?”

韩敏叹了口气,沉声道:“无论如何,先要将陛下救出来!”

“陛下被软禁在宫中,要救出来,谈何容易。”有人皱眉,担心地道。

韩敏沉声道:“如今金陵城中的百姓大多是站在咱们这边的,未必就不可为。通知军中还有城中各处人马,报效先帝和陛下的时候到了,咱们只能奋力一搏!”

“是。”

是夜,金陵城外的军营中突然大火冲天而起。原本静谧的军营顿时变得人声鼎沸喧闹不已。

“有人烧了粮草!”

大帐中,薛真坐在主位上神色沉重的听着外面传来的动静,他的下手,是南宫绪和薛真,以及陈脩薛斌等人。

“启禀将军,军中失火,粮草被焚!”一个士兵急匆匆的进来禀告道。

薛真闻言,却并没有动怒,“粮草被焚,真是好大的胆子。”

“将军……”那士兵看了一眼周围才发现不太对劲。此时已经将近子时,众人应该早已经安睡才是。但是此时薛真的大帐中,不仅是薛真衣着整齐的端坐着。底下坐着的几个人显然也是衣冠楚楚,脸上没有半点睡意。心中闪过一丝不详,士兵猛然抬头便看到薛真脸上的冷笑。当下不在犹豫,飞身朝着薛真扑了过去。同时袖中滑出一把匕首,刀锋直指薛真的胸口而去。

“放肆!”薛真身为一军主帅,军功赫赫,武功自然也不弱。抬手挡住了那士兵手中的匕首,转眼间两人已经交手七八招,双方都没有占到便宜。那士兵出手狠辣无情,处处直指要害。却觉身后一阵劲风袭来,只见原本坐在下首的薛斌已经一剑刺了过来。连忙在薛真跟前的桌上一个反身避开了薛斌那雷霆一剑。薛斌冷笑一声,锲而不舍的追了上去,两人便在大帐中打了起来。旁边的朱蒙眼看着薛斌不敌,也跟着加入了战团,片刻之后,那士兵被两人一左一右两把剑架在了脖子上。

“将军?!”外面的侍卫早听到了动静冲了进来。薛真抬手阻止了他们,淡然道:“没事,外面出了什么事?”

侍卫看到被薛斌二人抓住的人也是吓了一跳,连忙道:“军中有人作乱,已经朝大帐这边冲过来了。”

薛真冷笑一声,“放他们过来,本将军倒要看看,他们有多大本事!”

“是,将军。”

挥退了侍卫,薛真将目光看向那被俘的士兵,“本将军以为,宫中暗卫应该已经损失殆尽了,现在看来还有漏网之鱼?”

士兵脸色冰冷,沉默不语。南宫绪淡淡道:“薛将军,不必费神了。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薛真点头道:“说得也是,罢了,横竖…咱们也不差这点口供。薛斌,带下去吧。”

薛斌点头,“是,大将军!”与朱蒙一左一右,抓着那士兵走了出去。

大帐外面渐渐热闹起来,隐隐传来兵戎之声。南宫绪和薛真却并不着急,如果有他们两人掌控还能让这些人翻出天去,那他们也算是白活了。只是薛真有些惋惜地道:“真是可惜了,当初攻城的时候没有折损多少人,却没有想到……”都是大夏人,彼此见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薛真并不愿意赶尽杀绝。原本大夏守军已经投降了,谁知道竟然暗地里包藏祸心图谋东山再起,如此…这些人就不能留了。

南宫绪不以为意,“当初那般轻而易举的就投降,未免太过容易了。”萧千夜虽然算不得什么有本事的君王,却也没有倒行逆施到让所有臣子都觉得他是昏君的地步。就算真是昏君,也还有几个忠心的臣子呢。

“之前他们未必就是假意臣服,但是有人在暗中鼓动,要再反了也是容易。”南宫绪道。

薛真点头,“说得也是。今晚杀鸡儆猴,本将军只希望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了。”

南宫墨低头喝茶,不再言语。

外面的厮杀声持续了足足大半个时辰,方才有将领进来禀告道:“启禀将军,叛逆已经全部拿下!请将军示下!”

