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3、安乐郡王/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送走了传旨的官员,回到书房里曲怜星笑道:“恭喜郡主,啊呀,说错了,应该是恭喜王妃才对。”

南宫墨瞥了她一眼道:“有什么好恭喜的?”

曲怜星笑道:“册封王妃是理所当然的事自然没什么可恭喜的,不过陛下还保留了郡主封号又加了食邑,就该恭喜了。这可是独一份儿的,这样算来,郡主要捐出去的那三百万两也不算亏了。”加食邑五百户,加上保留星城郡主的封号留下的食邑,星城郡主的待遇其实已经不比公主低了。虽然不可能马上就有三百万两的收入,但是要知道这封号只要不被剥夺,只要南宫墨活着一天就会一直存在的。积少成多时间久了南宫墨绝对不亏。当然,钱还是一方面的,另一方面这昭示了陛下的看重,这才是无论多少钱都买不到的。不管以后几个皇子之间怎么样,至少几个王妃之中,无论是谁也不可能在身份上越过了南宫墨。

南宫墨想了想,点头道:“我也没想到父皇会如此大方。”

曲怜星笑道:“应该是为了表示对公子…王爷的看重吧。毕竟刚刚登基,就算陛下再如何看重王爷也不可能越过另外几位皇子太多。那就只能加恩给王妃和世子郡主了。”

两人正说话间,门外传来丫头的声音,“见过王爷。”

卫君陌从门外走了进来,之前因为并没有正式的职位品级,卫君陌上朝也没有穿朝服。依然是一身寻常的青衫,显得冷峻卓然。

“无瑕。”

“君陌。”南宫墨起身笑道,“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卫君陌挑眉,“不然呢?”

南宫墨道:“我还以为你们应该留在宫中处理政事呢。”新皇刚刚登基,事情肯定不少。卫君陌微微点头,道:“并不着急,出去走走?”

南宫墨惊讶,“怎么有这个闲情逸致?”

“忙了这么些日子,也该歇一歇了。”卫君陌淡淡道。

南宫墨嫣然一笑,“说的不错,不过我还有点事儿呢。”说完,将打算献给皇帝三百万两的事情跟卫君陌说了一遍。卫君陌微微蹙眉,“你留着花便是,朝廷永远不会有钱,你给的再多也还是缺钱。”卫公子对送钱给自己老爹并不热衷。倒不是他爱财如命舍不得那几百万两。只是从前是形势所迫,如今既然没那么急了他们自己的钱自然是留着自己花。他还记得当年刚认识无瑕就敲诈他五十万两的事情,虽然这几年无瑕在钱方面一直都很大方,但是卫公子还是乐意将自己所有的钱都给她让她高兴。而且他们给的太多了,对萧千炽三兄弟也是极大的压力。

南宫墨好笑,“我能花多少?不管怎么说,父王对咱们还是很不错的,他现在肯定缺钱却还是挤出了两百万给我们。这钱暗地里给了就行了,不必让外人知道。”

见南宫墨决意如此,卫君陌也不在意地点了点头道:“有什么想要的,我问父皇帮你要回来。”三百万两不是三万两,总不能就白白的给了吧?

南宫墨眨了眨眼睛,有些惊讶地望着卫公子:卫公子这是在怂恿他去掏皇帝陛下的宝贝么?嗯…虽然说燕王现在很缺钱,但是肯定不缺宝物。皇宫内库里从前朝留下来的,先帝几十年斩下来的宝贝肯定不少。不过,具体有什么她却不太清楚了。

看她有些苦恼的模样,卫公子眸中掠过淡淡的笑意,低头在她额上落下一吻,低声道:“没关系,我帮去看看。”

“好啊。”南宫墨欣然接受,奉送了一个香吻做为嘉奖,“千万别客气。多拿点回来咱们留给夭夭和安安。”皇宫宝库里宝贝不少,又不能拿来换钱。很多东西只怕皇帝一辈子也不会看一眼,留着招灰还不如物尽其用。

将她揽入怀中,卫君陌埋首在她发间低声闷笑,“好。”

皇城中另一处郡王府邸里,萧千夜带着府中老小跪在大厅中恭听圣旨。

“…册封萧千夜为安乐郡王,嫡妻元氏为郡王妃,长子萧子礼为世子。钦此!”

