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4、王妃教子/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下了马车,萧千炽三兄弟和南宫墨已经带着人站在城门口等候多时了。见到燕王妃出来,三兄弟立刻殷勤的迎了上去,“母妃!”

“孩儿见过母妃。”

燕王妃一眼扫过三个儿子,眼底多了几分笑意。点了点头道:“辛苦你们了,等久了吧?”

萧千炽笑道:“迎接母妃怎么会辛苦,儿子们许久不能在跟前尽孝,母妃可还好?”

燕王妃笑道:“母妃很好,看到你们也都好好的,母妃就放心了。千炯,还不快过来看看你媳妇儿和儿子。”

往日里神采飞扬的萧家三公子此时却是难得的红了脸,不过看到孙妍儿手里抱着的孩子时脸上还是闪过欢喜的光彩。脸上上前一步走到孙妍儿身边,“这…这是我儿子?”孙妍儿轻轻将孩子交到他手里,轻声道:“康儿睡着了,夫君抱抱他吧。”

别看萧千炯没事也爱去逗夭夭玩儿,但是真抱到了自己的孩子还是忍不住慌了手脚。有些僵硬的抱着怀里的孩子,结结巴巴地道:“他…他叫康儿?”可怜这孩子已经三岁了,却连自己的亲爹都没有见过两面。如此比较起来,南宫墨和卫君陌虽然也时常忙碌,夭夭和安安却还算幸福的了。

孙妍儿摇头道:“这是我取得小名,希望他健健康康。大名还是请父王赐下。”皇家的孩子并不是每一个一生下来就有名字的。毕竟皇家的孩子夭折率实在是有些高,一般长到三四岁的时候方才序齿和取名。更何况这几年燕王征战在外,燕王妃和孙妍儿便也没有拿这些事情去烦他了。

萧千炯点点头,“康儿,这名字好。”

“无瑕。”燕王妃含笑看了一眼儿子媳妇,便将目光转向了靠后一些与朱初瑜并肩而立的南宫墨身上,点头微笑道。

南宫墨微微福身,“见过舅母,君陌有伤在身未能前来迎接舅母,还望见谅。”

燕王妃一愣,显然是有些不太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萧千炽上前一步,三言两语飞快地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边。燕王妃神色微动,笑道:“君儿是为了王爷遭了这么大的罪,正该好好养着才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南宫墨淡淡一笑,看看周围轻声道:“舅舅和母亲也早就等着舅母了,还请舅母移驾回城里歇息吧。”

燕王妃点头笑道:“还是你想得周到,这一路颠簸,我倒是真有些累了。”

“哪里,三位表弟只怕是许久不见舅母,心中激动不已呢。”

燕王妃等人重新上车,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入城。先将燕王妃送回了燕王府才又转身回了公主府。

燕王府里,燕王妃坐在主位上看着坐在跟前的三哥儿子两个儿媳妇,忍不住叹了口气。

良久,方才挥了挥手道:“初瑜,妍儿,你们先回去吧。”

“是,母妃。”朱初瑜和孙妍儿起身告退。孙妍儿一路旅途早就疲惫不堪了,朱初瑜虽然心有不愿,却也不能为了这种事情忤逆燕王妃,只得默默退下。

等到花厅里只剩下母子四人,萧千炜才忍不住开口道:“母妃,表哥的事情……”

燕王妃淡淡道:“这些年,王爷从未跟我提起过宋姐姐早夭的那个孩子。但是你父王既然当众承认了,自然是真的。这么些日子,难不成你还心存幻想?”

“那咱们怎么办?难道真的要看着父王……”

“住口!”燕王妃厉声道,神色严厉的看着萧千炜皱眉,“炜儿,你何时变得如此急躁了?”

萧千炜连忙住口,看了看萧千炽和萧千炯有些懊恼。

萧千炯扬眉,道:“二哥,既然表哥是父王的儿子,肯定是要认回来的。难道你觉得咱们能够改变父王的主意?”萧千炯不明白自己这素来聪明的二哥怎么就想不透,别说父王想认回自己的亲儿子,就算父王想认一个跟他没关系的人当儿子,谁又能阻止得了?

