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0、韩敏殉国/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不可能?!”闻言,韩敏脸色大变厉声道。

那人同样也脸色灰败,望着韩敏欲言又止。大庭广众之下,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违心的说假话。一旦被揭穿了,后果更加的难堪。韩敏一把抓过他手中的明黄绢帛,依然是明黄的云锦料子,血红色熟悉的字迹。怎么可能……

韩敏猛然抬头,愤怒地瞪向说话的那人。

那人无奈,低声道:“韩大人,这字迹与陛下有九成相似,但是…确实不是陛下的笔迹啊。而且…以下官所见,这字迹并非是以血书写的。”献血写成的字,时间救了就会变得暗红甚至是褐色,怎么可能还如此的明艳。韩敏确实是不善书法,但是…总不至于连这个都想不到吧?

韩敏面色铁青,紧紧地抓着手中的绢帛。若是平时,韩敏确实不可能想不到这样的破绽。但是一来将绢帛交给他的是陛下的心腹也是他信任的人,二来…到了这个时候,这卷圣旨就是打开宫门最好的利器,如果燕王没有出现的话。事实上,燕王说他假传圣旨,韩敏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如果他没有收到这卷圣旨的话,他并不介意假造一份出来。如果今天燕王没有出现,无论他手中的圣旨是真是假,萧千炽和萧千炜两个小儿也奈何不得他。

但是现在…陷入被动局面的却成了他了。

“是你……”韩敏回头看向站在宫门口的燕王,咬牙切齿。

燕王面色端凝,冷笑一声道:“韩大人这是什么意思?韩大人不是要见陛下么?君儿,无瑕,去请陛下出来吧。”

南宫墨和卫君陌对视了一眼,点头道:“是。”

两人转身往宫门里走去,旁边的萧千炽和萧千炜却很是担心,“父王,这……”燕王淡淡地扫了两个儿子一眼,继续吩咐道:“去告诉陈昱一声,将御书房那几位也请出来。免得外人当真以为本王对这些朝中重臣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尔等辅佐陛下登基,陛下年少也就罢了,你们就将父皇留下的江山辅佐成这个样子?有空唆使陛下杀害皇叔,还不如用心治理大夏的百姓。”

听了燕王的话,韩敏身后的官员们脸色怎么样不说。被挑唆着而来的读书人和金陵百姓却有些迟疑了。萧千夜的名声确实是不太好,这几年为了与幽州军对抗,赋税比起当初先帝在位时重了一倍有余。那些牺牲在战场上的将士就更不用说了。而且,藩王被贬和自焚的事情也是在燕王起兵之前,如果说燕王是因为这个起兵的好像也说得通。如果燕王真的没有伤害皇帝的话,按照先帝时律例。藩王确实在朝廷出现奸臣乱政的情况下,是可以带兵入京勤王。

这么一来…他们聚集在这里就有些无理了。

想到此处,不少人心中都生出了几分退意。只是看着燕王没说话,也没有人敢动,只得继续站在等待结果罢了。

不到两刻钟,南宫墨和卫君陌便带着萧千夜出现了宫门口。

“陛下!”看到萧千夜,韩敏不由得老泪纵横,当场跪倒在了地上。

众人连忙也跟着跪下,口称陛下。

萧千夜是坐在龙撵上被人抬着出来的,此时的萧千夜看上去很是虚弱,脸上一道狰狞的伤痕触目惊心。看到宫门口这么多人,萧千夜有些难堪的侧过了脸不愿让人看到他的伤。韩敏有些心惊,“陛下,您这是怎么了?难道是燕王……”

看到萧千夜脸上的伤,韩敏心就凉了一半了。现在不是乱世,脸上有伤如此严重的伤的皇帝……

南宫墨淡淡道:“韩大人,没有证据请不要血口喷人。陛下的伤是那日太庙起火的时候被北元人遗落在地上的剑所伤。若不是燕王殿下令君陌冲入火场救出了陛下,您现在倒是真的可以光明正大的说一句燕王殿下谋杀了陛下了。陛下,您说是么?”

