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7、名声重于性命/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王府后院萧千炜的院子里,朱初瑜神色漠然的坐在一边漫不经心的听着朱夫人喋喋不休的说着话。直到实在是忍不了了方才没好气地道:“够了!”朱夫人先是一愣,这才发现朱初瑜脸色不好看。连忙道:“瑜儿,你这是怎么了?难道是有人给你气受了?”朱初瑜轻哼了一声没说话,朱夫人并没有领会她的意思,见状反倒是松了口气笑道:“娘就说嘛,瑜儿可是马上就要做王妃的人,谁敢给你气受?这两年你爹总是说朱妃那贱人如何如何,哼!她害得咱们朱家还不够惨?还是娘的好女儿最好了。”朱初瑜抚了抚额头,道:“娘,你到底想要说什么?”朱夫人看了看朱初瑜,道:“这个…瑜儿,眼看着燕王殿下就要登基了,你是不是跟千炜公子说一声,给你几个哥哥在朝中安排一个职位,以后对你也要好处是不是?”朱初瑜垂眸,淡淡道:“安排职位,你说得倒是轻松,这几年时间,他们几个竟然没有丝毫的长进!我要怎么帮他们安排?”朱夫人不以为然,有些不高兴地道:“你怎么这么说你哥哥,那星城郡主和卫公子不都将他们的人塞到了朝中极重要的位置?你哥哥都跟我说了,他们能做难道你们就不成?瑜儿,你三哥可是死在了宫里没能出来,以后你做了王妃,难道不需要娘家依靠?”听到朱夫人说起这个,朱初瑜更加生气起来,咬牙道:“说得好!星城郡主和卫公子安排的是什么人?朱家那几个又是什么人?秦家大公子,谢家七公子,蔺家长风公子还有南宫绪,哪个不是能力卓著能独当一面的?他们之前是去给燕王府帮忙的,之前金陵城里一团乱的时候你们怎么不说?”被女儿这样咄咄逼人的质问,朱夫人也不由得瑟缩了一下。却很快又恢复了过来,理所当然地道:“那时候那么乱,谁知道……”朱初瑜有些疲惫地坐回了椅子里,道:“所以,这就是燕王殿下愿意用卫公子的人而不愿意用你们的原因。”朱夫人有些着急,“那怎么办?瑜儿,难道你就眼睁睁看着咱们朱家败落了?你娘家若是败落了,你觉得千炜公子还会看重你么?”朱初瑜脸色微沉,朱夫人立刻就知道她说中了女儿的心事。暗暗松了口气,关切地道:“瑜儿,爹娘难道会害你不成?只要朱家好了,你在皇家也才能挺得起腰来做人啊。”朱初瑜轻哼一声,冷笑道:“朱家好了,就凭那几个酒囊饭袋,他们不连累我就不错了。”朱夫人有些讪讪,“怎么会?你哥哥他们…并不是不想上进,只是没有机会而已。”朱初瑜垂眸不语,朱夫人确实是说中了她的心事。萧千炜的野心她明白,所以也更加明白拉拢势力的重要性。这些日子,他们连续在秦谢两家碰了软钉子,萧千炜已经将主意打到联姻上来了。就是今天也嘱咐过她主意前来参与王府宴会的闺秀们。若是萧千炜想要拉拢朝中之人,身份低的肯定看不上。身份高的,想要娶进门至少就要给个侧妃的名分。而自己成婚数年无子无女,也不得燕王和王妃喜爱,若是娘家在倒了只怕以后这皇子妃的位置也坐不稳了。良久,朱初瑜方才道:“我知道了,我会跟夫君商量的。”朱夫人大喜,合掌笑道:“这才对,你们兄妹互相帮衬着我和你爹也才能放心。”看着朱初瑜脸色依旧郁郁,朱夫人这才小心翼翼地问道:“瑜儿可是有什么心事?”朱初瑜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她娘不是什么聪慧之人,跟她说了又有什么用?“母亲还有什么事么?”朱夫人想了想,道:“瑜儿,朱妃那个贱人…难道就这么放过她?”提起朱妃,朱初瑜脸色也有些难看,冷冷道:“不然还能怎么办?萧千夜识时务禅位给父王。就算是为了名声父王也必须善待萧千炜一家子。登基之后,至少也要封萧千夜一个郡王爵位。朱妃就是郡王侧妃了。”朱夫人撇嘴,“一个侧妃而已,我儿可是亲王嫡妃。”