这些日子,父王就已经隐隐对二哥的态度有些不满了,偏偏他还不知道收敛。

燕王妃叹了口气,看向萧千炽道:“炽儿,你怎么看?”

萧千炽犹豫了一下道:“表哥既然是元妃嫡子自然是应该认回来的,这些年…也是表哥受了委屈,父王心中定然也是十分愧疚的。”

燕王妃这才点了点头道:“你能想明白就好了。”然后看向三个儿子沉声道:“你们记住了,你们父王最是不喜与他作对的人。”

萧千炯撇嘴,想说表哥就经常跟父王唱反调父王也没生气。

燕王妃仿佛看出他在想什么,淡淡接口道:“除非你有本事让他称赞。”

萧千炯缩了缩脖子,摸着鼻子不敢再说话。

萧千炜动了动唇角,终究还是只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将他的表情看在眼里,燕王妃只得暗地里叹了口气。

“启禀王妃,长平公主,卫公子和星城郡主来了。”门外,管事禀告道。

燕王妃一怔,连忙道:“请他们进来吧。”

长平公主带着儿子媳妇走进大厅,含笑叫了声三嫂。

燕王妃笑道:“五妹,两年多每年,你倒是气色越来越好了。这是…夭夭和安安?都长这么大了?”

长平公主笑道:“可不是么?小孩子都长得快,千炜家的小子也不小了吧?”

站在旁边的萧千炯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脑袋,“姑母,那小子刚到金陵有些不习惯呢。”虽然是这么说,年轻的脸上却带着浓浓的笑意。

“舅母。”南宫墨和卫君陌上前见礼。

燕王妃目光落在卫君陌身上怔了一下,很快便回过神来,淡淡笑道:“君儿脸色果然是差得很,怎么不好好携着?都是一家人,什么时候见面不成不必赶在这个时候。”

虽然燕王妃尽力保持平静,但是南宫墨依然能够感觉出其中的不一样。却也并不感到意外,如果一个女人真的对丈夫突然冒出来一个儿子全然不在意,那才是奇怪了。长平公主笑道:“三嫂不用管他,他是练武之人,一点小伤养些日子也就好了。”

燕王妃一愣,没想到长平公主竟然不知道卫君陌为了燕王放血的事情。

卫君陌淡然道:“多谢舅母关心,我无碍。”

南宫墨也跟着笑道:“怎么不见妍儿和康儿?安安,夭夭,叫舅婆。”

燕王妃笑道:“她们娘俩一路过来累得很,我让她们先去休息了。安安,夭夭都长这么大了?”

安安和夭夭互相牵着小手走到燕王妃跟前,齐声叫道:“舅婆好。”

燕王妃不由得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好孩子,你们也好。”两个长得一样精致一样可爱却表情不同的龙凤胎站在面前,即便是对卫君陌的身份还心存芥蒂,也还是忍不住要喜欢了。

见状,长平公主也在心中暗暗松了口气。看三嫂这神色,至少对这件事不会极力反对。是了,三嫂素来都是个极为聪明的女子。

燕王妃又给了两个孩子见面礼,萧千炽三兄弟自然也免不了,夭夭也就罢了,安安却也是刚到金陵的,一会儿两个小娃娃就收到了一堆价值不菲的礼物。

燕王进来的时候便看到大厅里一片和乐融融的模样,眼底闪过一丝意外,面上笑道:“怎么这么热闹?”

看到燕王,众人先是一愣,燕王妃连忙起身,“妾身见过王爷。”

燕王伸手将她扶了起来,和声道:“这几年辛苦王妃了,一路上可还好?”

燕王妃抿唇笑道:“王爷言重了,都是妾身分内之事。一路安好,有劳王爷惦记。”

“那就好,这么都在这儿?”燕王点点头。

燕王妃笑道:“五妹带着君陌和无瑕还有两个孩子过来了。王爷怎么出宫了?不忙么?”

