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5、王府宴,众人心/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陵皇城,还在忙碌着准备禅位大典和登基大典的人们再一次被突然抛下来的惊雷炸的头晕眼花。其实,也没有让所有人震惊。毕竟这在金陵城里已经算是旧闻了。但是即便是旧闻,燕王随口承认和光明正大的昭告天下也还是有差别的。这其中的差别大概就相当于娶媳妇儿到底是暗地里悄悄办了还是三媒六聘,八抬大轿的风光进门了。

对于普通的不知道真相的百姓来说就更加震惊了,一直因为身世不明而备受诟病的卫公子,竟然是燕王府已故王妃宋氏的亲生子,燕王府的嫡长子?!

这是老天在开玩笑么?

所有人都忍不住抬头望天,苍天一片晴朗万里无云。

刚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离家多年好不容易回来的秦大公子正在淡定地陪父亲下棋,就=听到管事急匆匆地来禀告的消息秦梓煦剑眉微挑,从容的落下一子,“父亲,不说是不是也觉得孩儿目光如炬?”

秦家主也是无言以对,当初秦梓煦为什么选卫君陌?一是卫公子的能力,二是燕王对卫公子的看重,三是卫公子身份超然。但是现在…一个未来皇帝的外甥和一个未来皇帝的嫡长子…燕王赶在这个时候宣布卫君陌的身份,用意显而易见。

而秦家…早已经绑在了卫公子的船上了。

“父亲,您有什么教诲?”秦梓煦恭敬地问道。

秦家主沉默良久,方才道:“时也命也,顺其自然吧。反正…秦家将来也是你的。”把秦家弄没了,将来倒霉的也还是你自己。

秦梓煦耸耸肩,摸着脑门思索,“比起那几位,我还是将赌注押在卫公子身上。除非他自己不想赢。”更何况,一回京卫公子就送了他那么大一份重礼,还能摇摆不定的是脑子有问题。

“那你还这副德行干什么?”秦家主道。

秦大公子道:“我以为父亲会夸夸我眼光好。”

“……”

身份的变化同样也带来了更多别的变化,原本就不算冷清的长平公主府,这两天更是宾客如云,访客络绎不绝。可惜事件的当事人对此并无兴趣,长平公主府当即闭门谢客,让乘兴而来的众人只能无奈而归。

宫里燕王等人忙成一团,宫外面燕王府里燕王妃也没有闲着。听说燕王妃回京的消息之后,金陵皇城里的贵妇们就第一时间登门拜访了。求见的人源源不断,燕王妃不胜其扰,只得干脆的一次将城中的贵妇都宴请了一遍。收到帖子的人们也纷纷欣然前往,要知道虽然现在燕王妃还是燕王妃,但是两三天以后燕王妃就要变成当朝皇后了。

燕王府里,燕王妃和长平公主坐在花厅里闲聊。如今她跟前有两个儿媳妇,迎接宾客这些事情自然不需要她亲自出马了。如今这金陵皇城里只怕也没有那个贵妇能当得起燕王妃亲自出迎了。

“五妹,无瑕怎么不在?”虽然正式昭告天下认回了卫君陌,卫君陌和南宫墨夫妻俩也改口称燕王为父王,燕王妃为母妃,但是却并没有搬出公主府回燕王府居住。一家四口如今依然与长平公主一起居住在长平公主府中。对此,燕王也没有多说什么。只要认回了儿子他就心满意足了,妹妹这些年为了君陌确实是废了不少的心思,孝顺她也是应该的。

长平公主浅笑道:“今儿一早就跟君陌出门了,说是要去拜访什么先生。”摇摇头,长平公主叹息道:“我也不清楚这些。君儿身体还没好,有无瑕跟着也放心一些。”

燕王妃点头,长平公主不清楚她却是知道的,毕竟萧千炽三兄弟如今也在做一样的事情。

两人正说笑间,门外便响起了陵夷公主清脆的小声。燕王妃与长平公主对视一眼,起身迎了上去。陵夷公主已经踏入了大门,朝两人笑道:“三嫂,五姐,你们可千万别跟我客气。”

长平公主含笑道:“说什么客气,几年不见很是想念七妹罢了。”

陵夷公主也是一笑,“我也想念五姐呢,这几年五姐看着倒是年轻了许多。”