萧千夜盯着南宫墨眼神冰冷,沉默了良久方才低声道:“星城郡主说的不错。”

一时间,在场的众人不知道心里是松了口气还是无比失望了。皇帝亲口承认了他们就算心中又再多疑惑也不得不压下来了。至于普通百姓就更不会想那么多了,既然陛下亲口承认了,自然就是真的了。

“陛下,怎么会?!”韩敏失声叫道,“是不是…是不是他们逼迫…”

“韩敏!”燕王声音森冷,“你和周襄那老匹夫挑唆陛下不念骨肉亲情,连自己的亲叔叔都不放过。这几年更将大夏治理的一塌糊涂,现在还想要继续将污水泼到本王头上么?”

韩敏咬牙,恨恨地瞪着燕王道:“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呵。”燕王嘲弄地一笑,“乱臣贼子,说的不就是你么?当年皇考贬了你和周襄,陛下登基念着你俩曾经略有薄功招你回来,授你重权。你俩不思精忠报国,处处挑拨是非,弄得大夏皇室骨肉相残,宗室惨死,百姓民不聊生,你还敢说!”

“你!”

“韩先生!”萧千夜突然开口叫住了他,闭了闭眼沉声道:“燕王叔,是朕治国无方,韩先生和周先生是父王和朕的授业恩师,罪不及他们。”

“陛下!”韩敏大惊,更加肯定萧千夜必定是被燕王胁迫了。无论如何,也不能当众亲口承认这种事情啊,一旦承认了…就真的大势已去了。

燕王唇边勾起一丝冷漠的笑意,看着韩敏气急败坏的模样并不说话。

萧千夜叹了口气,道:“韩先生,够了。”

见状,韩敏已然明白萧千夜是真的放弃了。心中不由得万念俱灰,再看看燕王唇边的笑意,只觉得燕王是在嘲讽自己一般。韩敏眼底闪过一丝决绝,突然站起身来指着燕王厉声道:“萧攸,你起兵作乱,谋夺皇位,老夫必不与你共日月!老夫在先帝面前等着你便是!”说完,猛然朝着宫门旁边的墙壁上撞了过去。

“韩先生!”

“韩大人!?”

“先生!”

众人大惊,只是韩敏这一撞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他身后的一人伸手去拉也没能拉住,衣角从指尖划过,顿时血花四溅。

低头看了看不远处地上的血迹,南宫墨微微叹了口气。再看看倒在地上已经气绝的韩敏,对于韩敏周襄这两个老头子,南宫墨是绝对没有一丝好感的。但是看到如此惨烈的一幕却也还是忍不住感叹。当真没想到,这个老古板一样的酸儒竟然会有如此刚烈的一面。

“韩先生!”萧千夜惊呼道,想要从龙撵上站起身来却又因为身体虚弱而有些无力的坐了回去。只是双眼却立刻红了,“韩先生,韩先生…是朕,是朕无能啊。”

“韩兄!”宫门后面,周襄凄声叫道。不知何时,原本被关在御书房偏殿的一众朝臣都已经被陈昱带到了宫门口。方才虽然站在里面,但是萧千夜的话他们却是都听见了。虽然这几年周襄与韩敏之间偶尔也会政见不同,却都是一辈子交情的老伙计了。看到韩敏撞死在自己面前,顿生兔死狐悲之感。

如此惨烈的一幕,宫门外一片寂静。

燕王目光平静地看过所有的人,“尔等现在看到了,陛下和朝中重臣都安好无事。至于韩敏…假传圣旨阴谋白露畏罪自尽。尔等还不退去!”