燕王扭了下有些僵硬的脖子,笑道:“事情总是忙不完的,歇一会儿不碍事。”

目光落到两个小娃娃身上,燕王眼睛微亮,“这是安安?”这些日子燕王是时不时将夭夭抱过来玩儿的,但是安安却还是时隔两三年第一次见到。南宫墨明显感到燕王看安安的眼神比看着夭夭更加炙热一些。安安休息了一天,精神倒是不错。

“舅公!”夭夭欢快地叫着奔了过去。

燕王俯身一把将她抱在怀里,漫步走了过来。

“舅公好。”安安眨了下眼睛,脆声叫道。

“好孩子。”燕王笑道,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顶,从身上取下来一把匕首递过去,道:“舅公也没带见面礼,这儿你拿去玩儿吧。”

安安方才收了不少礼,都收习惯了。谢过一声便接了过来,显然是十分喜欢。那是一把只有成年男子手掌长的匕首,刀鞘古朴,并不十分华丽。但是南宫墨却一眼认出那上面镶嵌着的蓝宝石质地和大小都十分难得。燕王随身携带的自然也不会是凡物。

安安看了一会儿,还是转过身将匕首交到了卫君陌手中。三岁的孩子,显然还不适合玩弄这种利器。

南宫墨赞许的捏了捏儿子的小脸,安安顿时小脸通红地望着母亲。

燕王妃平静地看着这一幕,神态平和唇角含笑,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燕王确实是十分重视安安,南宫墨等人起身告辞的时候还要人将两个孩子留在燕王府中。如今燕王登基在即,事务繁多,南宫墨哪里能放心。还是卫公子盯着燕王不悦地神色,直接抱着孩子走了。

“混账东西!”燕王怒瞪着空荡荡的门口,没好气地骂道。

但是在场听着的人却都知道他并不是真的在生气。燕王妃抿了一口茶,望着燕王轻声道:“王爷,君陌的身世,您是怎么打算的?”

燕王微微皱眉,道:“王妃有什么想法?”

燕王妃心里明白,燕王并不是真的在乎自己的想法。淡淡微笑道:“君陌既然是先王妃的嫡子,自然是要认回来的。总不能…让王爷的血脉流落在外。”

闻言,燕王神色稍缓。看着燕王妃的眼神也更多了几分暖意,轻声道:“本王一直没跟王妃提起过这事,是本王的不是。只是当年那多事的神棍……”

“我明白。”燕王妃道:“事关君陌的安危,也事关燕王府的安危,小心一些是对的。这些年…君陌也受委屈了。”

“母妃……”

“住口。”燕王妃淡然地瞥了萧千炜一眼,道:“我跟你父王说话呢,胡乱插什么嘴?”

萧千炜只得低下头,“儿子错了。”

燕王妃这才欣慰地一笑,“知道错了就好。以后你们三个都要唤君陌大哥,可明白了?”

沉默了一下,萧千炽和萧千炯先一步开口,“儿子明白。”

“儿子明白。”萧千炜道。

见状,燕王倒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燕王妃如此通情达理,燕王看着三个这几年一直让他有些不满的儿子也心软了几分。点头道:“你们母妃说得不错,当年的事并非君儿的错,但是最后承担后果的却是他和他的母亲。这些年他在金陵过得什么日子,你们也应当听说过。”

萧千炯不怎么在意地道:“知道了父王,不就是多一个大哥么。”反正比起他们三哥,父王也一直更看重表哥。之前的震惊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天,萧千炯早就已经接受事实了。有些同情地看了看两位哥哥,萧千炯耸耸肩表示:父王怎么说怎么是,他不掺和。

“是,父王。”

燕王妃微微凝眉道:“既然这么决定了,那王爷看怎么做合适?”燕王道:“三天后就是登基大典了。必须在这之前解决,到时候宗人府也好写玉牒。就明天吧,直接宣布出去便是了。”

“这…是不是太草率了?”燕王妃迟疑,燕王道:“这种事怎么做都一样有人议论,本王的事岂容那些人质疑?直接告诉他们结果就够了。”

燕王妃叹了口气,“既然王爷这么说,那么就这么办吧。”

“辛苦王妃了。”燕王道。

燕王妃淡笑,“妾身分内之事。”

萧千炜神色阴郁地回到自己房中,朱初瑜正坐在房里看账册。见他这副模样,不由得惊讶,“夫君这是怎么了?”

