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2、公主回京/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子禅位诏书一出,原本似乎复杂纠结的局势立刻就变得顺畅起来了。除了极少数如周襄等人这样对皇帝死忠而心有不敢的臣子外,绝大多数朝臣也都回过味儿来了。连天子自己都放弃了,他们还犯的着拿身家性命甚至是全家百十口的性命去跟燕王硬嗑么?既然是天子主动禅位,他们就算站到燕王这边,也算不得背弃君主了吧?

这么一想,原本还在家中告病消极怠工的朝臣们便纷纷“康复”准备回自己的衙门上班去了。不过有少许人发现,原本属于自己的位置上已经有人了。而且一个个都是年纪轻轻的年轻人,人家笑容1和蔼,态度亲切。大人不是病了无法理事么?咱们奉命来顶替几天,毕竟,这朝堂运转不能停不是么?虽然也没人阻止他们回去,但是那些来顶替他们的人也依然还继续留着。各部人员空前超员,让不少原本还有些小算盘的人心里也立刻绷得紧紧的。燕王这不会是在警告他们吧?你不想干活,这世上有的是人想干!

略有些微妙的心虚之意的官员们脑筋一转,纷纷奏请燕王登基,以安民心。

燕王自是推辞不许。

众臣再上书,再不允。

依旧上书,如此三番燕王方才勉为其难答应了下来。

众臣议定,九月十五举行禅位大典。一时间,金陵皇城中再一次热闹起来,之前的战争阴影仿佛一扫而空。而那些因为失败而失势的人们似乎也无人再去关心,之前金陵皇城里紧绷的仿佛一触即发的气氛也仿佛从未存在过一般。

九月初十,长平公主带着安安及辰州府众人乘船回到了金陵。南宫墨与卫君陌带着夭夭亲自到城外的码头迎接。

“母亲。”卫君陌和南宫墨并肩而立,看到从船上下来的长平公主立刻迎了上去。长平公主身后还跟着秦梓煦兄妹,曲怜星,南宫晖夫妻等人。安安被长平公主牵在手里,虽然才三岁多的孩子,却已经很有几分小大人的气派了。

“君儿,无瑕。”看到两人,长平公主显然也很是高兴。再看到被南宫墨抱在手里的夭夭,更是笑开了脸,连忙伸手去接,“夭夭,来让祖母瞧瞧可瘦了?”

几个月不见,夭夭倒是也不觉得生疏。乖巧的伸出小手就要祖母抱,“祖母,夭夭想祖母。”

“乖孩子,宝贝儿这些日子可受苦了?”长平公主心疼地不行,“瞧瞧都瘦了多少。”一想起被自己养的娇娇嫩嫩的小夭夭被人绑到这千里之外的金陵皇城来,不知道受了多少苦,长平公主就恨不得将小孙女护在怀里以后再也不让她出去了。才这么小的孩子,可怎么受得了啊。

南宫墨摸摸无语地看看女儿,瘦了?这个真的没有看出来。

“父亲,娘亲。”安安上前行礼,南宫墨看到乖巧的儿子心中更是歉疚。俯身将他抱了起来,“安安这些日子可好?”

安安小脸上有一丝别扭和羞涩的意味,眼睛却是十分明亮,点点头道:“孩儿很好,娘亲可好?“

南宫墨摸摸儿子的小脑袋笑道:“娘亲也很好,就是很想安安。”

一只大手将他从南宫墨怀里接了过去,安安小脸顿时更加僵硬了。他从小就沉静早熟,出了母亲和祖母总是喜欢抱抱捏捏他以外,极少要人抱。就算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也是如此,卫君陌神色温和的揉揉儿子的小脑袋,对南宫墨道:“我抱着吧。“三岁的孩子已经不算很轻了,夭夭是个小姑娘平时娇惯一些无妨,但是安安却是个男孩子。

安安眨了眨眼睛,还是乖乖的待在了父亲的怀中。

那边长平公主已经与夭夭亲热完毕,夭夭兴奋地朝着哥哥挥手,“哥哥。”

“夭夭。”夭夭小大人一般的探过身子伸手抱了抱妹妹,夭夭对哥哥的亲近十分高兴,吧唧一下亲了自家哥哥一下,“哥哥,亲亲。”

安安犹豫了一下,考虑自家妹妹被坏人抓走许多日子,还是俯身在她眉心亲了一下。看的长平公主哭笑不得,不过虽说男女有别,但是这两个是双胞胎,又还小倒也无妨。

“见过公主。”商峤跟在南宫墨身边,也跟着上前行礼。

长平公主连连道好,“好孩子,快起来。这些日子你也受苦了。”商峤是为了找夭夭才失踪的,又是南宫墨认得徒弟,就连卫公子都算他半个师傅,这几年相处下来,长平公主自然也不将他当外人。商峤朝着长平公主笑了笑,转头叫南宫晖和商念儿姐姐姐夫。

南宫晖伸手摸摸商峤的脑袋,笑道:“好些日子不见,长高了。”

“墨儿。”

“二哥。”南宫墨看看两人也点头笑道:“你们一路辛苦了。”

