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6、结婚也是老大难问题/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十月初一,宫中举行了立后册妃大典。典礼过后,皇后方才率领着后宫嫔妃入住了皇宫了。正是成为金陵皇城后宫中新的主人,至此,原本还有些惶惶不安的金陵皇城也算是彻底步入了正轨。回过神来的人们都不由得松了口气,短短不过两三个月,头顶的天竟然已经变了颜色。而且,并不若他们原本以为的血流成河,明明是皇室叔侄阋墙,起兵夺位的事情,最后却以几乎称得上是平和的方式完结。有人欢喜,有人失落,却又大都如释重负的吐出了一直梗在心中的那口气。

比起忙得几乎停不下来的卫公子,南宫墨身为王妃的日子却要悠闲不少。他们在皇后册封之后就搬出了长平公主府,住进了已经换上了楚王府匾额的新的府邸。原本的楚国公府本就不差,南宫墨和卫君陌也没有想要大肆改建的想法,只是将一些细微的地方提升到了亲王的规格。两人的居处却还是在寄畅园,两个孩子年纪尚小自然也是在寄畅园跟父母同住。至于左右两边的两处院落,南宫墨做主一边拆了建成一个与楚王府后院以及寄畅园相连的花园,另一边与楚王府前院相合,修建几处院落,等到安安以后大了住起来也宽敞些。

这些事情也只需要南宫墨交代下去,自然有人尽心尽力。而楚王府那些大小事情更是费不了她什么心思,因此,南宫墨倒是难得的悠闲起来了。想起这几年在幽州和辰州的忙碌,闲下来的楚王妃难得的有些无所适从起来。不过看看卫公子被皇帝使唤的脚不沾地的模样,南宫墨有觉得自己这点无聊倒是显得有些幸灾乐祸了。

“唉…”南宫墨趴在桌边,无聊的叹气。

“怎么了?”谢佩环坐在她对面挑眉问道。南宫墨抬眼看着她,“好像有点无聊。”

“无聊?”

南宫墨哀叹,“安安跑去书院读书去了,夭夭见天的往商家跑,就剩下我自己了。”安安虽然性格安静,却素来是个主意大的。前几天说要去书院念书,卫君陌也不反对,于是小小的一团连路都还走不远呢就被暗卫每天带着跑出城去谢家书院念书去了。就连皇帝想要见人还要等时间呢。至于夭夭,商峤回商家陪商戎住了,夭夭也天天往商家跑。到最后,悲伤的发现自己才是那个被剩下来的南宫墨只好出门找谢佩环等人逛街了。

坐在谢佩环左手边的秦惜忍不住捂嘴笑了起来,“别人做王妃忙的团团转,你倒好,还开始叫无聊了。”

南宫墨挑眉,看向另一个人。薛小小连连点头,表示对秦惜的话的肯定,“楚王妃,你是不是那个…不会交际啊?要不,咱们找谢夫人或者秦夫人学学吧?”

“嗯?”南宫墨一脸不解地看着面带同情的望着自己的薛小小。薛小小道:“人家郑王妃每天不是请人赏花喝茶,就是赴宴应酬什么的。如今金陵城里的人都说郑王妃平易近人,宽和聪慧呢。你再看看你,除了我们,都没人理你。”想想真是有点可怜啊,做王妃做到这个份儿上。

南宫墨趴在桌上,默默翻了个白眼。她才不想跟那些三姑六婆喝茶赏花闲磕牙呢。另外,卫君陌那混蛋把人都得罪光了谁还敢请她喝茶赏花?

深知某人本性的谢佩环倒是不怎么同情她,只是道:“我知道你懒得应付那些人,不过…小小说得也没错,这些日子郑王妃的名声在金陵城中倒是水涨船高啊。”

南宫墨悠然道:“她们肯定不知道朱家现在只剩下一个空壳子了。”

谢佩环笑道:“就算朱家现在只剩下个壳子了,有郑王和郑王妃这个牌子在,有的是人捧着前送上门去。”

“那倒也是。”南宫墨点点头。

秦惜轻声笑道:“不过,你们说,郑王妃当真乐意跟那些人交往么?我怎么听说,那些贵夫人去郑王府赏花什么的,还都带着一个个国色天香的千金小姐呢。”

谢佩环想了想,“不愿意也不成吧。”其实这哪儿轮得到朱初瑜作主?郑王的态度明显就是有意想要往府里迎新人。而且身份家世还不能低了。朱初瑜的家世本来就有些尴尬,等到这些家世比她更好的侧妃进来了,能不能压得住还要两说呢。

南宫墨打了个小小的呵欠,懒洋洋地道:“有空说别人,还不如说说你们。”

薛小小不解,“我们怎么了?”

