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4、一些真相/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朱初瑜等人在想些什么,南宫墨夫妇俩自然是不知道的。因为他们已经出了城,往紫云山去了。已经是深秋时节,紫云山也少了几分春日漫山牡丹的绚丽富贵。不过山下的牡丹园却也有不少菊花盛开。如今金陵城中的权贵们都在各忙各的,即便是城外风景如画只怕也无暇欣赏。倒是让两人得了几分清净。

两人携手漫步往山上的大光明寺走去,路边也有不好秋菊在微风中绽放。少了几分牡丹的富贵,多了几分菊花的清高与闲逸,却也别有一番风趣。

两人不由得想起数年前第一次来紫云山的时候的情形,不由得侧首看向对方相视一笑。

如今的大光明寺同样烟火依稀,不仅是因为皇城里的人们忙碌,更是因为大光明寺出了个念远和尚。虽然燕王并没有将念远就是宫驭宸就是北元王子的事情昭告天下,但是该知道的却还是自有知道的渠道的。烧香拜佛哪儿不能去,要知道金陵附近还有一座与大光明寺齐名的报恩寺呢。没必要为了这点事让自己惹了新皇的眼。

两人站在最后一级台阶上,便看到了大光明寺前宽阔的广场上没有了往日的人来人往,香烟缭绕。只有了了的几个僧人在做洒扫之事。寺庙的正殿中源源不断的传来念诵经文的声音,梵音阵阵,似乎让人心也不由得安宁了许多。

其实这事儿大光明寺当真是有些冤枉。除了那样的事情燕王怎么可能不调查大光明寺。如今大光明寺还没有被抄了,就足以证明念远的事情其实跟他们没什么关系。毕竟,宫驭宸是念字辈,比方丈大师还要高出一倍呢。本身才起名声也远超过大光明寺的其他高僧,又是被先代高僧从襁褓中就捡回来的。谁没事会去怀疑这样的一个人?而且念远独自居住在大光明寺的后山,又经常外出游历,大光明寺的方丈只怕也管不住这位年轻的师叔。可惜,宫驭宸惹下了这么多的祸事,挥挥衣袖走的潇洒如意,却连回头看都没有看一眼大光明寺。更不在意自己的所作所为会给从小养育自己长大的师门带来什么后果。

一个僧人看到两人,犹豫了一下方才走过来,双手合十道:“小僧见过两位施主,不知两位施主是来敝寺游览还是听经?”

南宫墨挑眉,“哦?可有什么差别?”

僧人道:“若是游历,两位可请自便。若是听经怕是要让两位失望了。”

南宫墨好奇,“贵寺的大师不讲经么?”

僧人摇摇头道:“敝寺方丈正率领寺中僧众为亡者超度,每日十二个时辰,七七四十九天不得间断。这期间,敝寺暂不将接待居士讲经。”虽然这年轻僧人没说到底是为什么亡者超度,但是需要如此郑重其事举全寺之力的,不用想也知道是为了什么。

南宫墨点头道:“贵寺方丈慈悲,我等感佩不已。我们随意看看便是了。”

那僧人又合十一礼,“如此,两位请便。”

两人悠然地漫步在寺庙中,礼貌的避开了正在诵经超度的大雄宝殿。大光明面积庞大,其中自然有许多可看之景。再听着这源源不断的梵音,即便是南宫墨这样不信鬼神的人也仿佛觉得有什么被洗涤过一遍一般的轻松自在。出来这一趟果然是值得的,至少比留在金陵跟那些人虚伪应酬要好得多吧。

“咱们就这样出来,会不会不好?”南宫墨问道。

卫君陌侧首看她,“有什么不好?”

南宫墨耸耸肩道:“之前你就让人家吃了一次闭门羹,这次又来,金陵城里那些个权贵世家,回头肯定要流传楚王殿下眼高于顶云云。”刚刚被册封为亲王,金陵城中各家肯定是要来送礼恭贺,顺便看看是该投靠还是敬而远之之类的。卫君陌如此作为,就等于是直接将人家推拒到千里之外了,连个选择的机会都不给人。

“无妨。”卫君陌道,“无瑕不是不喜欢那些应酬么?”

