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燕王妃的烦恼/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平公主略作休息,便进宫去见燕王了。之前燕王一直住在与长平公主府毗邻的燕王府里,只是禅位大殿几日后就要举行,而且因为之前的乱局,如今朝中事务繁忙,燕王身体又尚未痊愈,为了省去来回的颠簸便在宫中一处宫殿里住了下来。

“五妹。”看到长平公主,燕王还是很欢喜的。毕竟是自己唯一的同母妹妹,几乎可以说是燕王一手带大的。更不用说因为卫君陌的事情,燕王对这个妹妹既是感激又是愧疚。

“三哥。”长平公主浅笑道,“三哥身体无碍吧?”

燕王的事情卫君陌和南宫墨事先也跟她说过了,长平公主便是原本心中还有些芥蒂现在也不剩下什么了。她在辰州养尊处优的过日子,并不比在金陵做公主的时候差什么,甚至是更加的顺心如意。但是三哥却是真的拿命在战场上拼,甚至还两次三番的险些送命。这样的行为,已经不仅仅是用野心能够解释的了。有再多的野心,命没了有什么用?

燕王笑道:“能有什么事?就是你回来早了。若是晚上几天,本王看起来肯定比之前在幽州好得多。”弦歌公子已经告诉过他了,因为用了重药,又换了卫君陌半身血滋养。他现在的身体远比几年前要好得多了。只要以后好好保养,这些年的各种伤病并不会影响寿数。对于后面这句话,燕王不怎么放在心上。他确实是野心勃勃没错,那是因为他的骄傲不允许有不如他的人踩在自己头上。至于许多君王追求的长生不老福泽延年什么的,燕王反倒是不怎么上心。如果为了长寿这也不能做那也不能做,那他还当这个皇帝干什么?若只是为了享受的话,藩王也未必就真的比皇帝差多少,至少,藩王还没有朝中文武百官的限制和言官三不五时的谏言呢。

长平公主叹了口气,“那就好,不仅是三哥,君儿看起来脸色也不好。不知怎么的,手腕上还拉了一条大口子,问他就说是战场上不小心弄得,这仗不都打完快一个月了呢么。真不知道你们……”

“呵呵。”燕王干笑两声,不着痕迹的将自己同样带着伤的手腕隐藏在了袖袍之下。

“你们三个,还不过来见过姑母。”

站在一边的萧千炽三兄弟这才上前来拜见长平公主。长平公主含笑让人起身,燕王有些蹙眉,道:“安安怎么没跟你一起进宫?”其实燕王早就想要问了,只是好几年不见妹子,一开口就问孙儿到底是不太好,这才忍了下来。确定长平公主真的没带着安安过来,燕王还是有些小小的失望了。

长平公主当然知道燕王的心情,虽然萧千炯膝下也有一个儿子,但是嫡长孙毕竟还是不一样的。只是…“安安没坐过船,这次一路上时间也长。一下船就不舒服呢,正在弦歌公子那里看着。夭夭说要照顾哥哥,便也没有进宫来。”

一听说安安病了,燕王顿时有些紧张起来,“可严重?”

“没什么,弦歌公子说休息两天就能缓过来。毕竟孩子还小。”

燕王点头,“那就好,让他好好养着,等身体好了再进宫来给我瞧瞧。需要什么药材补品的,你自己叫人到太医院去取便是。”至于太医就不派了,有弦歌公子和那位老先生在,太医去纯属献丑。长平公主点头应了下来,兄妹俩几年不见也有不少话说,燕王挥挥手示意萧千炽三人退了出去。

等到殿中只剩下兄妹两人,气氛略微的凝滞了片刻,燕王方才轻叹了口气道:“五妹…君儿的事,三哥对不住你。”

长平公主眼眶微红,强笑道:“三哥说什么话,本就是当初说好了的。更何况,若不是有君儿在,当年我只怕也……”对于第一次做母亲的人来说,丧子之痛的打击是巨大的。何况长平公主还不止是丧子之痛,她还被自己一直信任有加的丈夫背叛了。一直对她情深意重的丈夫,竟然背着她跟别的女人有了孩子,自己还因此而动了胎气失去儿子。痛苦,怨恨,愧疚,当时几乎就要毁灭了长平公主。若不是当时三嫂陪在她身边安危她,长平公主都不知道自己当时会做出什么事情来。直到有了君陌之后,她才渐渐的平静了下来。在之后修养的一个多月中,慢慢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和理智。

燕王摇摇头没说话,其实如果没有让长平领养君儿的话,说不定长平很快就走出了卫鸿飞带来的伤害与之和离,然后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呢?这世上的事情,谁又能说得准?