南宫墨笑眯眯地道:“薛夫人有没有给咱们小小姑娘寻到满意的如意郎君啊。”

薛小小顿时小脸绯红,“楚王妃!”

南宫墨看看眼前娇颜飞红的三个俏佳人,轻声道:“我是说真的,眼下大事基本上没有了。回过头来,要处理的肯定就是这些事情了。咱们也不是外人,有什么想法我能帮得上忙的便说说。这可是终身大事。”这个世道可不流行看不顺眼过不下去就把人给踢了。

无论是谢佩环还是秦惜薛小小,如今可都算得上是高龄了。平时就算是自己的家人问这些事情大多也都会十分隐晦,说得也大都是身份条件人品合不合适,而绝少有人会问她们喜欢不喜欢。毕竟这念头,盲婚哑嫁的也不在少数,成婚前能够见过一两面就已经算是不错了。

谢佩环倒是淡定,她比南宫墨还要大一些,如今却依然待字闺中。流言蜚语听过不少,甚至曾经终身不嫁的打算都是有的,如今自然也看得开了。在场的也都不是碎嘴的人,谢佩环便直言笑道:“爹娘和祖母的意思,打算明年恩科之后在新科的进士中选一个合适的人选。倒是不用什么门当户对,只要有能力人品好便是了。”

薛小小眼睛一亮,“这是要,那个…那个抓什么来着…”

秦惜掩唇笑道:“榜下捉婿?谢家哪儿用得着这个…只怕谢侯和老妇人心中应该也有合适的人选了吧?”

谢佩环也有些茫然道:“我母亲倒是说过一些,只是…我还有些…”看看在座的三人,谢佩环苦笑道:“我都到这个年纪了,也不在乎再等些时候。能让父亲和兄长们看重的自然是好的。只是我……”到了她这个年纪,要么破罐子破摔,但求出阁。要么就要更加谨慎一些,宁缺毋滥。谢佩环自然不会是前者。

南宫墨撑着下巴看着她,“要不?我去帮你看看?还是你心里有什么合适的人选,咱们帮你参详参详。”谢佩环能接触到的人并不多,有些苦恼地摇摇头道:“我只是有些犹豫。祖母和爹娘都觉得对不起我,如今尘埃落定都兴匆匆的帮我想着这事儿,这些话除了你们我也不知道跟谁说。”

南宫墨也跟着叹气,侧首看另外两个,“你们俩呢。”

秦惜和薛小小表情一致的脸红。南宫墨不解,脸红是个什么意思?

南宫墨眨眨眼睛,笑眯眯道:“小小姑娘,咱们北地姑娘不讲究那些繁文缛节,要不…我帮你选一个怎么样?”

薛小小立刻摆手,“不要不要!”

“怎么就不要了?别害羞哟,还是你薛夫人已经给你挑好了?”南宫墨问道。

薛小小红着小脸,低着头小声道:“我…我有喜欢的人了啊。”

“咦?”

剩下的三个人顿时来了兴致,身为女子闲得无聊自然是喜欢听八卦了。就连谢佩环都笑开了,“我的事情八字都没有一撇,回头再说。小小,快说说是哪家的公子能入了你的眼啊。”

秦惜笑道:“我记得…薛姑娘曾经说过,她喜欢的男子一定要长得比弦歌公子帅,武功比卫公子更好,性格比秦家大公子更好,打仗要比她爹更厉害的大英雄大豪杰啊。”

“……”

“这么说…小小啊,你真的见过这样的人物?我也很想认识啊。”南宫墨眨眼,好奇地道。

薛小小的小脸更红了,捂着小脸叫道:“惜儿姐姐,人家开玩笑的么。”这世上哪儿有那么完美的人啊。不过……

看着眼前的小姑娘捧着小脸出神的模样,南宫墨三人对视一笑。南宫墨和秦惜一左一右扯开她的小手,“小小乖,跟咱们说说呗,到底是何方神圣?”

谢佩环淡定的添火,“小小,你喜欢的人肯定是很厉害的人物吧?”