“油嘴滑舌。”长平公主无奈道。

陵夷公主与长平公主携手而坐,侧首对燕王妃轻声笑道:“三嫂,恭喜。”

燕王妃淡淡笑道:“恭喜什么。”

陵夷公主眨了眨眼睛道:“提前恭喜。”

“你啊。”燕王妃无奈地摇了摇头。

妯娌三人坐下来说这话儿,燕王妃和长平公主都不是性格外向的人,倒是听陵夷公主说的多一些。陵夷公主虽然也已经年过四十,却依然神采飞扬,言谈利落。

“怎不见无瑕呢?”陵夷公主有些好奇地问道。

长平公主不由乐了,“怎么三嫂和七妹都问无瑕?无瑕与君儿出去了。”

陵夷公主笑眯眯道:“我疼她呗。五姐和三嫂可都是抱孙儿的人了,只我一个孤家寡人可怜巴巴的,今儿我便是想来瞧瞧几个小娃娃呢。”

燕王妃笑道:“夭夭安安和康儿在后院玩儿呢。你若要见,自去就是了。”

陵夷公主也不客气,站起身来摆摆手道:“那我先去瞧瞧。虽然无瑕他们到金陵不少日子了,我却还没怎么见过两个孩子呢。”

笑看着陵夷公主离去,门外孙妍儿连禀告,“母妃,宾客已经差不多到齐了。”

燕王妃点点头,对长平公主笑道:“五妹,咱们也出去吧。”

“是,三嫂。”

燕王府内的宽阔的水阁中,金陵城中数得上的权贵之家的当家主母,嫡出庶出小姐们做了一堂。其中最为风光的莫过于孙家和朱家的贵妇人,旁边都围了不少人亲密攀谈。朱家夫人也就罢了,这几年朱家如日中天,朱夫人自然也是众人追捧的对象。只是此时,朱夫人虽然脸上带着几分得意但是形容却有些消瘦和憔悴。孙家家世不显,在金陵城中也是一贯的低调。孙夫人带着儿媳妇一起来的,面对周围众人亲切的目光略有些不自在,席间的话也就少了一些,却也是中规中矩并不出错。

转眼五六年过去,当年曾在寄畅园和朱家参与盛会的闺秀们大多已经嫁做人妇。期间早已经不知到新冒出多少才貌双全的名门闺秀。若是南宫墨在此,定会发现在场的闺秀们都是无比面生,为数不多能看到的熟人大概也只有秦惜,谢佩环和刚刚随燕王妃一起入京的跟着薛夫人一起来的薛小小了。

薛小小从小生在北地长在北地,对于金陵的闺秀圈子很是陌生。坐在薛夫人身边忍不住好奇的东张西望,打量着周围的人。薛真是燕王麾下的心腹大将之一,其子薛斌又是卫公子麾下的将领,薛夫人虽然是新来的却也十分引人注目。众人自然也不会漏看了坐在薛夫人身边一身红衣俏丽可人的薛家小姐了。

薛小小是习武之人,感受到一些不善的目光顿时有些不高兴的撇了撇小嘴儿。

“小小。”不远处传来一个轻声呼唤。

薛小小回头一看,终于看到一个熟人不由欢喜地朝她挥了挥手,“惜儿。”秦惜在幽州住过一段日子,虽然身体不佳却也跟薛小小有过几面之缘。见薛小小一副百无聊赖的模样,便换她过来一起说话。

薛小小眼睛一亮,伸手扯了扯薛夫人的衣襟在母亲耳边耳语了几句。薛夫人也自然也知道秦惜的,便点了点头放她过去。

薛小小走到秦惜身边坐下,好奇地看了一眼坐在秦惜身边的谢佩环,“惜儿,这位姐姐是谁?”

秦惜笑道:“这是谢家的三小姐,佩环。”

“哎呀,你就是星城郡主说得谢三啊。”薛小小道。

谢佩环抿唇笑道:“正是谢三,见过薛小姐。”

薛小小连连摆手,“可不敢,我是个粗人,谢姐姐别嫌弃我就好了。”

学佩环托着下巴笑道:“小小明明貌美如花儿,怎么就是粗人了?”

三个女子相视一笑,只觉得都亲近了许多。

薛小小望了望周围,眼底了声音道:“惜儿,谢姐姐,我怎么觉得…有很多人在看我。”她是练武之人啊,对别人的是视线很敏感的好不好?

