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1、罪己诏,退位诏书/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墨和卫君陌从殿中退出来,萧千炽兄弟俩却被留住了。南宫墨二人也不多问,燕王殿下不管是要教训儿子还是要开导儿子,显然他们都不适合在场围观的。看看卫君陌苍白的脸色,南宫墨有些担心地道:“也没什么大事,不如你先回去休息吧?”卫公子淡淡一笑,伸手握住她的手,“我没事。”

“怎么会没事?如果真没事你方才可以拦下韩敏的吧?”南宫墨道。她当时就站在卫君陌的身边,只是位置更加不利动手。但是她分明看到韩敏撞向宫墙的那一刻卫君陌动了一下,只是半途又停了下来。韩敏动作太干净利落,若是卫君陌身体如常的话确实是能拦下他。但是如今卫君陌身体虚弱,功力只怕不足平时的一半。出手也无济于事,只能眼看着韩敏一头撞死在宫墙上。

卫君陌淡淡一笑,道:“恢复武功还要一些日子,但是我也没你想的那么糟糕。别担心,无瑕。”

南宫墨叹了口气道:“大概是我实在是不习惯你现在这样。”习惯了卫公子的强大,现如今卫公子这个连她都打不过的样子,真的很让她不习惯啊。

卫君陌轻声道:“我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那倒是,若是母亲来了你还是这副模样,不是让母亲担心么。”南宫墨道。

两人携手来到萧千夜的寝宫,寝宫里一如往常的冷清寂静。萧千夜坐在书案后面的椅子里,神色委顿。南宫墨却一眼看出他眼眶发红,仿佛刚刚才哭过一场一般。再一次看到两人,萧千夜倒是没有了往常的激动和愤怒,只是淡淡道:“你们来了。”

卫君陌拉着南宫墨在一边坐了下来,萧千夜侧首打量了卫君陌一会儿方才道:“你看起来…倒像是大病初愈的样子。还有燕王叔…看来这些日子,也不仅仅是你们想要放长线钓大鱼。”

萧千夜被关在这里,消息自然不怎么灵通。自从那日南宫墨来过之后,他甚至真的再也没能收到外面只言片语的消息了。所以虽然偶尔能从进出守护寝宫的侍卫身上感觉到情势的紧绷,却着实是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萧千夜更不想到,燕王会装病纵容韩敏等人闹得金陵城内外大乱,又伪造圣旨诱骗韩敏上当。不过现在看来,燕王也不是装病。他看得出卫君陌的脸色不好,自然更看得出燕王的虚弱无力。不过也是,如果燕王是装的,未必骗得过韩敏。

卫君陌沉默不语,南宫墨看了看萧千夜也没有说话,韩敏的死对萧千夜的打击似乎不小。

萧千夜也不在意,看着两人冷笑一声道:“朕当真是有些佩服燕王叔的勇气了,这样的情况下他也敢…方才,他就不怕朕豁出去拆穿他么?”

南宫墨问道:“陛下会么?”

萧千夜哑然,垂下了眼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整个书房又一次陷入了沉默之中。

南宫墨望着萧千夜心中暗叹,比起燕王萧千夜实在是缺少了太多作为王者的性格和能力。萧千夜软弱,优柔寡断,能力平庸还是其次,他虽然也有着一些偏执和决绝,却又无法坚持。如果当初他真的死在了太庙里,或许会让人觉得他总算还是十分刚烈宁死不屈的。但是太庙那一次的同归于尽已经耗尽了萧千夜性格里所有的刚毅和决然,再来一次他就很难做到了。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不死不休的事情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做到的。而且,萧千夜的牵挂也太多了。明明身在皇家,明明曾经为了皇权放弃过自己的妻子甚至母亲。但是萧千夜并不是真的觉得理所应当的,无论是面对皇后还是面对太后,他都感到愧疚,只要想起当初的事情就会感到羞愧的无地自容。让他再一次为了自己而将她们陷于困境,萧千夜显然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说服自己,更可能会陷入一辈子的痛苦和愧疚中。