朱初瑜警告道:“总之,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去招惹朱妃!”其实,朱初瑜有些怀疑自己这母亲在朱妃面前到底能不能讨到便宜。连她都被朱妃给骗过了,从前只以为她懦弱胆小毫无主见。但是现在看看,这是没有主见的人能够做出来的事情?在宫里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女人,显然也不是什么善茬。朱夫人只得点了点头,只是眉宇间还隐约有几分不甘。“少夫人,该开宴了。王妃请您和朱夫人过去呢。”门外,丫头匆匆来禀告道。朱初瑜吞下了还想要跟朱夫人说的话点了点头,“我们这就过去。”朱初瑜带着朱夫人回到水阁还没坐下,门外便有丫头禀告南宫墨回来了。燕王妃笑道:“还不快让她进来。”水阁中一众女眷的目光不由得都看向了门口,这位星城郡主的名声可不算小。在座的女眷倒是有不少都见过她,却并不怎么熟悉,只因当年在金陵的时候星城郡主着实是不喜欢这些交际应酬。南宫墨独自一人从门外走进来,刚踏入门口就有了万众瞩目的感觉,脚下微微顿了一下漫步朝着主位的方向走了过去。如此这般如闲庭信步的悠然模样,让不少人看在眼里都若有所思。星城郡主容貌出众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只是她的战绩和名声略有些彪悍,以至于许多未见过她的闺秀总觉得星城郡主若不是长得五大三粗就是空有容貌举止粗俗。此时一看心中很有几分不是滋味。走进来的女子一袭浅蓝衣衫,因为刚从外面回来,南宫墨并没有穿着华丽精致的服饰。只是极为寻常的一身浅蓝衣衫,虽然脂粉不施,却依然是眉目如画,神采湛然。甚至她身上都没有许多习武之人的凌厉气势,唇角含笑带着十分的清丽婉约,仿佛从图画中走出来的世家贵女。“见过母妃,姑母。”私底下,南宫墨和卫君陌依然事长平公主如母,但是明面上却必须改了称为。若是在这种场合下还称呼燕王妃为舅母,只怕外人立马就要脑补出卫公子夫妇与燕王妃不和传闻一二三了。燕王妃含笑点头道:“好孩子,快起来。君儿呢?”南宫墨浅笑道:“他有事进宫了。”燕王妃点头道:“你回来的正巧,去那边随你姑母坐吧。”“是。”听闻卫公子没来,不少人暗暗地有些失望。须知,卫公子虽然有一双紫眸,但是论容貌却是整个金陵皇城数一数二的美男子。不过今天是宴请女眷,只怕就算卫公子没有进宫也不回来了。南宫墨走到长平公主身边坐了下来,看了看四周没看到两个孩子。长平公主轻声道:“几个孩子被七妹带着玩儿呢。不用担心。”陵夷公主性子随性,自己膝下又无子无女,看到几个可爱的小包子连宴会都懒得参加了。南宫墨这才松了口气,“难得七姑母喜欢他们,是他们的福分。”燕王府里一片和乐融融,皇宫里却是阴风阵阵就差电闪雷鸣了。卫君陌还没走进书房就听到里面传来摔东西的声音,脚下顿了一下,卫公子继续淡定地往门口走去。“大公子。”殿外的侍卫恭声见礼。卫君陌挑眉,“谁在里面?”侍卫犹豫了一下,低声道:“周老大人。”御书房里,燕王眼神神色阴郁,似乎丝毫没有即将君临天下的兴奋和跃跃欲试。殿中,几个或须发皆白或一头灰发的老者被押着跪在地上。只是无一例外的虽然是跪着,这些人看着燕王的眼神中充满了仇恨和愤怒。头颅高高的扬起,丝毫没有恭敬之意。燕王轻哼一声,沉声道:“本王不想跟你们废话,拉出去,斩了!”一个刚刚骂的最厉害的老者被侍卫拉了出去,其他人都不由得变了脸色。为首的白发老者,正是萧千夜最信任的心腹老臣周襄。剩下的也是之前被萧千夜关在御书房偏殿的一干重臣。燕王冷眼看着仿佛呆住了的众人,沉声道:“本王起兵,只为靖难。若不是有你们这些佞臣在侧蛊惑陛下,陛下又岂会落得如今的地步?”周襄嘿嘿冷笑两声,“靖难?清君侧?不知燕王殿下,君王现在何处?”燕王脸色微沉,“陛下深感愧对天下,自愿禅位尔等还有话说?”“狗屁!”周襄忍不住跳了起来,怒斥道:“陛下分明是被你们逼视的!”