薛真满意的点头,“很好。”

而此时的皇宫里,萧千炽和萧千炜兄弟俩心中也是一片焦躁。城外的声音虽然传不到皇宫里来,但是站在宫中最高处却可以看到城外大营火光冲天的情形。不多时,就有侍卫禀告,城外军营哗变了。闻言,萧千炽有些腿软的坐倒在了椅子里,萧千炜脸色也是一片苍白。

两人一夜无眠,等到天色微亮的时候眼睛里已经熬得通红。宫门口,依然围满了人,并且闹腾的比昨天更加厉害了。接到消息,两人急匆匆的赶到宫门口,就看到韩敏身着一品大员的朝服,身后跟着一大群同样身着官府的朝中大臣站在人群的最前方,神色肃然。

这不是韩敏第一次出现在宫门口,却毫无疑问是最正式的一次。萧千炜脸色阴沉,咬牙道:“韩大人,你想要做什么?这些日子本公子对你甚是客气,你不要得寸进尺。”

韩敏岂会将他看在眼里?冷笑一声傲然道:“老臣率领朝中文武众臣,求见陛下,求见太后娘娘!”

“陛下重伤未愈,太后娘娘身份尊贵,岂是你说见就见的。”萧千炜冷笑道。

韩敏也不在意,只是重复道:“老臣求见陛下!”

韩敏身后的官员也跟着齐声道:“臣等求见陛下!请陛下赐见!”

周围围着的百姓见状,有人带头也跟着跪地高声道:“求见皇帝陛下!”一时之间,呼声震天。萧千炜脸色苍白,就着还有些灰蒙蒙的天色,看着眼前跪的乌压压一片的人群。要怎么办?难道…他能将这些人全部杀了不成?

萧千炽同样束手无策。

“大公子,二公子。”宫门里,一个侍卫急匆匆的来禀告。

“何事?”

侍卫低声道:“御书房里的人闹起来,若是…若是咱们不放人,他们就要……”

萧千炜没好气地道:“就要什么?!”

“就要…以身殉国。”侍卫连忙道。

闻言,萧千炜的脸色更加阴郁了。

“二弟,眼下如何是好?”

萧千炜看了一眼宫门口跪了一地的人,咬牙不语。

韩敏见状,脸上闪过一丝冷笑,突然开口道:“两位公子说陛下重伤未愈不能见人,但是老臣却听闻陛下被燕王软禁了,所以才多日不朝的。”

萧千炜冷声道:“韩大人慎言。”

韩敏冷笑一声,从袖中取出一个明黄色的布帛道:“老夫手中有陛下血书诏书作证。燕王软禁陛下,图谋乱国。陛下费劲心思方才将此诏书托付忠臣传出。我等大夏臣民,自当尽忠报国,匡扶皇室,驱逐逆贼!”

“你说谁是逆贼?!”萧千炜厉声道。

韩敏扬眉道:“谁应就是谁!”

“放肆!”

韩敏手中诏书往前一举,站起身来展开布帛就要当众念出诏书的内容,萧千炜气急败坏,“住口!你……”

“住口。”一个声音淡淡传出,还带着几分虚弱和无礼,却又同样的充满了威严。

众人皆是一愣,只见街道的尽头一群人马悄无声息的出现。方才群情激昂,竟然少有人主意到一辆马车出现在了街头。马车的帘子被人掀开,南宫墨一身浅蓝色衣衫,从马车里跳了下里。众人又是一愣,方才说话的分明是个男声,却不是星城郡主。

很快,又一个人从马车里出来。容貌俊美,气质冷漠,因为脸色有些苍白倒是显得更加的冰冷。不是卫君陌是谁?卫君陌转身从马车里扶着一个人出来,中热心中皆是一紧,来人的身份呼之欲出,正是好些日子不曾露面的燕王殿下。

方才的话,显然也是从他口中吐出的。

“父王!”萧千炽大喜,忍不住叫道。

燕王下了车,却依然是被卫君陌扶着走向了宫门口,围在宫门口的人们不约而同的让出了一条路来。南宫墨看似一脸悠闲的跟在两人身边,实则却警惕着周围围观的众人。这两位现在可都还是病号,谁知道这人群中到底还藏了些什么人。

燕王走到那一群朝廷官员跟前停住了脚步,神色冷漠的扫视着众人。一众官员都只觉得心头一寒,忍不住低下了头去。只剩下韩敏一人犹自仰着头毫不示弱的与燕王对视。燕王脸色比卫公子要好一些,但是身体却着实比卫公子还要虚弱。行走间甚至需要卫君陌扶着,但是却依然步履沉稳,神色端凝。淡淡的看着韩敏并未说话,韩敏却也忍不住微微变了神色。在燕王再一次上前一步的时候,韩敏终于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韩敏再如何厉害也只是一届文官,论气势是如何也无法与燕王这样从战场上拼杀了十多年的王者相抗衡的。

燕王轻哼一声,掠过了韩敏走到宫门口。

南宫墨跟在身后,对韩敏淡然一笑道:“韩先生,别来无恙。”

韩敏冷哼一声,不理不睬。南宫墨自觉无趣,耸耸肩跟了过去。

“父王,你终于醒了。真是太好了。”萧千炽忍不住红了眼,有些哽咽地道。这几天他实在是太累了,从来没有这么无助过。明明是想要做好每一件事,甚至努力的撇除了自己的私心。但是就是做什么都不对,越做越错,不做还是错。萧千炽甚至怀疑,如果父王再趟个十天半个月的话,这皇宫是不是真的又要在一起易主了。

燕王淡淡的看了两个儿子一眼,道:“本王醒了,你们就是给我看这个?”