燕王对两个儿子的评价同样适用于萧千夜:该狠的不够狠,该忍时又不够忍。

良久,才听到萧千夜有些疲惫地道:“你说得对…我不会。你去告诉燕王叔…朕输了,想要怎么样谁他的便吧。朕只希望…他能够善待母后和周先生他们。”

南宫墨一愣,倒是没有想到萧千夜竟然会如此的干脆利落。

萧千夜似乎同样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但是话出口之后他却仿佛觉得松了口气一般。望着坐在一边挺立如松柏的卫君陌怔怔出神。其实有的时候,放弃是很容易的事情。难的事选择放弃的过程,之前他努力的坚持,只要想到自己失败后的境地就觉得痛难当,恨不得当场就死了算了。跪在燕王面前称臣,甚至有一天要看卫君陌的脸色过活,他无法想象自己落到这个地步是什么样的情景。所以即便是知道自己全无胜算他也咬牙坚持,最后甚至升起了与燕王同归于尽的冲动。但是现在…好像也就那么回事儿吧?

至少…能少死几个人?母后,皇后,还有他的两个孩子,还有为了他辛苦了好几年头发都熬得雪白的周先生……

至于他自己,死都死过了,还能怎么样?

虽然不知道萧千夜在想什么,但是看到萧千夜脸色越来越沉静,南宫墨心中也暗暗松了口气。

“既然如此,我们就不打扰陛下了。”南宫墨道。

萧千夜轻哼一声,道:“让人送笔墨过来吧,朕这就写罪己诏和退位诏书。”

萧千夜一旦看开了,倒是爽快的让人惊讶。见南宫墨惊讶地看着他,萧千夜挑眉道:“怎么?你们留着朕这条命不就是没了这个么?难不成你以为朕真的相信卫君陌是为了朕这个堂兄才救我的?还是说,燕王真的对皇位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就是为了辅佐大夏江山才起兵的?这些骗草民百姓的话就不用在朕面前说了,虚伪。”

南宫墨扬眉笑道:“难得陛下还知道什么是虚伪?”确实是挺虚伪的,若说燕王对皇位没兴趣那才是天大的笑话。不过遮羞布么,谁都需要那么一两块,萧千夜用的也不少。

萧千夜自然明白她的意思,轻哼一声不再说话。

南宫墨点点头道:“陛下的意思我们知道了,会转告舅舅的。告辞。”

两人转身还没走出书房,就听到背后传来萧千夜有些怪异的声音,“燕王已经承认了卫君陌的身份,你们为何还叫他舅舅?”

南宫墨回过头笑笑,转身拉着卫君陌的手走了出去。

书房里,萧千夜保持着方才笔直的坐姿好一会儿,才像是泄了气一般的软倒在了椅子里。片刻后,书房里响起了似哭似笑的声音,“父王…皇祖父…千夜无能……”

韩敏一头撞死在宫门口的事情并没有引起太大的风浪,因为很快人们就被另一个消息给震惊了。

一天之内,萧千夜连发三道罪己诏,承认自己登基以来执政的各种失误,甚至连登基之前的一些事情都没有拉下。表示自己辜负了先帝的期望,宣布退位,让位于燕王。一时之间,整个金陵皇城再一次被震动了。

秦府

谢侯与秦家主对坐品茶。良久,谢侯方才问道,“陛下退位诏书的事情的,秦兄又什么看法?”

秦家主沉默了片刻,叹气道:“在下觉得…这一次陛下倒是难得的聪明了一回。”

“哦?”谢侯挑眉,“这几道罪己诏一出,陛下的名声可就……”登基之后的那些事情不说,登基之前特别是灵州的事情,以及萧纯的事情,虽然之前也有消息流传,但是外面流传的消息与皇帝亲口承认能一样么?这几道罪己诏一出,萧千夜可以说是亲自将自己的名声踩进了泥里。谢侯印象中,萧千夜却是一个非常爱惜名声的人。如此作为怎么能不让人感到震惊?谢侯甚至忍不住怀疑,这写罪己诏到底是不是萧千夜自己写的。

