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8、政见不同/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王对于忍耐这件事其实不怎么在行,他这辈子最大的忍耐就是二十九年前将自己的儿子抱给了妹妹养,因为忌惮皇帝老爹二十多年也没有认回来。一个人在一件事上若是忍的太过了,要么从此忍成了个包子,要么他对别的事情的容忍度就会变得非常低。

如果是按照燕王自己的想法的话,他是绝对不会用如此磨叽的法子的。萧千夜周襄韩敏这些人,在他带着大军进城当天就统统要死光。就算全天下的读书人都骂他又怎么样?在他那位铁血的皇帝老爹身上,燕王学到了一件事。这世道,是有兵有权的人说了算的。像萧千夜那样跟那些朝中大臣和世家权贵和风细雨的慢慢磨,确实是能有几个如周襄等人这样死心塌地的忠心臣子没错。但是绝大多数却都只会当他好欺负。

只不过因为提建议的是卫君陌,是自己几十年相认又不敢认,自己的妻子临死前还念着连眼都不能合上的儿子。而且卫君陌的能力燕王也十分认可,所以他说的话燕王八成都会听一听。如果提这些建议的是萧千炽和萧千炜中的任何一个,燕王不一顿板子抽出去就不错了。

良久,燕王方才叹了口气,挥挥手道:“坐下,陪本王说一会儿话。”

卫君陌沉默的走到一边坐了下来,看了一眼靠在椅子里一脸疲惫的燕王少见的犹豫了一下方才问道:“父王…心情不好?”

燕王神色稍缓,摇摇头道:“没有,只是……”

燕王皱着眉思量着该怎么说,登基在即眼看着天下在握,说心情不好未免显得矫情。只是,燕王心中也确实是有几分莫名其妙的失落。只是他豪迈惯了显然不习惯处理这么细腻无聊的感情,于是只得将之归咎于这些乱七八糟的琐事上了。

“之前本王说将周襄那些人都杀了……”燕王抚着额头皱眉道。

卫君陌皱眉,“此事…。”

“本王知道,万万不可!”燕王翻了个白眼,道:“你和无瑕倒是心有灵犀,都是一个说辞。你可知道,留着这些人纵然说不上后患无穷,麻烦却也不少。”他为什么想要快刀斩乱麻,还不是因为这些读书人看着手无缚鸡之力,但是根基之深厚,牵扯之广泛丝毫不亚于那些世家大族。这些读书人哪个没有老师学生,又哪个没有师兄师弟?再加上什么同乡同榜同年,简直是让人想想都头大,“北元人踏马中原野心不死,南疆沿海也都从不平静,本王不想跟萧千夜一样将时间浪费在跟这些人闲扯上。”

哪儿做了皇帝的人不想要名垂青史建万世功业?即便是萧千夜那样的性子,登基之时必然也是雄心万丈的做一番功绩出来的。只可惜,他的精力都用在与朝臣的平衡与世家的试探和纠缠以及与皇叔的死磕中了。渐渐地将自己陷入这些事情之中无法自拔,哪里还有精力做正事?看看萧千夜登基这几年,无论是民生还是军政都毫无建树,甚至因为战乱让百姓名不聊生。燕王虽然有信心不会落到萧千夜的地步,但是他却一点儿也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些人身上。萧千夜登基时才二十多岁,他却已经马上就到天命之年了啊。

卫君陌倒也能理解燕王的想法,只是燕王的做法虽然方便快捷,长远来看却是后患无穷。

燕王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挑眉道:“能有什么后患?刚刚打完仗本王不信那些酸儒还能再拉一次。最多就是骂骂本王,史书上写个什么残暴,将来谥号给个什么暴啊,戾啊,炀啊,之类的罢了。等到新皇登基,只需稍微加恩,就算才能平平说不定也能得个仁君的评价呢。”

“您真想得开。”卫君陌不咸不淡地道。

燕王轻哼一声,道:“不是本王想不想的开的问题,能有个好名声自然是好。但是就算有萧千夜的禅位诏书,你觉得外人就真的相信萧千夜是心甘情愿禅位的了?既然他们都要说,那本王还客气什么?还有…炽儿他们三兄弟到底还是嫩了一些,这次一个韩敏就将他们兄弟几个逼得手足无措。留着这些人在朝,你可知道将来他们会给你找多少麻烦?若是他们唆使千炽或者千炜他们做些什么……”

“父王是打算,将所有的障碍都清扫干净么?若是如此,他们永远也不会成长。”卫君陌道。

燕王没好气地道:“本王说得是你!周襄那些文人是绝对不会站在你这边的,一旦将来…这些人只怕都是你的敌人。”卫君陌可说是燕王起兵最大的功臣之一,而且本身也极端不好忽悠。那些文人一个个精的跟鬼似得,绝对不会向着卫君陌的。有先帝和燕王这两个不是昏君却像是暴君的君主已经够受了,若是再来一个卫公子这样精明厉害的,还让不让人喘气了?