人群沉默了一会儿,慢慢的开始移动。燕王朝着转身朝身侧的陈昱使了个眼色,陈昱微微点头表示自己明白。闹了这么多天,这些人是谁被忽悠来的,谁是中间起哄闹事的,他们自然也看得清楚。

宫门口的人渐渐闪去,燕王回头对萧千夜道:“惊扰陛下养伤,此地诸事已毕,请陛下回宫安歇吧。”

萧千夜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周襄和几位老臣,终究低下了头,“有劳皇叔了。”

燕王挥挥手,立刻有人抬起龙撵往宫内走去。

“陛下!”周襄忍不住叫道。

萧千夜侧首,居高临下的望着下方白发苍苍的老者,垂眸道:“周先生,朕无能,先生保重。”

“陛下啊。”周襄跪到在地,哭得老泪纵横。龙撵从他身边走过,渐渐远去。

燕王冷眼看着眼前跪到在地失声痛哭的几个老臣,眼中却没有半分动容。这是他赢了,若是他输了,现在跪在地上哭的就是燕王府一家老小了。不,或许他们连跪在地上哭的资格都没有了。

“父王?”萧千炽有些担心地看着脸色苍白,面带疲惫之色的燕王。刚刚醒过来还不到两天就出门,对燕王来说还是有些勉强。燕王一只手扶着萧千炽的手臂,神色沉稳淡然道:“本王没事。”

“王爷,韩敏……”

“送回韩家去。”

燕王刚要开口让扔到乱坟岗上去,却被旁边的卫君陌抢先了一句。燕王不悦地狠狠地瞪了卫君陌一眼,弃尸荒野都是便宜了韩敏,若以他从前的脾气不鞭尸才是怪事!只是到底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轻哼了一声。

陈昱了然,挥挥手示意身边的人将韩敏的尸体收殓了送回韩家去。

“燕王!”

周襄厉声叫道。

燕王刚刚勉强出门解决了这么大一件麻烦事,正是头晕目眩浑身不适的时候,心情自然也好不到哪儿去,“都给本王滚!要不就不要走了!”

周襄倒是一愣,显然是没想到燕王竟然真的肯放他们走。只是再一想,也明白了几分。方才陛下在宫门口说出了那样的话,韩敏又死了,这些日子他们被关在御书房里,暗地里的势力不知道被拔出了多少。就算放了他们出去,只怕也已经无能为力了。就算日后陛下想要改口只怕也难了,要知道,萧千夜在百姓中的名望并不好,他们能鼓动这么多人来宫门口所凭借的也不过是正统二字罢了。但是这个幌子也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用。

想到此处,周襄原本还凌厉的气势顿时也萎靡了不少,看着燕王扶着萧千炽的手从自己身边走过,丝毫不做停留的走进了皇宫里。

南宫墨看着这一幕,心中却有些沉重。皇权争夺原本就没有什么谁是谁非,无非是各处全力,无所不用其极罢了。双方的人都在为了各自的立场和目标不惜拼死一搏,韩敏是如此,朝廷这两年牺牲的将士是如此,幽州军牺牲了的将士同样是如此。

成者为王败为寇!

进了皇宫,燕王便倒在了殿中的软榻上。神色疲惫,看着两个儿子的目光却是凌厉无比。

萧千炽和萧千炜站在跟前垂首肃立不敢言语。

南宫墨和卫君陌坐在一边也没有说话,南宫墨有些担心的望着卫君陌的脸色修眉紧锁。心中有些诟病起燕王喜好弄险的性格来了,这次效果倒是不错,但是…弄得两个本就半死不活的伤残要赶着出门救场,真的好么?难怪师兄总说燕王看起来就不像能长寿的,不惜命的人能长寿么?

卫君陌伸手握住她的手,淡淡一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南宫墨叹了口气,取出一粒药丸塞进了他嘴里。

好一会儿,燕王方才开口道:“你们俩,有什么话想说?”

萧千炽扑通一声跪到在了地上,低声道:“孩儿无能,请父王恕罪。”

萧千炜也跟着跪到在了萧千炽身边,燕王看着他问道:“你能?”