秦家主笑道:“谢兄,一个即将退位的皇帝,要那么好的名声来做什么?”不管萧千夜是自愿退位还是被迫退位的,一个退位的皇帝名声太好了可不是好事。

谢侯一怔,不由得摇头笑了起来,这一点他倒是不如秦家主看的清楚。毕竟,谢家这样的人家把名声看得比什么都重,有的时候甚至会为名声所累。可不是么,一个退了位的皇帝,若是名声还好那新皇能安心么?萧千夜的名声越差,对他来说就越安全。特别是他最后还禅位给了燕王,燕王哪怕是为了自己的名声,也必须得留下萧千夜一条命了。

秦家主道:“原本在下也有些担心,想必谢侯也是如此?”

谢侯微微点头道:“不错,原本老夫以为,以燕王殿下的脾气皇宫被破的那一日,只怕就是陛下的死期。却没想到,陛下会被卫公子给救了出来。如此看来,如今这样的结果,至少半数为卫公子和星城郡主之功。”

秦家主抚须笑道:“卫公子虽然性格稍冷,行事也颇肖燕王。但是却比燕王多了几分慈悲,少了几分暴戾。”

“燕王膝下另外那三位公子…”谢侯蹙眉道。秦家主了然笑道:“有人上门来拜访谢侯了?”谢侯浑不在意,笑道:“秦兄这么问,显然秦家也有人上门了?”秦家主略有些得意的笑道:“确实是有人上门,不过倒也并不十分殷勤。毕竟…我家那个不肖子,可还在辰州呢。”

秦家下一任家主,未来的继承人秦梓煦,是卫公子麾下的心腹。在外人看来,秦家天然的就是站在卫公子这边的。除非秦家换一个家主或者秦梓煦出了什么意外。这样一来,就算秦家能量再大,来拉拢的人也会稍微不那么热情了。

“谢侯可有主意?”秦家主问道。

谢侯淡定地道:“谢家只做纯臣。”

谢家既然准备要改变目前的局面,又有了入朝的机会,如果还想要站队得到什么从龙之功的话,那是死路一条。无论燕王自己将来意属哪个儿子,但是谢家却一个都不能选,选哪个都是死罪。至少两三代之内,谢家都要作为纯臣然谢家目前超然的地位和名声渐趋平淡才行。

秦家主了然,谢家的决定也在他的意料之中。燕王还没登基,如今年纪也还不算大,谢家中立才是最好的选择。

反倒是他们,想起还远在辰州的儿子,秦家主忍不住头疼。他该称赞儿子眼光好,一选就选了个未来的皇子还是该将这小子痛揍一顿,然后关起来三年五载免得把秦家拉入权利斗争之中?虽然是这么想,但是秦家主心中到底还是喜悦多余苦劳的。秦家不是谢家,没那么多的顾及。

谢侯举杯,淡淡道:“令公子眼光不错,谢兄后继有人,恭喜。”

秦家主也跟着举杯笑道:“谢兄谬赞了。谢兄这话…看来也是更看好…”

谢侯淡笑道:“燕王膝下那三位公子,到底不是在金陵长大的。从小的教养也是按照王府公子教养的。这世上,有人天赋异禀,有人聪慧决定触类旁通,但是绝大多数人,还是需要时间和环境历练的。若是那几位再小几岁或许还好些,但是现如今……”

“卫公子也并不比他们强。”秦家主提醒道,甚至可能还不如他们,燕王府那三位公子至少还是按照王府公子宗室子弟的模样教养的。卫君陌可是从小生活在郡王府,还不招人待见,可以算是自学成才了。

谢侯挑眉道:“显然,卫公子就是属于那极少数的人了。”天赋异禀。

秦家主一愣,叹息道:“难不成还真是枭雄之才……”想起卫公子这几年的成绩,卫君陌崛起的太快了。这世上自然还有比他更会治理地方的人,也有比他军功更加显赫的人。但是却绝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在短短的五六年间达到这样的战绩和声望。莫说是现在,就是往前数几百年也没有过这样的天才。卫君陌的横空出世,让多少当世英才黯然失色啊。

“秦兄慎言。”谢侯淡淡提醒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