长平公主抹了眼角的泪珠,深吸了一口气道:“三哥,咱们现在先不说这些。君儿的身世…千炽他们和三嫂那里……”虽然方才只是一个照面,长平公主也感觉得到三个侄儿的变化。这也不能怪他们,谁突然冒出来一个比自己身份更加尊贵的嫡长兄心里也不少接受。

燕王倒是不怎么在意,道:“君儿是阿暖的儿子,本王认回他是天经地义的事情。”除了稍微顾虑妹妹的感受之外,燕王并不觉得这种事情还需要给别人什么交代。

长平公主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三哥,君儿是你和三嫂的嫡长子,认回来自然是天经地义的谁也不能说什么。但是,三…小三嫂也是父皇赐婚明媒正娶娶进门的。她若是从前知道也就罢了,偏偏她从来都不知道你还有一个嫡长子。一时间……”

燕王不由笑着摇头道:“五妹,你太小看王妃了。她不会因为君儿的事情说什么的。”

说不说和心里想不想是两回事儿,长平公主暗叹自己这三哥实在是不怎么了解女子的心思。不过,想想远在幽州的小三嫂,又觉得三哥说得也不错。燕王妃从来都是极其聪慧明里的女子,应当不会为了这种事情闹什么别扭。不得不说,自家三哥当真是幸运之极,前后两个王妃都是极好的女子。当然,先帝壮年时的眼光也还是很不错的,给儿子挑选王妃很少有出过错的。

“既然三哥心里有数,我就不多说了。千炽千炜那里,三哥还是不要逼得太急了。以己度人,若是这样的事情是三哥遇到,你能高兴么?”长平公主知道燕王对三哥儿子素来十分严厉,这次的事情只怕也不怎么会顾及他们的感受。都是自己的侄子,长平公主固然是更偏心卫君陌一点,但是却也不希望另外三个反身什么不好的事情。

提起三个儿子,准确的说是想起萧千炜燕王脸色微沉。先帝在世的时候,燕王还没有生出夺位的想法的时候,确实是想过让萧千炜取代萧千炽为燕王世子。毕竟身为一个镇边藩王,太过懦弱和优柔寡断实在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但是燕王可以确定自己绝对没有表现出来过,也不知道这个次子到底是哪儿生出来的野心觉得他可以。如果说是因为燕王对萧千炽的失望,那么同样或者更受宠的三子萧千炯却并没有野心勃勃的想要取代大哥的想法啊。

萧千炜的问题燕王也不觉得跟他认回卫君陌有什么关系。他认回了卫君陌萧千炜便视卫君陌为对手和敌人,如果没有这回事儿,那么跟他做对手的就是他的嫡亲大哥萧千炽了。以萧千炽的手段和能力,说不定真的会栽在自己亲弟弟的手里。

这次的事情,说是对萧家三兄弟的考验,不如说是对萧千炜的一个教训。如果此后他能静下心来想明白自己该如何做是最好,若是依然故我,燕王就不得不考虑放弃这个儿子了。

不愿跟妹妹说起自己儿子的这些糟心事,燕王随意的将话题带了过去,聊起了即将到京的齐王的事情。长平公主跟自家六哥更是许久不见,果然很快便被转移了话题。

燕王这边正更自家妹子叙旧,南宫墨和卫君陌那边也没闲着。毕竟,禅位大典不过是几日的时间了,他们需要办的事情却还不少。每次有什么重大的庆典的时候,金陵城中最忙的毫无疑问就是礼部了。这个部门本就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天都是闲着喝茶磕牙,另外六十天却要忙的晕头转向的。

虽然将之前金陵的事情搞得一团糟,但是燕王也没有因此就冷落了两个儿子,庆典的事情还是交给了萧千炽和萧千炜去办。对此,南宫墨也很满意,卫君陌伤还美好呢,什么鸡毛蒜皮的事情都要他办的燕王简直是神烦。

不过,还有一些事情却让礼部以及萧千炽等人十分为难的。那就是禅位大典的宾客和需要出息的朝臣。

在朝为官的自然是不用说,既然现在依然还在朝不管你心里怎么想的,至少明面上是默认了禅位大典的合法性的。但是另外一些德高望重声名卓著的大儒啊什么的,就有些麻烦了。这类人,都有一个统一的毛病,清高,顽固不化。如果他们自己不愿意来,想要用权势压制他们是不太可能的。但是如果一个都没有,这禅位大典只怕就有些不好看了。

当萧千炽和萧千炜将礼部列出的单子送到卫君陌和南宫墨跟前的时候,南宫墨看了一眼也忍不住有些牙疼。

“你们就不能找几个比较接地气儿的么?”

萧千炽一愣,忍不住问道:“那个…大嫂,什么样的叫接地气儿的?”

南宫墨翻了个白眼,“比较和蔼可亲的,人生观比较积极入世一点的。”

“可是…那能叫大儒么?”那些读书人之所以追捧除了他们学问好,不就是因为他们铁骨铮铮,不为富贵所动么?如果跟一般人一样在俗世中打滚,争名逐利,那跟普通人有什么差别?南宫墨指了指上面的名字,“周襄不就是?”