秦惜微笑道:“因为小小长得好看啊。”

薛小小翻了个白眼,“我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她虽然长得不错,但是在场比她好看的少女还是不少的。至少单论容貌秦惜就比她还看,若论气质,谢佩环更是不知道将她甩到哪儿去了,“而且…他们的目光好像很奇怪。”

谢佩环想了想,不由莞尔。

薛小小连忙道:“谢姐姐,你知道是为什么?”

谢佩环看了秦惜一眼,“惜儿也知道。”

“惜儿……”薛小小可怜巴巴地望着秦惜。你们都辣么聪明,只有我这么笨,你们还好意思骗我吗?

秦惜想了想,看了看四周附到她耳边低声道:“燕王殿下很快就要登基了。”

“啊?”薛小小茫然,突然灵光一闪,“啊…。”

秦惜一把按住了她的手,另一边的谢佩环伸手捂住了她的嘴。两人双双看了一眼热闹不已的水阁内,不由抹汗。幸好他们坐的地方比较偏僻。薛小小眨巴了一下眼睛,谢佩环一指掩唇,“别叫。”

薛小小再次眨眼,谢佩环方才轻轻放开了手,吐了口气。

薛小小警惕地瞥了一眼身后不远处一个被她们的动作吸引的少女,低下头低声道:“燕王殿下要选妃?”

“……”

秦惜无语,“燕王殿下登基了自然要选妃,但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燕王二公子…千炽公子还没有王妃,千炜公子和千炯公子虽然有正妃也有妾室,却也没有侧妃。毕竟…那些妾室家世低微又没有子嗣,封不得侧妃。还有…咳咳,大公子…卫公子,也只有星城郡主一个。”帝王选妃什么的,是需要经过正规的选妃渠道的。另外,燕王也不可能刚刚登基就选妃,至少也要等两到三年这些闺秀哪儿等得了。再有,燕王妃未来的皇后已经有三个嫡子,元妃宋氏有一个嫡子,而且还都是成年的。燕王将近天命之年,哪里比得上风华正茂的皇子们?

薛小小恍然大悟,“她们都是……”

谢佩环点头,“想要进宫的自然也有,不过应该是要小两三岁的。燕王殿下为表勤政不好美色,登基之后应该会册封王府旧人,将选秀摞到三年以后。”这算是惯例,若是正常继位自然要为先帝守孝,非正常继位也要表明心智不是?当然也有非正常选秀进宫的不在此例。但是这种毕竟是绝少数。

薛小小忍不住抖了抖,萧千炽…好像没太大的毛病,萧千炜?得了吧,想要当萧千炜的侧妃的女人肯定脑子有病。萧千炜的妻子朱初瑜那是善类么?至于萧千炯…三少夫人多好一个人,跟她争男人亏不亏心?再然后…大公子萧千烨,也就是卫公子…恶寒…跟星城郡主去抢卫公子,她还不如跟去抢星城郡主呢。

“这些人,真是太想不开了。”薛小小叹道。除了千炽公子的嫡妃之位可以去争取一下,千炯公子的侧妃之位还好以外,别的都是受虐啊。不,有朱初瑜那样的妯娌,哪一个都不会好过。幸好,有了自家姐姐的事情,薛家短时间内是不会跟皇家接亲了。至少,薛家的姑娘不会嫁入皇家。

本姑娘真是太冤枉了。薛小小哀怨不已。

秦惜低声笑道:“是你太想得开了。”

薛小小偏着头嘻嘻笑道:“总算是知道为什么一直有人盯着我了,你们金陵的姑娘真是不爽快。”

秦惜挑眉道:“幽州的姑娘能有多爽快?”

薛小小道:“呃…各凭本事呗。至少不会想要用眼睛看死我。”

闻言,谢佩环和秦惜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秦惜叹气道:“可惜星城郡主不在,当真是有些无聊。”

薛小小左右看看,也跟着叹气,“我也好久没见过星城郡主了。做女子,就该像她那样。”

谢佩环道:“我觉得无瑕也要麻烦了。”

“我觉得,对她来说应该不算麻烦。”

“我也这么觉得!”

三人聊得正欢,门外传来了管事的通报声,“燕王妃到!长平公主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