随着传旨的官员高亢的声音结尾,萧千夜恭敬的俯身,“臣,萧千夜谢陛下隆恩。”

官员将明黄的绢帛送到了萧千夜手中,看了看萧千夜沉声道:“安乐郡王,陛下对王爷宽厚,还望王爷能够感沐圣恩,要惜福才是。”

萧千夜眼神一缩,只是半垂着脸让那官员并不能接触到他的眼神。从一国之君到落魄郡王,现在连一个区区礼部郎中都敢这样跟他说话了。但是…除了忍他还能做什么?垂眸,萧千夜沉声道:“多谢大人提醒,本王谢过陛下隆恩。”

那官员这才点点头,看了一眼一院子的老老少少,有些没趣的拱了拱手转身离去了。论品级,萧千夜这个郡王自然是比他区区一个礼部郎中要大的多。但是萧千夜是个刚刚从皇位上退下来的郡王,这辈子都注定了接触不到任何的权势了。这样的郡王,也不过就是有个郡王的名号和俸禄罢了。说得难听一点就是陛下为了名声好听花点钱白养着他,皇家也不缺这一点钱。但是若说权势,只怕连金陵重要职位上的四五品官员也比他说话要管用得多。这样的人,自然没有了巴结的必要。有功夫奉承他,还不如多花点功夫去几位皇子那里奉承呢。

看着扬长而去的礼部官员,萧千夜沉着脸良久不语。只是站在他身后的朱妃却清楚的看到他握着圣旨的手上青筋毕露。朱妃看了看站在一边的王妃元氏,王妃朝着朱妃摇了摇头,上前一步轻声道:“王爷,这几天你和母妃都累的不清,让朱妹妹陪你回去歇着吧。妾身陪母妃回去。”

萧千夜这才回过神来,也看到了一边担忧的母亲,勉强一笑道:“王妃说得是。”

皇太后…如今的安乐太妃轻叹了口气,伸手拍拍儿子的手背道:“夜儿,母妃知道你一时间难以接受。事已至此,放宽心一些吧,至少咱们一家子还都在一起。”其实,这个结局已经比她预料的要好无数倍了。哪怕是从此困居王府碌碌无为呢,至少…总比丢了性命要好得多。

萧千夜点头,“孩儿明白,孩儿让母妃担心了。”

安乐太妃摇摇头,“傻孩子,我是你娘啊。好好歇着吧,这几年你也辛苦了,更过些日子缓过来了,找些事情来做。两个孩子你一直也没有怎么照管过他们,以后好好教导两个孙儿罢。”

“是,母妃。”萧千夜应道。

安乐太妃望着他依然郁郁的神色,在心中叹了口气任由王妃扶着转身走了。无论是谁,从高高在上的位置上跌下来寄人篱下想要习惯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慢慢来吧,当初是她没能教好孩子。但是以后,她总要让这一家老小都安安稳稳的活下去,才能有颜面将来去了九泉之下见先太子和先帝吧?

这边安乐王妃里没有丝毫的喜色,另一边原本的燕王府某个院子里同样也有些冷清。

朱初瑜脸色微沉的看着放在桌面上的册封诏书,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

站在一边的竹儿有些担忧地看着她,自从回到金陵之后小姐的性子就越发的多变了,让她们这些身边的人也忍不住跟着胆战心惊。

“小姐…小姐如今成了郑王嫡妃了,应该高兴才是,怎么……”

“高兴?”朱初瑜冷笑一声,道:“有什么可高兴的?”竹儿哑口无言,成为高高在上的亲王妃,本身就是一件高兴的事情啊。虽然…“小姐是因为…楚王妃…”朝堂上颁发的旨意她们自然也早早的知道了消息。楚王妃保留郡主封号,食邑比同公主。楚王妃的两个兄长一个册封为靖安侯,一个是正四品的实职。而她们朱家,却是什么都没有得到。为了的好处大概就是保住了高义侯的爵位,但是这算什么?等于是除了朱初瑜这个王妃之位,朱家什么都没有了。就连孙妍儿的娘家,虽然没有被册封爵位,孙家老爷子也从钦天监监正连升数级成了正三品的太常寺寺卿。虽然那老爷子过不了几年就该致仕了,但是看在萧千炯的面子上,致仕前必定会给他一个从二品甚至正二品的品级好让他荣退。再加封个虚衔少师少傅什么的,本就是书香门第的孙家看着也就不错了。至少…无论怎么算都比朱家要好看得多。