“嗯嗯。”薛小小连连点头。

谢佩环道:“既然不是薛夫人选择的名单上的人,你又不好意思说。说不准…那天就被人给抢走了呢。”

“唉?”薛小小傻眼。

秦惜点头,“没错,这金陵城里长得貌美如花,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千金小姐一抓一大把啊。”

“这个…”薛小小顿时有些急了,她也不是害羞才不好意思说,只是……

“不行!”薛小小猛然站起身来,在三人惊诧的目光下转身往外面走去。

“你干什么去?”秦惜问道。

“我去问问,他要不要娶我!”薛小小推开厢房的门,急匆匆的消失在门外。很快就连脚步声都听不见了。

厢房里的三人面面相觑。

“她说…”

“她去问问…”

“那人,要不要娶她?”

南宫墨犹豫了一下,“要不?咱们去看看?”薛家小姑娘果真是干脆利落啊。

秦惜摇头,“她肯定会发现的。”薛小小好歹是练过武的,南宫墨一个人跟着去没问题,但是她和谢佩环却是拖后腿的。

南宫墨点头,想了想唤来一个暗卫,低声吩咐了几声。那黑衣女子恭声应是,很快也消失在了窗口。

厢房里安静了一会儿,三人不由得都笑出声来。南宫墨叹了口气道:“过了几天,不知道薛夫人该谢我还是会恨死我?”谢佩环笑道:“总归是一件好事,小小虽然看着莽撞大事上却是有分寸的。”

南宫墨点点头道:“那倒是。我想到了,不如…咱们办一个花会吧?”

“怎么想起这个?而且…现在有什么花?”谢佩环挑眉道。

南宫墨想了想,道:“再过一些日子,梅花不就该开了么?陵夷姑母在城里有一个花园,园子里养了不少梅花。我去借过来用用就是了。”

秦惜点头,“那也不错啊。这时节确实是有些无聊,多一点人聚一聚,说不定能多交几个朋友呢。”这个却是为了南宫墨着想。南宫墨身为楚王妃,总不可能来来去去就只有她们这几个相熟的人。

南宫墨翻了个白眼,“你们还能长点心么?我们之前在讨论什么?”

两人一怔,这才明白过来,“你是说…这会不会不太好?”

南宫墨笑眯眯道:“你们自己办自然不好,但是我不一样啊。我是楚王妃嘛。”所以,已婚的身份还是很有好处的,哪怕她的年纪并不比未婚的那些大太多。就像当年朱家替朱初瑜办的那个,即便是有借口掩盖着,却依然不是那么好听。但是以楚王妃的名义办花会,简直再正常不过了。这种花会,在金陵皇城中原本就不在少数的。

见两人迟疑,南宫墨道:“也不算是为了你们,你们也知道,君陌手下还有不少人打着光棍儿呢。他们也没什么家世,在军中更是没什么人情往来。我不想想办法总不能让他们打一辈子的光棍吧?”卫君陌麾下,家世最好的也就是蔺长风。但是蔺长风同样没有长辈操持,不过蔺大公子也不愁娶不着老婆就是了。现在金陵城里多得是人想将女儿嫁给他呢。比较麻烦的是简秋阳等人,论身份职务,虽然比不得蔺长风和秦梓煦,但是却也不低。当初卫君陌麾下的暗卫,只要还活着的,现在最少也已经是一个六品校尉了。多得是从四品正五品的,他们年纪都不大,官职不算低,但是却大都是孤家寡人的。一群大男人整天在军中,去哪儿娶媳妇?

“果然是贤内助。”谢佩环赞道。

南宫墨笑容可掬,“你也可以当我闲得无聊。如何?”

谢佩环思索了片刻,点头道:“行呀,闲着也是闲着。”

秦惜抿唇微笑,“我也没事,需要帮忙尽管开口。”

南宫墨满意地点头道:“我不会客气的,我第一次办这种宴会,说不准还要请谢秦两家的夫人指点呢。”

么么~说一下哈。宫阁主是真的不会再出现了,不管是想念他的还是讨厌他的亲爱的们,就是酱紫啊。宫阁主去关外折腾北元人去了嘛,就算将来折腾不成以他那种性格也不会沦落到多么落魄的地步。他倒霉肯定会有绝大多数的人比他更倒霉。只是…娶不到媳妇儿,真的是个问题。所以,他就是娶不到媳妇儿而已。不过某人眼高于顶,大概也不屑娶媳妇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