旁边,卫君陌道:“无瑕,有话回去再说吧。”

南宫墨莞尔一笑,“说得对,咱们先回去再说吧。”母亲,我来抱吧。这小丫头有些沉了。”

长平公主想了想,还是将夭夭送回了南宫墨怀里。三岁的孩子,夭夭又是格外好动的那种,长时间抱着的话长平公主还真是有些吃不消。

“君儿……”

长平公主看了看卫君陌,欲言又止。

卫君陌轻声道:“母亲一路辛苦了,有什么话回去再说吧。“

看着他与往常一般无二的态度,长平公主眼角不由得有些发红,连连点头道:“好,好。“

一行人在侍卫的护送下浩浩荡荡的进了金陵城,直接便去了这几天已经打理好了的长平公主府。

金陵城中的百姓也看着这队伍也不由在心中暗暗好奇到底是哪个大人物回京了。

回到长平公主府,挥退了闲杂人等长平公主便忍不住问道:“君儿,你…你…”看着长平公主难以启齿的模样,南宫墨心中暗叹了口气,轻声道:”母亲是想说…君陌的身世的事儿?“

长平公主脸色一白,紧张地望着卫君陌。卫君陌亲手倒了一杯茶送到长平公主手中,道:“母亲,只要你愿意,我永远都是你的儿子。”

长平公主眼圈一红,忍不住流下了眼泪。脸上的神色却明显放松了许多,卫君陌虽然不是她亲生的儿子,却是从一出生就是她在照顾的。若不是有这个儿子,只怕当年她也熬不过失去了亲生儿子的打击,这么多年下来,更是与自己亲生的无异了。

这么多年,她也不是没想过将君儿的身世告诉他。只是一来是担心他的安危,二来也是私心作祟,时间拖得越长,君儿长得越大她反倒是越来越说不出口了。甚至偶尔会忍不住想,也许这个秘密会一辈子保持下去呢。

但是现在…三哥自己能做主了,又岂会让自己的嫡长子流落在外?更何况,既然君儿的身世已经被人知道了,没有光明正大的名分反而更加危险。所以…这个儿子她是无论如何也留不住了的。

擦了擦眼泪,长平公主强笑道:“傻孩子,以后就要叫姑姑了。“

“母亲!“卫君陌沉声道。

长平公主伸手拍拍他的手背道:“母亲知道你的心意,只是…你早晚是要回去的。三哥那些年也苦的很,你别怪他。你将来总要叫他一声父亲的。“

“我没有怪他。“卫君陌道。

他并不是感情用事的人,当年是形势逼人,舅舅也是无可奈何。如果不是如今舅舅靖难成功的话,这个秘密只怕真的就要隐藏一辈子了。

长平公主点点头道:“那就好。对了…三嫂那里…“

长平公主有些担心,虽然从前三嫂待君儿和无瑕都挺好的,但是毕竟身份不同。这自古以来,原配的儿子与继室就是最难相处的,更何况是在皇家。

看着长平公主忧虑的模样,南宫墨浅笑道:“舅母他们还要两天才会到,母亲放心便是,舅母是个明事理的人,不会为了这事儿为难我们的。”长平公主点点头道:“希望如此,只是君儿,虽然三嫂...我是说母亲才是元妃,但是这些年小三嫂也不容易。就算身份变了,你们也须得对她尊重一些。切不可......”

“母亲放心,我们明白。”

长平公主忍不住叹了口气,“这事儿,三哥是怎么打算的?“

南宫墨蹙眉道:“舅舅之前已经当众承认了君陌的身份,不过毕竟不是正式的。所以舅舅打算在登基之前正式认回君陌。但是……”新皇登基,原本属于燕王一支的玉牒自然要重新誊写,如此一来正好将卫君陌的名字加上去。但是,这事儿燕王虽然兴趣高昂,但是卫君陌却是兴致平平,萧千炽三兄弟自然更是不是滋味了。知道卫君陌是自己嫡亲的大哥是一回事,但是看着父王如此兴致勃勃郑重其事的为了这事儿操心又是另外一回事。毕竟,父王在他们眼里素来都是高高在上的。

长平公主也十分无奈,“三哥想要做的事情,从来没有人拦得住。”长平公主也绝不会拦。不仅不会拦,而且还会尽力促成此事。人都是自私的,若是君儿的身份永远都是个秘密的话也就罢了。但是既然被人翻了出来无论如何君儿也必须要有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否则将来…只怕又是一场祸事。在嫂子外甥和儿子之间,长平公主会怎么站是显而易见的。

看着卫君陌冷淡的模样,长平公主莞尔一笑道:“怎么?还在跟三哥闹别扭呢?你这孩子,从小性子便冷,偏偏脾气又倔。但是君儿,就算有错也是我们上一代人无能的错,与你没有关系。你是三哥和三嫂唯一的骨肉,想必三嫂在天之灵看到你能够认祖归宗也会开心的。“

卫君陌神色稍缓,有些无奈地道:“母亲,我并没有…”

“好,母亲知道了。”长平公主道:“那就乖乖的。别让母亲担心。“

看着卫公子难得的无可奈何的模样,南宫墨坐在一边忍不住掩唇偷笑。

长平公主一路旅途劳顿,说了一会儿话便有些疲惫了。南宫墨和卫君陌也不敢让她太过辛苦,便亲自送了她回早已经收拾好的院子休息。

安置好了长平公主,两人这才携手回到了前院书房,秦梓煦等人早已经等在书房里了。看到两人进来,秦梓煦站起身来朝着两人拱手道:“恭喜公子,恭喜郡主了。”

南宫墨挑眉,“哦?喜从何来?”