萧千炽有些愧疚,“周襄自从出宫以后就闭门谢客了。但是他身份特殊,如果不参加禅位大典的话只怕外人会有话说。”

南宫墨点点头道:“我明白了,礼部搞不定的人,全部都在这儿了?”

萧千炽连连点头,一脸殷切地望着两人。

南宫墨叹气,十分语重心长地道:“千炽啊,你知道,君陌的伤还没好。”

萧千炽再点头,南宫墨道:“所以,我们肯定没法帮你跑去到处找人的。这样吧。”南宫墨伸手将手中的单子撕成了平均的四分道:“你们一人挑一份,还有一份送去给萧千炯。剩下的交给我们来办。”

“哈?”萧千炽有些傻了,南宫墨道:“年轻人,要迎难而上。有你们亲自去,也算是给了这些人面子。尽力而为,实在是不行就算了。这世上哪儿有那么十全十美的事情。”

“……”原本想要把这个烫手山芋扔了的啊。扔掉了四分之一算是成功么?

“千炜,你怎么说?”见萧千炽无精打采,南宫墨看向萧千炜挑眉笑道。自从那日之后,萧千炜整个人就显得比往日更加沉默了许多,轻易不肯开口说话。南宫墨也说不准他是受到打击了还是怎么的。

萧千炜伸手取过一份属于自己的名单,点头道:“表嫂说得对。”

“这才对,你们现在也忙得很。我们就不留你们了哈。”南宫墨欢快挥手告别。

萧千炽也只得摸摸鼻子无奈地苦笑。

“见过公子,郡主。”门外,侍卫沉声禀告道。南宫墨挑眉,有些好奇地道:“何事?”

“禀郡主,刚刚接到消息,燕王妃一行人已经到金陵城外六十里外了。”侍卫道。

闻言,萧千炽和萧千炜脸上都不由得露出几分欣喜,萧千炽欢喜地道:“母妃到了!大嫂…呃,我们…”萧千炽虽然能够心平气和的叫南宫墨大嫂,但是对着卫君陌的时候,这声大哥却还是有些叫不出口的。南宫墨对此很是理解,笑道:“行了,知道你们许久没见舅母,肯定是想念的很。我跟你们一起去迎接吧。”

萧千炽有些羞愧的一笑,“多谢大嫂。”

前往金陵官道上,燕王妃坐在马车里,身边坐着的是抱着孩子的孙妍儿。三年多时间,孙妍儿比当初显得成熟了许多。此时,孙妍儿安静的抱着孩子坐在燕王妃身边,想到马上就要到金陵,能够见到自己的家人还是夫君了,孙妍儿清秀的小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燕王妃靠在马车上闭目养神,眉宇间带着几分疲惫之色。这几年她独自一人支撑着幽州燕王府,确实是十分辛苦。只是此时的疲惫却不是因为这些,也不是因为旅途的劳顿。卫君陌的身世的消息,早在她们还没启程之前就已经被快马传到了幽州。自此开始,燕王妃微锁的眉头就没能展开过。

当年卫君陌出生的时候她才十二三岁,虽然同在金陵却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时候也只是有些惊讶长平公主堂堂公主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罢了。后来嫁入燕王府,燕王对卫君陌这个外甥十分重视,她身为继妃自然不能有什么让夫君不喜的举动,这些年她也是真心将卫君陌当成外甥的。只是,无论如何她也想不到,卫君陌的身世竟然会如此惊人。

王爷…你真是将这个秘密瞒得死死的啊。燕王妃不由在心中苦笑。

燕王妃是极其聪慧的女子,其实在收到了消息的第一时间她就知道了该怎么做才是对的。虽然卫君陌是嫡长子,却也改变不了她是燕王妃的事实,她的儿子同样也是嫡子。并不会因为多了一个卫君陌而就变成了庶子。世人都知道她是燕王继妃而不是元妃,所以,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她对燕王又没有什么海枯石烂的痴情。

但是,她看得明白却不代表所有人都能看得明白啊。燕王妃叹气,想起这些日子一路收到的消息,再想想自己的三个儿子。老大和老三也就罢了,千炜这孩子明明是三个孩子中最聪明的,怎么就看不明白呢?其实,仔细想燕王妃也明白萧千炜为什么会这样。毕竟…等到燕王登基一切都不一样了。如果一个王位还能让人保持理智的话,那么一个皇位却足以让天下绝大多数人疯狂。但是,胜利从来不可能属于失去了理智的人。即便是自己的亲生儿子,燕王妃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儿子…是比不上卫君陌的。

心中一时间有些苦涩,她在燕王的心中比不上元妃。她的儿子,也比不上元妃的儿子啊。

“母妃,好像到了。”孙妍儿小心地看了一眼正沉思的燕王妃,低声提醒道。

燕王妃立刻回过神来,果然行进中的马车微微震了一下,然后稳稳地停了下来。

燕王妃深吸了口气,轻声道:“总算是到了,咱们出去吧。”

孙妍儿点点头,“是,母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