新皇登基,朱家没得到半点好处,很明显新皇的意思是要冷待朱家。也难怪即便是被封为王妃朱初也高兴不起来了。

修剪的整齐的指甲狠狠地掐入了手心,几乎将白净柔软的手心掐出了几道月牙形的血痕。朱初瑜咬牙道:“父皇好偏心!竟然如此加恩给南宫墨。让外人看来,我们这些儿媳妇算什么?”当真是近得臭远的香么?刚刚认回来的儿子就是比长在身边的值钱。不能加恩卫君陌,就加封他的妻子,儿女,甚至是养母。同样是公主,长平公主是安国长公主,陵夷公主却只是陵夷长公主。看在朝中文武百官眼中,只怕还以为新皇对她们这几个儿媳妇有什么不满呢。

竹儿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道:“小姐,这话要是让人听去了不好。奴婢想着,陛下厚待楚王妃想必也是因为这几年…楚王妃颇有功绩吧。”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虽然竹儿依然对自家主子忠心耿耿,但是这些年看下来却也不得不承认,自家小姐跟楚王妃的功绩根本没法比。就连这郡主的封号,小姐是因为献药和远嫁幽州才得到了,而星城郡主却是自己在战场上得到的。这几年就更不用说了,星城郡主身为女子协助卫公子将辰州等地打理的井井有条,战场上也颇有功劳,而她们却……

朱初瑜暗恨,“难道是我不想做么?!”

无论是燕王还是燕王妃都防着她,别说是做什么了,平时就是行差踏错了半点都要倒霉。

朱初瑜闭了闭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罢了,事已至此,再怎么不甘也无济于事。”

竹儿暗暗松了口气,小姐想通了就好。

朱初瑜垂眸思索着,道:“至少…如今父皇已经顺利登基,夫君也成了皇子亲王。咱们总算不是一无所得。至于朱家…有我在,总有一天失去的都会得回来的。”竹儿欢喜地笑道:“小姐想明白了就好。”朱初瑜轻哼一声,虽然想开了到底还是有些意难平。

“罢了,去让人收拾收拾吧。父皇既然已经赐下了宅邸,咱们也要准备搬家了。”朱初瑜道。

竹儿点点头道:“咱们的王府离这儿倒也不远,所幸咱们回来也没住了几天,并没有什么东西。搬起家来也方便。”

朱初瑜不以为意,问道:“父皇将楚国公府赐给楚王了?”

“可不是么。”竹儿蹙眉道:“也不知陛下怎么想的?不是所宠爱楚王么?国公府和亲王府可差得多呢。就算如今金陵城中没有亲王级别的府邸,至少也该赐一座郡王府才是啊。”

朱初瑜冷笑,“你懂什么,楚国公府里可还有个寄畅园呢。有了这个,哪家的亲王府邸也比不过。”

“那是楚王妃的嫁妆。”竹儿提醒道,虽然当初卫君陌等人逃离金陵之后,寄畅园就被抄了。不过就算是这样,金陵城里谁不知道那寄畅园曾经是楚王妃的嫁妆?就这样赐给儿子做府邸好像也不太好吧?朱初瑜摇摇头道:“所以,还有楚国公府左右的两个宅子,那一个是伯爵府,一个曾经是一品大员府。三座府邸打通下来重新休整一番,比哪个亲王府也不差什么。”既是朝廷只拨付修建亲王府邸的银两,但是南宫墨和卫君陌缺钱么?只要有皇帝亲自给的地,又不超出亲王应有的规格,他们把府邸修成什么样都没有人能管。

“罢了。”朱初瑜揉了揉眉心道:“先不用理会他们的,尽快将府邸整修好搬出去吧!”有了自己的府邸也自由些,不像之前一家子挤在一个府里想做什么都不成!朱初瑜暗暗咬牙,等到自己能做主了,她就不信她会不如南宫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