卫公子微微眯眼,神色淡然,“无妨。”

燕王一噎,咬牙道:“感情是本王多管闲事了。成,本王也给你透个低,最晚三年后,本王必要出征北元。若是在这之前,你搞不定这些老头子,你就自己在金陵陪他们磨牙吧。”

言下之意,三年后燕王殿下要亲征北元。如果在这之前卫公子不能压制住这些老头子的话,那么燕王出征以后就更没空管这些事儿了,卫公子就只能自己在金陵皇城里陪这些人玩儿了。

卫君陌道:“亲征北元,是不是太急了?”

燕王叹了口气,“念远的本事本王还是知道一些的,他既回了北元只怕单靠瓦剌部压制不住他们。三年时间已经是极限,若是时间再长一些,只怕这些年幽州军下的功夫都白费了,北元恢复了元气一切又要重头再来。本王跟北元人死磕了二十多年,有生之年总要彻底让他们对大夏没有威胁才行。”

这回卫君陌没有再劝,书房里一片沉默。

卫君陌从皇宫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没有回公主府而是直接去了燕王府接母亲和妻子儿女。燕王府的宴会也已经结束,王府门外,朱初瑜和孙妍儿亲自送了几位贵客离去。还没转身回府便看到卫公子策马而来在燕王府门口停了下来。

卫君陌翻身下马,门口的侍卫连忙见礼,“见过大公子。”

“见过大哥。”朱初瑜和孙妍儿也连忙上前见礼,只是都有些尴尬。原本的表哥突然变成了嫡亲兄长,虽然是夫君的而不是自己的。但是对女眷来说倒是真比自己多了个亲哥哥还尴尬古怪。

卫公子微微点头,问道:“无瑕和…姑母可在?”

朱初瑜笑道:“大嫂和姑母正陪着母妃和七姑母说话呢。大哥里面请。”

卫君陌微微点了下头,抛下两女朝王府里面走去。

身后,孙妍儿很是羡慕地道:“表…大哥对大嫂真好。”确实是真的很好,就只是这两天,无论南宫墨去哪儿做什么,只要有空卫公子必定亲自来接。

朱初瑜笑了笑,“人都走光了,咱们也进去吧。”

孙妍儿看了看神色有些晦暗的朱初瑜,身为妯娌即便是关系一般她却也知道朱初瑜为什么心情不好。听院里的丫头说,朱初瑜打算为萧千炜择选侧室,当然这些都要燕王登基之后了。但是看朱初瑜的模样,只怕也不是真的自己想的。对此,孙妍儿倒是还算平静,她早就知道萧千炯不可能只有她一个人。这些年虽然因为之前萧千炯年纪尚小后来又出征在外院里并没有什么人,但是如今一切平定下来自然就不一样了。虽然萧千炯自己并没有说什么,但是孙妍儿也早有心理准备。等到燕王登基以后过段日子,便禀告母妃为夫君纳妾吧。

还没走进大厅就听到里面传来陵夷公主的笑声。

大厅里,陵夷公主抱着夭夭一脸喜爱的揉捏着她嫩嫩的小脸儿。倒是两个男孩儿一个躲在了燕王妃的身边一个躲在了长平公主身边,有志一同的离陵夷公主远远地。陵夷公主笑眯眯地看着夭夭,“夭夭啊,跟姑奶奶去我家住好不好?”

夭夭被捏着小脸儿说话都走音了,“表啊…”

“为什么?姑奶奶疼你。”陵夷公主笑道。

夭夭泪眼汪汪,“姑奶奶坏,捏脸脸……”

陵夷公主自然不会真的捏疼了小朋友,却还是含笑道:“是姑奶奶不好,吹吹好不好?”