萧千炜沉声道:“父王明天就要向所有人宣告表哥的身世。”

“不是早就已经公布了么?”第一次听到卫君陌的身世的时候,朱初瑜也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她怎么也想不到,卫君陌的身世竟然会如此惊人,明明…明明…

萧千炜道:“正式公布与父王在街边上随口说一句岂能一样?”

“怎么这么急?”朱初瑜道,还有三天就是禅位大殿了,随后便是登基大典,如今金陵城里事情多着呢。

萧千炜轻哼一声,道:“还能是为了什么?三天后便是登基大典。到时候宗人府修玉牒,他就是名正言顺的嫡长子了。父王登基,应该是打算追封宋王妃为皇后。”

皇帝登基追封早逝的王妃为皇后这也是早有先例的,不过并不是必须的,只看皇帝对原配妻子的情分罢了。但是如此一来,卫君陌就成为名正言顺的元后嫡子,身份上明晃晃压他们几个继后嫡子一筹。

朱初瑜也有些失神,半晌无语。

见状,萧千炜不由皱了皱眉,“你在想什么?”

朱初瑜连忙回过神来,勉强一笑道:“既然卫公子身份确凿,这也是无法阻止的事情。夫君何必如此动怒,别气坏了身体。”

萧千炜闭了闭眼,“我怎么能不…父王对他的态度你这些年不是没看到,有了他在,还有咱们什么事儿。”这次的事情,虽然父王并没有追究,但是对萧千炜本人来说却是个极大的打击。在萧千炜心里,这次的事情就是父王在逼着自己承认,他不如卫君陌。

朱初瑜也只得叹气,世事无常谁人能料?

“父王正当盛年,还早着呢。”

萧千炜沉默不语,只是脸色依然难看。朱初瑜只得劝道:“夫君想想,若是父王并未起兵,终其一生夫君所争的不过是个王爵罢了。等到父王登基,夫君便是名正言顺的亲王。未来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现在,却万不可再触怒了父王。”

萧千炜叹了口气,“你说的不错。罢了,我还有事,先去书房了。”朱初瑜知道他必定是要去和手下的幕僚议事,也不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恭送他离开。

等到萧千炜走远,朱初瑜原本含笑的容颜也不由得阴冷了起来,一挥手将桌上的茶壶扫落在了地上。

门外,听到响动的丫头竹儿连忙推门进来,“小姐…这是怎么了?”

朱初瑜咬牙,“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卫君陌…卫君陌怎么会是燕王府的嫡长子?!”

竹儿低下头不敢说话,自从听到这个消息,小姐的心情一直不好。

“朱家那边有什么消息?”

竹儿犹豫了一下,低声道:“已经确定了,朱家的产业已经全部冲入了国库。”一旦进了国库的钱,就算是皇帝自己也别想拿出来了。之前通过萧千炜本来能拿出来一些,谁知道却被萧千炯叫破功亏一篑。

闻言,朱初瑜脸色大变,险些一头栽倒在地上。气得浑身发抖,“朱妃那个贱人!”

“小姐息怒!”

朱初瑜扶着桌子,支撑着自己没有倒下去。扶着桌子的手都在颤抖,“你先出去,我想要静一静。”

“小姐…”

“出去!”

“是,小姐。”竹儿只得退下。

房间里只剩下朱初瑜一人,朱初瑜怔怔地望着寂静的房间,只觉得头痛欲裂。“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啊…!”

门外,竹儿听着里面传来凄厉的叫声,也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