萧千炽顿时羞愧的低下了头,萧千炜也不敢说什么跟在兄长身后沉默不语。看着两个儿子无精打采的模样,燕王叹气了,拍了拍萧千炽的肩膀道:“罢了,难为你们了。”

这话,听在萧千炽耳中不由得眼眶发热,想说的话都哽在了喉头。萧千炜却只觉得难堪又羞愧,低着头紧紧地握住了双手。

“表…大哥,你没事吧?”萧千炽飞快的收敛了心中的思绪,低声问道。走得近了他自然也看出来了卫君陌的脸色。前些日子,刚刚替燕王解完毒他们也去探望过卫君陌一次,只是当时卫君陌在沉睡着所以并没有怎么在意。但是此时看到卫君陌的脸色,萧千炽才知道弦歌公子说卫公子放了半身血救父王只怕不是假话。养了这么多天,脸色依然如此难看。这些年,他们什么时候见过脸色如此苍白的卫公子?就连嘴唇都仿佛失去了几分血色。

卫君陌微微摇头,“无妨。”

韩敏看着眼前的几人神色有些凝重,握着明黄绢帛的手也微微紧了紧。沉声道:“燕王殿下既然来了,就请给老夫和天下百姓一个交代吧。”

“交代?”燕王挑眉道,“什么交代?”

韩敏轻哼一声道:“王爷囚禁陛下,难道没有什么要说的么?”

燕王道:“不如,韩大人先交代一下假传圣旨这件事如何?”

韩敏脸色微变,冷声道:“老夫不知燕王殿下是什么意思。”

“这么说…”燕王道:“韩大人手里的诏书是真的了?本王奉先帝旨意,南下靖难。本该将尔等国之奸佞当即处死以儆效尤。然…陛下言道尔等曾为先太子和陛下授业恩师,虽为先帝所厌弃却也年事已高,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可饶尔等一命。只因陛下重伤,没有即使下诏处置,没想到你等竟然变本加厉,竟敢假传圣旨,祸乱皇城!”

“你血口喷人!”韩敏大怒,厉声道。

燕王也不动怒,只是道:“既然韩大人坚持没有假传圣旨,不如,将手中的诏书交于众臣检验?你放心,本王绝不会人动诏书一下,眼前的都是韩大人带来的人,你总该相信吧?”

听了燕王的话,不少人都有些迟疑起来。怀疑的目光纷纷看向韩敏,难不成…真的是韩敏假传旨意?

察觉到同伴怀疑的目光,韩敏更是恼怒起来,“老夫岂会如此行事?诸公不相信老夫不成?”

燕王身边,南宫墨笑道:“既然韩大人坚持,便将诏书拿出来检查一番便是。大人如此推脱又是何故?难不成当真是大人假传旨意想要污蔑燕王殿下?”

韩敏身后一个官员叹了口气道:“韩兄,既然诏书是真的,便让咱们看看。是真是假自有定论,也好给天下百姓一个交代。”既然燕王已经当众说出这样的话了,若是不检查就等于承认了燕王的话。那他们今天站在这里……

韩敏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只是看着眼前淡定的神色,不知为何心中总有几分不安。

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诏书,咬牙道:“好!”

见他如此,倒是又不少人提起的心又放了下来。若是韩敏手中的诏书是假的,那他们现在站在这里就算是有礼也要变成无礼了。几个礼部的官员上前,小心翼翼的结果了诏书查看起来。周围的官员和百姓不由得将目光都落到了那明黄的绢帛上,沉默的等待着结果,一时间宫门口竟是这几日前所未有的宁静。

天色也渐渐大亮,朝阳从东方升起。几缕阳光落在诏书上,反射出淡淡的金光。

许久,一个官员脸色大变,看了看韩敏道:“韩兄…这…这诏书…”

韩敏心中一沉,旁边燕王开口,“诏书如何?”

那人犹豫了片刻,脸色有些灰败地道:“诏书…诏书只怕…并非陛下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