夭夭眨眨眼睛,“姑奶奶去夭夭家住?”夭夭还是很喜欢这个漂亮爱笑又喜欢跟他们一起玩儿的姑奶奶的。

陵夷公主笑看着长平公主,“五姐,夭夭可是请我去你家住呢。”

长平公主掩唇笑道:“我又没关着大门不让你进来,你爱住多久住多久。”

陵夷公主乐道,“果然是我的还五姐,那我就不客气了。”

燕王妃含笑看着陵夷公主,“多大的人了,还跟个孩子似得。”

陵夷公主笑道:“我倒是想跟孩子似得,孩子多好玩儿啊。”

南宫墨笑看着女儿,挑眉道:“倒是难得夭夭跟姑母投缘呢。”夭夭长得可爱,第一眼看到她爱不释手的人多了去了。但是其中很大一部分最后都会变成跟宁王一般的敬而远之。夭夭能跟长平公主玩儿这么久还没有吓到人家,显然是跟陵夷公主很是投缘。

“那是。”陵夷公主笑道,“本宫素来很有孩子缘的。”

“启禀王妃,大公子来了。”

燕王妃一怔,很快便反应过来笑道:“是君儿来了,快让他进来。”

片刻后,卫君陌便踏进了大厅。

“爹爹!”夭夭踢了踢小腿儿从陵夷公主膝上下来,奔过去保住了卫君陌的腿。卫君陌俯身抱起女儿上前,“母妃,姑母。”

燕王妃含笑点头,道:“你是刚从宫里出来,是来接五妹和无瑕的?”

卫君陌点了点头,道:“是。”

抱着夭夭在南宫墨身边坐下,燕王妃才问道:“王爷可是有什么吩咐?”

卫君陌道:“禅位大殿定在后天正午,父王请母妃明天下午便入宫去。”

“这…是不是不太好?”燕王妃有些犹豫,毕竟尚未正式登基,身为女眷住进宫里总是不太好的。卫君陌微微摇头道:“宫中还有一些事情需要母妃去打理。另外,两位姑母也请陪母妃入宫协助一二。”燕王妃到底对金陵不熟,许多事情还是需要陵夷公主协助的。

陵夷公主和长平公主自然没有二话,双双点头应了下来。

燕王妃这才点头道:“既然王爷想得周到,那便如此吧。”看了看旁边的南宫墨,燕王妃笑道:“君儿,若是如此,我须得跟你借无瑕用用才行啊。”南宫墨连忙推辞道:“母妃说笑了,有母妃和两位姑母在,哪里还有需要我的地方。”

燕王妃笑道:“你的能力我是知道的,这些事儿咱们谁也没做过,人多一些总是没错儿的。如今这个情形,咱们也没法子指望宫里的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了,所以,只得偏劳无瑕你一些了。”若是正常新皇上位,后宫和女眷的事情自然有太后操持。但是他们现在这样,就算知道太后和皇后没有什么心思,你又真的能放心么?还不如一开始就杜绝,就当是先小人后君子吧。

南宫墨侧首去看卫君陌,卫君陌微微点头示意无妨。

南宫墨这才点头应了,“母妃这么说了,无瑕就去给三位长辈打个下手吧。”

燕王妃笑道:“你这孩子…罢了,这两天只怕谁也不轻松,我就不留你们了。”

众人会意,纷纷起身告辞。

燕王让管事将众人送了出去,大厅中只留下了依偎在燕王妃身边的康儿。三岁的孩子,眨着一双与萧千炯极为神似的大眼睛望着燕王妃,“祖母?”

燕王妃轻抚着孙儿的小脸,微微叹了口气道:“以后的事儿还多着呢。你七姑奶奶说的不错,若是个孩子该多好。你两个伯伯和你爹爹,小时候多乖巧可爱啊。”

康儿一脸茫然,“爹爹!”

“是啊,你爹爹。”燕王妃轻笑道,“康儿可要乖乖的长大,跟你爹爹一样长得壮壮的。”

“爹爹,康儿壮壮哒。”

么么哒~看到有亲提起觉得燕王心浮气躁狂妄自大什么哒~一个藩王马上就要天下在握了,完全平静如常其实是不太可能的。但是也还不到狂妄自大的地步。至于急功近利杀人这事儿吧,这是性格和政见不同,跟智商和冲动没关系。很多亲都知道,这文的历史借鉴了明朝靖难之役。永乐帝上位之后杀尽了建文重臣,诛方孝孺十族,以至于历史评价还比不上身为异族的康熙。其实真把他们做的事情列出来对比,永乐怎么会比不上康熙?他才在位二十多年呢。这就是得罪了读书人的下场。但是永乐蠢么?他真不知道杀了那么多人会有什么后果?我觉得一是因为他的性格所致,二是因为他没时间也没有意愿去和文官磨洋工。他要北伐,要打安南,要建内阁,要出洋,要迁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