南宫墨含笑搂着他一只胳膊,低声笑道:“我是不喜欢,母亲也不喜欢啊。母亲这会儿肯定在念叨你不肖。”

卫公子也不在意,唇边勾起一抹淡笑,“拜访母亲的人跟拜访你我的人不一样。母亲以后还是需要交际的。”

南宫墨点点头,赞同了卫君陌的观点。拜访长平公主的人固然也会有一些别的心思,但是大半应该只是单纯的想要奉承和与长平公主拉关系的。毕竟在外人看来,虽然长平公主从前是卫君陌的养母,但是现在却只是姑姑而已。真有什么重要事情也不会想要从长平公主那里入手了。

轻叹了口气,道:“时间还早着呢,我可不想跟这些人纠缠十几年或者几十年。”

“无瑕不喜欢的,自然不用理会。”卫君陌轻声道。

“两位施主,请留步。”两人正说话间,身后一个有些匆忙地脚步声传来。回过头便看到一个小沙弥急匆匆地追上来。南宫墨笑道:“小师傅,可是有什么事?”

小沙弥有些气喘吁吁,道:“回…两位施主,方丈主持请两位相见。”

嗯?

南宫墨抬头去看卫君陌,卫公子也正巧低头看她。两人对视一眼,南宫墨点头道:“如此,就请小师傅引路吧。”

“是,两位施主请跟小僧来。”

两人跟着小沙弥在寺中走了好一会儿,才在一处十分清净偏僻的佛殿前停了下来。果然看到一个身作袈裟,胡须花白的老和尚正站在门口等着,南宫墨曾经远远地看过一年,那正是大光明寺的方丈空如大师。方丈看到两人,也迎上前了两步,“楚王殿下,楚王妃。”

那带路的小沙弥有些惊讶,显然之前并不知道两人的身份。

南宫墨还礼,“空如大师客气了,不知大师有何见教?”

空如大师摇摇头,道:“不敢,非是贫僧有事,而是寺中一位前辈听说两位驾临敝寺,说是想要见一见两位。劳动王爷和王妃,还请恕罪。”

前辈?能让空如称一声前辈的,至少也应该是念字辈的高僧了。不过她可不记得除了念远他们还跟大光明寺的什么人有焦急。那空如大师也不卖关子,轻声道:“是太师叔了然大师。”

南宫墨一愣,了然?好像是念远的师父吧?她以为……

看到南宫墨的神色就知道她在想些什么,空如摇头道:“太师叔常年游历在外,鲜少留在寺中。确实是有不少人以为他在外面圆寂了,不过…一个月前他老人家又回到了大光明寺,之后便闭了关,直到昨天才突然出来。今天听说两位驾临,这才想要见两位一面。至于所为何事……”空如摇了摇头,他也不知。

对念远的事情,如果说空如大师心中没有一点怨念也不可能。毕竟他是高僧却也还没到真正的四大皆空的地步。但是毕竟还是想得开的,太师叔当年将念远带回来只怕也不知道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更何况,不管念远如何,至少他们大光明寺并没有参与那些事情,大光明寺这次就算受到一些创伤,只要假以时日,总是能够缓过来不至于毁了寺中几百年的声誉和传承。

“君陌?”

卫君陌点头,“去看看吧。”

空如大师念了声佛号,“两位请。”

这座佛殿比起外面的诸多佛殿显得十分的不起眼,走进去之后里面也是空荡荡的,拱着的竟然是一尊地藏王菩萨像。佛像下面坐着一个胡须雪白,满脸皱纹的老和尚。对方看上去已经非常苍老,穿着一身朴素的灰色僧衣,就像是任何一个寺庙中最不起眼的低阶弟子。只是他的年纪,南宫墨暗暗估算了一下,至少也应该八十多岁了吧?

“了然大师。”空如大师并没有跟着进来,南宫墨二人看着静坐在殿中闭目诵经的老和尚,上前见礼。

了然大师睁开眼睛,一双眼眸却并不若这个年纪的人那般苍老昏暗,反倒是带着几分超然世外的智慧和宁静。南宫墨暗暗想着,如果当初见到念远的时候同时看到这位大师,说不定就能立刻觉得念远不是好人了。跟眼前这位大师周身那种宁静的气质比起来,念远大师当年号称超脱红尘的佛门名士的气质就显得略有些虚假了。

了然大师点点头,道:“让两位移驾前来,实是因为贫僧年迈无用,两位见谅。”

“大师言重了。”南宫墨浅笑道,“不知大师有何见教?”无论如何,对年老的人总是要多几分尊重的。

了然大师看着两人,道:“两位…想必对念远的事情,心中依旧有许多好奇吧?”