燕王冷笑,“若不是尔等无能,陛下何至于此?”

周襄愤然怒骂道:“萧攸,你谋逆犯上,弑君夺位。将来到了九泉之下,有何面目见太祖皇帝英灵?!”“放肆!”燕王大怒,“若不是尔等蛊惑陛下削藩迫害皇叔,何至于此!来人,将此佞臣给本王拉下去,周氏一族,满门抄斩!”“不用劳驾!”周襄咬牙,“老夫就是追随先帝和韩兄而去,也绝不会奉你这乱臣贼子为君的!”说着就要往旁边的柱子上撞去,门外,卫君陌手指轻弹,差一点就要撞到柱子的周襄身子一软立刻昏死了过去。燕王气得脸色铁青,抬头对着站在门口的卫君陌怒目而视。冷声道:“你救他干什么?想死就让他们去死!立刻给朕将周韩两家抄了,择日问斩!还有你们…。”燕王冷厉的目光扫过跪在地上的众人,“不想活了尽管来试试,本王不怕杀人!”众人心惊,不知是被刚刚惊险的一幕还是被燕王的怒气吓到,一时间竟不敢再出言顶撞,任由侍卫将他们拉了出去。昏迷的周襄也跟着被抬了出去。

书房里的侍从们看到燕王挥退的手势之后暗暗松了口气,悄无声息地低下头退了出去。书房里只剩下父子两人,燕王犹自不解怒气,咬牙道:“你救那个老东西干什么?不过是个老不死的,本王杀了他就杀了!”

卫君陌也不着急,只是淡淡道:“他们怎么会在宫里?”

燕王一哽,犹豫了一下方才将事情说了一遍。原来眼看着就要举行禅位大典和登基大典了,禅位诏书可以让萧千夜自己写,但是这继位的诏书却需要有一个德高望重之人来落笔。第一人选自然是周襄,在朝堂上无论是谁的声望都比不过周襄。读书人中名望比周襄大的大多是在野不在朝。而且周襄是萧千夜的死忠,如果有他来写诏书的话自然是效果更好了。

可惜,认为萧千夜同意退位之后这些老顽固就能屈服的燕王殿下还是太甜了。招来周襄等人,还没有说够三句话就吵起来来。周襄因为韩敏之死和萧千夜被逼退位更是对燕王极尽叱骂之能事。事实上,燕王能忍到卫君陌回来还没直接砍了周襄,已经是这些年来涵养过人了。

卫公子沉静的紫眸有些怪异地看着他,“是什么让你觉得…周襄会替你写诏书的?”

燕王脸色顿时就黑了,狠狠地瞪着卫君陌半天没说话。卫公子道:“萧千夜禅位,世人只会赞他不恋权位。周襄现在替你写诏书,不就是告诉天下人他急着侍奉新主?读书人把名声看的比命还重要,你觉得他会答应你么?”所以,这完全是燕王殿下自己闲着没事儿干给自己找不自在。

燕王没好气地道:“那你说怎么办?难道让本王自己写?”他还没那么不要脸面。

卫君陌垂眸思索着,周襄确实是最好的人选,可惜周襄也是最不可能的人选。想了想,卫君陌道:“直接从朝中的大儒总挑一位便是了。没有什么事情能尽善尽美。”

燕王扬眉道:“本王不爱跟那些酸书生打交道,你和无瑕今天出城去怎么样了?”

卫公子淡然道:“有谢侯帮忙,一切顺利。周襄那里……”

提起周襄,燕王的脸色又有变坏的趋势,卫君陌并不在意,“韩敏已经死了,周襄就算你看他再不顺眼,也请忍耐。”

“……”燕王沉默良久,“本王知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