萧千炜沉默了一下,低声道:“孩儿无能。”

燕王轻哼一声,“无能?本王倒是看你能耐得很啊。”

萧千炜脸色一白,咬着牙没有开口辩解。

燕王也不在盯着他们,只是淡淡道:“不过区区数日,就能弄得朝堂各部停摆,朝中大半官员告假,大半个金陵皇城的百姓围困皇宫。若是本王再晚醒几天,是不是你们就要被人给赶出金陵皇城了?是本王给你们的权力不够,还是底下有人阳奉阴违了?还是有人给你们暗中使绊子?”

两人低下了头,又羞又惭。如果真的有这些,他们还能够找到一个理由安慰自己,正是因为没有,所以才显得更加的难堪。才让他们不得不承认,是他们的能力不够。

为什么父王这么容易就解决了的问题,他们却束手无策?

两人都忍不住在心中思索着这个问题。如果换成是自己,能够这样轻而易举的解决吗?

燕王打量着两人,也并不责骂继续责骂他们。而是将目光专向坐在一边的卫君陌道:“你对韩敏倒是心软,只是人死都死了,你以为靠这点小恩小惠,韩家人还有韩敏的那些门生就能够领你的情?”

卫君陌淡然道:“我无需他们领情。”

“哦?”燕王挑眉,“那你又是为了什么?”

卫君陌看了他一眼,“我只是不喜欢拿尸体出气。”人死债消,就算将韩敏弃尸荒野被野狗啃了又如何?

“本王喜欢!”燕王没好气地道。

卫君陌看着他,没说话。

南宫墨叹气,“舅舅,韩敏毕竟是当朝重臣,一代大儒。虽然…嗯,但是在世人眼里只怕也还是觉得他以死报君恩的多一些。您将他弃尸荒野,让那些读书人如何想?”不管是忠于谁,忠义这件事本身总是值得推崇的。哪怕是对手,一个忠孝节义的对手也比一个卑鄙无耻的对手值得推崇和尊敬。他们自然不必推崇韩敏,但是至少应该留给他身后最后一丝尊重。这对燕王来说,本身也不是什么为难之事。

燕王轻哼,“你说的倒是好听,若是以后人人都学姓韩的还得了?”

南宫墨抬手,“若是舅舅手下的臣子人人都是墙头草,舅舅你就高兴了?”他们今天能倒戈投靠燕王,明天就还能背叛燕王投靠别人。忠孝节义,或许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做到的,至少是每个人都该尊重的。

燕王沉默良久,看着眼前并肩而坐的两人,在看看跪倒在地上的两个儿子,不由得在心中叹了口气。

“罢了,你们起来吧。”燕王沉声道。

“多谢父王。”萧千炽两兄弟这才起身谢道。

燕王看着两人都熬得通红,比前些日子瘦了不少的模样摇了摇头,指了指不远处的椅子道:“坐下说话。”两人心中都松了口气,父王如此说,怒气应该是消了吧?虽然这次父王的怒火好像消得有些快了,不过总算是好事吧?

燕王抬手揉了揉隐隐作痛的眉心,吩咐道:“虽然解决了韩敏,但是后面的事情依然还不少。有了这次的教训,你们俩也给本王记着一些。无瑕,秦谢两家的人你看如何?”

南宫墨道:“谢七公子和长风已经带着人在办事了。虽然有些生疏,不过勉强维持到不是问题。只是毕竟是偌大的朝堂,要正常运转,还需要朝中文武百官齐心协力。”

燕王点点头,“这两天辛苦你看着些,再过两日本王也就差不多了。只要不出乱子就成。还有萧千夜那里……”

南宫墨微微点头,“舅舅放心便是,我知道了。”

“如此就好,素来你办事本王也放心。去吧。”

“是。”

呃…写完了才发现今天是七夕。七夕节写这个好像有点煞风景哈。亲爱的们,七夕节快乐。

嗯,为祝贺七夕快乐,我们来玩游戏吧。晚上十九点到凌晨二十四点,举人及以上留言祝陌墨七夕快乐的亲,奖励币币77个,抢楼成功7。27。37…以此类推,分别奖励再奖励币币99个,奖励可以重叠,但是77奖励不可重复哦。么么哒

ps:七夕快乐七夕快乐七夕快乐!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