秦梓煦看看两人最后目光落到了卫君陌身上,叹气道:“在下以为自己慧眼识珠,如今才知道还是眼拙了。竟没想到,自己效力的竟当真是一位龙子啊。”现在当然还算不上,但是燕王登基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等到燕王登基,身为燕王嫡长子又功勋卓著的卫君陌,封个亲王什么的自然是不在话下。秦梓煦看好卫君陌是真的,不过当初他以为就算燕王登基,看重外甥封个郡王应该就差不多了。虽然外甥的身份比不上亲儿子是皇子,但是同样的也让卫君陌免去了未来的储位之争。不仅如此,到时候燕王膝下的几个儿子,无论是谁想要太子之位都必须要拉拢卫君陌,秦家跟着卫君陌绝对比跟着燕王府那几位要安全得多。谁能想到,燕王还没登基呢,卫君陌的身份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南宫墨淡笑不语,秦梓煦自然也没打算揪着这个话题不妨,不过是顺口调侃一句罢了。他跟着卫君陌久了,身为心腹说话自然比寻常人随意一些。

众人落座,南宫墨目光落到曲怜星身上,问道:“怜星,身体可还好?”

曲怜星微微点头,浅笑道:“多谢郡主关心,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秦梓煦挑眉,“曲姑娘这话只怕说得有些轻了,老先生明明说......”

“秦公子!”曲怜星有些不悦地道,秦梓煦耸耸肩淡笑不语。南宫墨蹙眉,“怜星?”

曲怜星道:“真的没什么,只是偶尔会有些心疾罢了。并不严重,真的。”

南宫墨点点头,当初曲怜星伤得太重。若不是有师父医术绝顶,能不能醒只怕还不好说。几个月时间就能恢复到这样已经是不错了,“以后自己注意一些。”

曲怜星道:“我知道,郡主不必放在欣赏。”

南宫墨沉默了一下,问道:“可有鸣琴的消息?”

秦梓煦摇头,看看南宫墨道:“这么长时间,鸣琴姑娘都没有任何消息,只怕是...凶多吉少了。郡主还请...”其实他们依然还是对鸣琴的失踪有些怀疑的,但是无论是商峤还是夭夭或者是南宫怀等人都没有问出有关鸣琴的任何消息。他们也就只能默认鸣琴是下落不明了。毕竟当时情况混乱,若是鸣琴真的死在了别的什么地方找不到尸体也为可知。

南宫墨摆摆手,没有再纠结这个问题,只是看着秦梓煦道:“秦公子离京多年,是不是先回府见过秦家主?”

说到这个,秦梓煦脸上也不由得露出期盼的笑容。说起来,他离开金陵已经好几年了,确实很是想念家中的亲人。不过秦梓煦还是没有忘记正事的,“已经到了金陵,倒也不着急。不知道可有什么需要在下办的?”秦梓煦当然知道,卫公子这么急着催他们回京,定然是因为人手不足。

卫君陌淡然道:“我已经跟舅舅商量过了,过些日子你就去接替何文栎的位置。”

秦梓煦先是一怔,反应过来何文栎是谁不由得神色肃然。恭敬地对着卫君陌拱手道:“多谢卫公子。”

应天府尹是三品官,在秦梓煦这个年纪已经是不低。更不用说应天府尹虽然是地方官,但毕竟位置特殊是天子脚下,不是能让皇帝信任的人也做不了这个职位。一入仕就是三品官,也只有这种特殊的时期才能够有了。要知道,跟秦梓煦年纪差不多的科举进士,若不是金榜题名的早又有靠山有背景,这个时候不是在翰林院里熬资历,就是被外放出去当个六七品的芝麻官呢。

卫君陌看着他道:“舅舅愿意给你这个位置就是对你的信任,过上几年可外放为官。秦梓煦,你这几年在辰州做得很好,我不希望你回到金陵以后反倒是变得碌碌无为。”

秦梓煦正色朝卫君陌一拜道:“梓煦明白,多谢公子提携。”卫公子说是燕王对他的信任,其实燕王与他不过是见过几面而已,又哪里说得上信任与否?不过是因为燕王信任卫君陌罢了。如今秦梓煦是三品京官,未来外放自然不可能比这个品级更低,也就是说必定是一方封疆大吏。未来的前程不可限量。卫公子可以说将锦绣前程摊开在了秦梓煦的面前,如果秦梓煦还不知道进退反而回京之后卷入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之中不知上进。那等待他的就不是锦绣前程了。卫公子这话,既是嘉勉,同样也是警告。

秦梓煦心中却只有郑重和感激,同样是聪明人,比起不断地试探他更喜欢卫公子这样的干脆利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