南宫墨微微挑眉,“大师,竟然早就知道念远的身份了么?”

了然大师叹了口气,微微摇头,“是贫僧管束无方,才令他变成如今这般模样。”

南宫墨和卫君陌在了然大师的示意下,走到一边的蒲团上坐下。只听了然大师道:“当年捡到念远之时贫僧修为浅薄,因与大光明寺方丈之位失之交臂心中郁郁。碰巧遇到了被抛弃在山门口的念远,心中便升起了先要教出一个远超过师兄师侄的徒弟出来。念远天资惊人,悟性更是让人心喜。年方七岁,就能辩倒比他大几十岁的师侄们。贫僧心中…未免也十分欢喜。只是二十年前,方丈师兄圆寂,寺中了字辈许多师兄下山助义军驱逐北元没能回来,念字辈除了年纪尚小的念远竟无任何能当大任的弟子。师兄便想要将大光明寺托付与我。看到已经垂危依然念念不忘大光明寺的师兄,贫僧心中十多年的郁结突然消散无踪。对佛法也更多了几分不同的了悟。贫僧无心与方丈之位,便请师兄将方丈之位隔代传给了空如。空如虽然悟性不如念远,却一心向佛,便是贫僧当初做了方丈只怕也未必能比他做得好。”

一口气说了许多,了然大师停顿了片刻又继续道:“念如接任方丈之后,贫僧便带着念远四处游历,居无定所。念远自幼聪慧,几乎过目不忘。不过十二三岁,贫僧就几乎再也没有什么能教导他的了。那年贫僧游经西南一座佛寺,在寺庙后山的岩洞中发现许多佛法典籍与先辈高僧的手札。贫僧见猎心喜,便在那岩洞中闭关研习佛法,这一待便是数年。等到贫僧再次回到大光明寺的时候,念远已经是名扬天下的佛门高徒了。”

“那些典籍……”南宫墨蹙眉,哪儿那么巧,别人守着一个岩洞几百年都没有发现典籍,偏偏就让去游历的了然大师发现了。

了然大师叹了口气,摇摇头道:“不知。佛门有此高徒,便是没有了争强好胜之心,贫僧也是十分欢喜的。只是…短暂的相处之后,才发现念远所学已经渐渐偏离了佛法,向着权谋争斗而去了。这原本…也没什么。大光明寺虽是佛寺,念远却是贫僧养大的。何况他并未受戒,若是真有那心思还俗就是了。只是贫僧却发现,他时常外出不知所踪,偶尔还有些身份不明的人来寺中寻他。虽然贫僧提过一次之后那些人没有再出现过了,贫僧心中却一直有些挂念。后来…意外得知了他与水阁的关系,贫僧便再次以出门游历为游,查询了一些事情。却让我查到了一些事情。”

“是宫驭宸的身份?”南宫墨问道。

了然大师点头,又摇了摇头,道:“念远他…并非是北元人。”

“什么?!”两人皆是已经,了然大师叹息,“虽然那流落在中原的北元王子有中原血统,但是…北元人和中原人的长相差别并不小。两位,念远可有长得像北元人?”

自然是没有,否则,光明外貌就足够让人怀疑念远的身份了。

了然大师叹息,“当年那逃离的那汉妃确实是有孕在身,也确实是生下了子嗣。但是…念远却不是那汉妃的后人,而是那汉妃的孪生姐妹的后人。真正的北元子嗣只有那叫宫筱蝶的女子,当年的北元小王子早逝,只留下了一个女儿。她与念远,当是表兄妹。”

“既然如此……”南宫墨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了然倒是明了她的意思,道:“此事,念远也知道。”

“咦?”

了然大师道:“贫僧以为他被水阁众人影响,心怀北元亡国之恨。既然查到这些,自然要告诉他,劝他熄了这些心思。”

南宫墨叹气,“只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野心一旦点燃了,想要熄灭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了然大师脸上的神色变得更加黯淡起来,“施主所言甚是,他并不相信贫僧的话。”

“这几年,大师在何处?”卫君陌问道。

了然大师道:“在水阁。一个月前,念远回到水阁之后便将贫僧放了出来。他说……”

“他说什么?”

“他说,无论他是北元人还是中原人。既然他以北元遗孤的身份活了这么多年,那么,北元王位就必须是他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